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当前位置: 首页民间文本1965年--1972年的个人日记 》1967年8月
分类:

19651972.gif

作者介绍:日记作者在1965年是同济大学建筑系学生。

1967年8月

         1967年8月1日   星期二   晴  补于团校

上午到上海红卫兵报社去了一趟,几个人都坐在桌子边写字,没理我,我自己走了。

下午,到戏曲学校了解批团工作情况,

晚,与团市委几个同志讨论批团工作意见。听说上柴联司到政法指挥部游行,我们去延安西路看了看。

        1967年8月2日   星期三   晴  团校

今天全天值班。上午接待了师院叫付琴仙的同学,她来拿批判材料。有几个初中小鬼,她们说原来是保守派,现在想批团,先从班里成立小组。

下午,都去团校开斗争团市委副书记杜淑贞大会,只有我一边卖刊物,一边搞接待。第一医学院有四个女同学来问有关批团的问题,并了解我校的态度,她们是一医革委会的。那个叫谢东的中学生忽然出现了,她完全不像去年冬天的样子了,像是很调皮的孩子。

晚,到上海电影院看了美术影片“半夜鸡叫”“红军桥”及故事影片“海鹰”等。

        1967年8月3日   星期四   晴  补于团校

上午到戏剧学院革命楼,访批文艺黑线联络站。他们谈联络站成立经过及与上艺司的矛盾。

下午回校,碰到师院的张兰芝、鲍春华,她们说到我校来抄些材料。徐兆培说,一般没有特殊情况不照顾,我讲了情况,徐叫我写个条子,但找了好几趟,没找到机二的王思亮。晚到复旦看大字报,复旦正对目前形势及郭仁杰展开争论。到外语学院,程本章已走,据说外语学院很多人都离开了学校,怕武斗。外语红三司却无准备,我要他们也做些准备,以防万一。

半夜,还听得赵永平进进出出,说人民广场集会,声援上柴东方红。

        1967年8月4日   星期五   晴  团校

下午,去柴油机厂。柴油机厂外停着好几百辆车子。人很多。我站在厂外,听得里边喊声震天。后来我用红代会的工作证进了厂,但已结束。看到一群鲜血淋漓的联司成员举着手走出来。厂门口一排俘虏坐在墙边,发出血腥气,旁边的人还在喊“打倒联司”。又从地道里拖出三个“联司”,路两旁的人七手八脚地乱打,有个人被打得直叫“我不是联司”,仍打,他跳过冬青树,逃到楼下,被两个人追打。一个妇女被四个人抬着,她喊“毛主席万岁!”用脚乱蹬,旁边喊“装死,揍”。一个叫倪彩琴的在介绍情况。一个格致中学的女生在介绍情况。乘市革会群运组的车子回校,路上我说郭仁杰是支联派,红革会也是支联派,于是旁边的人叫起来,跟我吵,他们是红革会的。

今天各条路上车子来回奔驰,人们头戴钢盔,手持铁棍,“砸烂联司”的标语贴满了大街小巷,一些乘风凉的小市民也出来听新闻。

        1967年8月5日   星期六  晴  团校

今天是毛主席“炮打司令部”大字报发表一周年纪念。

上午,团校几个人讨论,朱桂生一个人唠叨不停,一会说上柴厂打架的事,一会说言归正传,又说大家体会迎接文化大革命新高潮“新”的含义。直至中午。

下午,联络员会议。又是朱一个人唠叨。后来也有其他人谈,但士气不高。都反映批团批不下去了,但朱桂生却津津有味地谈批团内容。纺织第二医院护校的陆小敏、顾抗美拿了谢德林著的一本书。

晚,回团校,洗澡,写日记。

        1967年8月6日   星期日  晴  补于团校

今天休息,班里同学都到柴油机厂值班了,只有熊汉章、国宪水等在家,每人拿一本小说看。熊在看肖洛霍夫的“静静的顿河”。熊说很多事情想不通,干起来没劲。要我给他介绍“职业”。

        1967年8月7日   星期一   晴  团校

9:00,乘小吉普去闵行。到电机制造学校、华东航校了解情况。华东航校只有两座楼,红革会与红三司各占一座,他们年纪不大,相当于高中一年级,但打起来却很凶,两楼临近的窗玻璃差不多都被打烂了,未烂的贴着网状纸条子。楼顶上还驾着木板、门板和垒起来的砖块作为工事。

化工也在打架,楼被烧坏。甚至书架上、桌子上、凳子上都堆满石块。

师院也在打,但化工、师院的红革会都撤退了。师院一同学领我们参观他们的工事。

街上,载人卡车来回飞跑,车上的人都戴着籘帽,手持铁棍,杀气腾腾,这几天空气较紧张。晚,去复旦,红复旦八·一八宣布跟新复旦师决裂,大字报不少。

        1967年8月8日   星期二   晴  团校

上午去越剧学校东风楼,汪怡不在。找到东风楼的头头,希望他能把批判工作抓抓。这头头不太行。

下午,师院苏玉风来找我,她已去武汉回来了。然后去人民出版社要了一份批判“论党”的稿件。

晚,回校,纪念十六条发表一周年。有航校、红复旦等参加了大会,复旦谭启泰也在主席台上。会后放新闻记录影片“红太阳照亮芭蕾舞台”和“欢庆五一”。

        1967年8月9日   星期三   晴  团校

上午,与航校沈国林等去铁路局,铁路局批团联络站介绍了批团情况。

下午去一医,没找到周雪妹、吴凤卿等,与一医何坤兴谈了一会儿即出来了。一医关于郭仁杰问题、联司问题出了很多大字报。师院、铁院、化工、科大等校红革会都撤出学校了。一医革委会近来未出什么大字报,一医反逆流最近很神气。
                
        1967年8月10日   星期四   晴  团校

今天起了个大早,但赶到团市委,到上柴厂劳动的人还是走了。回来后去了文艺界、红代会(筹)大批判联络站静安区分站。

下午到戏校,他们正磨刀擦枪、“文攻武卫”。据说他们校“小老虎”是支联的。一个胖女生接待了我,讲了讲批团情况。

晚,回校,鄔松年跟殷虎臣说“叫顶个屁用,你屁事也不起!”李少卿说“上海红卫兵报”第十四期没钱出了,要各个学校出钱。

        1967年8月11日   星期五  晴  补于团校

晚,在复旦,由同济东方红、红三司、红复旦等联合斗郭仁杰。当李红英揭发郭仁杰企图调戏她时,群情激奋,纷纷上台拳打脚踢,郭死硬。12点后,在复旦看大字报,说郭仁杰是资产阶级大政客,安文江是资产阶级小政客,安无权掌握会议。安文江的确有些出风头,会上常常把骂他的条子读出来。会后把郭推上汽车带回我校。

        1967年8月12日   星期六  补于团校

全天在校。下午欢送联司成员回厂抓革命促生产。吃中午饭时,又遇到师院的张兰芝等,她们说来我校整理材料。

下午,到南楼,张又先看到我,叫我进去坐,给她们讲了讲郭仁杰的情况。讲了几分钟,就去接待中医学院的两个同学。他们说,同济最近有人去支持中医红革会。又说,他们是一直支持同济东方红的,但同济东方红却不了解他们。

上午看了电影“燎原”
                
        1967年8月13日   星期日  团校

全天在校。

跟李世顶讲了好久,李要我先跟他去办宣传画,然后才能陪我去武汉。

下午,陈敢峰在看报,我与赵永平跟他谈了红代会(筹)的事。陈同意我的意见,就是先把批判稿写出来,要“上海红卫兵报”刊登,并找几个学校的负责人座谈一下,让他们先造舆论。

晚,李福民回来就抽烟,说什么已收到团市委的意见,我在那边只会喝喝茶吹吹牛。又说了一些侮辱人格的话。我训了他一顿,警告他老实一些。
                
        1967年8月14日  星期一  团校

今天,全天在团校看“上海红卫兵报”批判。

顾平打电话来,说南京来电,刘光亮打着红代会(筹)招牌准备在南京建立联络站。我要她回电,叫他们在南京大街上刷标语,刘光亮无权代表红代会(筹),必须立即滚蛋。

师院苏玉风要我去红代会(筹)开个证明,她们要刻个公章,因此与师大范**吵嘴。

晚,政法学院斗郭仁杰。回校后拟了几条标语。储善明说,二军医大红旗是左派组织,现在要翻案。

        1967年8月15日   星期二   晴  团校

全天开会讨论封闭“上海红卫兵”报问题,决定晚上行动。但复旦谭启泰下午来后不同意。会开了一半即退出会场,并打电话告诉了市革会王承龙。据说王发脾气,对红三司说你们这样要犯错误的。

晚,附中学生戴了籘帽到总部,陈敢峰犹豫不决,未行动。有几个人到解放日报社跟老师傅讲道理,我到“上海红卫兵报”编辑部把联合通告交给李少卿,李已有准备,说,“你们批判吧!来封好了。”

        1967年8月16日17日   星期三、四  晴   团校

16日全天在学校。下午各校代表仍来我校讨论,无结果。

晚,回团校,修改联合通告。夜12点后,从学校叫来一部吉普车,去“解放日报”付排。海运的储瑞耕大吵,其他人也围上来,要与我谈判,被我拒绝:“我是代表十四个学校来的,你们根本无权审查我的稿件。”回校,把陈敢峰叫来,陈打电话给王承龙,王说不要去冲,还是让他们出,让他们再表演表演。陈说:“不行,他们已经表演够了。”我插话说“他们对我们专了三个月的政。”至天亮,陈锦全等仍要去“解放日报”,我生气,未去。

中午遇中医李迅,叫我跟他们一道去“新民晚报”。赶到时,有人拦住楼梯口,我上楼,工人叫我们撤退,叫我们先跟革委会政宣组联系。兵分两路,我和几个学校代表到政宣组;附中俞国齐带队去“上海红卫兵报”编辑部,把所有报纸弄出来,给各校批判。

下午,去团校,他们正领人参观、拍照。

傍晚,押运赵丹的卡车经团校,把我们的东西和行李全部搬回。海运的两个女生非常生气地在门口看着我们。

回校时,陈敢峰说:“你们就这样回来不太好。”鄔松年说:“不行的,还是得回去!”

晚,李国芹打电话给陈敢峰,说要把两篇稿都抽掉再出版,陈拒绝了。李国芹有点糊涂。继续修改联合通告,电三蒋正华等去“解放日报”社,抽铅板,找小样。明天师大成立革委会,估计有些学校会找我们辩论,陈敢峰要亲自去。
                
        1967年8月18日   星期五   晴  西二328

上午参加师大校革会成立大会,考虑“上海红卫兵报”的事情会引起辩论,陈敢峰亲自去了,季锦官也去了。但却未安排陈发言。看到机械学院的“上海红卫兵报”编辑在刷标语:强烈抗议同济东方红打砸“上海红卫兵报”编辑部。与洪松一起去团校,“上海红卫兵报”的资料已没有了,海运学院的储瑞耕一个人呆在宿舍里写什么。

中午在团校吃饭,饭后去淮海中路赵永平处,休息一会儿回校。

洪松一进陈敢峰宿舍就跟陈开玩笑,陈说:我今天很有收获,海运、水产都来找我。我把起草的同济东方红兵团声明给他看,他仔细作了些修改。晚人民广场举行毛主席第一次接见红卫兵周年纪念大会。我在宿舍里整理材料,汽车一场的一个售票员来我们宿舍,和我闲谈了一会儿。
                
        1967年8月19日   星期六  晴  西二328

上午参加“上海红卫兵报”串联会,据说他们已打电报给中央文革和首都红代会。推选出五校作为核心组,准备筹备批郭大会。

下午跟电三蒋正华谈了红代会(筹)内斗争情况。然后去复旦看大字报,有关于“上海红卫兵报”的三篇大字报。

晚,在东方红大厅看青年话剧团演出。刘贵琴和祝希娟都来了。暖三范军送了两张“沙家浜”的票子来。

        1967年8月20日   星期日  晴  西二328

上午,与赵永平等到广播台开会,鄔松年未来。姜保年打电话,说让“上海红卫兵报”出版,我们不同意。下午游泳,李国群忽然硬起来了,说如果他们一定要出,我们就去封。晚,看戏曲学校演出京剧“沙家浜”。

        1967年8月22日   星期二  补于南京军事学院
                                                         
上午,接待外语学院东方红,为他们联系印剧问题。

下午,在胜利楼201给师院、科大等校介绍“上海红卫兵报”的情况。

晚,与赵永平两人到政宣组拿同济东方兵团“严正声明”。
                  
        1967年8月23日   星期三  于南京军事学院

今早,在上海站吃早饭。9:55由上海乘14次特快来宁。有几个福建人抓住一个不同观点的人,狂打。车晚点。

很热,风沙很大,沙粒和灰尘不断吹进车厢,弄得身上、腿上、脖子里都是沙子。田野是葱绿的,芝麻已开花,铁路两边的水面,铺满了荷叶,偶尔有几朵荷花。岸上是一行行杨柳。

下午2点车到南京,街上冷冷清清,公共汽车也不行驶了。我们两人乘了一辆三轮车至南京工学院。正好,我校的汤兴华在。

晚,陆清辉回来,解决了吃饭问题,好热啊!汗水把背心都浸湿了。

晚,与陆清辉一起到军事学院交流情况。这里的一些人是倾向于南京好派的。

        1967年8月24日   星期四   晴  南工沙塘院

上午,去南工教学楼开串联会,未成。去南工礼堂听南京第三派“促联”介绍情况。

下午,去南京无线电学校听“好派”第二号头头张建山介绍两派主要分歧。晚与交大反到底两同学一起回南工,在饭店里吃了两次饭。
                 
        1967年8月25日   星期五  晴  南工沙塘院

今天全天在省体育场开会。一个老服务员一边倒开水,一边说:“许世友,坏!跳舞跳到半夜,搂着个小姑娘,修极了。”

晚,回南工,有武汉的两个人从南京下船,到此地来。交大反到底有个人,很气愤地大骂“屁派”。

        1967年8月26日   星期六  晴  南工沙塘院

上午与南工等校学生一起去长江机器厂参加“长江红旗”成立一周年庆祝大会。

中午,睡醒后发现钥匙丢了,追问水三陆根发,赵永平却接上说:“人家用好就还给你!”然后吊儿郎当哼唱起来,我气得真想去踢他几下。
                
        1967年8月27日   星期日  晴  南工沙塘院

上午参加南大八·二七庆祝大会。“屁派”游行,一些老太婆、小孩子也参加,齐声叫喊“老东八,英雄汉,打不垮,砸不烂。”
                
        1967年8月28日   星期一   晴  南工沙塘院

上午去中山码头买船票,无。天热,走回来已很累了。到省人委招待所吃午饭,休息了一会儿。

晚,解放日报记者找上海高校各派采访,我校及交大发到底都表示坚决支持“好派”。

        1967年8月29日   星期二   晴  南京至武汉船上(东方红号)

清早起床后直奔码头。先乘公共汽车至挹江门。再乘马车至中山码头。有些没有买票的人挤在码头出口处。船快开时我挤上了船,而赵永平却独自落在岸上。我对他做手势,要他上来,而他却摆手,我只好一个人走了。在船上遇到路三“造反有理”的一个人,他家在芜湖,说是回家看看。

        1967年8月30日   星期三   晴  九江----武汉(东方红1号)
  
路上风光无限好。长江两岸有一望无际的平原,有回旋曲折的峡谷。孤山伸入水中,江水拍打山岩溅起白色的浪花,山顶上还保留有古松古寺。有些地方,两山之间的峡谷开阔,水面平静。傍晚,镜子似的水面上,倒映着山影霞光,周围起伏的山峦闪烁着点点灯火,真如仙境一般。

晚九点左右,在九江还落在我们后边的“东方红33号”已追上来了。于是,两船的人们聚集在相对的走廊上,喊叫,吹口哨,打手势。船过去后,发现我们的席子丢了一床,跟武汉“公安联司”吵了一顿。

        1967年8月31日   星期四   阴热  武汉新华工
   
晨6点半,船至武汉,登上长江大桥,一派壮阔景象,滔滔长江伸向东西两方。汉口的楼房在阳光下映着各种颜色。到湖北大学,同济的人已走了,无法,只好乘车至华中工学院,由机二的李贤海找到他的一个同学,住下来。

天气非常热,汗流不止。李的同学很热情,买了许多饭,我们都吃不掉。

晚,睡在新华工操场上,乘凉的人很多,不停打扇子仍热,天快亮才睡着。清晨起风了,赤裸的身体突然觉得有点冷。时令已近白露,武汉的秋意总是姗姗来迟。

注:个别姓名作者有变更。

(待续)

感谢作者提供本刊首发,版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与作者联系。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