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当前位置: 首页民间文本1965年--1972年的个人日记 》1967年12月
分类:

19651972.gif

作者介绍:日记作者在1965年是同济大学建筑系学生。

1967年12月

         1967年12月1日 星期五 晴冷  学一楼戴少生宿舍

上午与马祖年同去复兴岛,进了渔产品加工厂找205工程队。 工经一两同学正在劳动,他们不跟我们谈。到五角场听接待员的介绍,又拿了一份材料。

晚,参加校教育革命组召开的会议,各系、专业负责人汇报了情况,会议气氛很呆板、沉闷。后来,我提出两个问题问毕可礼,为什么不引导同学对两种教育思想进行辩论?

        1967年12月2日 星期六 晴冷 冶矿厂

上午在文远楼106室召开批判建党路线大会,批判肖友琴,但会刚开始,我就被拉去接待镇江农机学院的学生。

下午专业委员会开会,戴少生说:校革会已作出决定,要求下厂同学回校,想通想不通都要执行。

晚,毕可礼又找到我班同学谈了回校的意义,但大家思想仍不通。

        1967年12月3日 星期日 冷 冶矿厂

整天讨论回校不回校的问题,争论不休,很多人犹豫不决。中午,我总结了大家的意见,①在校某些人的所谓上课是错误的 ②我们下厂的大方向是正确的③校革会要求批判修正主义教育路线是对的,但这个决定是违反群众意志的。

下午,大家又表示同意校革会的决定。准备星期二回校。晚上,大家睡在床上,又否定了回校的决定。

我认为,办事要果断,有决心,不能犹犹豫豫。我昨天的思想过程犯了急性病,脱离了群众。以后应学会和熟悉群众运动。
                   
        1967年12月4日 星期一 晴 记于图书馆

今天,一支精悍的小分队第一次出现了紊乱。思想极不稳定。临时决定参加劳动。徐远望出去打听消息,得知到建机厂的同学未回。十点左右,学校又来通知,要我们回去一些人,听传达中央文件。下午,打了一会乒乓球。晚回校。系召开会议,研究明天接待外宾之事。

        1967年12月5日 星期二 晴 冶矿厂

上午,阿尔巴尼亚“一手拿镐,一手拿枪”业余艺术团来校访问,同学们聚集在东方红广场夹道欢迎。

下午在东方红大厅演出。晚,与崔君良谈了一会话,骑车至彭浦新村吃了一顿饭,路上摔了一跤。
                   
        1967年12月6日 星期三 晴 冶矿厂

上午抄写大字报,打乒乓。

下午回校,听去硕放空军学习的同志谈心得体会。回厂时,在校门口遇到潘亚芳、施美英,她们似乎已取得胜利似地,问我为什么还不回校,我也语意双关地回敬了她们。傍晚去红代会,遇朱振良,说他们到南京卖报去了。晚无事。
                   
        1967年12月7日 星期四 晴冷 冶矿厂

上午仍出教改专栏。九点左右,薛可富、俞志文来厂动员回校。下午仍讨论是否回校。最后表决,决定回校。

        1967年12月8日 星期五 晴冷 冶矿厂

今天无事。几个人打乒乓,我自然又是插不上手的。
                   
        1967年12月9日 星期六 补于南楼215

上午回校参加全校学习英雄四排及李文忠的誓师大会。下午回厂。然后跟建筑系的一个班级同车回校。

        1967年12月10日 星期日 补于南215

今日休息,寄出了几封应寄的信。晚,常仲明来宿舍,谈了班级近况。
                   
        1967年12月11日 星期一 补于南215室

上午,全系师生在“一·二九”礼堂听洪泾大队贫农介绍活学活用毛主席著作的经验,比较生动。但我班参加的人很少。

下午自由活动,很多人仍是装收音机。

晚,班文革小组开会,讨论下阶段的工作安排,陈清林没开完会就走了。
                   
        1967年12月12日 星期二 补南215室

上午在教室学习毛选,然后到金工实验室开会,我主持,出席对象:金工、建机教研室的教师,龙、郭、王等。尽是讨论上课,始终也没有定下来。

下午进行红化运动,我去图书馆买了几张主席像和几条语录把宿舍布置起来。

晚,班文革小组及各小班负责人讨论成立毛泽东思想学习班及建立整党小组的事。刘克传在我们宿舍装电视。
                  
        1967年12月13日 星期三 西南二楼328室

上午,刚进教室,李世顶即递给我一封信。是音乐学院陈蕾寄的,大概回答上次的问题。与梅、叶两教师去附属工厂,联系劳动的事,回班后讲了讲,顾观炎等大吵,我发了脾气。但常仲明却认为顾轰得“有理”,我又跟他争论到南楼前。

下午,在教室讨论批判建党路线的问题。我和薛可富两人去找王永江了解,又找肖友瑟审问他如何发展的张萍,他装出可怜巴巴的样子。晚饭后,去暖通实验室,提审蒋南翔,叫他谈谈过去高等学校建党问题。

晚,毛泽东思想学习班开学。大家讨论了学习方法问题。决定从明天就开始。
                   
        1967年12月14日 星期四 晴 补于南215

昨天和今天下午,东风公社“牛角”“卫党”等战斗队发起,讨论徐文问题,并组织了《12.13》串联会,发表了“告全校革命师生员工书”。对于成立学校的整党建党领导小组提了许多意见。全校呈现一片朝气勃勃的景象。

晚,校革会常委扩大会,季锦官、杨英杰、李世桢、殷虎臣、宋志峰都在会上谈了校革会成立以来的一些问题,激起大家对陈绳进、徐文的愤怒。使人深思:革委会成立后如何才能掌好权,防止被赫鲁晓夫式的个人野心家篡夺。

下午在附属工厂劳动。

今天,在皖南大学读书的高中同学赵宏章、张学展来找我,住宿却成了问题。
                   
        1967年12月15日 星期五 晴 南215

上午,上海高校实验室斗批联络站在东方红大厅召开斗争蒋南翔大会。下午在教室漫谈,俞志文很着急的样子,说要把下周的工作计划订出来。

晚,陪赵、张到新饭厅看上体司演出。

这几天,我的心情坏极了,班里有些人不但把一堆莫名其妙的琐事推给我,还在背后捣鬼。宿舍里的几个人也是这样,油腔滑调,象流氓似的恶作剧。这样的环境简直要把人憋死了,我必须迅速地来处理这批恶棍。
                   
        1967年12月16日 星期六 晴 西二328

上午在班级谈今天的工作,要求大家关心当前学校的整党领导小组问题,于是就有人在下边嗤之以鼻了。上课便“积极”起来。

下午陪赵、张及他们的同学(女)去复旦。晚在李世顶宿舍看书。好几个人在装收音机,刘克传还在装电视机。
                   
        1967年12月17日 星期日 晴 西南二楼328

上午陪赵、张去和平公园,回来后浑身无力。

下午躺在床上睡了一会,朦胧中听得有人敲门,我想,反正不给开,随便你敲好了。敲了一会儿,叫起我的名字。开门一看,却是陈蕾,并带了另外两人。她打扮了,胸前别着校徽。谈了一会,我送他们出去。她说要外调,到春节才能回来。今天,我很累不够礼貌,也很冷淡,在出校门时,才给她们每人一张《东方红》报。

晚,班文革小组讨论下一周的工作。
                   
        1967年12月18日 星期一 晴 西二328

上午全校开会,传达中央文件,即关于“毛主席论教育”文集的发表。

下午,《12.13》串联会在一·二九礼堂召开“彻底揭、批徐文、陈绳进错误路线大会”。

晚,毛泽东思想学习班学习。先学了《文汇报》六月份社论,六论无产阶级革命派如何掌好权、用好权。
                   
        1967年12月19日 星期二 晴 南313室

上午,没到教室。跟赵、张谈了谈高中老同学的情况,然后带他们参观我校教育革命展览会。10点钟,送他们离开学校。

下午,在附属工厂劳动,到的人很少,我发了脾气。

晚,上课,教室竟拥挤得厉害。
                   
        1967年12月20日 星期三

晚,班文革及老师开会,讨论班级工作,认为一定要多上课。
                   
        1967年12月21日 星期四

上午上结构力学课,下午班级无活动。

晚,东方红大厅召开“‘纪念白求恩’发表X周年纪念大会”。东风公社几个人上台发言,表示对陈敢峰有意见,但也没有什么结论。
                   
        1967年12月22日 星期五 晴  西二328

上午,上机械零件课。

下午,补上材料力学。

晚,毛泽东思想学习班活动,对以后的活动提出不少建议。
                   
        1967年12月23日 星期六 晴 西二328

上午粉刷走廊,下午无事。晚学装无线电。
                   
        1967年12月24日 星期日 晴  西二328

今天休息。补衣洗衣。晚,跟硅酸盐66届毕业生黄兆斌等闲谈,他们介绍初到工作岗位的体会。黄分在吴泾砖瓦厂,他不太满意。我要求李世桢把我调到“抓叛徒”组,李说:你通过系里可以么,我未答话,径直回宿舍了。晚,班文革小组在俞志文宿舍开会,讨论班级工作,决定毛泽东思想学习班以学习中央有关教育革命的一系列指示为主。
                  
        1967年12月25日 星期一 阴雨

今早,机一(65届)“偷饭票”的女生在女厕所上吊死了。人们议论纷纷,有的说:“为几斤饭票死了,不值得。”有的说:“这样死去轻于鸿毛。”有的感慨道:“整个人生都完了。”上、下午都是参观(金工)。

晚,通知红卫兵去南市区抓流氓阿飞。有一家弟兄两个,哥哥不让抓弟弟,要拼命,把一个同学的衣服撕破了,就被一起抓了去,一路上拳打脚踢,他不敢再嘴硬了。一夜抓了好几百个,全集中到南市体育馆审讯,直到晨6:00才回校。
                   
        1967年12月26日 星期二 阴 南313

上下午睡觉。

晚,去中国大戏院和科学会堂,参加纪念毛主席七十四诞辰纪念会。科学会堂演出评弹“沙家浜”。回来,因自行车前轮坏,摔了一跤。
                  
        1967年12月27日 星期三 晴 西二328

昨晚红卫兵去金工讲师和原系主任巢庆临家抄家。夜十二点回来,和暖三张建申、范德清等吃了几碗馄饨。
                   
        1967年12月28日 星期四 晴 西二328

上午睡觉。下午上课,我去联系汽车。晚听中央文件。
                   
        1967年12月29日 星期五 晴 西二328
                   
        1967年12月30日 星期六 晴冷 西二328

上午,欢迎越南南方代表团。下午,上公差与配合课,我未上。参观教育革命展览会,抄得一封信:

恩师,有空常给生来信,别忘了常想念您的学生—朱XX,赠拙诗一首:疾飞的鸟儿,东吹的风,带给我的挚师吧,以我温暖的心。

傍晚,整理新华京剧团的有关材料。晚,装无线电收音机。
                    
        1967年12月31日 星期日 晴冷 西二328

下午打电话询问新华京剧团近况。师院孙武军(小胖子)来联系去闵行事,带她去西南楼找路一的同学,不在。留她在教工食堂吃了晚饭。

晚,装收音机。

注:个别姓名作者有变更。

(待续)

感谢作者提供本刊首发,版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与作者联系。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