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当前位置: 首页民间文本1965年--1972年的个人日记 》1968年12月
分类:

19651972.gif

作者介绍:日记作者在1965年是同济大学建筑系学生。

1968年12月

        1968年12月1日 星期日 晴

昨晚去陆小敏、宋慧萍家借车子,无。今天下午去刘行,走错了路,四点左右到达。吃汤圆。参观插队落户青年住所。晚谈心,睡在社员家里,花露水香味极浓。
                   
        1968年12月2日 星期一 晴 西二328

晨6点从刘行回沪,上午写鉴定。下午、晚上讨论班级同学的鉴定。今天公布了毕业分配详细方案。

我想写一篇关于“主观能动性与客观规律性”的文章。论述人与人的关系,分析一些社会现象。
                   
        1968年12月3日 星期二 阴 南313

今天接到一封信,本想撕掉,我觉得恶心和愤怒。它又给我一个简单的道理:感情和相貌不值钱。特别是对于男人。

是的,我学生时代的生活要结束了,浪漫的戏剧也达到高潮,幕布一个个拉开,我看到各种各样的角色。咳,多么丰富的脸谱!红脸、花脸、白脸,然而不管怎样装扮,怎能逃脱我的眼睛!他们逃不脱的。在我眼里,他们永远混不过去!我的眼是刀,是剑,是X光射线,是红外线,可以穿透一切物体,戳穿一切假象,窥见物体最深层的缺陷。
                   
        1968年12月6日 星期五 阴 西二328

这几天,人人都不安定。心情该怎样形容呢?象热锅上的蚂蚁,转来转去。坐不稳,睡不好。事情多得不得了,又不想做,拿起来放下,放下来拿起,总之,心神不定。

象一片树叶,飘在空中,不知道会落到什么地方去。昨天陈福兴问我:“王皖城,你留在上海好吧?”我说:“谢谢,无论如何我也不会留。”
                   
        1968年12月11日 星期三  阴 西二328

今天发了鉴定,班里大吵。有人要向我发难,我很笃定,等着他点名,好有机会站起来讲话,但他始终于不敢站出来。我懂得,一个猎人,不要听到狼叫就放枪,要等狼扑上来再放,这叫狼自撞枪口。
                   
        1968年12月12日 星期四 雨 西二328

生活里的戏真精彩,只要看看今天的表演就知道了。王丕之似乎成了会议主席,“慷慨陈词”,“无比激昂”。可惜无人支持,招来的只是一阵“嘘”声和笑声。“有人讲,他打了我一下,所以我一定要在毕业鉴定时报复一下,不报复不死心。”大哗。有人要他拿出证据,王不拿。我说:“拿出来么,拿出来让大家鉴别鉴别!”不响。太狼狈了。沉默了一会,工宣队老师傅转了话题,他忽然象摸到一根稻草,说:“我想问一下常仲明,你整理过系革会的材料吧?”哈哈哈!人们不约而同大笑。“黔驴技穷”这句成语用在这儿真是再恰当不过了。

仿佛一头熊,以为自己的脑袋很硬,不顾一切往石头上撞,我看到它流血了,却不同情,象在观看动物园里的动物表演!
                   
        1968年12月13日 星期五 晴 南313

生活象个大舞台,每个人都要在这个舞台上扮演一个角色。对于有志向的人来说,他(她)不能只甘于当演员,而要成为整个生活舞台的导演。

当你导演的戏按照预定计划一幕幕上演时,那该何等愉快啊!!

但有的人只甘于作一个蹩脚的演员,象一只可怜的小羊从别人那里乞求怜悯,它的命运却始终掌握在别人手里,总免不了被牵上屠场任人宰割。
                   
        1968年12月14日 星期六 晴冷 西二328

斗争是永远不能停止的。

生活的道路就是斗争的道路。思想上要永远有个“斗”字。
主席的这几句话应该成为我一生的座右铭:

与天奋斗,其乐无穷!
与地奋斗,其乐无穷!
与人奋斗,其乐无穷!

在生活长河里披波斩浪、激流通进,才会精力旺盛、思如泉涌;而贪图安逸的人,生活空虚,思想很快就会枯竭。

不要把斗争看成负担,恰恰相反,它是生活中所必需的!

我决不做这样几种人:

一种是:安于现状、随遇而安、听天由命,甘于做一只牵在屠夫手中的小羊。他的意愿总是附属于别人的意志上。另一种是:不满意现状,又不愿改变它。在他看来,现状是不可改变的。他不承认主观能动性,认为主观只能服从于客观。第三种是:过份地夸大了主观的作用,认为客观要永远服从于主观。尽管他常常碰壁,却不以为然,甚至以此为 “坚强”。

生活中的矛盾不可避免。不存在没有矛盾的生活,也没有不可解决的矛盾。不要忘记主观能动性,也不要否认客观规律性。

不要把生活想象为空中楼阁,它实际上是一条可以看见的河流。河流每一段上的激流、险滩、礁石、岛屿,都能看得清清楚楚。善于绕过这些障碍,善于克服这些困难,才是一个好的舵手。

生活是一场马拉松障碍赛,人应该作马拉松赛的优秀运动员。
                   
        1968年12月19日 星期四 晴 西二328

现在只有我一个人,可以自由些了。

从昨天晚上开始,我的奋斗暂告一段落。校-市-科大的路走不通了。看来只能服从分配。今晚随便找李世桢谈了谈。李说可以帮我想想办法。
                   
        1968年12月23日 星期一 晴 图书馆

友谊是可贵的,纯洁的友谊更可贵。应该爱护纯洁的友谊,不要使它沾上污点。

几个附中小姑娘是天真幼稚的。她们心里可能还没有什么创伤,因此,你不能让她们受到任何伤害。
                   
        1968年12月26日 星期四 阴 西二325

没有斗争,我就要衰老。

斗争使我干劲倍增。

财务科,向来没人敢碰,今天我碰了!那瘦猴一样的头头,被我骂得两眼发呆、嘴唇发抖,只得乖乖地派人去找秦玉华。

不论处理什么事情,不管大事小事,都要坚持原则。

有原则的人开辟出的天地也是有原则的!罗XX这小子!我让了他,不想临走前得罪他,他却打上门来。那有什么办法?我只好骂他祖宗十八代!这样他反而舒服些。这小丑,就是这付熊样子!今天他才知道自已臭不可闻。
                   
        1968年12月27日 星期五 晴 西二325

下午又到财务科,揪住那财务“科长”大吵。后来到兵管会,“科长”碰了一鼻子灰。财务科工宣队找到李世桢才将问题基本解决。
                   
        1968年12月28日 星期六 雨 西二325

整理和看陈蕾的信。忽然发现了这句话,68.5.24零点二十分的信中说:“与人奋斗,其乐无穷。”我过去怎么没有注意呢?半年以后的今天,才发现我和她的思想也有共同之处。

68.5.29零时三十五分:“正因为年青,缺乏阶级斗争经验(所谓社会经验),因此往往会在一定时候觉得生活是那么不可理解,现实生活与想象之中的生活有着多大的距离啊!“,这是沉痛教训后的总结。

是的,我把你想得太简单了。一切冲突都是由不了解而产生的。我发现,我在思想上显得太自负了,甚至使人感到太盛气凌人、太骄傲自大。但我一再声称,决不是骄傲自大,而是对自己思想的坚信不疑。

我想叫她再来一次,叫她更进一步地了解我。我不怕让她知道我的浪漫。我要告诉她,我是怎样从孤僻走向浪漫的。我决不隐瞒,我的感情象污水似地向外边泼着。是的,有的信热得烫人,而我的心却冷得冰冷。

我承认,没有人能完完全全拴住我的心。不错!爱情是宝贵的,而把爱情仅仅看作结婚是庸俗的,也许我会结婚,但决不幸福!没有爱情的婚姻恰恰是最痛苦的!娶个没有思想的“妻子”不如到玩具店买个玩具。
                   
        1968年12月28日  晚

今晚,这只破收音机把我害苦了,修了好几个钟头。倪振民把铁医李之曼的信交给我看了,我不禁哑然失笑。事物是有共性、有规律的,女人对男人的态度也是有共性的,甚至可说她们不谋而合。请看信的口气:

倪振民:

①礼拜六我不会来,你也不必等。
②我不认为你产生这种感情是错误的,但是我如果用同样的感情对待你就要犯错误。我因为我的软弱而犯了不少错误。
③我并不如你所想象的那样坚强聪明。可能我某一时的语言、行为给你留下了深刻印象。但是,你总有一天会发现,你所尽力结识的原来是个不值一钱的俗物。
④……

祝 
好!
  之曼草68.12.2

是的,一封绝妙的信!如果出版,可以给任何一个有心计的女子用。

倪振民站在那儿不知所措。呆呆地说:“感情,我给她的感情不能使她感动……”我说:“是的,感情是不值钱的东西。你越是觉得宝贵,别人就越不当回事。你要是到处乱撒,反而顾客盈门。”

①、这女子不是初恋,她失恋过。她可能非常慎重地把自己的感情献给了一个男子,然而那男子骗了她。
②、她有过痛苦的遭遇(个人生活上),她碰过壁。她也象其他女性一样,碰过一次壁便灰心起来。殊不知,一个人处理生活问题也象处理政治大事一样,失败了就应总结出正面的经验教训来。
当然,她有权选择爱人。她可以爱,也可以不爱,那是她的自由。但“从此再不要爱情“的消极态度是错误的。
③、李也许和某些人一样,那些冠冕堂皇的“我年纪小,太早”之类,是一种应付,是一种双关语,是一种狡猾。

几乎所有到达这个阶段的女性都有这种狡猾。只有这样她们才能保护自己。
                   
        1968年12月30日 星期一  雨 西二325

下午去音乐学院。找到南大楼,见到了陈蕾。晚在她那儿吃了饭,很难过。不知她在想些什么。

①她怕周围的人。
②她还对他抱有幻想。
③她不了解我。

你说,我要征服你,或者要说服你。不错,我要这样做。我要剥去一切外壳,把你的灵魂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你的一切虚弱,你内心的痛苦及思想的矛盾,我看得很清楚,比你清楚得多。我几乎可以伸手抓住它们。我要把它们摆在你面前。你不要嘴硬。

我要刺痛你,我要把这些矛盾揭露出来。我要解剖,把它们一块块切成碎片,放到显微镜下。我要你看看,那意志是怎么回事,那坚强又是怎么回事,那主见又在哪里?

你质问过我,我现在可以给你回答了。你若坚强,为什么怕周围的人?你若坚强,为什么不果断地斩断那段痛苦的历史?你若坚强,为什么不去惩罚真正的罪人?在旧势力面前,你完全无能为力!你所爱的,不敢大胆去爱;你所恨的,不能大胆去恨!你强迫自己服从别人的意志,这算什么主见?
是的,我承认你嘴硬,但要说“坚强”,我无论如何也不承认。

我要说,你畏缩了,你在生活上当了逃兵!
                   
        1968年12月31日  星期二  雨  西二325

我决定再给陆小敏写封信,我要针锋相对地教训她一下。

是的,生活就是这样,它是你的教师,它常常不知不觉教会你不少东西。你所做的一切,开始可能没意识到什么,后来你才发现,把它们连起来,就是一种非常有意义的工作。它们放着光,象一串珍珠放着光。

当你发现这些以后,你的行动就变成自觉的了,由不自觉到自觉,由盲目到有目的。人就是这样逐步学会了生活,学会了掌握生活的规律。

正如主席所说:在游泳中学会游泳。

我现在所做的,正是非常有用的。是一种灵魂深处的战斗。我遇到了各种人,我用种种方法解剖了他(她)们。

我的眼光,也在这当中,锻炼得象刀子一样锐利。

注:个别姓名作者有变更。

(待续)

感谢作者提供本刊首发,版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与作者联系。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