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当前位置: 首页民间文本1965年--1972年的个人日记 》1967年10月
分类:

19651972.gif

作者介绍:日记作者在1965年是同济大学建筑系学生。

1967年10月

       1967年10月1日  星期日  晴冷  西二328

今天写了两封信。我终于买到了被面,决定作为新婚礼物给久明寄去。晚上跟李世顶等到南京路看焰火,人很多,有些挤掉鞋子的女人赤着脚靠在墙边。后来与李等冲散了,这引起郭成奎的疑心,但我并没有做什么特殊的事。
                
        1967年10月2日  星期一   阴冷  西二328

仍是毫无收获的一天。头昏脑胀,一直继续到傍晚。借来一本《拿破仑传》也无心细看,只是随便翻了翻。

事业应怎样开始?年纪也不小了,但学到的知识却不多。我常常苦恼,信心也在下降。必须找到一个安定的地方抓紧学习,政治上也要力求上进,才能保证事业的顺利进行。

找到一个安身之处,这是第一步;创造在社会上发展的条件,这是第二步;然后才能坚定不移地实现自己的远大理想。

晚上,到硅五赵永平宿舍,赵要给我理发,我信以为真,旁边的人说:"我们班都是他理的,他一走,我们班理发找不到人了!"但剪刀刚接触我的头,就知道他不行,后来又换人,也不行,我坚决拒绝。我回自己宿舍,他们跟过来,一定要给我理,理得不像样子。后来王忠辅起床给我修了修,仍然不很满意。
                
        19967年10月3日  星期二  晴稍冷  西二328

今日上午,把被面给久明寄去了,给琴和明各发一信。

自中午直睡到下午三点,头昏昏沉沉,常常不能使构思继续下去。对于小说的种种设想太多,要从紊乱的生活中理出一条线来,的确不是件容易的事,我怀疑自己是否有文学天才?

傍晚骑车至团市委,看电视沪剧"沙家浜"。今晚外滩和南京路的灯仍很好,但看灯的人不多。
                
        1967年10月4日  星期三  晴   西二328

必须深思这么两个问题:1人物和情节的曲折性 2 本人在文化大革命中的体会。团市委红卫东的人真有一手,他们一上午坐在那里,没话找话说,抓住一句话争来争去,如为什么提出"斗私批修",曰"斗"字更富有杀劲,二曰"斗私"就是说对私字要斗,不斗是不行的;三曰"批修"……这些人真是"修"到家了。一上午就这样混过去了。下午照例无事,打了几只电话,便回校了。

刚回到宿舍,张百塔进来说:"无聊,无聊,每天就这样,走来走去!"

听说周元福提议,我们班同学去造起重机,我认为很好,跟熊汉章大争。我设想未来工科大学以工人、技术员、理论家作为教师,把学校变成一个大的实验工厂,这个实验工厂的主要任务是培养学生。即主要产品是学生,而副产品是机械。
              
        1967年10月5日  星期四  补于西二328

下午与李世顶、郭成奎等一起拍了几张照片。晚无事。
                
        1967年10月6日  星期五   西二328

团市委王宏德,一说话就伸长脖子、摇着脑袋。他带我们去财革会,上了电梯至五楼。后决定回团市委讨论。但红卫东头头不同意,演样板戏的计划就落空了。

下午,讨论斗杨西光的问题,我校团委副书记郑万一也参加了会议。
                
        1967年10月7日  星期六  晴  补于西二328

照例呆坐一上午,我本来就没有多少话好说。师院汪尧坤来打介绍信,遭到沈国林拒绝,而我决定给他打,沈也只好同意。下午到斗陈、曹处联系,未联系上。晚看了一会巴金的"雾"、"雨",心情格外沉重起来。巴金的确是个制造悲伤的专家,过去,我几乎被他拖进坟墓。然而,他的作品却像鸦片烟似的,吸引着我。

傍晚,我看到陈蕾跟在两个男生后边,走出音乐学院那条巷子。
                
        1967年10月8日  星期日  晴  西二328

清晨七点钟,我离开团市委,在车上碰到了束锦华,我忽然觉得拘谨,甚至后悔不该乘这部车子。

昨晚睡得不好,心像被什么咬噬着,不时袭来一阵阵莫名其妙的冲动。经过一年激烈的斗争生活,撕破了过去罩在人与人之间的面纱,看清了形形色色的人。现在,我忽然异常地渴望平静,渴望温暖,渴望抚慰。那被压抑在心灵底层的爱的潜流剧烈地喧嚣起来了。

爱的泉水悄悄流淌,
爱的浪花在胸中激荡!
心儿轻轻地呼唤,
把爱的诉说送往远方!
不要抚摸女人的纤手,
不是性的惆怅。
只要知心人倾听,
爱的痛苦,欢乐和希望……

中午洗好衣服,睡了一会,便起来写日记,然而,松江的俞大忠来大声说话,叙述松江武斗的情景,打断了我的思路。

郭成奎要"借"我的书,开玩笑地进行了一场"战斗",我夺门而出取得胜利。
                
        1967年10月9日  星期一  晴  补于西二328

上午去教育学院"教育革命联络站",了解该院批团工作,一个叫冯淑明的接待了我。然后去财经。中午到外语学院,程本章一定要留我吃饭。程是个黑油油的小伙子,挺帅,他和女生们打得火热。下午参加师院批团组的会议,我传达了市里斗杨情况。晚,在26路车上看到一个小青年追逐一个小姑娘。

小姑娘下车时,小青年:这是什么站?小姑娘:人民路。你到哪里?

小青年:外滩。小姑娘:外滩还没到呢!还有两站。(指售票员)你问问他。小青年不响,跟着小姑娘下车,然后故意大声说:福州路在哪边?小姑娘边走边指着远处说走那边,还有两站。小青年:哎,怎么那个同志告诉我就在这里。小姑娘:我不晓得呀!说着加快了脚步。小青年急步追上说:你给指指不行吗?小姑娘:我不晓得呀,你问问人家。说着急促地赶上前面的人群,抓住旁边一个人的衣襟,那人说:做啥,急点啥?小姑娘一边说,一边惊慌地朝后面看。那小青年踌躇一会,独自回头走了。下车后,我去一医,通知何坤三明天到团市委红卫东。
                 
        1967年10月10日  星期二  补于西二328

上午,阿尔巴尼亚总理谢胡在康生、李富春等陪同下来上海访问,交通路口被封锁。一些人跟警察磨嘴皮子。

下午,各区团委到团市委开串联会,沈国林一定要我参加。各区团委的人说,现在搞批团没有信心,不知道团的前途如何。师院的季畅和孙武军来找我,说警备区不接待,要到市革会打证明,才能下连队调查。

晚,团市委农村部的同志汇报了农村批团情况,使我决心要组织调查组。
                
        1967年10月11日  星期三  晴  补于西二328

上午,在人民广场举行欢迎谢胡大会,张春桥、康生、谢胡、姚文元在大会上讲了话。外语学院的程本章跟几个女生也来了。中午回团市委,在48路车站遇到新华京剧团的张小龙,他一反过去的凶相对我客气起来。又遇到市二女中谢东,说陈敢峰也上了主席台。

下午与政法学院的金惠娟和护士学校的付丽娟去师院。讨论了组织调查组的事情。

金惠娟今天特别高兴,忽而操着浓重的郊区土话跟我打趣,忽而跑了调地唱起歌来。

我们走进向阳楼,在走廊上碰到一个熟面孔的女生,她说,批团组的人都在楼上。上楼敲门,忽听她大喊:"张兰芝 !……"顺着声音看去,一个胖胖、高高、梳着两条长辫子的姑娘正停下来张望,接着便传来一阵甜蜜的笑声,随后人就到了我们身边,一边笑一边握住我们的手。

开门后,她擦了桌子,摆好凳子,便在我旁边坐下。她问我是否还在团市委住,问我都做些什么工作,接着说我给你们跑腿!"我去给你们帮忙!"又说:"你跟我们头头说说,把我调到团市委去。"

我们谈到组织调查组的事,她说:"我也参加调查组!"又半开玩笑地对指导员鲍春华说:"老鲍,都是你,拖住我不放,不让人家到大风大浪里锻炼。"这时汪尧坤走进来,她说:"汪头头,你真不讲礼貌,把人家丢在这里老半天!"马上笑着指指我说:"他叫我去给他帮忙!"汪说:"你是毕业班了,还想出去?"过了一会,她站起来跟金惠娟握了手,却没跟我握。她走到门口,回过头看了我一眼说:"我等会再来!"我点点头。过了一会她果然回来了。待我们说起工作,她才走。
金惠娟要我陪她到她哥哥那儿去一趟,大约到吃晚饭时才走出来。

我又顺便到一医去通知星期六开会。

晚,团市委所有人集中,听毛主席视察华东、中南、华北的讲话录音,而后传达了李富春对团市委的指示。

今天我的心情很愉快,一种新鲜的激情在全身荡漾……
                                                     
        1967年10月12日  星期四  小雨  补于西二328

上午去教育学院,两个男生说,都去听传达中央文件了。等了一会,冯淑明和一个女生才来,跟她们说了组织调查组的意思。这时有个人笑哈哈地走来,冯指着他说::"这是我们的团委书记!"他一摆手说:"不当了!"

下午参加我校批团组的会议,一眼就看到过去的保守干将吕双寿和辛**,会议开得毫无生气。

晚,苏州小分队演出,并放电影"中阿友谊万岁"等。
                
        1967年10月13日  星期五  雨  西二328

上午在校办理报销车费等琐事。下午欢迎南越民族解放阵线代表团,然后去师院,等到晚上,才在向阳楼二楼遇到鲍春华,我把介绍信交给她,要她再起草个报告。
                
        1967年10月14日  星期六  晴  西二328

上午赶到师院已迟到了。袁小明一见我就泼冷水,说大家讨论后感到困难很多,我一眼就看出他对这个调查组没有信心。过了一会儿,门开了,张兰芝和另一个女生走进来。她对我笑笑便走进里边。然后,她走到我身后去开窗户,对我说:"我给你们通风!"我笑笑,心里一种说不出的滋味。这时我发觉,袁小明脸色不自然,语调表情都有些异样,会场很沉闷,很尴尬。袁小明建议我和他立刻去团市委,他在旁边等着,不给我一点时间。上午十一点赶到团市委,然而我的心却无比惆怅。

我感到气愤。下午与红卫东负责人(原团市委副书记)商量,袁小明仍大泼冷水,我简直有点生气了。傍晚到音乐学院请小分队,不成,也使我大大生气。

晚,在和平电影院看电影"毛主席第七、八次接见红卫兵"。

        1967年10月15日  星期日  晴  西二328

本来,今天同在乡下搞社教的同志要来,但直到中午,只来了陆素贞一人。午饭后,薛可富、羡锡全、张兴中和我去河南路党祖同家,东拉西扯至3点多钟。晚,回校,看了一会书。今天天气忽然冷起来了。

        1967年10月16日  星期一  晴  西二328

上午,关于调查组问题继续开会;下午张春桥在文化广场作报告,我都通知了。打电话给张兰芝,她未来。4:00左右,我去警备区未找到师院的小胖子孙武军,回团市委,她也在找我。非拉我再去不可。部队接待同志说,明天向首长汇报,然后给回电话。

今天心情很坏,一夜都未睡好。

        1967年10月17日  星期二  晴  西二328

下了71路车,便看到前边有两个熟悉的人影,那是张兰芝和毛桂香,她们说来找章增。我和她们一起去风雨球场,路上讲了些闲话,我发现张兰芝今天神情黯然。车快到时,沉默了一会儿,我想把主席塑像摄影送给她,但看到她眼里渗了一圈亮晶晶的水,就未拿出来。这时,毛忽然说:"张兰芝,到宛平路下车,可是?"张猛醒似地说:"宛平路?是咯!"进了风雨球场,她对我说:"王皖城,我们去了!"我说:"好。"再也无话可说,我想她真地去了。

今天,在斗杨西光、张浩波的会上,陈琳瑚讲了毕业生的问题。

下午,在中国大戏院参加纺织系统斗张浩波大会。晚饭在"解放日报"吃,饭后与汤秀祥一起回校,想不到在外滩又看到了那熟悉的面孔,她说刚从我们学校来。讲了几句话,看到汤在等我,便说:"那我回去了!"我没有看到她转身,自己却先转身走了。

今晚传达张春桥、江青、陈伯达等在军训大会上的讲话。然而我的心却在暗暗哭泣,脑子麻木了,看到阴历十四的月亮,照得马路白皑皑的,我的孤影投在路上,我的眼圈渐渐湿润了。
                
        1967年10月18日  星期三  晴  补于西二328

上午跟师院的季畅、孙武军去宝山。回来时,季要去海滨,被我拒绝了,季很生气,说以后决不再叫我跟她们一道出去了。

下午,去师院。天气有些冷。在师院最先碰到毛桂香,她一开口就问:"昨晚上你又碰到了张兰芝是不是?"我点点头。她带我去批团组,张正在写字,我问写的什么,她扬起手又放下,说:"你坐,等我写好就跟你说话,哦?"我给她们三张主席塑像摄影。张说要看电影"红日",所以不来我们学校了。我与毛桂香一起到赵永平处呆了一会,赵讲了些毕业生的问题。然后我与赵回校。

今晚整夜未睡好。

        1967年10月19日  星期四  晴  西二328

今天上午头昏眼花,睡到中午才起床。下午无事,在团市委呆了一天。

张兰芝她们失约未来。

因学校复课闹革命有了些声势,我在外边也呆不住了,准备回校。

晚,看电影"鸡毛信"。
                
        1967年10月20日  星期五  晴  西二328

上午打电话至师院,张兰芝接听。我问语录本是否丢在那儿,她说找找看。然后问我怎么办?是不是就给保管在那儿。又问:"还有什么事?"我说没有了,但心里莫名地生气,便挂上电话了。

下午,工厂、学校来了一些人,讨论了组织调查组问题。决定由各单位自己调查。师院小胖子埋怨我在会上不发言,甚至跟我校马伯乐顶了起来。

晚,看纪录片"阿尔巴尼亚共产党第五次代表大会"。

        1967年10月21日  星期六  晴  西二328

上午,李万山跟我说他们班指导员死了。参加我校批团组会议,师院小胖子打电话,说下星期一要来取经。中午12:00参加市批团联络站会议,主要讨论复课闹革命后的批团问题。傍晚,看到陈蕾从汾阳路走出来,但是我没有跟她一起上车而独自走了。

        1967年10月22日  星期日  晴  补于西二328

下午,到南京路去了一下,先至针灸研究所,然后至新华京剧团。

        1967年10月23日  星期一  晴  西二328

上午至电影局,遇陶国胜,陶说不久将放映批判影片"舞台姐妹"。中午至团校,聂红书给了我一枚纪念章。

下午,师院批团组来我校交流经验,然后至警备区,同意我们下连队。晚,跟郭成奎学装收音机。
                
        1967年10月24日  星期二  晴  西二328
                                                     
下午去师院。但毛桂香与张兰芝不在,留下一个指导员跟我说了几句,意思是要我给团市委联系,让她们看看档案。
晚,跟我校团委秘书翟君良一起找陈敢峰汇报。陈正在听广播,直到他听完广播才接待我们。

        1967年10月25日  星期三  晴  西二328

上午的专业课是参观起重机、挖掘机等。下午至团市委,张兰芝、毛桂香、季畅等已到了,她们的嬉笑弄得我不知所措。晚,沈国林、毛桂香、戴玉仙等来我校,我招待他们吃了饭,然后去航校看电影"怒潮"。

今天,张兰芝、毛桂香等在我心目中的形象被破坏了,像金子突然变成了黄土,很痛心。

        1967年10月26日  星期四  晴  西二328

上午,建机教研室与金工教研室的教师争论很激烈,双方公布的教学计划互相冲突。上课后,一个留苏的教师王忠发挂起图纸讲解,我越听越糊涂,因为实物和图纸对照不起来。
下午班级学习文件,到的人不多,讨论也很不严肃。

晚,师院小胖子等来看电影,但张兰芝未来。而戴玉仙的三个弟妹却来了,差一点被我赶走。

今天,我对张兰芝的印象完全恶化了,像一个人,很快地走进别人心里,又被她自己糟蹋了。我的思想完全麻木,前几天的幻象仿佛一场梦,如卸掉了一块大石头,觉得有些轻松。

        1967年10月27日  星期五  晴  补于南楼大教室

上午选举小班负责人。下午跟师院戴玉仙、毛桂香去市革会、团市委,不知为什么,跟她们在一起,我感到屈辱、气愤。
       
        1967年10月28号  星期六  补于南楼313

今天全天上课,上午参观建筑机械实验基地,下午进行减速箱的拆装实习。实习结束讨论下周的上课问题,金工教研室与建机教研室的老师争吵起来。

        1967年10月29日 星期日 补于南313

上午拆洗被子。中午,到闵行部队的崔君良介绍他们下连队的情况,说部队很欢迎他们,要我下月4日到闵行去一次。下午同去新华京剧团。

今晚中央台广播了我校复课闹革命情况,题为“以斗私批修为纲,掀起教育革命新高潮。”

        1967年10月30日 星期一

上午组织学习昨天广播,讨论教育革命问题。同意下厂搞教改的人不多,有人摇着手说:“讨论下厂问题我不参加。”李世桢在东方红报社训人。下午参加红卫兵中队的会议,四点后去团市委、师范学院。团市委说材料在团校,与张兰芝、毛桂香同去,在小店里吃了一点阳春面,到团校又争吵一番。

        1967年10月31日 星期二

上午,下厂同学讨论,大家信心十足,愿作教育革命的铺路石子,中午至青少年科技站看电影“宣誓”,主要描绘斯大林在列宁逝世后如何领导苏联人民建设和粉碎德国法西斯的侵略。晚看电影“列宁在十月”。

注:个别姓名作者有变更。

(待续)

感谢作者提供本刊首发,版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与作者联系。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