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当前位置: 首页民间文本1965年--1972年的个人日记 》1968年7月
分类:
19651972.gif

作者介绍:日记作者在1965年是同济大学建筑系学生。

1968年7月

        1968年7月1日 星期一 阴 补于西二328

上午,看班级排练。为了展现在乡下救火的场面,弄来一些松节油放火,跳舞、翻筋头,搞了一上午。附中的邵爱云、宋慧萍等来了,要我去她们食堂吃中饭,我硬着头皮吃了一碗面。下午去红代会,讨论召开全市67届毕业生大会事宜。

晚,看上海京剧院演出的革命现代京剧“智取威虎山”。在人民大舞台门口碰到聂红,她比过去胖多了,说起话来也显得特别悦耳,说了些她们幼师的情况,我先进去了。走近我的座位,发现陆小敏未来,来的是她姐姐,她的表情使我心里很不快,我索性默声不响。演出休息,她去买了两支雪糕,我也不便拒绝,只得勉强接受。散戏时,我借机摆脱了她。走出大门,又碰见聂红及航校的陈云龙等,我们一起沿着南京路走,聂红给我留了个电话,并送给我一幅毛主席绣像。      

        1968年7月2日 星期二 晴 教室南313

上午,上机械零件课。

下午,去东方红报发行组打电话,联系筹备大会事宜。易希可正在绣像,说起我去南京的事,颇有讥讽之意。

晚,参加329室的大批判。
                   
        1968年7月3日 星期三 阴 西二328

上午上机械零件课。

下午参加毕业生誓师大会的筹备。师大点火大军的小邓子介绍她们下江西当农民的情况。

晚,借了一架照相机。去毕业生分配小组落实发言人。解立周骂骂咧咧地说:“流氓,非罢官不可!”他骂的是红卫兵大队长宋子峰。据说宋跟好几个女生发生关系。解立周派组织组的查克久去调查此事。
                   
        1968年7月4日 星期四 阴 西二328

一早,我们宿舍的几个人轮流把照相机拿去看。他们走后,我一试,快门出了故障。叫丁士贤给修,他说不懂;赶到五角场照相馆,也推说不会。我只好拿到纺二医院,等了一小时,陆小敏才来。吃了午饭,她领我到了一个房间,我自己把照相机修好了。但陆说照片已拍好,不用了。我赶到红代会休息了一会,跟复旦陈秩寿一起到李纯光家,李不在。

晚,问国宪水要布票,这家伙大耍无赖,遭到他们宿舍很多人的谴责。
                   
        1968年7月5日 星期五 雨 西二328

上午去红代会。赵森林谈他们学校的毕业生分配问题,说在市革会扩大会上他带头表态去新疆。

下午,去新华书店仓库给“教育革命”编辑部校对毛主席诗词。他们找临潼中学的一些初中生来帮忙。一个小姑娘说,家里有七口人,只有父亲一个人工作,妈妈刚病死,她和她哥哥都读初二,她不想上学了。
                   
        1968年7月6日 星期六 晴 团委

这两天,清华井岗山、新北大公社到上海来散发传单,称清华四一四和北大井岗山大多是有问题的,其中不少是黑帮子女。

上午,班里找了一、二年级的来一道讨论专案工作。周元福和俞志文争吵起来。季锦官说外贸学院发生武斗,要我找两个人去看看,但红代会没人,没有去。到西宝兴路的一个小摊上理发,询问他们的生活状况。

下午,去幼师,正在开斗争会,传达去喊了聂红出来,我说我自己去走走,叫她开完会再来。会后,看了一下她们学校的游泳池及教小孩的情况,很有趣。我向她借自行车,她婉言拒绝了。回团校吃了晚饭,从李贞干那儿买了一本小语录,拿了一张戏票即回校。今晚很多农村来的贫下中农和同学们在校园里玩,有些同学在练习骑自行车,很热闹。

文化大革命以来,总的来说,精神状态是好的,充满了朝气和旺盛的战斗力。但自己的生活却是不愉快的,遭受种种挫折。诚然,我是很拘谨的,并没有乱来。我常常想,即使自己的业余生活单调一些,苦一些,也不应该去伤害别人。可是有些人却偏偏要来伤害你。直到现在,没有一个理想的对象,也不知此生能否获得真正的爱情?

今晚,读了德国诗人海涅的简历和他的几首诗,觉得那些诗象面条一样软弱无力,尽管诗人叫着“我是剑,我是火焰!”可是,那正象一个精神病人的呓语。

诗人,一个好听而无用的漂亮头衔。

真正的英雄应该拿起剑刺向敌人的胸膛,并且敢于吮吸剑上的鲜血。与天奋斗,其乐无穷;与地奋斗,其乐无穷;与人奋斗,其乐无穷。我深信伟大领袖毛主席的教导。
                   
        1968年7月7日 星期日 阴 补于团校

今天,我班同学骑车去宝山县陆宅生产队。路上,我与梅扬武老师并排走,梅交给我语录本,我伸出一只手去接,车子扭头撞到他的前车轮,把钢圈撞得变了形。

上午,在陆宅劳动(打棉杈)并跟贫下中农一起拍了几张照片。

中午,张新风拉我到她家去吃中饭,她的爱人和弟弟、儿子到罗南公社去了。与张一起劳动时,我发觉她朴实、忠厚、心地善良,跟她谈话越谈越投机,她的确有很多值得我学习的地方。比如她说,大队卫生员开始没人干,因为常常半夜起来给人看病,她爱干,就干了。后来参加劳动少,别人有意见,她就特别注意参加劳动,现在社员都说她好。

下午,四方大队开会。我与梅老师乘卡车回校。然后一起去溧阳路修车子,我们俩抬着钢圈扭曲的自行车,路上跟了许多小孩子看。
                  
        1968年7月8日 星期一 阴 补于红代会

上午到校门口迎接贫下中农,10点钟到达。

中午带到同济新邨职工食堂吃饭。下午参观“三忠于”展览会。

晚与贫下中农联欢。我放弃了看钢琴伴奏“红灯记”和交响乐“沙家浜”。
                   
        1968年7月9日 星期二 阴 补于红代会

上午去和平公园,参观动物,拍照。

下午送贫下中农回家。

晚,与李达成、薛可富等讨论成立专业委员会的问题,机二、机三都提了些意见。
                   
        1968年7月10日 星期三 阴转晴 补于团校

上午红代会讨论工作,雷英、张亮等来参加了会议。讨论如何抓阶级斗争。戏剧学院的雷英即将毕业,大家商定下午去中苏友好大厦前合影留念。

晚下雨,留在红代会睡觉。李贞干与沈宝华大吵。
                   
        1968年7月11日 星期四 晴转雨 西二328

上午学习。

下午纺织工专几个同学来编辑部座谈。

晚回校后洗衣服。
                   
        1968年7月12日 星期五 晴 补于西二328

今天去科大,中午到达,在饭店里吃了中饭。到外语楼,与朱斌中、胡广新、施伯斌等座谈。找武装保卫组了解钟守信的死因,傍晚去游泳。
                   
        1968年7月13日 星期六 晴 补于西二328

上午,内清组工人班的陈XX邀请我去谈话,主要谈关于内清的任务、对象问题。后来跟温伯筝一道去广播台,周淑贤正在录音,她跑出来对我叫了一声,又跑回去了。

中午游泳。下午坐科大校车回上海。晚去杨文艺家,她正跟一个男生谈话,说是她的同学,我要她明天下午1:00在家等我。去红卫战报借了架照相机。
                   
        1968年7月14日 星期日 西二328

上午去五角场,在饭馆里遇王喜进、解立周等,莫国平来谈大学毕业生在厂里的工作生活状况。

下午与杨文艺到中苏友好大厦拍了几张照片。

晚去红卫战报还了照相机。
                   
        1968年7月15日 星期一 晴 华东化工学院

上午在市革会教卫组办公室,研究化工学院的问题。季锦官、雷英等均参加了。

下午与军训团老缪、雷英等来化工,召开干部座谈会和学生座谈会,初步了解化工敌情。
                   
        1968年7月16日 星期二 晴 补于南313

九点多钟赶到徐家汇,正要上车,雷英从我后边赶上来,先上了车,我有意停下来,等候第二部车子。赶到化工学院时,化工的两个头头正在会议室里吵嘴,季锦官、军训团老缪和雷英均在。新化工头头夏X讲了句“你们不了解情况。”季锦官大发脾气,两人顶了一会牛,我们从中调停。

下午,在市革会礼堂举行“教卫系统对敌斗争工作会议。”我听了一会提前出来了。

晚,听红附中介绍情况。

化工学院位于郊县—上海县,周围是典型的农村景象。农历六月,正是水稻抽穗、包谷扬花的季节,原野里是绿油油一片。山芋秧在地上爬得老长,红彤彤的蕃茄挂在架上,知了在树上叫着。一下车,便感到空气比市里清新多了。风吹来稻香和水田的泥气。大家不禁赞叹起来。雷英带着戏剧学院学生特有的情调说:“咳,真棒,这儿真棒!稻子真的有香味哩!”走了一程又说:“我很喜欢这里,学校在这里真不错!”直到走进校门还说:“文艺黑线真害人,把我们关了这么久的笼子。”晚,红附中在东方红广场演讲,后下雨,移至图书馆。
                   
        1968年7月17日 星期三 晴 补于红代会

天气骤热,温度上升到38℃,从同济跑到化工就是一身汗。今天上“内燃机”“挖掘机”课,所以请了假。据说67届毕业分配方案已经下达,同学们本能的讨论了一会儿。

下午到红代会来,无人。

晚,班里印照片,我参加搞了一会,直到12点才睡。
                   
        1968年7月18日 星期四 晴 红代会

上午到红代会来,李贞干已走了,休息了一会。

下午赶到化工学院,化工正进行盛大的欢送仪式,欢送黄岱生参加市革会举办的毛泽东思想学习班。没有碰到李贞干、雷英等,我先回校了。
                   
        1968年7月19日 星期五 晴 补于团校

上午在建机实验室上“内燃机”课,装拆内燃机,了解内燃机构造。

下午去化工学院,有一个吹玻璃管的工人死了,雷英正在跟保卫科的人谈,我也去听了一会,

晚,在化工学院主席像前的草坪上交换了意见。
                   
        1968年7月20号  星期六  睛 补于红代会

上午上“内燃机”课。

下午去教卫组。杨政委、陈敢峰也参加了会议,研究了化工学院的问题。

晚回校。毛主席发表了最新指示:大学还是要办的,我这里主要说的是理工科大学还要办,但学制要缩短,教育要革命,要无产阶级政治挂帅,走上海机床厂从工人中培养技术人员的道路。要从有实践经验的工人农民中间选拔学生,到学校学几年以后,又回到生产实践中去。

全校紧急集合。连夜赶到市革会,游行20里,回校时已凌晨3点了。
                   
        1968年7月21号  星期日   睛   记于红代会

上午接待科大03系一个学生,他对校革委会委员有意见,写了一份材料来。

下午休息。
                   
        1968年7月22号  星期一   记于红代会

上午睡觉,下午赶到红代会,金立红、孔宝成等正在摘团校院子里的“生梨”,金包了一手帕回去,晚,在团校写日记。
                   
        1968年7月23号   星期二  华东化工学院

上午在化工学院校园里看了看大字报,雷英来晚了,见了我就喊,“小傻瓜---”对这种亵渎的称呼,我很反感。

下午向收发室工人了解情况,晚去化工二村找旧组织部工作人员谈话。
                   
        1968年7月24号  星期二  化工

上午学习后找专案组同学谈话,下午找组织组同志谈,了解到一些重要线索,叫老缪带了些材料回去,晚参加野派的打黄大会。
                   
        1968年7月25日  星期三  晴

早,化工学院集体做早请示,到抗菌素大楼,找郑剑敏谈了一会,回来后讨论工作。

下午在组织组抄了有关人员地址。

晚找化工红旗的头头,了解一下他们的思想要求,请他们提些意见。
                   
        1968年7月26日  星期四  晴  化工

上午找马列主义教研室了解情况,这时老魏带了几个解放军来,跟马列主义教研室的谈话中断了。

下午去人事处了解毕业生情况,然后参加化工革委会常委会,讨论贯彻落实“七·三布告”的事。

晚,与师大小吴出去走了走。
                   
        1968年7月27日  星期六  晴

上午化工学院召开院革会扩大会,决定加强宣传“七·三”布告。

下午回上海向陈敢峰汇报化工情况,重点谈了几个“黑手”。

晚到团校,吃了一点西瓜。
                   
        1968年7月28日  星期日  晴  西二328

下午信步走到郑剑敏家,她正在烧饭。她说调查组到“红旗”去的太少了。谈到毕业分配,她说对当一辈子农民没有思想准备。
                   
        1968年7月29日 星期一  晴 补于西二328

上午到市革会教卫组办公室汇报。

下午写汇报材料,我负责一部分。写好后去团校,因街上水深,没去成。
                  
        1968年7月30日 星期二  晴 补于团校

上午在校修补鞋子。

下午到红代会,与汤兴发一道找了些旧红卫兵报。

晚无事,在团校休息。
                   
        1968年7月31日 星期三  晴 化工

上午与红代会李贞干一起去化工。

下午讨论调查报告。

晚参加化工的联欢晚会,看了新闻影片“毛主席接见越南……”“拥军爱民”等。

注:个别姓名作者有变更。

(待续)

感谢作者提供本刊首发,版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与作者联系。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