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当前位置: 首页民间文本毛顺余: 我的这些年这些事 》2011年日记

 我的这些年这些事

    --毛顺余

2011

 元月5日(农历十二月初二)

今天,搬家到新的指挥部。这是第三次搬家了。新指挥部座落在阎家沟矿区的回填范围内,耗资巨大,住房条件比以前又进了一步,矿领导的房间还配有厨房和卫生间。

矿大门两侧贴了木总拟的一副对联:“综合治理创千秋伟业,连片开发造万顷绿洲。”

晚上1920分,一部包头来的运煤挂斗车,在进保安大门时,由于车速过快,把另一部运煤车的司机撞倒在地。保安部人员和几名司机急忙把伤者送往黄天棉图医院,医生一检查,发现人已经死亡。搬家第一天就出这样的事,真不吉利!

19

下午专程开车送毛声货到包头机场,他已买好经北京至南昌回家的机票。因为女儿出嫁,他提前回家。今年,他总算是做到了年底,但也是反反复复,很纠结。毛又亦比他能吃苦,与同事相处也比较好,领导对他评价很高,六月份提拔为班长。为此,毛声货心里觉得不平衡,和又亦的关系搞得很僵。我多次劝说化解,就此事而言,又亦的胸怀比声货宽,比他正直。

听说声货曾在工地故意对那些挖煤司机说,他要回家为女儿办喜事,他和我是兄弟。那些挖机司机纷纷给他送贺礼。因为那些司机平时也可能收过客户的小费,声货在煤坑做管理工作,害怕他揭发他们。我半信半疑,我对他相信了大半辈子,交往了四十多年,我宁愿相信这是假的。声货说明年不准备来内蒙了,我尊重他的选择,没有作过多的挽留。

今天还给他原帮垫付毛慕亦老党员去世时60元礼金,他说不必要了,这么远(来回三百多公里)送他到包头不说油费,过路费都上百元(我们用车费用实行了包干)。

120

今天上午九点,召开全矿年终总结表彰大会。办公室主任胡辉主持会议,矿长宁平作2010年工作总结和2011年工作思路的报告。2010年全矿共销售煤炭850万吨,土石方剥离5700多万立方,吨煤剥采比7.112011年的目标任务是:生产煤炭1000万吨,土石方剥离8000万立方。我宣布2010年度先进个人和优秀员工名单,并对留矿人员提出了“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的要求。已确定我作为矿领导留下来春节值班,全矿共留值班人员63人。

23日(农历正月初一)

今天,阳光明媚,气温适宜(白天零下2度),在这季节,内蒙有这么高的温度,实属难得。前几天,强龙也到内蒙,一家人在这遥远的北国,度过了一个特殊的春节。一大早,强龙带着佳园下跪拜年,说:“感谢父母的养育之恩。今年虽然在外地过年,但没有感到孤独,因为有亲情的地方就有快乐。”一席话说得妻子和我都挺感动。

这是我们家第一次在远离家乡的异地过春节。回想苦难的少年时代,我9岁那年,跟着堂兄毛声恰,去离家三公里多的唐浦集镇卖柴。大清早的起来,天寒地冻路滑,摔了几跤。幸好比我大两岁的堂兄折回来帮我挑了两次,才到了棠浦集镇。这担柴卖了二角八分钱,我把这人生第一次挣的钱交到了妈妈的手里。之后的几年,只要一放假,我们就砍柴卖,捉黄鳝卖,总想以自己的微薄之力来改变家庭的贫困状况。记得三十多年前,我曾在老屋的墙壁上写下了这样几句话:“卖柴身被辱,衣褛人被欺。人穷岂能三千日?卖柴只因一时贫。休烦恼,且宽怀,人生赢得笑颜开!”

今年,是我们家关键性的一年。强龙面临大学毕业后的择业问题,妻子是否到黄天棉图开诊所的问题,嘉源是否继续在东胜读书的问题等等。

217日(正月十五)

春节值班结束,情况正常,安全有序。员工已全部到矿,矿领导也陆续到位。前天(正月十三),宁平矿长和于总父亲一行11人来矿做道场(祭祀、法事、谢神、敬神)活动。今天下午,于总父亲和矿领导一班人,开始点香拜神。现场布置得很隆重,福清人很重视这种活动。看了一首安慰亡灵的诗,很让人动情和伤感:

惨惨凄凄半夜天,无主孤魂最可怜。

绿柳堤头无人伴,苦海河边独自眠。

春秋记住谁为主,寒暑推迁不计年。

今霄得遇真甘露,忝随我佛往西天。

我们从下午2点祭拜到5点,拜了几百下。于总父亲虽六十高龄,但身体十分硬朗,十分虔诚,动作比我们还快。计划法事做三天三夜。

219

做道场今天结束,晚上连续跪拜三百多下,腰酸背痛。但愿神灵庇佑永力煤矿平平安安!

今天是星期一,晚上,召集各施工队负责人、矿部长以上人员开会,下达各施工队土石方剥离任务,要求各施工队尽快安排恢复生产。

市里领导变动:市委杜书记调走,云市长升任书记,市长是从包头调过来的,姓连。

34

木总今年返矿,比于总迟到几天。今天,他和可总召集矿领导开会。宁平代表矿务会将近段时间的工作进度、目标任务向他们作了汇报。随后,木总要求:第一,原定生产任务一千万吨,低了,应该定在一千三百万吨。今年的销售形势肯定不错,已有两家客户定了一千万吨;第二,今年的生产是核心问题,是重点工作;第三,今年的考核模式参照去年,但要细化;第四,财务管理要规范,询价机制、领用手续要健全;第五,办公条件改善了,但要管理好,我们的会议室比北京一些部委都豪华。要防止腐败现象发生,历代江山易手,很多就是因为贪图享受,不思进取。不要高高在上,要多下采坑,矿长不去食堂吃饭,就了解不了食堂的情况。

对于煤矿突飞猛进的发展,他说有三个没想到:没想到煤炭行情这么热,没想到我们的产量这么高,没想到公司的发展这么快!

35

自去年买车运煤事情发生以后,木总一直不高兴,虽然我也找过他两次,但一直没能很好地沟通,未能得到他的谅解。我知道“爱之深恨之彻”的道理。今天星期五,下午,去东胜接佳园回矿,我去找木总,想再次诚恳地向他道歉。如果他实在不能原谅我的话,我只能做到七月儿子放暑假就回家。

陪木总在铁西公园一边散步一边聊天,他的态度改变了很多。这是这几个月来,他第一次心平气和地和我交谈。他谈到股东内部的复杂性,也提到了我卖股份、买车运煤等方面的错误作法。最后他说了两句话:一是即使中央领导,也需要身边有人,需要有自己的人;二是对我那样严格要求,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也是在保护我。木总一席话打消了我几个月来的忐忑和顾虑。

311

自治区灭火工程巡回检查组来矿。市委杨秘书长、市煤炭局领导莅临指导,公司木总、于总陪同。检查组走后,于总通报一件事:前几天,股东商量把煤矿定价74个亿,由一个人买下来,于总当时就答应接下来。过后吴忠反悔不卖,维持现状。

从这件事传导出的信息是:股东内部开始产生矛盾。我判断煤矿迟早会分家,会重新整合。

315

矿里工作还是不太协调。东家星还是我行我素,宁平拿他也没有办法。上次老板来开会时,宁平发了几句牢骚,说矿领导之间,工作配合不好,很多事情贯彻不下去。于总听了很生气,说在会上不愿听到这种声音。倒是木总旗帜鲜明地支持宁平,他强调矿里的事由矿长说了算,副矿长要听矿长的。

今天中午吃饭的时候,木总、宁平和我又聊到这件事。木总要宁平注意方式方法,一般在会上要表扬副职的优点,私下去帮助改正缺点。他还说,不像他和我的关系即使他骂我,我也会理解,不会有敌意。听他这么一说,我心里舒坦多了。

316

刘建生来矿商量洗煤厂的事。洗煤厂去年选筛了约一万吨煤炭,售价每吨400元以上,公司获利200多万元。公司如果不再把现有的煤洗掉,时间长了,必然烧完,况且以后的行情不会总这么好,届时白白浪费近千万元。洗煤厂去年停下来以后,装载机、小面包车能处理的已处理,固定设备投资二十多万元,于总答应补偿。经财务部宁强核实清点,给刘健生兑了现。总算没有亏本,也了却了我一桩心愿。

另外,运煤车自去年十二月停运后,一直没有找到买主。前些天,有个湖南人出价27万买一部车,经讨价还价,以两部车55万成交,但要帮他们办过户手续。最后结算,每部车亏损近十万元,将近亏损百分之二十五。总算把这件烦心事作了了断。

319

这几年,煤炭销量大,车运繁忙,堵车现象严重,交警队的作用就显得十分重要。如果和他们处不好关系,他们就专门盯在矿门口查车,既造成堵车,又吓得司机们不敢来。我矿门口的道路属于109国道,机动中队管辖,中队长李建华是个匪气十足、贪得无厌的家伙。仅我们煤矿,一年少说也要送他十几万,但他并不满足,每天还要安排几十部车不排队,直接下采坑拉煤,每车收一至二百元的小费。平时吃、拿、卡、要更不用说。大家都很讨厌他,但为了企业的发展,也都忍气吞声。唯有保安部长关海和他臭味相投。前几天,我矿营沙壕工地矿部人员下班,皮卡车里多坐了一个人,李建华就把车扣下来。我打电话求情,他不买帐,宁平矿长打电话给他,他也不放车。真是狗脸上不长毛,说变就变。大家被他激怒了,宁平气得大骂。

关海为讨好李建华,把宁平骂李建华的话告诉了他,李建华更变本加厉,还到于总那里去告状。于总觉得关海吃里扒外,这才清楚这种人不能用了。

晚上,召开矿务会,对部长们的工作进行考核,其实就是考核关海。九名矿务成员就胡辉在外办事(他十分聪明,知道为关海的事开会,不愿得罪人)未回。八名矿务成员中有六人投票关海不称职(只有家星投合格票,金名才不知情也投合格票)。另外,家星投了安全部长胡里不合格(这很不公正,胡里是一个工作能力、责任心、个人素质都非常不错的一个人)。宁强在生产二部部长东华名字后面打了“?”号。

会议决定:撤销关海保安部长职务,调安监部做员工。胡里调任保安部部长。徐政兼任安全部长。这样安排估计关海肯定不干了,这也是他目空一切应有的结局。

326

昨晚回家探亲。岳父已76岁高龄,前段时间生病,既不愿住医院,又不愿住宜分县城,现已搬到毛家村住。大姨姐银英在毛家村专门照顾他们。今天下午,我和妻子去看望两位老人,岳父的精神大不如前了,岳母的听力也越来越差。去年妻子去内蒙时,两位老人万分的不情愿,原来妻子在医院上班,他们看个大病小病的,确实也方便多了。岳父也曾说村里75岁以上的老人基本上都吃了低保,句下村支部书记的父亲还没有他的年纪大早就吃了低保,对此我坚决反对,因为我们不需要、也不必要,况且老百姓最痛恨的是村干部以权谋私。看到日渐衰老的两位老人,我心里有说不出的滋味。

327

和强龙去毛家村,找袖原、岳亦以及令下村的毛千原、毛见名,我准备在姚家埚买20亩土地,他们觉得这样不妥,遂改为承包的方式,每年交1600元给村里。

我一直有个心愿,办一个感恩酒厂,用纯粮食做酒,密封至地窑,十年、二十年以后再取出来。我敢肯定这一定有特色。

48

在家十多天时间一晃就过去了。原毛革分、毛见名、李宁投资买运煤车的钱亏百分之二十多,我按亏百分之二十结帐,本准备把钱还给他们,但他们的意见是先放我这里,看以后是否有合适的投资项目。

昨晚,从南昌乘动车到北京。上午,去拜访原下放知青叶晓,他是“百年人寿”保险公司的总监,公司位于国贸大厦前的丰树大厦七楼。叶总很热情地接待了我们,他是个很怀旧、很重情义的人。又聊到很多毛家村的往事,他说还保存有他母亲在毛家村小河边洗衣服的照片。

晚上八点,乘坐北京到包头的航班,正好与木总、于总同机。晚二十三点到矿。

415

准格尔召镇要求我公司在集镇搞房地产开发,解兴调到房地产开发公司负责。矿领导工作作相应调整:我主管安全,金名才主管生产,加油站于勇站长调矿里任矿务成员。

毛的亦、龚的平介绍老家做煤炭生意的龚总来鄂尔多斯考察。我对此人早有耳闻,龚的平原也向我介绍过他。他也就是这三、四年时间做煤炭生意发家的,现在是宜分的知名人士。今天,龚总和表弟小冷等人到东胜,经短暂接触,我感觉很好,性格开朗,头脑灵活,虽然年青(只有28岁),但办事沉稳,很有主见。此人今后前途无量。

423

矿部成立医务所,妻子就在这里上班,因为人员少,病人又多,每天见她紧张而有序的工作着,病人一叫就到位,生活没有很好的规律性,工作时间又长,来不得丝毫怠慢,工作很不轻松、但确实是方便了矿里的员工。

426

公司正式解体重组。煤矿折价8.4亿元,由于总、木总两人收购。

上午九点,两位老总来矿,召集矿领导开会,讲话内容摘要如下:

于总说:“今天来主要是通报一件事,公司股份已作调整,但公司工作人员不调整,看大门的也好,矿长也好,都维持不变,军心要稳定。安全工作尤其重要,毛矿责任重大,我的身家性命都交给你了。2007429日签协议买煤矿,到今天四年零三天,这其间,大家做了大量的工作,公司发展很快,下一步工作更需要大家的共同努力。所以我希望大家要团结共事,同事之间如果总是难以配合,那就是人格人品有问题。”

木总说:“第一,股份调整是大势所趋,是适应政府的需要;第二,希望大家安心工作,尽管股份调整,但人员不变,领导不变,管理模式不变;第三,当前主要工作是抓好稳定、安全和生产。”果然是树欲静而风不止!距上次提出组合才一个月时间,来得如此之快。这也是中国现代私营股份企业合久必分、分久必合的必然结果。

57

今天晚上十一点多,我正在会议室处理伊丰工程队驾驶员和管理人员打架之事,突然接到包头队电话,说工地出事了。我急忙赶到现场,原来是一名工程车驾驶员见路上有石头,便下车去捡,正好被车上掉下来的石块击中头部,现场人员紧急将他送黄天棉图卫生院,经抢救无效死亡。

从上月21日宣布我主管安全,才半个多月时间,今天就出了严重安全事故,心里真不是滋味。今年的安全工作难度很大,可谓任重道远。

515

在全矿范围内进行了一次全面严格的安全大检查,分组评分,确定:河南队为第一名,奖励一万元;包头队最后一名,处罚一万元。另外,对各工程队存在的问题发了检查通报,要求安全管理必须从严。

这段时间,矿里都在议论煤矿整合后,老板会给我们多少股份。大部分人认为,八个多亿的煤矿,他们两个人接下来,资金压力会很大,为缓解资金压力,给我们股份是肯定的,只是多少的问题。为此,我找木总询问,他没有正式表态。我找于总,他问我能入多少,我说凑一千万吧,他说可以考虑。

我把煤矿重组的好消息告诉毛声货、毛袖原,看看毛家村是否有人想入点股,我一直寄希望能尽力而为的帮助毛家的父老乡亲。同时也把消息告诉了好朋友易仁、刘何、李岸民、付恶、冯羊等。

廖锋也不知怎么知道了这个消息,打电话说要入点股。对廖锋,我历来有好感,我是看着他长大的。我原在登塘煤矿做矿长时,他父亲在矿做供销员。后来,他父母又在我爱人负责的门诊部旁开饭店。他母亲是个热心肠的人,我们两家人交往很多。廖锋在读高中的时候就说,以后有了钱要为家乡修路。那时我就觉得他有志向,所以对他一直有好感。至于这次入股投资,我对他说,一是有风险,二是如果按正常情况,大概能赚到五角到一元。我和所有入股投资的人都是这样说的。

我同意廖锋入股投资,还有一个原因,原来他父亲在矿做供销时,有一次把煤送到高岸厂家去,到高岸后,厂方说不行他就把煤又拉回了矿里,煤未卖成还赔了运费,我当时年轻气盛,狠狠地批评了他一顿。他父亲是个自尊心极强的人,虽然这些年大家面子上都过得去,但我知道他还是心存芥蒂。如果这次能让廖锋入股投资赚点钱,也会让他更好受些吧!

517

妻子最好的朋友张敏以及邹队等四人昨天来矿,他们也听说了煤矿组合的事,所以他们来这里一是旅游,二是入股投资,四个人合起来一百万。他们都是妻子最好的朋友,我无法拒绝。

519

我矿于去年下半年成立了工会委员会,我担任工会主席。针对煤矿工作艰苦,生活单调的特点,为充分调动职工的工作积极性,活跃生活气氛,决定由工会组织举办“永利煤矿第一届职工运动会”。

今天下午三点,运动会圆满闭幕,宁平矿长致闭幕词,我宣布运动会闭幕。本次运动会历时三天,进行了拔河、短跑、兵乓球、桌球、象棋、自行车比慢等六个项目的比赛。其中拔河比赛最热闹,那东倒西歪的场面,把人的肚子都笑痛了。我本人获兵乓球男子组第三名,原本矿里没人能赢我,但后来办公室的小林、小翁几人进步很快,半年就超越了我。伊丰队的东弓要也打得很好,他是在部队打下的基础,但他没有参加比赛。

527

工作人员越来越多,矿部管理人员就达200余人,施工队有三、四千人。打架斗殴时有发生。机械有200多组,人员进出十分频繁,机械事故层出不穷。预计本月土方剥离将达到八百万立方,安全管理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根据几年来的管理经验,结合目前矿里的实际情况,经过反复考虑,我作出如下决定:

第一,制定永力煤矿“违章违纪处罚办法88条”,对打架斗殴,特别是打群架,以及挖机举臂行驶刮断高压线等,从重处罚。此规定已经矿务会讨论通过。

第二,制作“永力煤矿露天开采规范操作”录像片,从穿孔爆破、采装、运输、排御四大系统入手,以标准动作、规定要求进行逐项拍摄,直观简明,通俗易懂。

第三,强化培训学校的功能,凡新入矿员工必须进行岗前培训。每星期三对新入矿员工和违章违纪员工进行安全培训。每月两期安全大培训(每期三天),所有员工必须持证上岗。

第四,实行半军事化管理。保安部、安监部、安全部进行军事队列训练,内务卫生按部队要求进行。每月十五日的全矿安全大检查雷打不动,同时,十五日早上六点半三部集中军训,每星期一检查内务卫生,评出优劣,分好、中、差三个等级。

我想从自身做起,从规范做起,从严要求,唯其如此,安全工作才能得到改善和保障。

今天,木总、于总来矿,召开三个会议。十二点半,全矿部长以上人员会议;中饭后十四点,矿务扩大会,天帮公司参加;十四点五十,开矿务会。会议的中心是加强财务管理、后勤管理,认清形势。发展形势要求我们应成为鄂尔多斯四十家主体煤矿之一,否则难以立足。同时要求我们正确对待公与私的问题。会议正式宣布于勇为矿务会成员(解兴从此不参加矿务会)。原入工作股不退,原来一万元按2.4倍升值重新入股。

615

煤矿重组至今,未明确给我们多少股份,而一些亲戚、朋友已在上月二十日前汇给我六百多万,准备入股,为此,我坐立不安。据说拟让我们投资阎家沟,但只是传闻,尚无定论。

前些天,刘建生和周盛考察宜成煤矿,目前所见煤有三、四米厚,储量在七十万吨左右,且该乡只有两个煤矿,地域宽广,扩界余地大,有发展前途。十多年前,我下过那里的井,当时价格不到一百万,没买下来,有点后悔。此事我请李县长实地考察拿主意。今晚,他给我打电话,说可以买,拟派刘总去负责。我说,这是我人生的最后一搏,希望是我们最后的美好合作。他说,这是一个新的起点,合作才刚刚开始!领导就是这样志向大,水平高。

我初步设想,亲戚、朋友的入股投资款,如果内蒙古这边消化不了这么多,就分投一部分资金到宜成煤矿。

619

安全形势依然十分严峻。早晨430分,金泰达施工队一名管理入员躺在工地上睡觉,挖掘机司机没注意,一铲下去,把一条腿齐根挖断,生命垂危,当即送市中心医院抢救,我想他即使能保住性命,也是残废。

中午一点半,河南队一部挖掘机又违规举臂行驶,结果把光缆线、高压线一并刮断。幸亏没人触电,真是祸不单行。我气得打了挖机司机一个耳光。下午,召集各施工队负责人在现场开会,严格要求加强安全管理。

630

我矿成功收购阎家沟矿的露天灭火区域。上午八点,矿领导宁平、于勇、东家星,伊丰公司解品骄、东弓要等人参加开工仪式。阎家沟灭火工程已由伊丰公司负责施工,先期对二、三、六号火区进行治理。

“永力露天煤矿规范操作”录像片完成制作,效果很好。晚上,请安监部吴传、解兵、高群,保安部胡里,供销部龙海、胡蓉吃饭。在录制过程中,他们给予了很多支持,龙海还把从北京过来的、到黄天棉图的房产开发拟强行拆迁的三个彪形大汉请来了(类似打手)。喝了点酒,大家挺高兴,然后到“豪门歌厅”唱歌,刚刚坐下来,龙海就和服务员发生口角,那三个彪形大汉还动手打了店老板。我急忙制止,冷静地命令他们赶快回去,随即回到矿里。

晚上十二点多,我们都已经睡了,派出所所长张浩带人来矿,说我们把“豪门”砸了。原来我们回矿后,龙海和那三个彪形大汉并没有回矿,他们就住在集镇,回去后,感觉打得不过瘾,于是就拿着木棒等,重新去了“豪门”,见人就打,见东西就砸,在此过程中,“豪门”有三个人受了伤,现已送往东胜住院治疗。

龙海平时本是很文静的一个人,经常笑嘻嘻的,不知道这次为什么一反常态。派出所长张浩和“豪门”女老板有一腿,这事大家都知道,看来这次麻烦大了。

721

全矿的安全管理工作按照我的“四条思路”实施以来,虽有成效,但还不尽人意,其中最关键的是安监部长徐正(内蒙本地人,金名介绍来的)过于软弱,工作力度不够。下午,和宁平、于勇、金名才一起商量,决定调胡里担任安监部长,吴传任保安部副部长(主持工作),东立(东家星的侄子)任安全部副部长(主持工作),徐正调任穿爆队队长。

胡里是我看准的人,他文武双全,责任心强。宁平担心他施工方面经验不足,我倒认为关键是人的能力和责任心。现在,三个部长中就担心东立,这人品行好,文化高,但过于软弱,和徐正有诸多相同之处,没有做领导的那种不怒而威的魄力。碍于东家星的面子,只有先慢慢调教一段时间再说。

佳园执意不在内蒙古读书。我说没人送他回去,他说自己一个人回去。我觉得可以,因为他已经十周岁了,男孩子要经受锻炼,况且南昌那边有人接站,应该可以放心。上午九点半,送他上火车,在卧铺车厢,我问是否有人到南昌,请帮照顾一下小孩,一个中年妇女对我说:“你怎么这样狠心?”,说得我心里格登一下。我要下火车时,佳园突然抱住我的腿,眼泪哗哗地往下流,我心里难受极了,一时不知所措,难道真的是我太狠心了?望着远去的列车,突然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事似的,特别特别地难过。当我跌跌撞撞地走出火车站时,一摸口袋,三千多元钱不翼而飞了。

722

昨天晚上,工程部班长于建在二号煤火区灭火时,被气浪灼伤,伤势很严重,经医务所简单处理后,送市中心医院,他是一个很负责任的人,但缺乏工作技巧。

中午吃饭时,东家星和金名俩人争辩,家星说金名不重视安全,灭火工作没安排好。金名说家星认定爆破率时,照顾包头队,克扣河南队,不公平。两个人工作经历、习惯、性格都不一样,但个性都很强。家星认准了的事,九头牛也拉不回,金名是正规大学毕业,当过矿长,也不把家星放在眼里。最后不欢而散。

724

今天上午,木总、于总来矿,召集矿领导开会,一是宣布于勇任总经理,代表公司履行职责;二是阎家沟灭火工程与永力矿财务分开,单独核算。

中午,于总找矿领导逐个谈话,大意是,永力矿重组不要我们投资,不要我们担风险,新收购的阎家沟矿也不要我们担风险,给我们一人40万元的工作股,不用投钱。人在股在,人走股份自然消失。

几个月来的担心终成现实,我心里乱作一团,我该怎么办呢?

726

已是晚上十二点多了,尽管经历了一天的疲劳,但没有一点困倦和睡意。两天来,内心十分地矛盾和痛苦,我犹豫着坐到办公桌前,记下我这段时间的真实感受。

亲戚朋友的拟投资款六百多万元,这是我始料未及的。有些人当时说没有钱,后来却一下子投几十万,这种情况,如果不加以控制,早就可能超过一千万。一直怀着美好的希望,即使投资入股不了那么多,总能解决个二、三百万吧。可现实是一分钱也入不了股,我的美梦被击得粉碎!现在该怎么办?是把钱退回去,还是投到宜成的煤矿去?我和妻子商量,她很干脆,退回去。和大儿子商量,他认为如果宜成煤矿前景好,可以考虑投资宜成煤矿。

我也知道,把钱退回去,是最简单易行的办法,能省去很多麻烦,但总觉得说不出口。特别是对毛家村,我总有一种解不开的情结,那就是要想方设法,帮助村民们脱贫致富。况且钱已经到了两个多月了,如果现在退回去,会让毛家村那些思想守旧的人看笑话。

经过痛苦的思索,我决定:第一,把我自己168万股份(原来卖给东明50万,此次整合按2.4倍即120万元买回来,去年老板给我们20万元股份,已升至48万)让出去,亲友们的投资款百分之二十投内蒙,百分之八十投宜成;第二,如果他们不投资,要回收投资款,那明年五月,我将按百分之二十的利息,连本带利还给他们。我准备九月回家时,和他们当面说清楚。

宜成煤矿是无烟煤,以民用为主,即使市场有变化,也不会有太大影响。煤矿低瓦斯,安全系数比较大。地域宽广,可以扩展。昨天,矿里打电话说又打到一层煤,这让我略感心宽,我坚信投资煤矿不会错!我自信是一个有良心、有爱心的人,是一个善良、正直的人,想为亲人、朋友、社会作贡献的人,但愿上天佑我!

在矿里做事的罗新、张马也一直准备投资内蒙煤矿。我实话告诉他们,公司没让我们投资,要投就投宜成煤矿。因此,罗新在宜成煤矿投了20万,张马投了26万。

729

近段时间,矿里人事变动频繁。保安部副部长吴传辞职,我力荐宁刚当部长(宁刚原在生产部当班长,现在办公室管后勤。此人做事认真、虚心、诚恳,也会点拳脚功夫),于勇总经理有点犹豫,因为是他的小舅子,担心别人说闲话,又怕他不能胜任。最后我以人格担保,如果他做不好工作,我就辞职。经矿务会研究,宁刚任保安部副部长,主持工作。黄天棉图集镇开发房地产,经反复概算,无利可图,加上政府征地力度不够,已基本放弃。解兴回矿分管机电和基建。金名才被检查出肺部钙化,请假一个月去看病,其间生产、工程管理由温明主持。

前几天,东家星说他喝了半斤酒去找于总,反映金名的情况,他说金明才做事胆大、粗糙,主观性强,不听别人的意见,今年出现这么多事故,责任都在他,他是一个灾星。

客观地说,金名能力强,口才好,有实干精神,办事果断。是一个难得的人才,弱点是粗糙、胆大,我行我素。他一直觉得这里有偏见,现在又经家星落井下石,便觉得再呆下去已没多大意思了。我估计他请假是借口,辞职不干是真。

通过二、三个月的近距离接触,发现于勇总经理很有水平和能力,对工作非常负责任,而且正派、公道,对宁平的工作支持特别大。以前一点小事传来传去,传到老总那里就变味了,现在能及时地处理,减少了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对于老板不让我们投资一事,我还是百思不得其解。人们说为千万富翁拎包,也可以拎成百万富翁。为什么不能让身边的人富裕一点呢?他们哪来这么多钱?晚上,和宁平聊天,他分析说:“钱不会差多少。他们去年留了一个多亿过年,今年到五月,赚了三个多亿,预收了客户二、三个亿,还能差多少?不接受身边人的投资,他们有想法,可能觉得我们有奖金和一点分红也够了,如果入了股,大家清楚内情、大家都是老板,没大没小的,反而不利于管理~~。”他还说于总原来是准备给我们投、后来木总的态度改变了于总的想法。一语点醒梦中人。我原以为宁平他是个粗人,没想到他看问题竟如此透彻,实在让我佩服。

81

今天,河南队火区上方违规一次性爆破六百多孔(高温孔按规定每次不宜超过四十孔),我立即制止,要求分次爆破,并责令东立部长负责执行。后来他就坐在炮孔前面,炮孔前放了导爆管,结果高温引爆了导爆管,把他的阴囊炸得血淋淋的。

我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幸亏没有一次性地装药,要不然连带引爆,后果不堪设想。将他送市中心医院住院检查,虽无大碍,但充分暴露了工作上的缺陷。这是用人不当所造成的恶果。好人不一定能把事办好,只有德才兼备,才能做好事,做成事。

820

于同的儿子于守强二十来岁,身高近一米八,长得英俊帅气。但性格内向,略显幼稚,跟于同性格截然不同。他在保安部工作了一年多,前些天感觉身体不舒服,请假回家,到福清医院一检查,确诊为“黄胆性肝炎”。医生说活下来的可能性不到百分之二十。

于总一直把于同当好朋友,多次电话交待,要尽一切力量抢救,还派人送去几十万元,真是重情重义。经福州市医院近十天的全力抢救,结果还是没有保住性命。于同极度伤心,几次想从医院的十一楼跳下去。

822

今晚例会,内容有三:第一,传达政府要求,不能聘用回民打工,他们惹事太多,太麻烦;第二,今年的生产任务是1200万吨,要齐心协力、想方设法确保完成;第三,宣布温明为生产矿长。

温明,四十岁,解品骄的朋友,是他介绍过来的。工作认真负责,吃苦精神强。十五、六岁就在外闯荡,有丰富的现场管理经验,人缘也好。他管生产,我管安全,配合默契。

金名假期一个月未到就宣布温明任生产矿长,这说明金名不可能再来了。于总、木总以前对他的印象都挺好,真不知道东家星对于总说了什么,竟让于总改变了对金名看法,真厉害得让人可怕!另外,我估计宁平也有点怕控制不了他,综合各方面因素,才有了这么一个结果。

829

佳园本学期在新昌半封闭学校读书,星期天住在李宁家,给他们增加了很多麻烦。懿文暑假在广东,上星期回来,佳园已经一年没见到他了,今天,到懿文家玩了一天,赖在那里不走。李宁不同意,他竟然说“宁愿不读书,也要住一个晚上。”宁老师没办法,只好迁就他。

95

今天上午,和妻子去准格尔旗卫生局领取医疗执业许可证,医政股的马主任不同意,要求把所有医生、护士、药剂师的执业地址变更过来,请旗卫生局陈副局长出面也不行,最终未办成。

从卫生局出来,刚坐上车,一个五十上下的和尚双掌合十近前,对我说:“施主,我看你头顶有佛光,特来点破,施主今年必然被人冤枉。”

我大吃一惊,要他说仔细一点,他说:“施主是个善良之人,过于直率,没心计。你把别人当朋友,别人不把你当朋友。送你一串佛珠,保你明年八月之前化此灾难。”我将信将疑,准备给他100元,他说给120元吧,一年之内就见分晓。

我反复思量着和尚的话,是谁不把我当朋友呢?难道是宁平?几年来,我尽全力地支持他的工作,把他当好朋友。我觉得不会,也不应该是他。不管怎样,我仍将一如既往地支持他的工作,宁愿他负我,我决不负他!

914

宜成煤矿运转正常,只是刘总是门外汉,不懂行,加上性格直爽,工作方法有些简单,缺乏娴熟的领导艺术和企业管理能力。井下工作主要是刘建、周德单和周安负责。大儿子大学毕业了,也参与内部管理。周安早上发来一条信息:“喜讯,今日早班,主附井通风上山打通,瓦斯超高的重大隐患得以消除”晚上,他又发来一条信息:“特大喜讯!今日晚班,下山黄沙槽见大煤层,您是股东中第一个获得这条消息的。”我非常高兴,给他回信息:“但愿苍天有眼,体谅我的良苦用心,希望你们抓好安全生产,共同创造美好未来。”

918

我的同学、好朋友易仁夫妇以及刘何三人前天凌晨三点到矿。当天就在矿区观看,了解露天煤矿的一些情况,看到成群结队的买煤车辆,他们很惊讶。昨天,带他们去了成陵、康巴什游玩,儿时的朋友相聚在遥远的内蒙古,十分难得。昨天晚上,也慷慨了一把,我和妻子请他们在朝鲜银衅馆(鄂尔多斯最好的、最贵的饭店)吃饭。

易仁是我从小学到中学的同学,后来,他参加工作,我去当兵。几十年来,一直保持十分密切的往来。他现在是县供电公司办公室主任,这次也以10万元投资入股。

刘何也是在校时较为要好的同学,只因原来老家煤矿因一点债务问题发生误会,中断了十几年的往来。现在前嫌尽释,重拾儿时的美好,关系比以前更加密切。这些年他赚了不少钱,他在内蒙煤矿投了50万。

今天中午,我把这里的投资情况,如实地和他们说了,我计划按他们总投资的百分之二十投内蒙,百分之八十投宜成。如果不愿投,一年内按百分之二十利息连本带利还给他们。易仁表示可以,刘何说50万中有他弟弟的二十万,要回去和他弟弟商量。下午四点依依不舍地送走了他们。

107

昨天中午1240分,金泰达施工队爆破时,因警戒距离不够,飞炮将河南队挖掘机老板头部炸伤,鲜血淋漓,其状十分恐怖。义鸣吓得要马东山准备后事,先在医疗所简单处理后,送市医院,经诊疗,无生命危险。

事实证明,东立的管理太过仁慈、软弱,在安全部没有威信。任职二、三个月就出了几次事故,如果再这样下去,可能会出大事。于勇总经理、宁平矿长也觉得东立不能再用了,准备撤他下去做班长。我一直认为东立为人忠厚,人品很好,就是工作没有力度,懒散。所以我力荐保留副部长待遇。关于下一任部长的问题,于勇总经理一锤定音:“由毛矿去选。”

这样我的责任更大了,如果今后出问题,我不仅要负主管责任,还要负用人不当的责任。经过筛选,我提出两名优秀班长作侯选人(生产部东友辉、磅房秦仁远)进行考核。在他俩都不知情的情况下,我分别找他们聊天,向他们提了三个问题:第一,你认为目前矿里安全工作哪些方面要加强?第二,怎样和员工进行沟通?第三,作为领导应具备哪些能力?

秦仁远是这样回答的:第一,安全方面了解不多,不清楚存在什么问题;第二,遇到问题,会和员工说清楚后果,一些事情主要是宁旺(部长)在处理;第三,作为领导要以身作则。

东友辉是这样回答的:第一,安全方面,现场工程管理员要负责,要有责任心;第二,遇到困难或不听话的员工,首先要用自己的行动去感染他们,同时向领导请教;第三,作为一个领导,首先要理解、关心员工,其次是以身作则。

这一轮的面试,东友辉讲得比较到位。下午五点半,我开车到河南队,同时向他们两个人打电话:“我有急事在河南队,赶快来!”二分钟后,东友辉气喘嘘嘘地跑到了我的车边,三分钟后,秦仁远打电话说他在磅房,没有车,如果很急,他就叫车过来。我回答他:“不必来了”。

我认为做领导,在能力相当的情况下,执行力非常关键。经过这次考核,东友辉在我心里一锤定音,于勇、宁平也同意。但愿他能争气,做好工作。

1015

早上630,集中保安、安监、安全三部人员进行军事队列训练,虽然受训时间不长,年龄参差不齐,但经过几个月的训练,队列象模象样,整齐有力。也多亏了那几个退伍兵帮着教,保安部人员年龄比较小,学动作快。我把“作风严谨、保障有力,严格管理、确保安全。”作为保安、安监、安全工作的目标和座右铭。我想,只要能坚持下去,永力煤矿的安保工作一定能更上一个台阶,必将推动我矿各项工作向前发展!

三个部长工作都很出色,我甚感欣慰。胡里负责的安监部工作也有声有色,安全教育培训规范有序,现场检查、监督很有力度,份内份外的工作都做得不错,前些天还处理了一个收小费的装载机司机。施工队(包括矿部现场管理人员)看到安监部就害怕,而这正是我要的效果。宁刚负责的保安部也发生了根本性的转变,内务卫生整齐划一,作风过硬,纪律严明。原来保安部被人称为保安团,实行半军事化管理以后,服务态度大有改善,集体荣誉感大大增强。打造出了一支有组织、有纪律、有战斗力的保安队伍。东友辉到安全部负责以来,工作兢兢业业,谦虚大度,经常和员工沟通交流,偶尔还请他们吃饭,关系比较融洽。

毛平岸大哥夫妇二人于12日从上海飞到鄂尔多斯,顺路游玩了成陵后来矿。近两年未见面,他们也没有多大变化,久别重逢,十分高兴。前天下午,带他们到东胜购物,他们对鄂尔多斯的羊毛衫挺感兴趣,买了不少。玉兰也给我买了一条三千元的裤子,气得我差点和她吵架。因为我觉得鄂尔多斯的物价贵得离谱,在我们老家,这条裤子不会超过500元。没有必要这样浪费,我跟她说,送给街上的叫花子3000元,我都不生气,这样做我十分难受!

毛平岸大哥原在我县检察院、法院做过协理员、纪检书记。对我、对毛家村十分关心。他儿子在上海部队医院,女儿在江西师大教书,是毛家村的姣姣者,家庭非常美满幸福。现在他俩都已退职,这次主要是过来看我,顺便游览内蒙风光。昨天,要宋雪带他们去了响沙湾风景区游玩。今日下午回上海。

1019

昨天一大早,和妻子一道从呼市乘机到湖南长沙,强龙把我们接至宜春。晚上,刘总夫妇和周盛、晏总、刘建、周德单等人从矿里来宜春城区一起吃饭。这次回家的主要目的,一是到宜成煤矿看看,帮助协调一些工作;二是看望岳父母两位老人和小孩;三是把没能在内蒙煤矿入股的情况,和亲戚、朋友们说清楚;四是妻子考驾驶证。

今天上午,来到煤矿,刘建和周德单陪我一同下井。很久没在井下爬了,感觉很累。总觉得井下布置比较乱,井上井下对照图也没有,没有达到我所期望的目标。走完老井、斜井、新井上来,已经是十二点半了,镇里卢镇长、廖主任等人在矿里吃中饭,我酒量不好,疲劳加上盛情难却,很快就喝醉了,什么事都未办成,下午,回到宜分家里。

1021

两件事让我痛心疾首,成为这次回家永久的伤痛。

第一,宜成煤矿投入的不仅仅是钱,而是我全部的心血,只能成功,不能失败。我和刘总占了总股份的百分之八十多,周总和晏总(煤矿当地人,也是当地有些能耐和有些霸道的人)股份不到百分之二十。而目前周总和晏总搅在一块,左右着刘总和整个煤矿。这几天了解到的情况是一些人不大服从和认同刘总,我知道企业最怕的就是内讧。考虑再三,我准备把晏总、周总、刘建请到宜分来开个会,一起消除误会,统一思想,统一目标。昨天,我把这个想法和刘总沟通,确定今天下午三点碰头。下午三点半,刘建、周总、晏总都到齐了,我打刘总电话,他说矿里有事不来了。

刘建、周总他们也给刘总打电话,他说他是老总,他说了算,我这样做是在夺权。原先周德单多次说这个人不具备当一把手的素质,周安更是当面骂他傻子,而现在我觉得他的度量也有问题。本来一次极好的沟通机会就这样泡汤了,不但没能解决好股东内部存在的问题,反而将矛盾激化了,伤心之极!

第二,晚上,把内蒙煤矿投资入股的情况向廖锋说明。内蒙煤矿重组老板没能给我增加股份,我只能把原有的股份(168万)让给大家。按投资总额的百分之二十入内蒙古,百分之八十投宜成煤矿。如果不同意投资,则满一年后按百分之二十的利润连本带息还给他们。他可能早就听刘长、刘何说过这件事,当时他和陈右在一起,脸色一直很难看,较之以前,判若两人。听了我的说明后,他一口咬定我是在欺骗他,说我至少入了一千万元的股份,百分之百的入了,现在把本钱赚到了,就把他们一脚踢开,他又把刘长叫过来,说要退,就按双倍退给他们180万(刘何、刘长两兄弟50万,廖锋、陈右40万)。无论我如何解释,他就是听不进去。我请刘何证明,他去内蒙煤矿时,我和他说了这件事,但廖锋和刘长仍旧不依不饶地说股份肯定入了,如果没投入进去,他们一分钱都不要。又说前两年,宜成煤矿600万都没人买,现在1900万买下,肯定是吃了回扣。

往日称兄道弟的好朋友顷刻间变得面目狰狞、薄情寡义,金钱的威力竟是如此巨大吗?我百口莫辩,心脏隐隐作痛,他们俩人这样,其他人又会怎样呢?当初是好意想帮助他们,但如今却落得如此的冤屈!这是我始料未及的,他们一直将我“逼宫”到凌晨240分,回家后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入睡。

1022

上午,去李县长家,本想把宜成煤矿、内蒙煤矿投资和与刘总昨天的不愉快跟他聊聊,不料刘总已恶人先告状,他没等我开口,就对我横加指责,说我不支持他,有了几个臭钱就不把他放在眼里。本来我昨晚就几乎没睡,现在被他不分青红皂白的责怪,我内心极度沮丧,想说的话一句也说不出来。回家几天来,没有一件顺心的事,难道天要亡我?看来不管宜成煤矿今后能赚多少钱,也要放弃了,没有办法再合作下去了。

上午十点,廖锋、刘长和陈右又纠缠着我,在茶座里坐了两个多小时。他们就是咬定我入了股份,一定要保证他们的股份投入,其他人的不管;要么就还他们双倍的钱。无论我好说歹说都无济于事。经历两次关禁闭似的“逼宫”,我内心的痛苦无法言喻。

1024

廖锋仍然要求见面给说法,我给他发了一条信息:“廖锋:这次内蒙煤矿入股弄得如此不快,实在让我始料未及。我是看着你长大的,一直喜欢你聪明、有礼貌、有志向。想到内蒙煤矿入股的都是我的好朋友和亲戚,我本出于好意、但结果事与愿违,我伤心至极!每次回家都很快乐,唯有这次倍受煎熬!事实就是这样,我一分钱都没投入进去,如果欺骗你们,天打五雷轰!我承诺,如果现在退钱,我另加百分之十作补偿。如果你要我视你们的钱为内蒙煤矿入股,那我不出二、三年,可能连乞丐都不如。”。

他给我回了一条信息:“毛矿:说心里话,我很敬重你的为人,我永远都会把你当一家人,当最好的长辈和亲友,但情归情,事归事,你的想法和做法我实在不敢苟同,如果让你穷成只有钱的那一刻,你或许会理解我的据理力争!如将我与其他投资者同等对待,那你我只能平添遗憾!你说内蒙煤矿未能入股一分钱,那是在污辱我的智商。”

他言语犀利,措辞激烈,不知情的人还认为他道理在手,谁能想象得到他是如此蛮横与霸道!

1025

和妻子去宜春考驾驶证。她的好朋友张敏、小汤和邹队等人亲自陪同,让人感动。本想把内蒙煤矿投资入股的情况和他们说清楚,但内心极度混乱,不知从何说起。玉兰也认为他们好说一点,到时候也解释得清楚。今天桩考顺利通过,路障考两次都失败,补考也没成功。也许是我的事影响了她的心情,买了今天回内蒙的机票,黯然返程。

这次回家,本想向股东解释内蒙煤矿投资入股的事,但经廖峰“逼宫”,我心力交瘁,极度伤心,思维杂乱,解释未成。

廖锋的钱要按已投资入股算,那其他人怎么办?想投资入股的都是亲朋好友,不可能厚此薄彼,两样对待。六百多万按每元回报五角是三百多万,我想如果宜成煤矿能尽快卖个好价钱,就算这几年白做了,我也不愿失去这些朋友和亲戚!我带着这样一个想法,回到了内蒙。

1030

上午,召开矿务会,研究办洗煤厂的事。这两年煤产量大,底板煤非常多。本来早就应该办个洗煤厂,将底板煤、边角煤收集加工,变废为宝。即使现在同意做,也临近冬天今年动不了工,只能等明年四月以后化冻,才能开始基建,以基建时间两个月计,最早也得明年六月试产。到那时,煤炭行情如何?不得而知,原先库存在金泰达的五、六万吨准备手工洗的煤已开始自燃,到明年六月恐怕已烧得所剩无几了。会议同意开办洗煤厂。

我原卖给东明的50万股份,本已谈好按2.4倍的价格买回来,现在他有点后悔,提出来要多补偿一点给他,他自己不好开口,要他老婆给我打电话。他老婆是一个很泼辣的女人,电话打了20多分钟,就她说,不容我插话,跟她实在说不清楚。后来我给她发了一条信息:“嫂子你好,关于我买回股份的事,你说的我明白,我的意见也再和你重复一遍,一是股份卖给你们后,我信守诺言,无怨无悔,所有分红都给了你们,应该对得起你们;二是公司明确规定原来股份按2.4倍退股,我前几年在为你们打工,现在该为自己打工了;三是如果你们坚持要多给补偿的话,我觉得有点过份,不合情理,到时候大家面子上不好过;四是我希望大家珍惜多年的感情,圆满处理好此事。”

115

今年天气有点怪,从二日开始,一直不停地下雨,一下雨,事情更多。喝酒喝醉的、喝醉了打架的屡屡出现。己通知各队加强管理,保安部门加大巡逻力度,确保矿区秩序正常。

今天,请毛又亦来商量内蒙煤矿投资入股的事(他投了12万,他弟弟毛的亦投了40万)。我说内蒙煤矿投资入股没成,因为种种原因到今天才跟他讲。前几天回家和廖锋解释,但他不相信,且苦苦相逼。我现在想自己独担这份痛苦,所有未入股的投资都按入永力股来算。他极力反对我这么做。他说,其实他知道矿里没让入股的事,只是不便问我。他说,到了这种地步,即使你这样做了,最终也说不清楚,你给五角,他说你赚了一元,赚了两元。到时你怎么办?现在只有一条路,全部退!能理解的理解,不能理解的到时再说。

他的意见非常正确,看来还是自己的思路走进了死胡同,往沼泽地里越陷越深,作茧自缚。如果不顾及面子,早点和他商量该多好啊!

1126

所有亲戚、朋友的投资款全部退,要么投资宜成煤矿。我估算了一下:亲友当中留200万投资宜成煤矿,我现有一百多万,赔偿百分之十,资金缺口达四百多万。

我反复思考着怎么去借钱,老家的亲戚、朋友几乎都在内蒙煤矿投资了,能理解就是最大的支持了。如果在矿里同事、朋友之间去借,又怕影响不好。向于总借到钱的可能性最大,但我不能这样做,毕竟我和木总是战友,如果我先向于总借钱,会使木总处于尴尬的境地。因此我必须求老战友帮我渡此难关,如果在这大难当头的时刻他能拉我一把,我今生今世为他做牛做马也在所不辞!

晚上,去找木总,我的老连长。我把当初如何收集这些投资款,如何投宜成煤矿,现在又是如何被人误解的事向他和盘托出。他责怪我不应该人在内蒙,又在家乡投资;至于借钱,他说自己也很困难,和于总在包头做房地产,资金也套进去了。我带着失望的心情回到矿里,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1128

木总上午来矿,我再次诚恳地向他求助。他仍然是那几句话,他自己也有困难,宜成投资的事跟人家解释清楚就行了。是不是我的诚意不够,抑或是他怕担风险?我把这事和强龙说,他说他给木总发信息求助。我觉得可以,毕竟这么多钱,即使我死了,还有儿子在,父债子还,做牛做马也得还清!

1129

亲友们的投资款已到六个月了,不能再等了,我必须向他们说清楚,因此,我给所有投资的亲戚、朋友发信息:“各位亲戚、朋友:内蒙煤矿投资入股公司不让入,因各种原因至今才向你们说,在此,我表示深深的歉意和遗憾!我在宜成与人合买了一个煤矿,如果你们愿意,可以投资宜成煤矿,如果不愿意,我按百分之十连本带利还给你们,非常感谢你的信任与支持。”

123

信息发出后,各种回复意见铺天盖地而来。有关心同情的,有等待观望的,有妄加猜测的,有故意扩大事端、激化矛盾的。不管他们怎么想,我坚信自己问心无愧,我坚信毛家村人,这些我最信任的人会理解我,会说公道话的!

我要特别感谢易仁、张敏、付岳、梅光、冯羊、钟时等人,他们给了我极大的信任和理解,他们在信息中说:

付岳:“毛矿长你好,信息收到,承蒙你记得我们的友情,助我致富,怎奈命不带财,运气欠佳,反给你带来烦恼。你己尽力了,对于投资宜成煤矿,我想你是煤矿方面的专家,还是你给我作主吧。说一千,道一万,任何时候我都信任你,因为你值得我骄傲!”

梅光:“没关系,我理解您,只要情意在,金钱又算什么。你不必太苛求自己了,生活还得继续,不要把身体累垮了,你说呢?”

冯羊:“顺余你好,衷心地感谢你的美意,可能是我们的运气不佳吧,没能如愿,不怪你。”

今天,给毛声货、毛革分等毛家村投资人按百分之十利息连本带利汇去一百多万,只剩毛的亦(40万)、毛见名(50万)没给帐号,没有汇出。晚上,毛声货打电话说他和毛革分、毛的亦、廖锋一起吃饭,廖锋将组织刘强、毛的亦、毛见名等人对付我,还要叫罗汉(流氓无赖、游手好闲之徒)来打我,要我小心点。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帮人帮成这样的结局,我心痛啊!

124

当务之急还是钱的问题,我想最后去找木总一次。晚上,我怀着希望,第三次找老连长帮忙,不料还是遭到婉拒。难道真的是去年买车运煤之事发生后,他一直没能原谅我,一直耿耿于怀?我非常失望地离开了他的家。临走时,我只有和他说想去向于总借钱,他说于总也够呛,不一定有。

125

这几天在老家,关于我的事,已经是谣言满天飞了。三人成虎的故事再次上演现实版,上午说我投股了一千万,赚了两倍的钱后,把他们踢出去;下午又有另一个版本,说我投股了二千万,赚了四倍的钱。我的好朋友、好兄弟毛声货也在村里散布着冷言冷语:什么不可能没投股进去呀,廖锋已叫好了打我、他们要如何如何对付我呀,今后他和我桥归桥,路归路呀,等等。我对妻子说声货不可能讲这样的话,我不相信。但妻子却语重心长地对我说:“有些事情一直没对你说,毛家村最妒嫉你的人就是他。你们从小一起长大,看到你过得比他好,他心里一直不舒服。我以前不说,怕影响你们的关系,再说我也觉得你对他那么好,他不可能不感动。现在,投资入股的本息拿到手了,他就跟着起哄,这就是他的本性。”我还是不相信,绝对不相信、即使全毛家的人误会我、他也应该相信我!

126

下午,去东胜公司办公室找于总,我把集资入股的过程、投资宜成煤矿的情况、以及目前被人误解的事情如实向他汇报。他也责怪我不该超能力投资,不该用这种方式去帮村民和亲朋好友。他说他都不敢这样做,即使帮别人赚了钱,也还有人说闲话。他问我还差欠多少钱,我说三百多万。他说他帮我补上,我说借100多万就可以了,其他的我自己想办法。他果断地说:“行”!

回到矿里,心里舒坦多了。这是几个月以来都没有过的好心情,跟着于总做事就是痛快,值得去为他拼命!

村里的工作也已作了交待。我三年任期(挂职)将满,即将换届。我上个月就向镇党委提出辞职,同时建议考虑把毛声货、毛革分选入支委。对于毛家村的事,我尽心尽力了。我24岁第一次做村支部书记,年轻气盛,刺破左臂发誓为毛家村的富裕而奋斗,42岁第二次做村支部书记,年富力强,带领全村大搞新农村建设,以至于身在千里之外,仍然挂念乡亲。但现在村干部做事的方式又没能按照新农村建设的思路去实施,原来费尽周折拆迁的空地也不竟价择位,而是一昧的做好人。村部门前右侧拆后的空地,毛院志违规建房他们反应路留得不够宽,我觉得不符合规定就坚决不能建,结果他们不但偷偷摸摸地批准了,还讨好毛院志说我不同意~~即如此有何必要再挂名?原来毛声货一直很蔑视毛袖原,毛袖原对他也有成见,这几年,我尽力协调他们的关系,已经缓和很多。今天,支委换届,毛声货进入村支委班子,我这几年的努力总算没有白费。但愿他能用自己的聪明才智,实实在在地为毛家村做点事,为毛袖原多出些好主意,而不要成为别人说的“白眼狼”!

127

木总上午来矿,他知道了我向于总借钱的事,把我叫到他办公室,对我大发雷霆。他的意思是我不该向于总借钱,于总很反感这种事,我们战友之间说说没关系,现在于总有意见,说我人在内蒙,心在家乡,我是在逼他们借钱,陷他们于不仁不义,几年来,没做一件帮他的事……。顿时我只觉得天旋地转,委屈、伤心积聚在瞬间爆发,泪水喷涌而出。我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把门关上,我无法抑制自己的情感,忍不住号啕大哭起来 !足足哭了二十多分钟。这是我四年来第三次伤心落泪,第一次是2008年,于总生日那天,一伙人追打木总,看到他委屈流泪时,我痛苦得泪流满面。第二次也是2008年,股东内部矛盾重重,工作开展不顺利,妻儿来看望我离开内蒙古的那一刻,亲情触动了我情感的神经,让我无法抑制感情的泪水。第三次就是今天。

128

胸闷越来越严重,心情也越来越糟糕,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现在只有一个想法,人家要退钱是天经地义的事,我必须保证。那些谣言,我想迟早会不攻自破的。晚上,和于勇总经理聊到这件事,他说他知道一些情况,很同情我,主动说借给我20万,并准备去和他弟弟说说。我很感激他的帮助,告诉他不必去和他弟弟讲,因为木总那种态度,于总有再多的钱也不便借给我,这是明摆着的。

129

老家的谣言越传越离谱了。现在传说我入了几千万的股份,一元赚了八元,我已经是亿万富翁了。我想这些谣传是廖锋策划、传播的,他有这种能耐,我现在去死的心都有了。悲愤之极,我给儿子发了一条信息:“儿子,这次内蒙煤矿投资让我焦头烂额,极为狼狈,我始料不及。这是我人生四十七年来被伤得最深的一次。我的心在流血,在隐隐作痛。投资内蒙煤矿都是我最好的朋友、最亲的亲人,我有什么理由去欺骗他们?如果我投入了一分钱股,你都可以大义灭亲,因为这样的父亲会给你带来耻辱!我日夜反思,自己的弱点是爱虚荣,爱帮助别人,容易相信人,太过善良,这是我一生的缺憾!这件事完全是廖锋一手组织、策划、煽动的,你走好自己的路,我不会放过他。”

儿子看到信息后着急了,去找廖锋,不料廖锋却变本加厉,和刘强、陈右把儿子逼在茶座,抢手机转发信息,还想打人。听到这些消息后,我更感愧疚,我不应该把儿子牵扯进来。难道我和廖锋之间真的要以死来解决这场争斗?

1212

我感觉心脏出了问题,前天,妻子给我吃了治心脏病的地奥心血康,一小时后,果然舒服多了,晚上也睡得好,难道真的是心脏病?

今天上午,去鄂尔多斯市中心医院心内科检查,结果是,窦性心律,冠心病,下供血不足。医生要求我住院治疗,但目前情况我如何能住得下。医生生气地说:“你命都不要了!”

下午,于总来矿,和我谈了很久,他仍然批评我不该超出自己的能力去投资,帮别人投资的事不好做,他说他带着那么多人赚了钱,可背后还是有人不满意。他劝我要振作精神,不要影响工作,借钱的事以后再说。不知为什么,和他在一起,总感觉有一种亲切的力量和催人奋发的激情,但我从来没有想背叛木总而倒向他。他们都优秀,但特点不同,他们必须合作,企业才能发展下去,要不然我就没有做下去的必要。今天,于总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我知足了。

1220

老天爷仍然不断地折磨着我们,妻子也为此承受着巨大的压力,时常躲着我偷偷流泪。这更让我感到无比的伤心,因为我的虚荣心、好人主义,因为我的优柔寡断、简单冲动害苦了全家。更痛苦的是我的身体状况让她担忧,自从检查结果出来后,她为我准备了半个月的吊瓶,已经打了八天,感觉比以前好一些。我真想不明白,这世道怎么了,难道真的是“善栽、善栽”吗?我一直不理解为什么老人倒在地上没人敢去扶、陈光标拿自己挣的钱去行善也有人说三道四!人情的冷漠甚至残酷也是我始料未及,真是有茶有酒多兄弟、急难何曾见一人?

想当初我家里一穷二白,父母年迈,妻子不顾家人的反对毅然和我相爱,自那时起我也坚定信念,决不让妻子受委屈。这些年来还算是过得比较幸福,而现在却是因为我去帮人帮成这样,让我无地自容、愧对妻儿!

内弟武江、姨妹夫国华、友荣前天特意从深圳到内蒙来看望我。他们也是倾其所有,投资内蒙煤矿,来之前,也听到了很多风言风语,以至他们也以为我多少总入了一些股份进去。到内蒙几天一了解,才明白真相,才清楚这是黑天的冤枉。武江提出一个很好的建议,把这几个月银行的来往账单打出来,资金的流向一清二楚,有没有入股不是明明白白的吗?一语惊醒梦中人,我怎么就没想到呢?今天下午,他们三个人从鄂尔多斯返回深圳。

1222

矿里元旦就可能放假,距回家的时间越来越近了,当务之急还是筹钱。老家方面又有谣言说,我会躲在外面不回家过年,真是无稽之谈!

宜成煤矿我要儿子忍痛割爱,想办法退掉一百万,于勇己借给我二十万,宁平、宁旺每人借给我十万。下午,和解品骄聊到我目前的处境,他很慷慨,当场就说借给我三十万,让我十分感动!我估算了一下,把年终奖金及各种收入加进去,还得有一百多万才够。

今天,和原来班里的战友王列联系上了,他现在安徽芜湖的一家寺庙当住持。这段时间以来,我真想把投资入股的事情处理好以后,出家当和尚去,俗世太残酷了,人性太贪婪了,不如遁入空门图个清静。

1223

就在我痛苦彷徨、一筹莫展的时刻,于总伸出了温暖的双手,他说先借给我一百万,要我把事情处理好。如果钱不够,以后再说。这确实是救我于水火,这恩情足以让我感动一生,足以让我和我的后人永远铭记这份大恩大德!

下午,去包头参加为期一周的矿长培训。

1231

今天,一年的工作结束,年末岁尾,煤炭行情有所下滑,价格每吨下降了三、五十元,销量也有所减少。下午三点,召开全矿年终总结大会,通报鄂尔多斯市全年财政总收入达到780亿,创历史新高。我矿全年煤炭销售量达到1190万吨,土石方剥离量1.03亿万立方,炸药使用量达到17000吨(占全内蒙古炸药用量的三分之一),吨煤剥采比为7.441。大会表彰了高群、张马等29名矿部先进个人、何心善、张海贞等16名工程队先进个人和伊丰工程队等三个先进单位。

(待续)

 

感谢作者来稿,版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与作者联系。

文责由作者自负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