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当前位置: 首页民间文本1965年--1972年的个人日记 》1967年9月
分类:

19651972.gif

作者介绍:日记作者在1965年是同济大学建筑系学生。

1967年9月

         1967年9月1日   星期五  晴热  武汉新华工

武汉的清晨是凉爽的,但走起路来,身上还是出了汗。我们四人到武昌车站,问清了车次,即去汉口,在十字路口,新华工的陈**指着几座大楼介绍当时与百匪打仗的情况。然后,陪机二的李贤海去几个商店买了些东西,又去武汉医学院一次,才回华工。

        1967年9月2日   补于武汉——上海车8号上

机二李贤海等回湖南了。我与新华工的陈俊庭去新湖大。陈给我借了张月票,我即去警备司令部联系回程船票,无。他们给开了两顿饭。中午急去新华工,找回了钥匙。晚就在新湖大睡觉。

        1967年9月3日——9月5日   补于南通附近江面上

陈俊庭很热情,他带我去吃早饭,并嘱咐我如果买不到票仍到湖大找他。在候船室里,碰到我校工测一的三个同学,他们开了免票介绍信,但未领到票,我们从附近装货码头进去,跟解放军商量一下就让我们上船了。

4日整天在船上。工测一的几个人邀我打牌,但我不会。我在船上找了几个上海的初中学生谈了谈,他们是串联的。一开口就问我大学毕业工资如何,说:“你们都心定了,我们还不知将来做什么呢?”又说:“我母亲对我说,不要贪钱,要贪技术。”等等。晚就睡在行李架上。

5日清晨船到南通,有一批从镇江上船的人陆续下船了。有几个北大附中的女学生跟一个人争论要不要炮轰聂元梓,他们自称北大附中红旗战斗队,并说是跟彭小蒙在一起的。

        1967年9月6日   星期三   补于西二328室

今天休息。晚,散步至东方红广场。据说王喜进要调到军报去了。附中高一(1)班几个小鬼说,她们在战联司展览会,要我去看。
                 
        1967年9月7日   星期四  晴  西二328室

早晨紧急集合,由陈敢峰布置今天下午游行的事。宋子峰读了关于不准抢枪支的文件。7:30看电影“兵临城下”。下午到外边看了下形势,并到红代会(筹)去了一次,灯仍亮着,估计那班人仍然蹲在“上海红卫兵报”编辑部里。

晚,电三***拉住我,要我明天一定去,并给我一份机械学院红革会的报纸,说他们仍在出“上海红卫兵报”,看来我们停不掉了。

        1967年9月8日   星期五  晴  补于西二328

上午参加关于“上海红卫兵报”串联会。上海机械学院红三司很坚决,说一定要停刊才行。大家一致主张自己办一份报纸进行批判。

下午,被电三罗道成拉住,非要我写篇社论不可。直写到晚上。
                
        1967年9月9日   星期六  晴  补于西二328

今天至人民广场,碰到附中高一(1)的黄月琴、宋慧萍。她们说今晚放电影,叫我别走了。中午就在人民广场吃饭。

下午,她们给我借了一部自行车,我骑到淮海中路找赵永平。晚看电影“突破乌江”,临走时,叫宋慧萍给我搞“战联司”的电影票,她答应了。
                
        1967年9月10日   星期日  下午雨  西二328

今天休息。晚找老乡李祥会说了会话。

        1967年9月11日   星期一   晴   西二328

上午到王维多家,她妹妹忙进去报信:“王皖城来了!“王维多急忙出来,她说生病两个多月,正要扣她工资。说她最近到老刘她丈夫那儿去住,怕的是被绑架。中午时分告辞,到“解放日报”。在“解放日报”跟黄兆斌谈了会话。下午附中邵爱云、宋慧萍等送了几张“战联司”的电影票来。晚与李兹甫到南京路东海服装店扯了几尺草绿咔叽布。多找了五角钱,我退回了。

        1967年9月12日   星期二   晴转冷  西二328

上午,到人民广场,附中宋、黄正在门口张望。黄先看到我,就把我带进展览会。参观了一圈。在广播室,遇到交大管录音的一个人,他告诉我意外的消息,说刘海森(过去办大会专刊)在武汉横渡长江淹死了。然后看“战联司”的电影影片上记录了打架的镜头,中午我谢绝了吃饭的邀请。

下午去复旦,在五角场碰到工经二的两个同学,她们向我借布票。傍晚就给我送过来了。今晚听国际形势报告。

        1967年9月13日   星期三   西二328

        1967年9月14日   星期四   晴  补于西二328

上午在“东方红报”修改给市革会的报告,中午交给李世桢审查。下午碰到附中两个小鬼,叫她们明天去“解放日报”。

晚,收听江青同志讲话,关于制止武斗问题。
                
        1967年9月15日   星期五  晴  西二328

过去几个月被我忽略的苦恼现在又浮在眼前,即人与人的关系。同宿舍的一些懒虫们,吃饭、睡觉、打牌、夹杂着一些个人纠纷。谈女人、谈黄色新闻,取笑、侮辱人。好像跟猪狗生活在一起,令人窒闷。对外联络组一些油腔滑调的人也够呛。通过一场紧张的战斗,现在稍稍放松,一些丑陋的东西又暴露出来了。

上午叫了附中二(1)毛**及人大附中的几个人去“解放日报”。下午到对外联络组谈了一会儿。晚在图书馆翻阅了一些书。

        1967年9月16日   星期六  晴  西二328

上午,薛可富拉我去找教室,他跟斗批改组的张师德吵起来。叫七一中学的陈冰给我找几只解放军装的纽扣,她答应了。

中午在市革会食堂用餐。然后去团市委,付丽娟走上来天真地说:“你怎么老不来了?你到南京去开心吧?”

下午开串联会,准备国庆时庆祝一下。

晚,跟赵永平、李兹甫等去五角场空军政治学校看电影“南征北战”后回校。

天气很凉了,看样子穿单衣是不行了。
                
        1967年9月18日   星期一   晴  西二328

今天起得很迟,午饭后去解放日报,未找到李兹甫他们。晚上回宿舍时,薛可富质问我为什么把玻璃打烂,张兴中则去把门上的锁拆下来,表示不满。并说:“明天干脆把门也拆掉!”我在宿舍呆了一会儿,很不愉快,就拿个书包跑出来了。到“韶山红日”战斗组看了看郭仁杰的材料。
                
        1967年9月19日   星期二   晴  西二328

今天在团市委开“毛主席是我们心中的红太阳”联欢会第一次筹备会,我作记录。第二外语学院未请自来,一女生坐在角落里不讲话。晚,我起草了聘请书。先到一医去,然后参加红卫东的会议。

        补9月18日   星期一

上午,到市革会教卫组、政宣组、国庆办公室联系会场问题未解决。在教卫组遇到七一中学的陈冰等,她要找姜保年反映中学部问题。

晚,师院袁小明与我一起抄写联欢会邀请单位。

今天有师院等十一所院校实现了大联合。
                
        1967年9月20日   星期三   晴  西二328

上午继续举行《毛主席是我们心中的红太阳》筹备工作人员会议。二外的王鸿玫又来了,但坐了一会就走了,而让另一人代替。

把我分到发言组。我的心绪不好,无心做。我负责把请帖印好即成。

下午去戏曲学校,他们说正在搞联合,无意参加演出。

晚,跟李世顶等谈了一会话,对李的印象现在忽然变得好些了。回宿舍收到哥哥来信,说村里的学生、工人都回家了,因为武斗,希望我也回去一趟。埋怨我不经常给家里写信。我接受这个批评。

羡锡全要我到走廊里写信,我发了脾气。这个宿舍简直像坟墓似地憋闷。

        1967年9月21日   星期四   晴  西二328

因为没有月票,每天往返的确麻烦,今天到会又迟到了。上午又讨论了会场问题、经费问题及参加单位问题。师院袁小明倒还精明能干,似乎很随和,但对中百一店随便拉人头也发了几句牢骚,说:“为什么要溶剂厂参加,我就看不惯,不晓得那个女的是他什么人?”会上分了工,袁要我负责抓政宣组。

下午,几个人在筹备会的房间里谈了谈,无事,回校。

晚,电三张**送给我一包纽扣,说是财经一女同学送来的。我才想起曾向财经学院的郑**要过解放军式纽扣。我的日记不能这样记法了,几乎把应有的感情都磨光了。
                
        1967年9月22日   星期五  晴  团市委

会场问题至今未落实,以至于袁小明也有些灰心了。上午大家讨论,无法可想。

 中午乘团市委小汽车去二医。

下午空等。晚,中百一店的杨新宝来吹了一会牛。

今天师院张兰芝忽然来了,说是找袁小明。

张竟有如此魅力,像一轮太阳照进来。但她并未跟我讲几句话。
                
        1967年9月23日   星期六  晴  团市委

是的,这里环境很优越,地板、壁纸、吊灯,盥洗室设备齐全。黎明可以在阳台上呼吸新鲜空气,欣赏早晨的市景。楼下是一块草坪,四周的绿叶丛中,点缀着稀疏的花朵,火红的石榴花,粉红的夹竹桃花,水红的月季花,鲜红的鸡冠花,还有金黄色的不知名的花朵……

但情况十分不妙,现在一切都落空,演出小分队也不落实,自从那两个吹牛的家伙溜走以后,害得我们东奔西跑。上午去市革会,李世桢带我们找政宣组负责人。下午去虹口体育场和虹口公园参观场地。晚12点去人民出版社,毫无结果。
               
        1967年9月24日   星期日  晴  团市委

上午与袁小明到他伯伯单位借横幅。下午回校,跟国宪水换了一件军衣。晚回团校,在沈国林处看了一会书,即一个人在团市委的三楼会议室睡觉。

        1967年9月25日   星期一   晴  记于虹口公园

上午在团市委办些琐事:领钱、领纸、买笔、买小刀。办完事后,小轿车已开跑了。科大李虹总是怨这怨那。直到下午,小汽车才回来,即与二医王殿真、科大李虹同车至虹口公园。然后我回团市委,正开会,要袁小明给调人。航校一同学帮我把被子拉到虹口公园。科大李虹回家了,我与王殿真留在公园。晚,有师院两人赶到公园,我分配他们写字。

        1967年9月26日   星期二   晴  虹口公园

今天是最劳累的一天,从清晨直忙到夜12点。上午好不容易才调来新沪中学及同济附中的同学帮忙。新沪中学的小鬼很调皮,来之后便到公园里玩,他们贴的字也很糟糕。中午让财经学院的三个女生把横幅拿去缝。下午2:00我到那个老师家去取。

晚,附中邵爱云、宋慧萍等六人来了。剪好了字,因怕下雨未贴到横幅上。晚住在公园,帮袁小明改稿。

        1967年9月27日   星期三   晴  补于学校

疲劳达到了极点,但早五点仍爬起来到虹口体育场布置会场。“毛主席是我们心中的红太阳”联欢会终于开起来,首先上海工人足球队对上海青年足球队,双方踢不起劲,看的人不多。下午,师院、财经、新力中学等校同学来帮忙,把五只乒乓球台子布置起来。傍晚到音乐学院请小分队,不成。晚公园联欢正式开始,但筹备处同志都未好好看节目。

        1967年9月28日   星期四   晴   西二328

上午雇三轮车一辆,与二医王殿真同去还横幅,王是上海水泵厂党委书记之子。下午打电话到音乐学院找高映华,他要我们去参加音乐学院革委会成立大会。晚在“解放日报”社洗澡,然后回校。今晚外滩的灯都亮了,人很多,与李兹甫在外滩走了一会儿,总感到心神不定,索性坐车回校。久明又来信,竟告诉令我吃惊的消息,说他结婚了。
                                                          
        1967年9月29日   星期五   晴  西二328

毛主席人民战争的思想是伟大的。看了电影“地道战”体会更深了。

全天在校,办了几件小事,傍晚到航校,遇曾在中专红代会(筹)工作的高加声,他带我去他的房间,然后随我来我校。跟赵永平等谈了一会话,即同去新礼堂看电影。

        1967年9月30日   星期六  晴  补于西二328

上午,批团联络站开会,团市委几个人很啰嗦。下午继续开,要我负责打一个战役。傍晚至工人文化宫,联系演出问题。

晚,外滩人很多,差点被挤倒。灯很好看,而我却无心看。

注:个别姓名作者有变更。

(待续)

感谢作者提供本刊首发,版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与作者联系。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