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当前位置: 首页民间文本毛顺余: 我的这些年这些事 》2010年日记

 我的这些年这些事

    --毛顺余

 2010

18

早上七点,大门口老采空区塌陷,主运煤柏油路塌掉三分之一,一部皮卡车掉入塌陷坑内,所幸无人员伤亡。此事惊动了很多领导,市政府秘书长、旗长、交警、煤炭安监和镇领导几十人来到现场,把神弓路两头封闭起来,并通过市电台向外发布了消息。下午五时,确定采取简单的用土充填,做好警示牌,并派人值班。

木总、于总也在矿忙了一天,偶尔聊到荣达煤矿的事,说那边己经开始露煤,但煤的储量和质量都不如当时预计的好,很担心。

120

木总来矿,召集部长以上干部开会,安排春节前后的有关工作。具体要求是:做好年度总结工作,表彰先进;二,做好年度考评,对照年初的考核目标。应该说,今年整体工作做得不错,超额完成了公司年初下达的任务;三,关于年终奖金问题,决定按四百万吨的标准全额兑现。普通员工5万,班长10万,部长20万,矿务成员2550万元不等。公司提200万,剩余部分留作矿务基金;四,春节假只放十五天,具体时间由矿里定。煤炭生产和销售不能停,现在南方电煤告急,政府要求中型以上煤矿不能放假。

据此判断,春节前后,乃至明年的一段时间,煤炭一定会好卖。

21

今天下午四时,召开年终总结表彰大会。我对全矿一年来的安全生产工作进行总结。今年生产任务超额完成300万吨,达到420万吨,没有出现大的安全事故。宁平矿长作全矿工作年度总结报告,大会表彰了二十多名先进个人和劳动模范,宣布从5日开始放假,假期15天。

今年,普通员工都能拿到5万元奖金,大家都非常高兴。木总和于总排除了很多干扰和压力,因为股东内部意见也不统一。特别是于总,非常果断,勇于担当,大家都非常感激和敬重他。这次奖金发放了一千多万、轰动了整个福清,有人讥讽说:比曹德旺的老板都大。

荣达煤矿传来不好的消息:往里开挖的煤质量不好,煤的上部仍然是一米多的尾煤,价钱只卖到每吨330元,亏本己成定局。公司领导决定停工,并计划把解品骄及其他人员调回永力矿,承包采煤工程。

荣达煤矿尚有5000万押金要到明年四月以后分期分批退,初步估算,即使押金全部退回也要亏本二、三角钱。本想带毛家人赚点钱,开阔他们的思路,搅动大家的思想,可现实却是如此残酷,事与愿违,让我好不伤感!

26日(农历十二月二十三)

除了值班的,其他人员已全部回家。我把该爆破的煤、该退的炸药等工作全部安排妥帖后,也归心似箭地回到了温馨的、阔别已久的家。

223日(农历正月初十)

本买好了25日(后天)回鄂尔多斯的机票,但昨天于总打电话很着急,说矿里煤炭快要脱销,开工生产迫在眉睫。他有些生气,怨我回去得太晚。所以我把机票改签到今天,补票差价800多元。和家人依依不舍地告别,从南昌起飞,经北京,至鄂尔多斯回矿。

在家十多天,时间转眼就过去,春节前后,主要做了这样几件事:

一是年终拿了几十万元奖金,很开心。拿出三千元,要好朋友毛声货买来一头牛杀了。把村里的好伙伴、好朋友革分、又亦、的益、刘何,村干部岳亦、袖原还有沐西村的支书王见化等集中在家吃了一餐饭,吃完饭,还要他们一人带了几斤牛肉回家。

二是化解了和刘何之间十几年的恩怨。我和刘何本是很要好的同班同学,十几年前,我在煤矿当矿长时,他欠矿里的煤款,被乡政府企办统一起诉。他当时很生气,和其弟刘强在矿闹事,并和我打架。为此,我们中断了十几年的往来。这次,我主动把他和他表哥毛主亦、他表叔李岸(原煤矿副矿长)叫来一道坐谈了一次。此时,大家都觉得当初有些年青气盛、意气用事。事情一说开,芥蒂消除。我想,男人要有男人的胸怀,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重拾儿时的情感,珍惜我们的未来。

三是两次找镇党委甘书记辞职。一年来,村里的工作未能按以前的发展轨道前行,偷偷摸摸做事的习惯又开始抬头,很少向我汇报工作。违章建筑、违反新农村建设初衷的苗头也已出现,拆迁后的土地末能够集体统一起来。这样下去要不了几年又会回到从前!甘书记还是劝我继续担任支部书记,但我对他说如果真要担任,只能是完全挂名。我把去年七千元工资的一半拿出来给了毛家村的困难群众和镇敬老院的老人。如果今年继续担任支部书记,我不要村里的工资。

31日(正月十七)

今年,土方剥离施工仍然是三个队:河南队、包头队和金泰达队。成立了采煤专业队伍,原荣达煤矿已经退出,大部分人员安排在采煤队。解品骄做总经理、东弓要做常务副总,温明调回矿里做部长。

今晚,召集矿部长以上人员和施工队负责人会议,要求尽快上机械,把生产轰轰烈烈地搞起来,采煤队要正常接管,正规管理。

解品骄忙着招兵买马,几次要我介绍人来做事。起先我没打算介绍,后来想想也行,一是他正需要大量的人做事;二是现在矿里环境比以前好;三是解品骄的人品值得信任,在他那里做事不会被作贱;四是我在这里如能有几个知心朋友,心情也会好些。我又把眼光转到了毛家村,我还是想把毛家村的人带出来,让他们多了解外面的世界、外面的天。

毛声货、毛又亦两个好朋友、好兄弟今天到达。这两个人都是既能做事又能想事、在毛家村是比较拔尖的人。我希望他们在这里干得开心、顺心。

38

昨天下了大雪。于总中午来矿,他感冒很严重。下午,他带病召集矿务成员开会、下达今年的生产任务,目标是去年的两倍即800万吨,从500万吨开始计奖金,每吨1.5元,如达到600万吨以上,超额部分按每吨2元计奖。

另外,对全矿定员定编给予了答复,同时要求三个施工队伍,三月份土方剥离量要达到每天12万立方。

322

和解兴去包头参加矿长培训。解兴是于总妻子的哥哥。他家五兄妹,就他一个男的,来矿已半个多月了,目前暂时安排在安全部。

解兴给人的印象挺好,人很聪明,学东西也快。他在日本、英国都打过工,去年刚回国。人长得白白胖胖的,四十一岁的人,看起来就三十多岁。

今天报名,明天正式上课,住在培训中心宾馆。

328

召开全矿新年工作动员大会。木总、于总、可总亲自参加。宁平矿长就二○一○年工作目标、措施和要求作动员报告。我就如何抓好全年的安全生产工作发言。于总提了四点要求:一,感谢老员工,欢迎新员工;二,重点抓好安全工作;三,上下级的关系要理顺。四,在永力煤矿大家只有一个身份,把亲戚、朋友的身份忘掉。木总作总结讲话,要求大家明确工作目标,明确今年的生产任务是去年的两倍。实行绩效考核,上一级决定下一级的报酬,效益决定大家的收入,公司决定人员的去留。抓好作风纪律,振奋精神。男人有钱就变坏,坏一点没关系,但不能变懒,变得没有斗志。上下班打卡制度要坚持,领导要以身作则。后勤保障要加强,二线要服务好一线。克服浪费现象,要开源节流,不要以为效益不错浪费点没关系。要围绕目标,团结一致完成好全年的安全生产任务,考核方案、管理制度要印发下去,组织学习。目标任务要分解下去,层层落实,确保完成全年的各项任务。

今天的会议统一了着装,精神面貌、会场纪律非常好,公司领导进入会场时掌声热烈。几个老总也挺高兴。这才有点像我要管理的企业。

330

今天早晨七点钟,木总从东胜来到矿里,检查上下班及打卡情况,这是他军人作风的体现,对工作、对部下历来要求严格。

上午,市政府专家,煤炭、安监、环保、水保、市纪委等十来个部门对我矿露天开采年产60万吨矿井,进行综合验收。其实这是走过场,我们露天采煤和灭火工都己达到年产400多万吨了。这也表明老总们工作做得好,做到了位,这样,验收工作就好做了。一个煤炭局副局长说,于总讲义气,够朋友,帮他即使犯错误也值。我们邻矿乌哈达矿的老板是一个七十来岁的胡老汉,矿区面积四倍于我们,但总是迟迟开不了工。该矿是胡老汉的女婿在管理,他是硕士生,曾是神华集团副处级领导,但在处理关系方面束手无策。前些天,他在旗煤炭局开会,喝了点酒,竟伤心痛哭。他说,为什么于总所到之处都是阳光灿烂,而他到处是阴云密布?他到底哪点不如于总?

验收的结果是一致通过。

44

安全部部长于建魁夫妇(他爱人在食堂做事)今天回家,准备清明节还愿,于总的意思是不要他们来了。晚上,开会宣布解兴主持安全部工作,东立为安全部班长。于建魁四兄弟、侄子都在矿工作,他儿子在东胜公司食堂做事。他身体素质好,工作比较负责,有一定的管理能力。但他有个缺点就是爱出风头,处理一些小事情尚欠考虑,特别是对待于总的几个姑丈和亲戚,分寸把握得不好,一点小事也往于总那里报,不分场合地说,他来矿里是于总叫他来帮忙。导至于总觉得既然你是勉强来的就不要来了,而且认为对他的亲戚也是故意刁难。这些事情我本不知道,是宁平告诉我的,他比较了解内情。

47

晚上开矿务会。首先由义鸣传达有关会议精神和外联情况,一是黄天棉图(召镇)去年煤炭产量1725万吨,财政收入9.5亿,今年计划增加百分之五十;二是自治区副主席十日左右来黄天棉图视察,要作好相应的准备工作;三是现在的指挥部所在地是乌兰哈达的矿区,他们准备开采,我们要马上搬迁。

宁平矿长重点讲到廉洁问题。我和他将去年工程队送的消费卡在春节前上交了,东家星的一万元消费卡,他说于总同意到“小南国”吃掉。随后讲到财务方面也有些乱,要求收罚款应及时开票。宁强(总监)年轻气盛,听不进宁平的意见一边反驳,一边拍桌子,这下把宁平激怒了,他把桌子拍得更响。会议开得很僵,我直言不讳地说了宁强,说他不应该在不了解实情的情况下就顶撞,更不应该拍桌子。他听了我的意见,承认了自己的错误。

宁平和宁强都是董事长吴忠派过来的人,平时也没有什么大的矛盾,这次吵架只是一时的冲动和误会。

49

木总上午来矿,召集副矿长以上领导开会强调上下班打卡,要求所有人都要打卡。超过规定假期的,扣双倍工资和奖金。超过规定假期两倍的,辞退。矿里要成立膳食委员会,提高饭菜质量,做好食堂卫生、服务等工作。

于总中午来矿,强调要把绿化工作搞好,高标准修建进矿道路,打造永利门面。并要求把安全工作做好,目前,解兴在安全部负责,要加强对他的考察,行就用,不行就不要勉强。他说解兴人聪明,什么事都能做,就是不知心态怎么样。

毛声货和毛又亦来矿一个多月了,虽是一个矿,但相隔有一定的距离,矿里工作也忙,平时难得去看他们,今天带他们去了一趟黄天棉图集镇,声货很兴奋。他还开玩笑说要我多下来看看他们,要不然,像牛一样倒在牛栏里都不知道呢。

他们俩这次一起过来,因为工作上有时间规定,又有目标任务,有正常的作息时间。但闲来有个伴,所以做得还比较顺心。

411

矿里加油站进行改革,原来私人股份都收归公司。于总的哥哥于勇、叔叔于敏昨天到矿,原站长东秀做总经理,于勇做站长。今天晚上,矿里用矿务基金在东胜宴请他们。

于勇不到四十岁,也长得一表人才,比他弟弟稍矮些,大约一米七一上下,毕业于船舶学校,在航务公司做船长,现辞职来煤矿。今晚他没喝酒,说是不会喝。看来性格和他弟弟不大一样。

412

销售部也开始改革。这些年销售部的几个人都是几个股东的亲人,所以服务态度有欠缺,工作目标不明晰。现木总从北京请了五个人过来(三男二女),以龙海为经理,准备以全新的营销理念开展工作。矿里很多人怀有敌意,特别是销售部原来一些人,说什么外来的和尚会念经,看来是不相信他们了。

422

木总、于总、关总来矿,召集矿务成员开会,传达市政府决定:五月中旬自治区来矿召开灭火工程现场会。现场会规格高,由自治区主席亲自带队,全区各市、旗分管领导、行业主要领导参加。人员多,大约有400人。影响巨大,所以老总要求我们打造永力的精品工程,无条件地配合好政府的工作。首先,思想认识要到位,事关今后的发展,一定要做出标兵形象,要不惜一切代价。从采区到复垦绿化、进矿道路都要达到一流的标准。

灭火工程全国看内蒙,内蒙看鄂尔多斯,鄂尔多斯看黄天棉图,黄天棉图盯着我们矿。所以这次现场会意义十分重大。晚上,召集部长以上人员和施工队负责人进行传达和安排,要求大家立即行动起来,圆满完成这艰巨的任务。

423

今天,销售量达到4万吨。从1日至今己销售60多万吨,日销量和月销量双双创办矿以来的纪录。至此,证明收购阎家沟边界八十万吨煤的决定正确无误,至少赚五千万。

宁平和东家星为在排土场上预留老百姓墓地的事产生矛盾,俩人吵得不可开交,谁也不服谁。家星气忿忿的要辞职,于总打了两次电话要我去协调。今天,于总是支持宁平的,他说矿里要有大有小,矿长就是矿长,做事要有规有矩。我本准备叫他俩出去吃个饭,消消气,可他们还在气头上,谁都不去。

424

东家星去公司找于总反映昨天和宁平吵架的事情。于总外出办事去了,家星便向木总、可总反映。后来,于总转变了态度,给我打电话说宁平工作方法简单,煤矿有今天,在技术上,百分之八十是东家星的功劳,百分之二十是庄院长的功劳。找东家星这样的人难,找宁平这样的人容易。晚上,和义鸣、胡辉、小严一起,把宁平、家星请到黄天棉图吃饭,当他们的和事佬,在饭桌上俩人互相致歉,都表示不再计较。但我知道,在他们心灵的深处,还是无法心心相印的。

426

昨晚下了雪,早上八点,突然刮大风,下大雪。实属罕见。昨晚十一点多,于总给我打了几次电话,我都未听见,估计还是关于宁平和家星的事。早上,我给他发了一条信息:“于总你好,矿里的事让你烦心了,这是我的失败。维护班子整体团结,发挥大家的工作积极性,是我坚定不移的目标。客观地说,东矿是个优缺点都非常突出的人,扬长避短是可用之才。宁矿办事果断,工作尽职尽责,如果能改变一些工作策略和方式,也是个难得的人才。煤矿有今天的局面,大家都尽心尽力了。今后,我们一定会加强相互之间的沟通、理解,用制度去规范相互间的行为,相信我们吧。”于总大气地回了一个字:“好”。

428

宁平这两天闷闷不乐,心情十分不好,他无法容忍家星的所作所为。昨天晚上,专程去东胜于总家里汇报,现在于总又支持他,说木总北京那边有个搞技术的会来矿,以后熟悉了,就把东家星换掉。

上午,木总和可总来矿,检查现场会的迎检工作,叮嘱要抓紧生产进度,确保七月份不断煤。如果断煤,奖金全扣。

429

于总和庄院长、全院长来矿,召集有关矿领导开会,布置两项工作:

一是关于灭火工程现场会的迎检工作。要求尽一切力量做好,支持政府就是帮助自己。大家一定要有这个概念,这个月即使不赚钱也值。

二是黄天棉图沿神弓线设定了八平方公里的红线作为灭火治理范围,该区域涉及九家煤矿,政府的意见是由一家有治理经验和能力的煤矿独立承担连片治理任务。现已初步确定由我矿来承担,红线开挖势在必行,两个月内会动工。要求大家做好开工前的各项准备工作。

红线开挖既是一项艰巨的任务,也是高回报的项目。艰难的是涉及的煤矿多,谈判十分困难,征地也越来越麻烦。时间短,任务重,两年治理,一年观察,预计用三年时间完成。土石方剥离初步计算将达到三亿多立方。但利润也极为诱人,八平方公里煤的储量应该在4000万吨左右,按目前的行情,我估计每吨的纯利润在30元左右,总利润达到十几个亿。八平方公里分两期治理,首先治理4平方公里。

此项目一开工,等于买了一个矿。

52

木盛(木总外甥),一个十分讲义气、够朋友的人,也是一个爱冲动、容易让人利用的人。这两年在供销部工作,总爱出头露面,打抱不平,为此,没少挨木总的骂。前几天,又为分工的事和汪默光吵架,还主动提出辞职。这次木总、于总都没有挽留,顺水推舟地让他走。我给木总打电话(他在新西兰),要求再给他一次机会,木总说:“让他走,不要留,很多事情你不知道。那年打架,一个煤矿差点就让他给打掉了。”我只好作罢。中午,龙海经理、宁捷、东南山请他吃饭,为他送行。

本月煤炭销售量达到85万吨,创办矿以来纪录。生产部煤场管理员十分辛苦,每天灰头土脸的,除了眼睛,脸上看不到一点白的地方,他们洗脚都用鞋刷,吃到肺部的灰是永远出不来的,我十分同情他们。为此,我多次提出要给他们加工资,今天决定生产部煤坑(场)管理员,每天补助10元营养费,每季度结一次。

59

木总从北京介绍过来的技术员东存山,35岁,也是福清人,以前在木总北京的房地产公司做项目经理。也就是上个月于总和宁平讲到要替代东家星的人,前几天到矿,安排在技术部。东家星说这个人不行,不给安排技术方面的工作,仅安排他在绿化组计车数。

于总今天来矿,召集矿领导开会,他说:“灭火工程连片治理原定八平方公里,现在先做四平方公里,由中介公司评估后,我去和政府商谈。新来的小东(东存山)为技术部长。我再说一遍,东存山的职务是技术部长,主要任务是负责矿山布置以及基建工作。”

可能是东家星知道东存山的来意,或许还有工作方式的差别,开始对他怀有敌意。今后如果没有老板的强力支持,他的日子会很不好过,毕竟东家星不是一般的人物。况且于总对家星虽然有时很生气,但更多的时候是顺着他。

515

于总来矿,布置两项工作:一是关于收购和泰煤矿和我矿交界处储量八百万吨煤的事,要矿里作出预算;二是办洗煤厂的事,原则上同意办,要我和解兴去了解投资成本和周边的洗煤情况。前些时候,解兴提出来建一个洗煤厂,他说可以收集底板煤进行加工,有较大的利润空间。和他接触几个月,觉得他头脑很灵活,但也是一个很会享受的人。

下午,宁平矿长跟我说,有人用福清话给他打电话,说采坑有一个姓毛的,手段很黑,敲诈、收受客户回扣。他的第一反映以为是我,后来一分析,觉得是我带过来的两个人中的一人。给他打电话的人应该是在采煤队做了一段时间、前几天刚辞职走了的东全金,我从宁平那里查了电话号码打过去,问是高个还是矮个,东全金说是矮个子。

据此判断,那就是毛声货,难怪这段时间老有人说,他在外面讲是我的亲哥哥。我对他们交待的第一件事,就是要廉洁,要过得硬,不该想的不要想,在这里做事不受欺负就可以了。如果他把我的忠告当耳边风,那就太让我失望了!

晚上,我去找他们俩人,再次申明我的观点。毛声货信誓旦旦地说没有收受回扣。但此事在我心里留下了难以抹去的阴影!

519

于总夫妇及其部分亲属昨晚全部住在矿里,据说要住两天,在矿里做祭祀,于总很虔诚,每月初一、十五都会到矿里来敬神。

晚上,于总和我们几个矿长讲了很多,有几件事情值得回味。一是说夫妻之间没有钱吃饭的时候,钱最重要;有饭吃,则是感情最重要,家庭最重要。二是做人不要亏了自己,不要太小气。他多次说木总买机票都要反复地问优惠多少,从不坐头等舱。他说他父亲说的两句话,让他记了一辈子:一是一分钱要赚,一元钱要花;二是朋友之间吃喝不要计较,其他方面则亲兄弟明算账。

于总虽然文化不高,但为人仗义、豪爽、大气、大度,确实鲜有人做得到。口才也好,非常健谈。和他在一起总感觉到前途光明,有希望,他确实是一个让人敬仰、敬重的人。

62

521日回家探亲,今天晚上十一点,回内蒙煤矿,在家十二天。

这次回家主要是了解老家水洗煤的情况,耗水太多,不适用北方。524日,和罗卫、周军、熊彗去樟树找陈军、曾国强、李晓马等战友,他们很热情的接待了我们,并介绍了一个原在四特酒厂调酒的帅师傅认识。我把自己想做酒、存酒的想法和他说了,他说做四特酒的技术没有问题,但对我累年存酒的作法不很赞成,他觉得现做现卖更好。

从张树回宜分,途经高岸黄沙的横港村,这是后埠毛家分出的八大家族中走的最远的一族,也是最大的一族,全村有毛姓人口一千多人,出了一个大官是市人大副主任毛外,副地级。参观了他们去年花费60多万元新修的毛氏祠堂,我去年为此曾捐了600元。横港村习武成风,人人都会些拳脚功夫,代代相传,历史悠久。今天刚好村支书毛用贵正有几件麻烦事在处理,我们没有停留多久,便返程回宜分。

今天中午,又依依不舍地离别了家乡和亲人。

65

对于连片治理工程,有人觉得利润不大,任务又重,遂产生畏难情绪。木总、可总、关总来矿,召集矿领导统一思想,要求大家不能放弃,决定下来的事不要有异议。这个工程来之不易,政府到昨天才决定给我们做,于总在外面做了很多工作。工作上,大家思路要清晰,分工要清楚,特别是安全工作,不能顾此失彼。

刘长今天下午来矿,目的是了解北方的发展情况。刘长是刘何的弟弟,他们兄弟五人是去广东做旧货生意的创始人。十几年前,他们发现广州打工人员进出频繁,离开的人员都会急着很便宜地处理一些家具、家电,而新来的务工人员能以不到正品一半的价钱买到同样的东西也很乐意。其实就在这一进一出中,他们赚到好几倍的钱,甚至是十几倍的赢利。后来,他们开店,专门收售旧货。此新兴行业带动了整个宜分的发展,现在,至少有百分之十的宜分人在广东境内做旧货买卖生意。这几年他们有的转行在家乡做煤矿生意,也赚了不少钱。

今晚,于总爱人请矿里部长以上人员和部分亲戚在加油站吃饭,菜很丰盛。于总爱人做人很到位,和矿里人员接触也多。于总是和她结婚后,事业开始兴旺发达。晚上,刘长也一道过去,还喝了很多酒,他的酒量十分的大。

67

刘长今天在东胜吃完中饭后,从包头回家,他这次能尽释前嫌来我这里,共同探讨今后的发展,我很高兴。

612

灭火工程连片治理和迎接自治区的现场会引起了公司高层的高度重视,董事长吴忠特地从福建来到内蒙,今天和木总、于总、可总来矿,晚上召集部长以上人员开会,会议要求:一是连片治理工作启动越快起好,要发扬吃苦精神,原来工作十二小时不够了,可能还要加几个小时。安全工作十分重要,特别是火区要成立专门的安全机构,制定好工作进程表,办公室要在观望台做好宣传广告牌;二是关于灭火工程现场会,初定为本月二十二日左右,要尽一切力量,做好这次迎检工作。

晚上开完会后,我和宁平向木总提出,让解兴担任安全副矿长。因为现在工作面多了,煤炭局也要求安全、生产矿长不能一人兼任。木总的意思是提拔太快,要我们慎重,如果做不好、会影响到于总。其实,提拔解兴做安全矿长也是于总的意思。前几天我单独找木总提出让解兴担任安全矿长,他当即反问我:“如果解兴不是于总的亲戚,你们会这么快推荐他吗?”后来宁平又提出让他代理安全矿长,木总虽不大情愿,但也没再反对。

617

陈浪和龚九、廖总三人来内蒙,昨天到矿。他们此行的目的是先到我这里了解露天煤矿的生产情况,然后准备去外蒙。他们看到矿里轰轰烈烈的产销局势,连连说大开眼界。关于外蒙古的情况,我也不大清楚,打电话咨询了于总,他说千万不能去,那边很复杂,排外很严重。

陈浪他们还是决定去一趟外蒙,临走时,我请他帮我带500元给他同村的陈专车。那是个很和善的单身老人,曾经,我家刚还清生产队的200元欠款,经济条件仍然困难的时候,我负债建房,他不嫌我家贫穷,大力帮助了我。这份恩情我一直铭刻在心。

618

木总、于总晚上来矿,紧急通知:灭火工程现场会确定25日来矿,届时将有大约300人、70部车到现场。要求矿里把道路整修平坦,到东胜借客车来试验,确保车能上坡。现场安排遮阳伞,准备水果、西瓜、饮料等,汇报材料是重点,要精心准备。人员要统一着装,标语、彩旗一应俱全。医疗救护要有保障。绿化该补的要补上,不在乎花钱。周边的老百姓不能接近现场。老板如此用心、细致的安排,的确让我们感到重视和紧张!

今天,毛革分和毛见名来矿,我工作太忙、先安排他们住在黄天棉图。

620

老家有句俗话:“前门百百岁,后门当棉絮”,意思是倾其所有地接待客人,宁愿背地里把睡觉的棉被都卖掉。我属于这种人,在家是这样,在外面更是这样,特别是毛家村有人来,我更是高兴。这一月之内,老家三次来客,忙得我不亦乐乎。这些天工作又实在太忙,毛革分和毛见名就只能在矿里走走看看,今天,带他们出去好好吃了一顿饭,玩了一个痛快。

毛见名现在是我村河对面令下村的村主任,令下村隶属于唐浦镇,全村人口500多,有近百分之八十的村民姓毛,原本和我村同一行政村,土改时期,以河为界一分为二成了两个村。毛见名尚不到四十岁,前些年,一直是做些大米加工方面的生意。他说受我为毛家村奉献的影响很大,去年参加了村里的换届选举,选上了村主任。这次出来,也是想为自己、为村民找条赚钱的路子。也是想为村民做点事的人,我为令下有这样的村干部感到高兴,也为自己有这样的朋友感到高兴!和他俩探讨买车运煤,他们很有兴趣。明天,他俩将转到山西等地考察项目。

625

历史将永远记住这一天!早晨五点起床,吃了早点即开始工作,木总、于总五点四十也相继到矿。旗煤炭局、公安局部分警员也陆续到位。八点三十分,自治区副主席赵双联、国家发改委领导、各市旗领导浩浩荡六十多部车,二百来号人来到现场。由于准备充分,安全警卫、灭火治理汇报、现场接待都非常到位。领导在现场边听边看近一小时,十分高兴,对我们的工作,给予了充分的肯定和表扬。

真是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为迎接这次现场会,花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和精力,前几天,还买了五万元的红地毯,准备铺到现场,我当时就觉得不妥,太铺张,太浪费。昨天,准旗祁旗长知道后,也不准铺。

现场会散后,木总、于总挺高兴,在现场和大家合影留念。我坚信,永力煤矿将会走向一个更高、更好的平台!

627

我矿地处准格尔召镇(黄天棉图)铧尖村区域,和村民关系处得不错。最近,村民为卖水(我矿生活、生产用水都要到该村两个小组水井去买)收取装车费的事一直与矿里纠缠不休,村民动不动就堵路。

今天上午,于总来矿,邀请镇政府康副镇长、村支书郑旺、两社(组)社长及部分村民代表来矿,与宁平、义鸣和我,共同商量解决以上两大问题。经协调,决定如下:

第一,关于卖水问题。全矿15部水车,乔家圪愣社放5部,沟门社放10部,由矿里发水票到各社,再由社长分配到卖水户。

第二,关于村民装煤补偿问题。我矿按年产90万吨、每吨3元的标准,补给铧尖村每年270万元,并承诺,只要永力矿存在,此政策就不会改变。

72

早上六点多,水车司机杨伟电话报告,铧尖村民乔桃喜、乔二喜等人又在堵路。本来前几天已经协调好了的事,由于村里内部产生矛盾,致使几个爱出风头的村民又多次刁难。几个矿领导简单碰了个头,决定要我带三、四十人去震慑一下,同时向于总汇报。

一到现场,看到乔桃喜兄弟刁蛮放泼,乔桃喜的儿子还拿着像机摄像,矿部人员上前抢夺,结果失控发生打架,乔桃喜挨打最多,被打得在地上爬,像机也被砸烂,乔桃喜70多岁的老母亲不知被谁撞倒在地,脸摔破了,流血不止,见此情景,我赶忙进行制止、劝阻。后来,双方都报警,派出所杨副所长、村支书郑王都来了。派出所说村民有错在先,不该堵路,郑书记(我们矿一年不少于  几十万送他)也不敢说村民有理。4个受伤较重的村民送医院治疗,善后事宜由派出所去处理。

75

大儿子读大三了,前几天放了假,我要他直接从南阳大学来内蒙。昨天,我要他穿工作服、带矿帽,跟着毛声货去煤坑跟班实习,体验煤矿艰苦的生活。从昨天傍晚六点下去,到今天早晨七点回来,我问他有什么感受,他说现场做事感觉和乞丐一样,甚至连乞丐都不如。

也许是出身贫困的原因,我对儿子的教育历来严格。我总觉得不知其苦,便不会珍惜甜,其实,早在七年前,我就带他下过煤井。他这些年进步很大,特别是上大学以后,各方面素质提高了很多。

77

大儿子在矿住了几天,矿里一些人对他评价很高。这个暑假,我准备让他到北京、上海、浙江、福建等地去体验生活,开阔视野长见识。下午,和声货、又亦一道送他到东胜,晚上七点零七分到北京的火车。临上车前,他亲热的拥抱,差点把我的眼泪惹出来。

710

晚上,宁平、东家星、义鸣、解兴和我一道请于总的叔叔于敏吃饭,为他送行,他明天就要回福清了,明天回去的还有加油站里于总的姑母以及东秀的外甥媳妇,外号叫“小白菜”的。

于敏这人其实挺好相处的,大家戏称他为“老顽童”。前段时间,听说加油站经理和站长之间有矛盾,工作不协调。东秀对于敏小恩小惠地耍了些手段,于敏就帮东秀,使得本来复杂的局势就更为复杂。

“小白菜”是东秀嫡亲外甥媳妇,才结婚一年,人长得十分漂亮,外界传说东秀把她勾引上了。如果真是这样,那东秀确实过分了。

于总很大方,给了叔叔5万、姑母3万路费。

717

今天傍晚,来矿买煤车辆非常多,保安部指挥、疏导不及时,造成堵车。宁平矿长到保安部发脾气,批评关海部长。可能言语比较粗暴,当时双方就吵了几句。过后关海想想不服气,来矿部大骂宁平,态度非常恶劣,影响很坏。

晚上十一点多,宁平矿长召集矿务成员义鸣、东家星、宁强、解兴、胡辉、小严,就关海今天的行为,要大家发表看法,他建议免去关海保安部长的职务。保安部主管矿长义鸣也表态同意,而且还责成关海写检讨。东家星的意见是干脆开除关海(这实际上是在帮着关海说气话)。

会议决定:免去关海一个月的保安部长的职务,由保安部班长关忠主持工作。

这几年,关海在矿里总爱出风头,爱突出自己,起先是依靠东家星,后来也口出狂言,在温明面前说:“东家星算什么!”动不动还把于总搬出来,他落得今天这种结局,应该是迟早的事。如果他不反思醒悟,还会吃亏。

722日(农历六月十一日)

今天是我的生日,碰巧占了一个大便宜。宁平矿长情人宝睛的儿子、女儿及七十多岁的父亲来内蒙游玩,马东山在东胜高档酒店“鲍鱼先生”请他们吃饭,义鸣、家星、解兴也去了,花费在两万以上。东家星喝得酩酊大醉,酒喝急了吐出来又用巴掌托住再喝回去,这种人真是少有。

725

原我村下放知青叶晓,现在是北京百年人寿保险的投资总监,他今天到包头包商银行处理业务,要我过去聚一聚。已经很多年没见面了,本来就很想去拜访他,他的人生阅历很丰富,才能出众,做人做事值得我学习。下午七点,赶到包头,包商银行贾副行长在朝鲜平壤银畔馆接待我们,这应该是包头最高档的接待,每人最低消费880元(不包烟酒),我们享受的是每人1200元的接待标准。这个朝鲜人开的酒店在饮食方面没什么特色,有点西餐的味道,最具“特色”的是朝鲜姑娘的载歌载舞,那些姑娘人长得很漂亮。

晚饭后,到叶总下榻的香格里拉大酒店聊天,聊到毛家村的事,他很开心,他记性相当好。将近十二点,我从包头返回矿里。

727

上午,突然接到一个陌生电话,原来是我在部队下连队时的老班长吴和。他说好不容易找到我的号码,他准备在福建漳州搞一个老四连的战友聚会,他牵头组织,负责费用,看来他目前混得不错。

他是一个办事果断、上进心强非常强、有魄力、有能力的班长,是木总下连队当排长之前的代理排长。他对我的影响很大。毛声货今天讲了一个很有趣的笑话:一个老实的运煤司机看到提煤卡上签了包头队(其实是指到包头施工队区域装煤),他以为要他把煤运到包头去,吓得腿发软,连连求情:“师傅,师傅,我不去包头,我去天津,去包头没钱赚”。

于总来矿,召集矿领导开会,要求加快剥离进度,并通报如下情况:一是准旗国土局长被抓,他出面帮摆平了;二是买和泰部分采区和火区治理大约花了两个亿,要从今年的利润中开支,今年争取再分五角(已经分了五角);三是矿里正、副矿长准备20万元左右的工作股。尽管股东目前意见不一,但他坚持这样做。

87

妻子带干女儿秋秋、佳园,昨天从南昌出发,今天晚上十点多到达包头火车东站。下车时挺有趣,看见佳园象个小男子汉似的,拼命的提大包行李,那憨态真好笑。

妻子这次来矿,准备住一段时间,看是否有什么合适的事情做,佳园也准备到东胜读书。这样一家人能在一起,虽苦犹甜,正如于总说的:夫妻之间没有饭吃,钱最重要;有饭吃,感情重要,家庭重要。

819

人生第一次品尝监狱的滋味!前天晚上,宁平、宝睛、解兴夫妇、义鸣及前妻儿子、姨妹夫妇、温明等一大帮人在黄天棉图阳光酒店喝酒。大家都喝了很多酒,回矿时被交警拦住。交警首先是逮住了宁平,见此情景,我急忙停下车来去帮他,交警见我的脸更红,而宁平那边,宝睛力气大,拼命护在他前面,所以交警转过来把我抓住。本来也没多大的事,但因为义鸣前妻来矿准备复婚,结果谈得很不愉快,还和儿子发生了冲突,因此心情不佳,加上他以为和派出所平时称兄道弟的,几个交警他不放在眼里,于是大骂交警,激怒了交警队的人,他们当晚就把这件事传到网上去了。我在派出所呆了一晚。昨天,宁平、解兴把事情向于总作了汇报,于总找到市领导出面,答应下午想办法让我出来。结果交警队那几个家伙上午就把我送到了伊旗看守所。人生第一次踏入看守所,终于体验到手拿窝窝头、菜里没有一滴油的滋味,体验到人失去自由后无助的心情,难受之极。看守所四个人一间房,其中有一个是伊旗公安局副局长的妻弟,我说我明天会出去,他说几乎没有这个可能。说得我心里更难受。今天早上四点就醒了,便一直睡不着,只盼望时间过快点,让我早点出去。上午十点,吃了一点猪潲般的饭,还不见动静。直到十二点过五分,听见外面有人叫收拾东西,我知道可以走了,激动得眼泪都差点流出来。出了看守所,看到小严正在等我。这两天,他一直在外面帮我协调这件事,让大家操心了。

回到矿里,彻底洗了个澡,晚上,油站于勇站长请我们全家吃饭,为我压惊,内心很感动。

820

召开矿务扩大会(扩大至各部部长),关海就上月顶撞宁平一事在会上作检讨。大家都对他的行为进行了批评,我也送了他一句话:“大柔非柔,至刚无刚”,希望他能听得进去,会议决定恢复他保安部长职务。

824

木总、于总来矿,召集部长以上领导开会,传达自治区灭火工程专题会议精神,会议内容纪要如下:

第一,胡辉主任传达自治区灭火专题会议精神,会议要求连片治理动工越快越好。全区已安排治理资金9个亿,已经到位资金2.5亿。黄天棉图作为全区的重点治理区,连片治理工程由我矿承揽,必须做出样板工程。

第二,于总讲话,他说,从现场会到昨天,近两个月来,感到压力越来越大。我们不但要抓好安全生产,而且要讲政治问题。黄天棉图连片治理灭火工程本是伊政公司做的,伊政公司是政府合作的公司,现在以我们为主,他们配合我们做水管、高压电线的迁移工作,为此,大家可以看出这项工程来之不易。其他煤矿同意与否是政府的事,我们只考虑怎么开采,做一个详细的、合理的方案出来。以我们矿为中心,向外延展的方案不变,其他可以突破的地方,也得把方案做出来。规划目标要做好,要体现在图纸上,明天伊政公司会来人看我们的规划。

第三,木总讲话,他说,今天,会议主题很突出,就是连片治理灭火工程开始启动。我今天只讲两件事,一是当前矿里存在的一些不足,主要是领导层思路有问题,思想有放松。核心工作不突出,安全工作有松懈,据我所知,已近两个月没有进行安全检查了。销售部的环境卫生要抓一抓,女的比男的还懒,桌面上一层厚厚的灰。保安部要进行半军事化管理,馒头浪费很多;二是要求思想一定要到位,职责一定要清楚。规划要及时,分工要明确。

第四,宁平矿长说,是有两个月没有进行安全检查了,这是我的责任,没交待清楚。

827

佳园已经确定到东胜滨和小学读书,是于总要胡辉找关系,还送了一万元钱才进去的。下午进行入学考试,他数学考了94分,名列前茅。语文考得哭起来,教材不一样,没学过。这个小学有一句雷人的校训:“文明其精神,野蛮其体魄。”准备租赁原公司退租的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让妻子带嘉源上学,只是住房距学校比较远,坐公交要转车,很麻烦。

晚上,于总把我和家星叫去他家,说了几件事:一是准备成立灭火施工队,由采煤队解品骄负责组建,请我们大力支持;二是吴忠投资远形煤矿的事不要乱说,他不准备投资了(觉得没有钱赚),;三是对东存山的意见很大(说他狂妄等等),还要我去转告木总。

829

妻子和儿子在东胜住了两天,我也没空去看他们。儿子说:“妈妈,咱们回家吧,反正爸爸也不理咱们。”妻子和他开玩笑说:“怎么回去,我没有钱买车票。”儿子说:“咱们就走回去吧。”听了妻子的转述,我是既心疼又心酸,这些时候矿里实在太忙了。

宁捷打电话说,我租住房的原房东要涨房租,去年年租2.7万,今年要涨到4.5万,一分都不能少,太黑心了。无奈下午,到滨和小学对面找了一个幼儿园的托儿所,每月吃住900元,一星期接一次。于是,决定把房子退掉。

晚上,住东胜,找木总聊,主要是说东存山的事。以我的了解,东存山有较强的工作能力,做事也比较到位。但有时候说话会伤到人,总体来说是个可用之材。现在的问题是和家星合不来,于总可能听了一面之词。木总的观点很明确:他把东存山介绍来,是给于总用,他相信于总的人品,能用的人他会用得上的。

91

凌晨一点十五分,马东山队刘总打电话,说工地出事了,我和温明立即赶到现场,只见二号挖机被两块大石头砸扁了,驾驶员头破血流,已无生命迹象。一个年仅19岁的鲜活生命,就这样默无声息地消失了。一个家庭面临的将是天塌下来的痛苦!

915

这些天紧张而忙碌,主要是为连片治理区的开工作准备。修路、建房、设计方案、组织员工安全培训等等。另外就是“9?1事故”的善后处理,查找原因,制定措施,追究责任。矿领导宁平罚五千,我和解兴每人罚三千。

恢复中断两个月、每月十五号的安全大检查。原先解兴要中断检查,我就觉得不妥,但因为宁平默认了,我也没有坚持。今天,有针对性地对台阶、边坡、规范采装等环节进行了重点检查,因为出了事故,所以第一名空缺。

和解兴每人投资40万元,合买两部货车运煤。他可能是和阳光酒店的刘老板合作,所以叫刘的儿子管理。我这边40万分别是:毛革分投10万,毛见名投5万,李宁投10万,矿里有一个部长投了10万,其实我自己就只投了5万元。我注重的不是自己赚钱,而是希望能在这方面闯出一条路来,带动毛家村的发展。毛见名已来一个星期,住在黄天棉图,帮做新车上户、买蓬布、做车厢等工作。毛革分是昨天过来的,我和他们交待得很清楚,所有的管理工作都由他们自己负责,我没有时间,也没有精力参与。

今天是新车第一次运煤,刚出矿就爆胎,耽误了三个多小时,花了上千元修理费。出师不利,我心里掠过一丝阴影。

920

今天,正式成立“永力煤矿安全培训学校”,由我兼任校长。上午,举行开学典礼,矿部长以上领导,技术总顾问庄院长、全院长,新来的总工金名,各工程队老板,现场总指挥以及第一期66名学员,一共一百余人参加。施工队送了大匾和鲜花,以示祝贺。

大会由行政矿长义鸣主持,我阐述了办校的宗旨和意义,要求树立“三种思想”,培养“三种精神”。宁平矿长致祝词,金名总工自我介绍,他毕业于阜新矿院,当了十三年老师,后到煤矿,先做总工,后来当了六年矿长。

应该说,成立安全培训学校,虽然定位可能高了点,但对如此快速发展的局势,面对几千素质参差不齐、进出频繁的员工,每月进行两次培训很有必要。目前存在的问题是师资力量不足,而我当安全培训学校的校长,解兴当安全矿长,其中关系似未理顺。虽然有时候他也叫我师傅,但更多的时候他定位自己是老总的亲戚。

925日(农历八月十八日)

刘星化的外婆今日去世,至此,我父辈的老人只剩下两个人了(振叔、早婶)。按约,他借我的四万八千元,在他外婆去世之前,要连本带息归还。因此,我委托袖原去问他,结果他猪八戒倒打一耙,说这个时候向他要钱,太过份,他明天就还钱,要我记住,,,,,。说他忘恩负义有点轻,说他恩将仇报一点不为过。当初为支持他办厂,为他出人头地,为我们家族争光,我倾尽全力地支持他。可如今,他反目为仇,真是苍天不长眼!我忍无可忍,狠狠地骂了他一顿,骂得他在电话里哭,又答应明年一定还。

928

木总、于总这段时间天天在连片治理区准备新开营沙壕区域现场检查、督促,上午十点多,我从永力矿区过去,快到营沙壕工地时,看到一个女的开着东家星的车,忙着调头,我下车一看,家星也在车里。原来家星这几天在包头学习,找到了一个女朋友。他说于总在工地,他不敢进去,要我保密。现在他也跟宁平一样,有了二奶,你看这世道!

看完工地,木总和于总召集在家的矿领导开会,于总交待了几件事:第一,他明天去出差,十月十日回来(估计是陪领导度国庆);第二,连片治理营沙壕区域,确定十月一日开工;第三,加快生产进度,此时,卖煤合算,十天之内每吨煤涨了40元。要求每月的销量不能少于一百万吨。

101

煤矿工作没有节假日,没有白天黑夜。今天是国庆节,连片治理营沙壕区域开工修路。但愿平平安安!

下午,开会研究人事问题,根据工程量的增大,决定任命温健为工程二部部长,于佩为工程部班长,解君为保安部班长,东华为生产部班长。试用期为两个月。

温健,温明的侄子,一个三十出头的小伙子,看起来性格很随和,但做工作很有力度,执行力很强。东华是解兴的三姐夫(二婚),来矿时间不长,不大爱说话,有点结巴,安排他当班长,完全是看在他是解兴亲戚的份上。

109

煤炭供不应求的火爆现象出现了。高速公路上车堵了十几公里,直到暖水镇,交警一问,都是来永力煤矿拉煤的。我们煤矿是越来越出名了,主要原因是煤质比较好,卫生,干净,块率高。服务态度好,廉洁不收小费,装车速度快。煤产量高,保障供应,不像别的矿,一天就只能售几千吨,甚至更少,缺乏竞争力。

强辉中午打电话报喜,说他在农历八月二十八(阳历十月五日)生了一个男孩。这真是一件值得高兴的大喜事。想想我父亲48岁才生我,52岁生弟弟。如今弟弟才42岁就当爷爷,我也做大爷了,既感到高兴,又觉得自己开始变老了。

强辉侄儿秉承了我弟吃苦耐劳的好传统,初中毕业后,一直在“宜丰饭店”、“名典酒店”等几家酒店做事,从学徒工做到大师傅,进步很快。原“名典酒店”的老板见他为人诚恳、手脚勤快,就把表妹许配给他。如今,他们小俩口也开了一个小饭店,取名叫“毛家饭”,生意挺红火。

1020

这段时间抓煤炭产量,都快把人逼疯了。煤炭供不应求,堵车非常严重,公司领导要求加大疏导力度,车堵在外面,影响不好。

木总发扬部队的光荣传统,晚上近十点,来矿查岗。刚好看到宁捷、解品骄、宁旺、吴航打牌,宁平过去叫他们,也被视为旁观者。估计会进行处罚。

1023

今天上午十点,连片治理营沙壕区域伊丰公司(解品骄负责)正式破土动工。公司领导木总、于总、可总亲临现场参加开工仪式。于总下跪,参拜四方神灵,焚香磕头,虔诚之极。然后木总、于总剪彩,宣布动工。

我真诚地祝愿:企业红红火火,人员平平安安,生活开开心心!

1031

木总、于总来矿,召集矿领导开会,对矿里工作很不满意。于总说:“矿里工作安排慢,方法不对头,临时便道、磅房、露煤量等工作中都存在大问题。矿领导中开始出现贪图享受苗头,买车都要讲档次。处理1020日的打牌当事人,决定处罚宁捷、宁旺各一万元,宁矿在场,处罚两万元,毛矿不在场,但负领导责任,处罚五千元”。

木总语气严厉,他说:“最近,矿里工作落实慢,宁矿要负主要责任,毛矿是帮凶!主观能动性不强,依赖于总。婆婆能力强,媳妇就不动脑筋。浪费问题、赌博问题,公章管理失范!土方测量原定十五日完成,今天三十一日了,还没有结果。”

目前的工作压力确实太大,但如果公司能放心、放手、放权,就没有做不好的事。

115

下午两点,开矿务会。一是下达十一月各施工队的土石方剥离任务;二是矿里堆放在老金泰达回填区域的六、七万吨底板煤,原定卖80元一吨,可买家拉了几车就不要了。前段时间,解兴提出用简单方法把它洗出来,就目前的行情(一吨至少卖380元),除去洗煤开支(一吨100元),每吨纯利润200元,按洗五万吨计算,公司至少可以赚一千万。宁矿请示于总,于总同意做,并由我负责去找人做。我想刘健生比较适合,他既内行也负责任,同时我也确实很想帮帮他。

1113

晚上开矿务会,研究人事问题,决定:

徐政任安监部部长(金明介绍来的人,到矿时间不长,尚不知能力如何);

胡里任安全部长(胡辉的同学,工作认真负责,表现非常好,文化程度高,我曾力荐重用,南昌人);

东华任生产二部部长(解兴三姐夫,解兴不大喜欢他,平时也没什么交往,但是亲戚,还是把他推上去了);

关生泉任生产部班长,可荣、宁刚、宁春任工程部班长。

1122

荣达煤矿亏本百分之二十已成定局,剩余百分之八十的钱款已逐步打到我的帐上。四十万亏了八万。村民的三十多万怎么办?即使我自己独揽亏损,把钱款给他们保本打回去,不仅会挫伤他们今后投资的积极性,而且会让那些未参加投资的人看笑话。因此我决定再补加六万多,一年给他们保本后百分之二十的利润。今天,将36.36万元打到毛袖原帐上,让他帮分下去。但愿村民们能理解我的良苦用心。

刘建生已开始进矿清选块煤,几十万元买小型洗煤机,由周盛从江西萍乡运来,周盛和周军乘火车来,协助安装洗煤机械。

123

这段时间,为运煤车的事头痛。原以为把车买好了,又有专人管理,根本不用我去操心。可两个多月来,经营情况不尽人意。正常情况,去一趟天津花时四天左右,除去油费、路费、驾驶员工资,每趟赢利不到二千元。有时还要碰上下雨、堵车、扣吨位等意想不到的事情,不确定的因素太多、还要支付司机工资等费用。车到矿里排队着急,解兴有时候让保安部(因为保安部是他直管)安排提前装车,这肯定让一些人不舒服。我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照这样经营下去,亏本已成定局。

可能有人告到老板那里去了,于总晚上给我打电话,说运煤车的事,语气很重,他从未对我说过这么重的话。我和解兴商量决定把车卖掉,亏本也没办法。

129

运煤车经营停了。初步算了一下,近三个月时间,两部车赚了大约三万元。近四十万买的车,现在卖三十万没人要,即使卖三十万,一部车也要亏七、八万元。劳心费神,还背这么大的黑锅,真是碰见鬼了!

1216

这些天,矿里的工作主要是忙于今年的总结和明年的规划。为把连片治理工作做得更好,公司聘请了天帮技术服务公司驻矿进行技术指导。这段时间,我感到特别郁闷,一种无形的压力压得我透不过气来。买车运煤的事已经在全矿上下传得沸沸扬扬的,老连长没打电话来过问,也没有把我叫过去痛骂一顿,更是让我惶惶不安。人也感冒了很久都好不起来,咳嗽得厉害。

下午,去东胜办完事,准备到木总、于总家坐坐。快过年了,我出于礼貌为他们每人买了几瓶酒,准备送给他们。先到木总家,我主动承认了买车运煤的错误,给他带来了负面影响。他沉思片刻,突然大发雷霆:“你知道吗?前两天,我跟于总商量,准备要你和解兴走人。”他骂我一是不知足,拿这么高的工资、奖金,还想去做其他的事情;二是和解兴搅在一起,抱别人的大腿;三是很多事情瞒着他。

我买车之事确实没有和他讲,那时想得太简单,以为把车买好,有专人去管理,不用我去操心。怪我考虑事情不周,他骂得对,我也没理由去解释什么,只盼他能够原谅我。在他家坐了大概半小时,突然感觉身上冷得发抖,人很难受,我和他说准备回矿。从他家到我车上不足一百米的距离,我抖得厉害,艰难地上了车,车钥匙连插几次才插进去。等把车发动,把暖气调到最大,十几分钟后,我才逐渐恢复正常。给于总的酒还没送去,我打电话给于总,问他是否在家,他说在准旗,过一会儿到矿里去,要我回矿,有事和我们说。我想省得下次又来东胜,就把几瓶酒送去他家,然后回矿。

回到矿里没几分钟,于总也到了。他把我和宁平、东家星、解兴叫到一起,滔滔不绝、满怀信心地讲起了公司的发展,他说企业一定要做大做强,明年,鄂尔多斯的煤矿要整合成25个集团公司,我们矿肯定能成为其中的一个,希望大家要有信心。一直聊到近十二点,于总才回东胜。东存山这段时间表现很好,他又把存山叫过来当着大家的面表扬和鼓励他。

1217

昨晚我离开木总家后,木总给于总打电话,问他在哪里。于总说在准旗,说我准备到他家去,他己经要我回矿里。我能想象到,木总听后肯定恼火,你毛顺余又在骗我,走的时候说回矿,怎么又去于总家?

上午,木总把宁平叫到公司,交待几件事情:第一,把我的月工资降到7000元,和其他副矿长一样,不做就走;第二,洗煤厂必须马上停工。随后,于总打电话安慰我,说木总这样做是对我负责,严格要求,我要理解。关于降工资的事,他说他已和宁平、宁强交待了,不要降,不要给我太大压力。

这些天,全公司上下都在议论这件事,我和解兴成了众矢之的。特别是我,似乎一下子从天上掉入了冰窟窿,极为伤心和失望。如果不是老婆和小孩来了这里,真的想一走拉倒。虽然我做错了,但我还是希望他能像在部队一样原谅我,包容我。想想刚来矿的时候,也受尽了委屈,甚至污辱,走到今天已非常不容易。

1229

下午,宁平接到于总电话,要我和解兴去向木总认错。我也不知为什么变得如此木讷,语言表达能力越来越差,纵有万般的愧疚,却不能表达一二。解兴倒是讲了一些如何如何错了、如何的对不起等道歉之类的话。木总今天倒是没有说重话,只是说我们做得不好,会直接影响到他和于总。这件事要消除影响会有一个过程。

于总确实是个有情有义的人,为我们担当很多,感觉愧对他。

(待续)    

 

感谢作者来稿,版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与作者联系。

文责由作者自负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