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当前位置: 首页民间文本1965年--1972年的个人日记 》1968年3月
分类:

19651972.gif

作者介绍:日记作者在1965年是同济大学建筑系学生。

1968年3月

        1968年3月1日 星期五

下午科大两派去团校学习,我与他们同去。晚,陈敢峰在同济“一·二九”礼堂检查。
                   
        1968年3月2日 星期六 晴 科大

上午,去团校参加毛泽东思想学习班开幕式,杨政委作动员报告,亲切、生动、有力,很能吸引人。

下午,跟海军军训团徐冠彬等一同回科大,科大敲锣打鼓欢迎。随即召开各系负责人座谈会,晚,开誓师大会,然后讨论恢复全校广播问题。
                   
        1968年3月3日 星期日 晴 科大

上午带解放军参观。晚跟工人班谈,达成协议。一个叫钟守信的学生向我反映一些问题,谈了到太仓搞枪的事,他很反常,语无伦次。今晚睡在工人班宿舍。
                   
        1968年3月4日 星期一 科大

上午参观,下午接待王志功的女婿及工人班的同学,晚,三司后勤处温伯筝等谈三司内部情况,他反映了“双枪兵”的事。
                   
        1968年3月5日 星期二 晴  科大

下午,欢迎解放军军训团进校及毛泽东思想学习班从市里归来。给解放军安排宿舍。

晚,参加三司广播台人员会议。要杨文艺、明璐琳去跟张寿亮、包禾欣谈谈,回忆历次武斗情况。到后勤处,小周说:“陈余光说我把小王逗的团团转。”
                   
        1968年3月6日 星期三 阴 科大

上午,参加红革会清理小组的会议。

下午,讨论军训团进校、调查组撤退的事。

晚,给军训团介绍情况,然后赶到广播台,杨文艺值班,她说张寿亮、包禾欣等昨天与广播台人员合影。
                   
        1968年3月7日 星期四 雨 同济西二328

上午,朱繁泉、李纯光一定要马上离开,我来不及去告辞。红革会有些人闻讯赶来送行,说:“你们给科大立了一大功。”中午赶到团校,和陈敢峰交谈了科大的问题,他说市革会很重视,特别是对军内问题。

下午,参加教卫组材料组的会议,由华东师大历史系、中文系介绍清理阶级队伍的经验。然后跟王喜进交谈,胡广新先回科大了,他叫我以后多去走走。

晚回校,在320室闲谈了一会,饭后即回宿舍休息。
                   
        1968年3月8日 星期五 晴

今日休息。下午去纺二护校,未寻到人。去红代会,李世顶与朱永刚在闲谈。
                   
        1968年3月9日 星期六 晴 西二328

上午,向段茂借了照相机,邀陈福兴、陆顺其等拍照。

下午,去纺二护校,仍未找到人。回来乘车与一个人打了一架,那人遭到车上很多人的谴责。因为他先动手打我,当然我也狠狠回敬他两脚。真是想不到的事。
                   
        1968年3月10日 星期日 阴 西二328

今天上街。经中华路,曾在乡下一起搞四清的陆素贞从一个弄堂走出来,我立刻转过头,故作没看见,径直走过去了。到了红代会,方知今天召开各校负责人会议,我未参加。

晚回校休息。
                   
        1968年3月11日 星期日 阴 科大

下午,在文化广场举行“庆祝全日制高校一片红,掀起教育革命新高潮誓师大会”,张春桥出席大会并作报告。会场有武装部队保卫。但开会中间,有一中学生却跳上台去,会场顿时紧张起来,纠缠了约一分种,被推下台来。

晚去复旦,门房老头不让进,我径直闯进去了,老头跟在后边大喊,直跟到复旦革委会办公室,找到赵基会,旁边的工作人员加以劝解,老头笑起来了。去七楼找到陈秩寿,说了明天去科大的事。出来时,见外文系正在斗反动学生。走到大门口,那门房老头正在烤馒头,又跟他磨了会嘴皮子。回宿舍后,电三罗南针来借宿,说起他们班的“巡洋母舰”(一个胖女生),于是几个人跟着取笑,后来忽然说起我,说什么你去科大有个人目的,我大怒,发了顿脾气。
                   
        1968年3月12日 星期二

上午在红代会与陈秩寿碰头,跟季锦官谈了谈,季说科大成立了革委会,可以不必去了。我说了陈敢峰的意见,他不响了,要我写个电报稿给南大。10点左右出发,到科大正赶上吃午饭,与解放军军训团交换情况,知张寿亮被隔离审查。晚,走访姚立言,此人很滑,未谈出什么。杨文艺来我们房间。谈最近同学们的情绪,及她在干调组听到的片断。
                   
        1968年3月13日 星期三 晴 科大

上午,红革会307专案组谈了他们的工作及打算。

下午,钟守信来访,要他回去写笔录交来。市革会教卫组材料组郭之龙、李庆山来了解情况。

晚,招待二人吃饭。饭后找到三司专案组,他们正在回忆张寿亮及汪道刚的问题。我对他们提了要求。然后到后勤处闲聊了一会儿。陈秩寿说在这里没事做,他坚决要求回去了。
                   
        1968年3月14日 星期四 晴 科大

上午,科大全校举行斗私批修会。

下午,到红革会307专案组,只有一个女生在写材料,说孙、钟都去市里了。查阅了档案(健康检查表)。

晚,施伯斌向我说了张火昌组织“红职会”的事情。回来后,03系的明璐琳等二人已在等候,讲她们跟张寿亮、包禾欣谈话的情况。说张寿亮很直爽,现在隔离审查,很多人想不通。
                   
        1968年3月15日 星期五 晴暖 科大

天气转暖了,由于烦燥,身上甚至于有点痒痒,很难过的。转眼在科大又快过了一星期。这些天,不算很忙,跑跑两边的专案组,分别起了代号307和8312。

这几天,科大三司的人情绪低落,无论接触到头头或一般人员都可以感觉到。他们感到委屈,一连串的“打击”,红革会都在他们面前翘尾巴了,所以很不服气,“憋得慌”。

上午,起床后即去307专案组,只有叶奕明(胖子)一个人,她说材料整理好了。说孙、陈到市里去了。

下午,仍去307专案组,看了连小明的交代。了解席康之等在苏州的活动及私分钞票问题。01系的姚海根在足球场上叫住了我,说红革会姿态太低了,红三司的人都说没劲。晚饭后,去后勤处,温伯筝带我上了无线电楼顶的雷达架,用望远镜观看远景及月亮。夜幕沉沉,灯影闪闪,加定城里的红绿霓虹灯看得清清楚楚。

8312专案组的同志提了两个要求:
①要求红革会把张寿亮的材料交给他们。
②今晚有人把无线电楼的灯泡摘掉了,因此材料要轮流值班看守。

我支持这两个要求。徐文荣交来两份材料。杨文艺来了,我要她了解三个问题。
①迎园饭店问题:a、科大三司出了什么主意,做了什么坏事。b、有哪些人参与了迎园饭店事件,是否有人以极左面目出现,煽动和扩大事态。C、为什么要抓人,怎样抓的。
②汪道刚及王林根的表现。
③与双枪兵的分歧,双枪兵的过去和现在。

今晚杨谈了很多,从班级谈到工作。
                   
        1968年3月16日 星其六 晴 科大

上午,把材料收齐。中午,钟守信也写好了,他说午饭也未吃。

下午2:00,与温伯筝、周淑贤等一起回上海,车上人很挤,小周说回去看病。到红代会与温闲谈,他邀我下周去佘山玩。晚饭请他在市革会吃。

晚上,复旦、师大来演出,祝贺我校“积代会”召开,师大演得较好。
                  
        1968年3月17日 星期日 晴暖 西二328

今日休息,洗洗裤头。下午洗澡。晚饭在小饭店吃了两碗阳春面。到团委,崔君良说:“现在社会上阶级斗争很复杂。”又说:“前一段搞徐文、陈绳进,我看这里边有问题。”
                   
        1968年3月18日 星期一 睛暖 西二328

上午在教室上课。

下午,参加“庆祝中共同济大学核心小组成立大会”,陈琳瑚到会发言,陈敢峰也到会发言。会上发了积代会纪念品。
晚,薛可富、徐远望、付明注、张兴中因为灯和装无线电的事吵起来。今天接久明信,劝我,应以搞工为主,搞文学为业余。
                   
        1968年3月19日 星期二 雨 教室南313

上午,到东方红报发行处,程万里等来了信,看后即回信。

中午,去红代会,把科大的材料给季锦官,转交陈敢峰。后去市革会教卫组材料组,跟王喜进谈起刚造反时的情况。他说不准备再呆在教卫组,想到市革会其他部门去,跟徐景贤、王承龙一起工作。

晚,参加班级党员学习班开学。跟薛可富、徐远望等讨论班上的阶级斗争情况。
                   
        1968年3月20日 星期三 阴 南313

阶级斗争一抓就灵。这句话千真万确,近几天班上一些人顿时感到“气候不好”,有所警惕了。长期在外游荡的人开始回校了。一些极端的自由主义者也不敢太放肆了。现在得到这样的启发:无产阶级如不加强和利用政权的力量,就不能打退资产阶级和资产阶级思想的进攻,也就不能显示无产阶级的权威性。

上午,航校的一个熟人约我同去团市委,了解团市委红卫东分裂的原因及经过。
                   
        1968年3月21日 星期四 阴 南楼

上午,班级学毛选时,人竟然挤满了教室,这是以前从未有过的。有人写个纸条,说纵大愚这个礼拜要回家,决定马上采取行动,由周元福带几个红卫兵对纵大愚进行搜查。

下午,班级召开阶级斗争形势座谈会,大家认为,前一阶段歪风邪气上升,班里乌烟瘴气,不能只用派性来解释,必须用阶级斗争观点来分析。会后,羡锡全就找薛可富,说要交代自己的问题。

晚,班级党员学习班,有几个人发言谈了自己的活思想。
                   
        1968年3月22日   星期五 阴 南楼

上午去市革会教卫组材料组开介绍信。王喜进把科大拿来的照片给我看,他说已给王承龙打了报告,准备再搞一个调查组去科大,着重了解军内问题。他说郭仁杰专案组进展很快,收集了很多情况,张春桥、姚文元很重视。又说准备叫我还参加科大调查组。我心里很矛盾,因班里现在抓阶级斗争,不能出去,同时红代会工作也未安排好。今早李世顶就说要去仪表工专,并说:“陈敢峰还要我出去”。似乎很得意。

下午休息。

晚,班级红卫兵活动,分析班里阶级斗争状况。
                   
        1968年3月23日 星期六 晴 西二328

上午去红代会。科大307专案组有人来找我,了解一下情况,带他们去教卫组材料组开介绍信。

下午,校革代会闭幕,毕可礼作全面开展阶级斗争的动员报告。

晚已睡下,郭成奎来喊,说发生了新的情况。又起来开会分析,制定了保密制度。
                  
        1968年3月24日 星期日 阴转冷 西二328

早上很早即被推醒,说要去抄家。我赶到207室,向王喜进汇报了情况,王很重视。然后到团委办公室写信,杨文艺打电话来,说是跟包禾欣谈话没有结果。

下午赶到杨家,她正睡觉,被叫醒。她把照相簿拿给我看,又拿出汪道刚拍的照片,我看拍的也不怎么样。五点多即告辞出来。今天我注意观察了李世顶的情绪,感到的确有些异样。
                   
        1968年3月25日 星期一 晴 宿舍318

上午,去市革会教卫组材料组,给第8专案组介绍一些情况。
下午,红代会组织组讨论,季锦官,张春克都来了,有几个人发牢骚,准备回去不干了。张春克询问我校阶级斗争情况。

晚回班,正审讯纵大愚。
                   
        1968年3月26日 星期二 晴 科大无线电楼

上午出发,准备去科大,到曹家渡又回红代会,朱永刚、顾爱蒙正在发通知。科大钟守信来电话,说没有军事地图之事。我决定下午必到科大了。至加定南门下车,遇机64级王朝义。跟307专案组交换了意见。晚饭后,陈余光、胡广新、梁大成均来宿舍,要他们找四个人参加市革会第8专案组。然后,找了任联美来给他们介绍情况。我到后勤处,跟温伯筝等谈我校的阶级斗争情况。
                   
        1968年3月27日 星期三 晴科大无线电楼

中午,钟守信来,叫他写关于军内情报问题的笔录。下午,第8专案组的四个人均来,给他们谈组建第8专案组的意义及要求。然后留杨文艺,指定她作为我的联络人。休息了一会,忽然广播紧急集合。起床后方知,举行游行示威,打倒反革命两面派杨成武、付崇碧、余立金。

晚,军训团唐XX来介绍情况。到后勤处,军训团徐冠彬(营教导员),正跟红造战士谈心。很晚才睡觉。
                   
        1968年3月28日 星期四 雨 科大无线电楼

上午王传林、杨文艺、高水娟等来参加工作。我带他们去查档案。中午,钟守信交来笔录。

下午,到红革会307专案组拿材料。

晚,仍去307,交给我一套“红色政权”照片。原三司广播台明璐琳等回忆揭发张寿亮的问题,弄到很晚。
                   
        1968年3月29日 星期五 雨 记于团委

上午,科大有专车前往华东师大学习取经,我和市革会专案组的同志随车前往。中午,老乡张庆洋留我吃饭。下午,全市开大会,声讨杨成武、余立金、付崇碧,传达江青、伯达等的讲话精神。大会由王少庸主持。

跟张庆洋聊了一会。回来的路上,看到解放军在街上武装游行。晚,到团委,崔君良说:“我犯错误了。”因为他过去跟张云亭接触较多,害怕受牵连,我安慰了几句。

                   
        1968年3月30日 星期六 阴 补于西二328室

上午参加小组讨论。主要话题:如何理解江青同志的讲话?如何识破反革命两面派?

下午,市积代会召开,整队前往东方红大厅听广播。

晚,戴少生来宿舍,从清理阶级队伍谈起,一直扯到四度空间,越吹越有劲。
                   
        1968年3月31日 星期日 阴 补于南楼

今日休息。处理日常事务。

注:个别姓名作者有变更。

(待续)

感谢作者提供本刊首发,版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与作者联系。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