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当前位置: 首页民间文本1965年--1972年的个人日记 》1968年1月
分类:

19651972.gif

作者介绍:日记作者在1965年是同济大学建筑系学生。

1968年1月

        1968年元旦 星期一 晴 西南二楼328室

清早,路一的同学来找我,告诉他我不在闵行了。今日元旦,照相的人很多,有些同学老乡聚会。装收音机,坏了一只输入变压器。

晚,在一·二九看阿尔巴尼亚电影“海岸风雷”。
                   
        1968年元月2日  星期二 晴 补于南313

上午,机械零件课。据说直齿部分的课程已经结束了,但很多人连公式字母的概念也弄不清,怪不得有人说这是历史的大倒退哩!

下午组织班级学习元旦社论,到的人较多,分小班讨论。暖三斗争一个强奸幼女的学生陈克正,陈跪在凳子上,鼻子被打得流了血。

晚,机电系红卫兵去抄招待所,被盘问的却是红卫兵大队长宋子峰的未婚妻。
                   
        1968年元月3日 星期三 晴 南313

我决定自今日起不再上课。早饭后即去了红代会。季锦官把一份“上海大专院校红代会关于学习元旦社论的决议草案”交给我,说写得没有棱角,要我修改。中饭在小饭铺里吃了。下午参加上海大专院校红代会全体委员会扩大会。陈敢峰一走进来就看到了我,说:“你这个混蛋,来办报了?”我说不是,他说:“你来办报!嗯?”我说考虑考虑。他说:“他妈的,你早该考虑好了,来办报吧!”

今日会上,刘浩德、陈敢峰都发了言。我和交大刘继尧交换了一些情况,就一起去吃晚饭。

晚上,班级开会,由洪国诚介绍部队战士活学活用毛主席著作的经验。今晚发了李文忠同志生前思想汇报提纲。

我感到,前一阶段,自己对“私”字让步,因此在很多问题上私字当头,如果不警惕,发展下去是很危险的。

市革会负责同志对红卫兵革命造反展览会的指示:

①要歌颂毛主席的革命路线,一切归功于毛主席。在上海,要突出工学结合的巨大威力。

②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分为这样几个阶段:
66.“评‘海瑞罢官’”发表—66.5.16通知:舆论准备阶段。再远一点,可以推溯到江青同志领导的京剧革命,那时触及党内一小撮走资派。总之,5.16以前是舆论准备阶段。
66.6.1~67.元旦:发表了北大聂元梓的大字报,是广泛深入地发动群众阶段。
67年元旦~68年元旦:全面开展全国全民的阶级斗争,向党内一小撮走资派夺权,实现革命的大联合。
68年开始:要夺取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全面胜利。

③对于“解放日报”事件的评价:
可以说,这是向资产阶级反动路线进攻的号角,揭露了陈丕显、曹荻秋的反动嘴脸,通过这一战,使革命派与保守派的阵线分明了,更加深入广泛地发动了群众。
但,把这个事件说成是一月革命的基础,提得太高了。如果这样看,还是“文汇报”的夺权意义更大,是个关键性的转折点。
上海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工人一直是主角,“安亭事件”“康平路事件”是上海工人阶级以“主人翁”态度参加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重要标志。这些事件,应给予高度评价。

④写红卫兵:我认为,应把批判资产阶级反动路线与斗私批修结合起来。
                  
        1968年元月4日 星期四 晴 西二328

上午上热处理课,没劲。去买月票,并到红代会跑了一趟。

晚苏专三司来演出,很差。
                   
        1968年元月5日 星期五 晴 红代会办公室

上午,由梅扬武老师上机械零件课,同学们打趣说:“老梅,你拿这么么东西,嗯?也不要助教给你拿?”

下午,红卫兵开会,宋志峰谈68年工作,讲得大家都睡着了,也不知道都讲了些什么东西。傍晚去戏剧学院,找一个叫曹卫的人,未找到。到红代会时,化工红旗的人正围着陈敢峰吵架,陈说:“我还没看到象你们这样的人!”化工的人就说:“你算什么,你有什么了不起?你官架子这么大!”直吵到晚饭时。

晚,在国宪水宿舍跟几个同学闲谈。
                   
        1968年元月6日 星期六 晴

上午参加红代会毛选学习。下午去交大,交大正揪张华。晚,很累,未洗脸就睡觉了。
                   
        1968年元月7日 星期日 晴

今天跑了几个无线电商店,跑得筋疲力尽,也未买到需要的东西。
                   
        1968年元月8日 星期一 晴 西二328

上午,红代会学习,陈敢峰、季锦官都在。主要研究春节之前促进各高校大联合的问题。

下午回校,检查身体,我总以为自己有肝炎嫌疑。

晚,得知郭仁杰跳楼自杀。
                   
        1968年元月9日 星期二 晴 西二328

上午在手工业品陈列馆遇到林克明,买了一些铆钉。

下午在市革会会议室召开各高校负责人会议,陈敢峰传达了张春桥的指示。
                   
        1968年元月10日  星期三 晴  西二328

上午上电工课。下午去复旦参加批郭筹备会,安文江主持会议,他说批郭就是批判“共向东”思潮。到会大多是红三司的,他叫同济表态,我说同意批判郭仁杰,表示不要发言。

晚:张兴中听烦了收音机,无奈地说:“象猪一样的生活。”
忽然广播通知卫红公社红卫兵集合,忙从床上爬起,原来是去同济新邨抄家。在南楼,暖三把抓来的人都打了一遍。
                   
        1968年元月11日 星期四 晴  西二328

上午,上热处理课。下午去红代会,无人,都去开市革会扩大会去了。下午老梅上课,上了一半人就跑得差不多了。
                   
        1968年元月12日 星期五 晴 西二328

上午到红代会,正开会。我去陈列馆买了单连。

晚,听说张春桥接见红代会工作人员,但等到七点多还无消息,只好回校。
                   
        1968年元月13日 星期六  晴 西二328

上午上电工课。老师讲到日光灯的几种故障(如一闪一闪),熊汉章一下子开亮了教室里的八只灯,课堂大哗。下午传达中央文件。

毛主席说:左派不教育,会变成极左。
                   
        1968年元月14日 星期日 阴冷 西二328

上午起床很迟,洗了洗衣服。下午跑了几个商店。晚,写提纲。
                   
        1968年元月15日 星期五 冷 西二328

上午上热处理课。我看恩格斯著“自然辩证法”。下午去团校。晚把“上海红卫兵”报社论拿给陈敢峰审阅。看师范学院演出后,修改社论至夜12:00,回校。
                   
        1968年元月16日 星期二 阴冷 晚记于西二328

上午,上“机械零件”习题课。新力中学的两个小鬼寄来一张画片,要我寄给他们纪念章。

下午参加“五七”公社内部的辩论会。
                   
        1968年元月17日 星期三 晴 补于西二328

下午,应交通局邀请,作为红卫兵代表接待阿尔巴尼亚交通代表团。一起参加接待的还有:工总司常委、铁路局装卸机修厂蒋周法,公交X厂革委会付主任张XX和交通局革委会主任、原付局长曹XX。先由我介绍学校的文化大革命,蒋周法介绍本人所受迫害,曹XX介绍他受打击的情况。座谈继续了五个多钟头。晚饭就在和平饭店用了。晚归,听说暖二斗了王新泉和王敏。
                   
        1968年元月18日 星期四 雨 西二328

上午上“机械零件”课,教室里的人寥寥无几。下午冒雨去红代会,听说上午已组织学习,要我跟几个人一起去科大调查。无其他事,晚回校。
                   
        1968年元月19日 星期五 雨 西二328

雨下了两天了,呆在房间里,百无聊赖,心情烦闷极了。疾病的阴影时刻在威胁着,使我担心。陈蕾说一个月后就回来,但至今杳无音信。我现在多么需要帮助啊!没有她的帮助,我的工作很难进行下去。

上午,我按时到了红代会,可是一上午没有学习,也没有安排工作,只好悻悻地回来,睡了一下午觉。

        1968年元月20日 星期六 阴雨 西二328

无事。晚洗澡洗衣打牌。
                   
        1968年元月21日 星期日 阴 西二328

上午在团委办公室看书。下午去“新产品试销商店”。晚跟崔君良闲谈。崔说起话来象小孩子一样,似乎什么都不懂,都要问一下,他让我春节到他家去吃宁波汤圆,我婉言推辞了。
                   
        1968年元月22日 星期一 阴 西二328

上午,在红代会学习。

下午,市革会政法指挥部、教卫组各来一人,商量去科大调查问题。

晚,打开水时,跟国宪水摔起跤来,我本不把他放在眼里,可是因轻敌而吃了败仗。
                   
        1968年元月23日 星期二 雨 西二328

上午,未做事。中午,李世顶回家(武汉),我跟他同乘一部车子。

下午,政法指挥部李纯光按时到达红代会,李提议,到科大后由红代会出面,一些会议由我们来主持。然后,我们同去市革会三秋指挥部了解加定地区的情况,他们同意派人协同我们工作。
                   
        1968年元月24日 星期三 晴 西二328

上午9:00复旦大学、半工半读师专等校同学均到齐,蔡龙法联系好车子即出发。路上,遇交通警检查车辆,才知走错了路。至加定时已近中午。红三司、红革会双方均壁垒森严。找了双方头头,要求他们能够自己研究、制定几条措施,防止武斗的发生。

听说师院今下午成立革委会,复旦明天也要成立革委会。
                   
        1968年元月25日 星期四 晴 补于科大

下午在红代会研究科大问题,决定我春节期间留在科大。
                  
        1968年元月26日 星期五 晴 科大

上午出发。下午要科大双方指派代表,解决粮油票问题。会开了一半,红三司方面提出钱的问题,红革会方面又跑进几个人来,使问题无法解决,双方处于僵持阶段。(注:后勤处参加红三司,扣压红革会人员的粮油票;财务科参加红革会,扣压红三司人员的工资。)
                   
        1968年元月27日 星期六 雪雨 西二328

早上,落雨雪。到工程队联系我们的吃饭问题。上午9:00与科大红革会的施XX和全XX从加定出发,赶到交大,陈敢峰、刘浩德刚下汽车,就被我们叫住,说了科大问题。下午在交大革委会成立大会上,徐景贤讲了话。晚去军训团,刘浩德叫打个报告给市革会,我与复旦的陈秩寿一起写了个调查报告交给杨政委,要他转给陈敢峰。
                   
        1968年元月28日 星期日 阴冷 西二328

相当无聊,直睡到中午。下午又是睡觉,看了看唐诗。晚,洗衣服。
                   
        1968年元月29日(除夕)星期一 阴冷 西二328

无聊,难以忍受的无聊。不料又杀出个久明,莫名其妙地骂了我一通,我简直有些气愤了,想不到,世界上竟有如此之怪事,人事也的确复杂,简直深不可测呀!也好,这给于无聊到极点的我一点刺激。

今晚是旧历除夕之夜,然而我,却连菜也未吃,只吃了点饭和豆浆,喝了点开水,算是过了年。然后去看了看新闻纪录电影。

多么孤寂而沉重啊!感到空气象凝固的冰一样寒冷。

我想开展自己的工作,但环境却不允许我动手。

        1968年元月30日(初一)星期二 阴冷 西二328

上午去南京路走了一圈,红代会无人,很快就回校了。下午,看电视,冷,回宿舍睡觉。晚,看电影“小兵张嘎”,感到这部电影写得很好,很有喜剧色彩。
                   
        1968年元月31日(初二)星期三 阴冷 西二328

注:个别姓名作者有变更。

(待续)

感谢作者提供本刊首发,版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与作者联系。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