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当前位置: 首页民间文本1965年--1972年的个人日记 》1967年7月
分类:

19651972.gif

作者介绍:日记作者在1965年是同济大学建筑系学生。

1967年7月

        1967年7月1日   星期六   晴  团校

上午,回到学校已开完会了。毛主席塑像已落成,校园内红旗招展。卖了一会儿东方红报,束锦华去买了几枝棒冰来。忽然一个女生来卖报,跟我打招呼,她旁边还有一个人,是外语学院的,我上了她们的校车,一同到她们学校,未找到程本章。

        1967年7月2日   星期日   阴  团校

今天一早,张兴中就哼叫起来,说是对昨晚徐远望吵闹的报复,劝阻也不听,以至引起对面龙时庆的愤怒。上午睡至九点,到外边买了点水晶饼、伦敦饼作早饭。

下午晚上,应《东方红》报要求,写了篇《就目前若干问题答读者》问,至十点多完稿,交给了殷虎臣。

晚饭后,新铺的马路(定名东方红广场)和主席像周围,聚集了许多散步的人。夕阳西下,图书馆上空红彤彤的,毛主席的巨型身影沐浴在这红光里,显得格外威武雄壮。以至外单位的一些人也推着自行车进来参观塑像。

        1967年7月3日   星期一   晴   团校

上午去上海工学院。被一红革会战士拉住。带我参观了“展览“,有许多被撕烂的蚊帐、被单,还有扔到河里的被子(被子湿漉漉的,沾着树叶),据说有些人对红革会打人很愤怒,所以就把他们的被子给扔出去了。

下午,回校,参加红卫兵大队部工作会议。谈了下红代会的情况。有一个无锡人要我给解决印刷问题。

晚,附中的邵爱云等坐在东方红广场旗杆下玩,开了一会玩笑。我问有没有手表?她们把裤腿管提起来说有,很有意思的几个小鬼。在毛主席塑像前斗争王涛、朱晓初,但只有一些小孩和家庭妇女,学生们都坐在人群外边谈心,有的在散步。

        1967年7月4日   星期二   雨   团校

今天上午雨下得很大,全天都未作什么事。本来等着报社开会,后来又未开成。

下午到美协跟钱胜元等谈了谈文艺界的情况。

晚,回校开会。李国群跟几个小巴拉子吵起架来。鄔松年又逼我去参加“上海红卫兵”报社讨论,我发火说:“无论如何我也不参加了!我情愿退出来!”这样搞得很僵。

        1967年7月5日   星期三   雨   团校

上午,到教育学院,教卫组开门整风。红革会的一些人给陈琳瑚、李国芹提了意见。着重提了关于海运学院革委会的事。陈琳瑚同志自己也做了检查,他说自己虽参加革命几十年,但小资产阶级的摇摆性仍然很大。希望同志们监督。

下午去大世界未找到黄浦京剧团的人。淋了一身水。

晚,听钱亦平讲四清中的故事,很生动。

华东局副秘书长***召开工作队员会议,当时大家感到运动无法深入下去,所以开会。他说:“你们以为我老胡有什么好讲的,我没有什么好讲,今天请解放军战士给你们讲讲。”

这个战士主要讲他是如何发动群众的,开始在一个队,群众发动起来了,后调到一个陌生的队。首先抓对敌斗争,但斗不起来。就从关心群众生活入手,挖井。自己带头学毛选。拆庙。通过这个使毛主席思想深入人心。

        1967年7月6日   星期四   晴   团校

上午红代会(筹)开会,钱枫提出《上海红卫兵》报暂时停办。无锡一人来找我,要我给解决印刷问题。

下午,跟杨峰讲印刷的事,杨推却。季锦官、解立周均不同意。傍晚去师大,把此消息告诉了无锡几个中学生。

晚,去大批判联络站。教育学院与化工学院的两个人与我同回。她们给我说了她们学校的一些情况。杨雪林今晚要找我谈话,但他却与教卫组的姜保年说个没完,所以我就回宿舍了。

“文化大革命大事记”出来,复旦很有意见,抢了这批材料。

        1967年7月7日   星期五  晴  补于团校

下午,去外语学院,参加由红三司和“八·一二”串联站联合召开的炮轰张培成大会。张态度极端恶劣,以至引起到会者的愤怒。野战军有几个头头硬要上台发言,竟不要面子跳上跳下,差一点打起架来。有几个自称老造反的,则大骂:“混蛋老保,你敢辩论吗?”

晚,看了解放军院校、文工团等单位联合演出。

        1967年7月8日   星期六   雨  团校

上午整风。刘光亮一开始就吵嘴,赵反说主要是教卫组的责任。钱枫认为红代会(筹)没有必要存在下去。有人说,学校同学反映“不要做高级逍遥派。”

下午到延安中路所谓文艺界调查组,一个地下系的上海人正在油腔滑调地哼歌子。还说什么要照顾精神生活。

晚,在教育学院看批判影片“不平静的夜”、“知识老人”、“泥石流”

        1967年7月9日   星期日  晴  团校

下午,与薛可富、徐远望等练习了一会自行车。

晚,传达毛主席最新指示,在广播台发言。回团校途中顺便到人民广场听上柴联司的宣传广播。

        1967年7月10日   星期一   晴  补于团校

上午去二医,二医联络站李正康要我为他搞几张电影票。

下午去中医,七一红卫兵几个人给我谈了最近的情况。他们说,红卫兵团想压垮我们,这办不到!
 
晚,在文化广场看了庆祝中央贺电半周年演出。

        1967年7月11日   星期二   晴  团校

上午讨论红代会(筹)的方向问题。复旦刘光亮串通了几个学校的同学说现在提出这个问题是别有用心。钱枫大发牢骚,跟刘光亮等顶撞起来。

下午回校拿稿件,李国群等去欢迎陈敢峰从阿尔巴尼亚访问归来。常仲明给我谈了班里的散漫情况。

晚回团校。

        1967年7月12日   星期三   晴  补于陕北中学

今天跑了大批判联络站、戏剧学院及团市委。在团市委打了一会乒乓,几个中学的小鬼很会打,我们打不过她们。晚看批判电影“刘少奇访问印尼”和“赫鲁晓夫访问美国”。

        1967年7月13日   星期四   晴

今天一早,鄔松年就叫我去报社学习,我坚决不去,我说让刚来的那个人去好了,鄔说:“为什么叫他去,他不是办报组的!”有些发怒了,我便说,那好,请再调个人来吧!我吃了饭径直往团市委去了。跟团市委的黄海松到陕北中学了解情况。

下午到团市委看电视。

晚在团校看了工人文化宫“红孩子”文工团的演出。

        1967年7月14日   星期五  晴  补于团校
                                                        
上午,参加团市委“批团联络站”讨论,会上决定精简机构。下午,与红卫东的朱桂生到交大,参加上海西南地区批团会议。晚,回校,鄔松年讲了上午红代会(筹)开会的精神,说了一通改善关系的旧话,又要到水产学院去刷大标语。关于办报以及其他的一些问题,我跟他发生了激烈的争吵。会后去新村找孙曼灵未找到,后在解放楼找到了,他是回国的留苏学生,要他写一篇揭露苏修教育内幕的稿件。

         1967年7月15日   星期六   晴  团校

上午红代会(筹)全体工作人员整风,但只到了几个人。读了几篇文章草草收场。我跟复旦的赵反讲了几句话,师大的钱亦平即讽刺。

下午去一医、师院约两篇批团稿件。

晚,回校,毕可礼问我为什么不进报社了?说邬松年对我有意见。

        1967年7月16日   星期日   晴热  团校

上午,在“上海红卫兵报”等候师院的同学送稿来。我想她可能不会准时来的,但等到十点左右出来时,李福民说:“师院有人来找你,刚走2分钟,快去追!”我忙跑过去却连影子也不见了。十点以后,回校。

中午游泳。

下午写了个申请书,交给薛可富,薛推给班级。去解放楼找到孙曼灵,拿了一篇稿件。

晚,冲洗了一下。因天气太热,汗水不断。“上海红卫兵报”编辑部里杨雪林等在跟一个女同学说什么,我便退了出来。

        1967年7月17日   星期一   晴热   补于团校
   
上午开会。师院一个叫张兰芝(音)的与另一个同学来了。另一个同学很殷勤,我说:“38条我未看过。”她说:“这里有,给你!”我说:“最好能把发言稿改成评论性的,加上小标题!”她说:“这里也有一篇,你要吧!”她又说星期四下午她们学校开批团会,问我去不去?她说:“我们明天给你送票来!”

下午,有科大红三司与化工郑**来领报纸,到我们宿舍坐了一会儿。

晚到延安中路美协去了一趟,找陶国胜他们谈了一会。

        1967年7月18日   星期二   晴热  团校

上午,骑车去团校,碰到政法学院红三司的金惠娟,她问我为什么同济现在一个人也不去了?我到团市委找到黄海松,跟他聊了一会,即回编辑部接受任务,要我写批判刘少奇认罪书的社论。

下午回校。晚复旦等校上门来辩论,上外野战军头头也来了,被我校一些人围住。刘少奇认罪书抛出后,全市连日大游行。我校有些人提出打倒资产阶级政客郭仁杰。

        1967年7月19日   星期三  晴  补于团校

一早起来便看到一个人影一闪,却是张兰芝,她说给我送票子来了。跟她交换了对最近形势的看法。

下午去团校参加联络员会议。纺织工业局第二护校的两个小鬼围上来问我:“你也是同济的呀?”后赵永平来了,她们就跟赵一起到我们学校去了。我赶到解放日报社校对“上海红卫兵报”样稿,至两点回团校,华师大的范**没赶上来,落后了。
       
        1967年7月20日   星期四   雨   团校

上午去师院。师院红革会广播台正在骂“投机东方红”,校园内也贴出了一批标语,我在上边写了几句话,过了一会儿,正看到一个女生在写“留下你们的狗名!”

中午,一个叫李玉民的,我原不认识,却叫我去吃饭。一会儿,张兰芝也来了,她端了一点饭坐在我对面吃。饭后她叫李带我去休息。

下午在师院看了一会大字报,李玉民把我送回。

晚,第二护校的陆小敏、顾抗美来玩了一会儿就走了。

         1967年7月21日   星期五  晴  补于团校

上午,“上海红卫兵报”编辑部开会,李少卿等各自做了些“批评与自我批评”,我自然一言不发。后我等得不耐烦,就先回校了。 校内批判高教六十条的会议还未结束。我走到台上,约了两篇稿件。中午,各校参加会议的负责人开会,我参加了。

晚,新复旦在外滩游行,抗议武汉“百匪”绑架谢富治副总理和王力同志。有几个复旦附中学生被我校附中同学围住辩论。

        1967年7月22日   星期六  晴  补于团校

下午去音乐学院约稿。晚参加戏剧学院革委会成立大会,红革会等又将东方红包围,打架。徐景贤来讲话,要求大家停止武斗,矛头向上。会后戏院放电影“平原游击队”。

        1967年7月23日   星期日  晴  团校

晚去复旦和外语学院。程本章跟我谈了外语最近情况,说支持他们的人越来越多了。

        1967年7月24日   星期一   晴   补于团校

上午讨论关于毛泽东年号问题(一个老工人提议把公元纪年改为毛泽东年号)。我负责修改“致读者”。

下午到音乐学院要稿,那个人把我推到作曲系,正碰到蔡璐,邱悦,她们给我找了两个歌曲。

晚,在人民剧场看京剧“智取威虎山”。

       1967年7月25日   星期二   晴  团校

下午,到团市委参加批团会议,因故未开。

晚,朱桂生讲了目前批团形势及下阶段批团计划。并正式给我工作证和一些材料,要我以后多去批团联络站。
       
        1967年7月26日   星期四   补于团校

下午,团市委开会,商量下阶段批团工作。

傍晚与复旦戴**去一医,找反逆流批团联络站交换意见。两派联合召开批团大会是好的,但是必须把大会的性质弄清楚。出来时,看到医学院路口挤满了人,从几辆飞驰的车上抬下一些鲜血淋漓的人,原来今天消(防)革会与公安革会打了架。

晚,回校,交大附中、复旦附中等围住了校门。至夜,两边扔起石块,我校被打伤了四十余名,一个女同学嘴唇被打裂了。

        1967年7月27日   星期五   补于团校

今日晨四点,结束战斗,由解放军调解。

下午,我校分系介绍情况,准备战斗。

晚,去交大参加欢送武汉造反派大会。

        1967年7月28日   星期六   晴  团校

上午去团校,与护士学校的付丽娟讨论关于解福喜尸体上的一些问题。后与航校沈国林到红代会(筹)找连极娟,联系批团联络站的经费问题。据说下午红革会要开会,而且要收票子,估计要在大会上反同济东方红。

        1967年7月29日   星期日  晴  补于团校

晚,与莫国平去复旦看大字报,正碰到戴**,要我给他拿两份东方红报,并讲了些讽刺的话。后跟几个安徽的同志谈了谈,他们是蚌埠、合肥两地的。
    
        1967年7月30日   星期一   晴  团校
 
上午,在中苏友谊馆,参加解福喜问题记者招待会(解被上柴联司打死),会上由法医作介绍,解的老婆讲了话,后来她哭了。会后展出了解福喜僵硬的尸体。

下午去师院,师院井岗山筑了工事,很牢固,我们上楼参观了一圈。

晚,到大批判联络站,跟师院、科大的同学们聊了一会。

注:个别姓名作者有变更。

(待续)

感谢作者提供本刊首发,版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与作者联系。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