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当前位置: 首页民间文本毛顺余: 我的这些年这些事 》2009年日记

我的这些年这些事

    --毛顺余


2009

 

117

土石方剥离工程昨天结束。员工大都已在15日前放假回家,下午三点四十,我乘飞机到上海,看望生病住院的朋友刘健生,并计划从上海回家。

刘建生是我十多年的好朋友,辽市人,工作兢兢业业,认真负责,对朋友忠心耿耿。孝敬父母,对家庭、对儿女尽职尽责。他父亲曾是国民党正规军的团长,为此,文革初期入学的他,连一年书都未念满,就被迫跟着父母亲到生产队劳动。后来到煤矿挖煤,做包工头,成家立业。养育了五个儿女,在宜春市区买了一套房子,又做了一栋房子,靠的是吃苦耐劳、敢想敢干的精神。大女儿五年前患尿毒症,要换肾,很多朋友劝他放弃,但他借钱负债为女儿治病,三年时间,花费四十多万。最后还是天不留人,痛失爱女,对他打击很大。

这次他自己突发严重的颈椎病,到上海动手术,随时都有生命危险。后来手术很成功,住院二十多天,恢复得还好。晚上七点多见到他时,很心痛。人瘦了很多,脖子上带了一个固定套,说话有气无力。他自己说是从死亡线上挣扎过来的。他原准备明天坐火车回宜春,看到他那种状态,我估计他在火车上可能受不了,便帮他买了飞机票,另送了5000元钱,表示了我的一点心意。我在内心深深地为他祈祷,为他祝福!愿好人一生平安。

218日(农历正月二十四)

在家度过了既快乐又矛盾的一个月零一天。快乐的是越来越觉得和家人在一起的珍贵,快乐的是能把永力煤矿的股份转卖掉,对自己,对朋友有了一个交待。还有一件高兴的事是认了一个干女儿秋秋,她1995828日(农历)出生,活泼、开朗、可爱。她家两个女儿,一个男孩,我们很乐意认这个干女儿。这也许就是一种缘分!我们会把她当亲生女儿一样看待。矛盾的是今年还得去内蒙古,去年把股金改成工作股,如果不去的话,不知道将是一个什么样的结果。就这样,我带着矛盾和复杂的心情,又来到了内蒙古。

春节期间,镇党委书记甘敢多次和我谈心,要我继续担任毛家村的党支部书记。我把内蒙的情况跟他说了,婉拒了他的好意,但最后还是让我挂了一个名。为此,我找毛袖原推心置腹地谈了一次,和他挑明地说,我不是惦念支部书记这个位子,是为毛家村的事业能正常的传接下去。希望我们能齐心协力、团结一致。我不可能直接管村里的事,有重要事可以电话沟通,也希望他不要仅仅是为了原来村上欠他的工资而去当村干部,最后达成共识:以村主任为首在家创家业,以支部书记为首在外做产业。若有违背,天诛地灭!

219

今天下午,宁平、义鸣、东家星和我到公司开会。公司领导木总、于总、可总主持会议,参加会议的还有供销部的宁团和汪默光。会议的主要内容为:一是宣布今年的工作目标及奖惩办法;二是有关人事变动。

会议决定:第一,2009年煤年产量保200万吨,争300万吨,从150万吨开始计奖,即完成150万吨,每吨奖1.5元;完成200万吨,每吨奖2元;完成300万吨,则另奖200万元。该奖励不包括供销部人员;第二,人事变动。任命义鸣为行政副矿长,东家星为技术副矿长,胡辉为办公室主任;第三,明确可总为公司监事长。

义鸣,45岁,去年主要负责矿区征地、老百姓搬迁和地方上的外联工作。工作认真负责,能说会道,能喝酒,嗓门大,性格开朗。工作做得很顺畅,给人的印象很好。

东家星, 50岁,虽只有小学文化,但是吃苦精神和钻研精神确实让人佩服。每天白天,不停地往工地跑,晚上,一边喝小酒,一边画图、研究。缺点就是固执,认定的事谁都改变不了,合作精神不够,没有逐级管理、逐级汇报的概念,有事就向于总汇报。如果他能加强组织观念、改变共事的方式,将会取得更大的成绩。

胡辉,41岁,去年主要负责市、旗(县)政府及有关部门的联络工作,文化素质较高,对历史和时事都熟悉,性格随和,能逆来顺受,能领悟领导意图,颇受于总器重。

原安全矿长张分义被辞退。张分义煤校毕业,有内才,但嗜酒如命,懒散。刚来矿时,东家星和他很要好,但后来产生了矛盾,更为搞笑的是,当时他俩合用一部皮卡车,东家星喜欢跑工地,经常用车。张分义恼火,气得坐在车上不下来,弄得司机不知所措。今年,我负责全矿的安全和生产,担子很重。

开完会后,于总把我叫到他家里谈话,意思非常明确,一是春节期间,股东内部意见不一,分岐很大;二是他和吴总、木总是一致的,可总和宁总不一致;三是矿班子内部要团结,可总做监事长,可不理他,甚至可不尊重他。于总就是这样大气、豪气,也霸气。有什么说什么,江湖性情中人。想不到一个月时间,公司高层又有变化,虽然他和木总能合到一块,让我略感欣慰,但我还是希望全公司上下的团结和协调。

221

昨晚开矿务会。东家星提议关海当工程部长。之前,我的意见是要于建魁当,于建魁比关海更合适,比较好配合,所以不同意东家星的提议。义鸣的意见是让关海当安全组长,胡辉的意见是按我的意见办。宁平也没有同意让关海做工程部长。于是会议决定:于建魁任工程部长,关学长为生产部长。为此,东家星把责任推到我头上,把话传到关海那里。关海情绪激动,口头上说不干了。今天晚上,于总把我们五个矿务成员叫到他家里,又是一番强调要团结,对关海的事,他没有明确的表态。最后大家妥协,默认关海任安全部长。

说实在话,关海有一定的魄力和能力,糟糕的是他认为有东家星作靠山,甚至以为于总也很器重他,加上自以为老子天下第一的德性,今后肯定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330

木总、于总来矿。中午,召开中层以上管理人员会议,宣布宁强任财务总监。这是继关雄、于建委、于大结之后的第四任财务总监。小伙子三十来岁,清清秀秀的,来矿一个多月了,做事比较认真,是吴总介绍来的,以前在吴总办的山西焦化厂工作。

晚上,村里来电话说,新农村建设理事会没有把群众工作做到位,用挖机将小院毛声进的旧房子拆倒,由于没有及时通知他到场,结果把毛声进老母亲的灵位砸坏了,砸得一点痕迹都找不到。为此,毛声进情绪很大。毛声进是我弟弟的小舅子,我给顺所弟打电话时,他爱人情绪很激动,认为是村里故意欺负他们家。我劝他们不要想得太复杂,不要得理不饶人。

41

回家扫墓。昨天搭供销部宁团和于春咏的奔驰车回家。车速相当快,最高时速达到每小时240码,今天早上七点到达南昌。

于春咏是于总的妹夫,30多岁,人长得很帅气,也和气、客气。为人谦虚,正派务实,即使在木总和于总矛盾最尖锐的时候,也总是说以和为贵,从没有张牙舞爪的帮凶表现。

46

回家几天,被村里几件事搅得很烦恼。一是我弟顺所岳母的灵位在拆迁过程中被砸坏了,弟媳得理不饶人,把村部的门打坏了,我回去处理,赔了45元钱;二是毛考原和毛光原打架,我回去后,召开党员、组长、群众代表会进行公决,最终决定由毛考原负百分之七十责任,毛光原负百分之三十责任;三是毛声货入党的问题,迟迟未得到解决,想趁这次党员会,请大家表个态,有问题放在桌面上来谈,结果当我的面,大家又不吱声了。最后表决的结果是:只一票反对,一票弃权,其余都同意,算是通过了;四是农田基本建设修的机耕道被句下村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挖坏。几经协商无果。

还有一件更痛心的事。昨天清明节,按前几年的规矩,凡在外工作人员或外出务工家属不在家的人员都到村里吃中饭。这既是对在外工作人员的尊重,也是感情交流、倾听建议的好机会。昨天下午,我回宜分县城后,三组的年青人毛岸原对此不满,带了几个小年青把桌子都扔到池塘里去了。

这个年青人平时做事就比较冲动,和他接触不多,前年山上失火,他积极参加灭火,对他还有点好印象。他和毛的亦一直有矛盾,我曾想把他们叫到一起讲和,冤家宜解不宜结嘛。这次,他可能是看到毛的亦也在村里吃饭,心里不舒服,或者是有人唆使,才做出这样的过激行为。

这几年,通过我自己的以身作则,通过村内外爱村人士的大力支持,通过新农村建设等等,村容村貌、群众思想都得到了改善和提高。这些成绩来之不易,我们决不能让村里又恢复到以前的干部怕群众、在群众面前抬不起头、树立不起正气、躲起来做事的落后局面。今天,我去村里准备先行正面教育,要不惜一切代价,把这种歪风邪气打压下去。刚开始他的态度十分不好,后来通过他母亲等人的劝导、教育,才对自己的错误有所认识,和几个年青人一起,把桌子搬回来了。

414

前天回到矿里,公司领导对矿里工作不大满意。今天中午,矿领导宁平、义鸣、东家星及财务部于建委等人到公司开会,木总讲了三个问题:一是工作问题。矿领导以身作则不够,敬业精神不到位,核心工作不突出;二是管理问题。制度执行不力,分工、合作、协调不够好。大宗工程要有预算,集体研究后上报公司;三是节约问题。浪费比较严重,食堂用矿泉水煮饭。健全仓库物品领用手续,今后公司只负责床铺,被子、脸盆等日用品由个人负责。

于总要求大家按木总讲的执行下去,强调不能浪费,要加强作风纪律整顿,特别是要把生产搞上去,露煤库存要达到50万吨,411月份要达到300万吨。

415

在我的力主下,确定每月15日为全矿的安全大检查日。今天,分三个小组对全矿三个工程队的现场安全和后勤安全进行全面检查。发现了一些存在的问题和隐患,达到了预期的效果。

晚上,一个陌生电话号码发来一条信息:“毛顺余,你不要以为在毛家村作了点贡献就了不起,就可以目中无人。后辈不吃这一套,我岸根更不吃你这一套!”

我又惊又气,当即给他回信息:“你是毛岸原吗?我看不像!因为毛家村没有像你这样说话的败类,你不要故意破坏毛家人内部的团结。虽然毛岸原有些冲动,但他有勇气承担,就凭这一点,我会原谅并相信他。至于我在毛家村的工作,我可以说,上对得起天,下对得起地,更对得起全村的父老乡亲,经得起历史的检验!我最怕村民们贫穷和委屈,最不怕的是无理和威胁!我不管你出于什么目的,但我坚信你破坏不了毛家人的感情。毛家人一定会团结起来,共同走向美好的未来,正义必然战胜邪恶,请你好自为之!”我估计这是别有用心的人在故意制造予盾。

51

木总、关总来矿,召集矿领导和有关人员开会,内容是关于工程款结算的问题。要求每月二十五日前将土方量上报公司。通报说到四月底,共销售煤炭六十多万吨,行情好转,中央四万亿救市资金已初显成效。会议要求,到年底确保完成三百万吨煤。但目前开采困难是排土的原因,排御高度1375(海拔)米远远不够,我建议至少加高十米。

义鸣传达了旗政府及煤炭局的有关政策和规定:全旗(县)126家煤矿分一、二、三类。一类矿,上级检查不停,煤票供应不停。二类矿,重点检查对象。三类矿,重点打击对象。我们矿属于三类矿,核定年产量为60万吨。现在还没有进行验收,所以要把各种关系理顺,老板还要做大量的工作。

622

这段时间很忙。各工程队施工抓得很紧,煤炭销路渐好,到五月底已销售100多万吨。排土场加高一事一直拖到前几天木总、于总来矿拍板,现在看来,加十米还不够。

因为从小生活在贫困的家庭,所以对仍然不富裕的家乡父老念念不忘。今年又是半年过去了,心里很着急,很想为家乡办点事。前段时间,有一个叫李辉的煤车司机说跑运输很赚钱,买辆三、四十万元的车,一年就可回本。他还说,如果要做,他可以帮忙找到司机,也可以保证有货可拉。我觉得这是条路,又问了一些煤车驾驶员,尽管对回本时间说法不一,但总体认为可行。我认为可以尝试,如果成功,可以带动整个毛家村走这条路。我打电话给袖原,以集资投资的方式来做,每个人口至多集资一千元,由我负责每年按百分之二十的比率分红。他估计最多能集到5万元,今天正式报过来的数字是15万元。我说就按15万确定,钱暂时不打过来,等我通知。

627

今天是星期一。晚上,召集各施工队负责人开例会,矿部部长以上人员参加,主要解决施工洒水不到位的问题、煤炭质量问题以及煤炭块率的问题。同时决定安装煤筛,由我负责。办公室副主任(矿务会成员)小严重点强调了修理铺规范管理的问题。

小严,福建永春人,三十来岁,一脸的佛像,是木总原先在北京做房地产时的办公室主任。到矿半个来月,说话、办事十分和蔼,有耐性。前几天,因事动用了东家星的皮卡车,东家星怒气冲冲地训斥,他却不慌不忙说:“东矿别急,坐下来,您听我说,事情是如何如何的”。结果,固执的东家星让他说得没了脾气,这几天逢人就说要向小严学习。

714

土方剥采工程速度非常快,住了半年多的指挥部又要搬家了。今天,木总、于总来矿,召集矿务成员开会。宁平请假回老家了,由我主持会议。会议决定:第一,新建指挥部在我矿矿界北面,乌兰哈达矿区内;第二,新建指挥部由东家星负责,义鸣协助,我监督,宁平监管和协调;第三,搬迁方案集体研究,报于总审批;第四,进度越快越好,确保所有工程队在冬天来临前搬过去。

83

进入八月份,销售看好。老板和各上级领导关系协调到位,他们对我矿工作、对灭火工程大力支持,不限煤票。于总今天来矿,要求加大力度抓生产,八月份销售量要达到50万吨,九、十月份每月达到六十万吨。新建指挥部要加快进度,要考虑做一个观望台。另外,接到通知说鄂尔多斯举办亚洲艺术节博览会,公安局从八月十日停供火工品,要求矿里作好相应准备。

811

上午,木总、于总、可总来矿,召集矿领导开会,一是通知“亚洲艺术节”期间,对我矿的火工品供应不停;二是要求矿里调整工作思路,加大土方剥离力度,尽快露煤,确保产销不脱节;三是重申八月份销量一定要达到50万吨,九月份以后,要达到每月60万吨,否则,奖金不兑现;四是搬迁指挥部工作要抓紧实施。另外,同意排土场再加高十米,达到1395标高。

91

东家星对新建指挥部工作抓得很紧,进展较快。矿领导和部分管理人员已于4天前,搬到新的指挥部了,但食堂还没搬过来,天天要过去吃饭,很麻烦。厕所也是露天的,洗澡是公共浴室。住房条件比以前好,门口有一走廊,办公和住宿隔开,分里外两间。

木总、于总、关总来矿,召集矿领导、财务总监宁强和供销部有关人员开会。于总讲了六点:一是加大生产力度,要想方设法把各种机械调进来;二是基建问题,目前的进度还不够快,吃不好,睡不好,怎么工作?有必要再增加一个基建队伍;三是煤场现有的煤要筛选后再卖;四是磅房所有的事情由宁旺全面负责;五是关于团结的问题,要求大家心怀坦荡,多交心;六是加强征地力量,增加小严参与征地工作,协助义鸣。另外,批评了把关忠介绍到金泰达工程队做总指挥的东家星,责成立即撤销这一任职。木总作会议总结,他说,今天的会议主题是生产问题,八月份销售情况不错,达到了预期的目的。到昨天为止,采区露煤只有35万吨,因此要增加机械,给工程队定任务,定指标,超额部分,其土方量另增加每立方5角钱。他说,绝对不能出现没有煤卖的现象,如果没有煤卖,就卖矿长!

97

这段时间的工作确实紧张、繁忙,天天在工地抓进度,抓产量,抓安全,忙得不亦乐乎。买车运煤的事也泡了汤,没有时间去顾及。李辉也没开车了,去了北京发展。大家都在忙,这事就耽搁了。就我个人而言,本也没什么利害,但村民已准备集资15万元,虽然没把钱打过来,但这是他们的一份希望和信任。如果我没有一点交待,那会使他们失望,也会让一些居心不良的人看笑话。因此,我要毛袖原向大家转达,钱可不集了,我按15万的百分之十补偿他们。我宁愿自己吃点亏,也不能让乡亲们说我没信用。愿毛家村民的思想能开明一点,能敢于投资、敢于接受外面的新生事物,那毛家村就有希望!

煤矿生产顺风顺水。股东老板又在考虑发展壮大。他们在准格尔旗的羊市塔荣达煤矿买了一块灭火工程(离我矿一百来公里,紧挨陕西的神木县),准备派解品骄去那边做矿长。今天下午,几个矿领导和他一起商量有关开工前的认证等事宜。

99

根据公司老板的意思,由解品骄担任荣达煤矿的矿长,东弓要为行政副矿长,温明为生产副矿长。

解品骄在于总名下投资永力矿三百万。买矿之初,在公司帮做了很多事,大家对他印象很好。前些时候,因他还在做自己炼钢渣的工程,所以没有在矿里做事。现在,他的工程己经结束,正好是这个位置最合适的人选。

东弓要,原南昌陆军学院的教员,1972年参军,是木总的老乡。我们在陆院时,他就是营级干部了。几十年未见面,都快不认识了。他转业到福清后,在财委当领导,现退至二线,闲着没事,木总把他叫来帮忙。

温明,解品骄的朋友,38岁,工作踏实。在永力矿担任工程部副部长职务,负责金泰达工程队施工,其能力与为人得到大家的认可和赞同。

这样的搭配比较合理,有战斗力。晚上,矿领导和他们再商量荣达煤矿的工作。老板的意思是我们应兼管荣达煤矿的事,也准备给我们一些股份。

920

当前,在矿施工的队伍有三家。一队是河南队,老板是马动山,河南人。此人刚过而立之年,一米八多的个头,虽然文化程度不高,但办事豪爽,出手大方。四年前,他还是一个挖机司机,后来承包工程,赚了50万元,他把50万元全部作了回报,所以后来就赚了几千万,不过就这二三年的功夫。他和市煤炭局游副局长私交甚好,游副局长把他介绍到矿里来。

二队是包头队,老板是孙修美,包头本地人,一个五十开外、精明强干的女人。原是国企职工,凭着胆识和智慧,辞职单干,通过几十年的打拼,取得成功,用她老公的名字注册了公司。当时来矿时,只是路桥六局王保顺工程队中的一个分队,由于管理细致、做事专业,在王保顺退出去后,她却留了下来。

三队是包头金泰达公司,老板是杜用强,和市煤炭局游副局长是同学。也是游局介绍来的队伍。

木总、于总来矿。中午,召集矿领导、财务总监和顾问庄大力等人开会,内容还是生产问题。于总的具体要求是:第一,三个工程队机械严重不足,如加不起来就撤掉,换施工队伍,不讲人情;第二,今年的产量不是三百万吨,应该是不封顶的。估计牛市可以持续到明年四月,四月以后,市场可能走低,那时,安排你们去旅游;第三,基建速度太慢,施工队的吃住问题一定要解决好。所谓“兵马未动,粮草先行”。他最后希望大家不要满足,哪支队伍不行就撤哪支,决不许占着茅坑不拉屎!

木总针对当前的工作,也指出了存在的问题:一是有畏难情绪。现在是一年当中煤最好卖的时候,绝对不能出现断煤现象;二是思想上有松懈。觉得很努力了,很满足了,有小富即安的思想;三是受施工队思想左右。施工队总是强调客观原因,影响矿里的决策和思路;四是解决问题的力度不够。首先是眼光不敏锐,不能发现问题,其次是对会议提出的问题整改不力,反馈不及时。木总希望矿里尽快制定措施,下达生产任务,确保不断煤。

各股东老板都很着急,去年分了五角,如果今年能完成销售三百万吨以上煤,分一元应该没有问题。现在,销售行情好,那就要抓住机遇,多产煤,多销煤,机不可失,时不再来。这种考虑是对的。

1017

关于荣达煤矿,目前了解的情况是:投资7500万左右,煤炭储量400万吨上下,煤厚6米,煤价约每吨420元,吨煤利润在50元左右。回报率约百分之二百,预计工程一年内完成。这些数据都是东家星根据打钻孔的综合分析,得出的结论。

根据公司老总的意见,正副矿长每人投资荣达煤矿40万元。我们十天前就把钱打到公司去了。前几天,东明一直联系要买我的股份,初步谈妥按三角回报卖给他。于总不知是听谁说的这件事,他直接找到我说:“毛矿,荣达煤矿有钱赚,你不要做傻事,不要做后悔的事。”一席话说得我不好意思。于总如此的一番好意,我不能不领情,那就决定不退了。

1029

李县长来电告诉我:李卫前几天(25日)去唐浦枫林煤矿指挥挖机作业时,掉入已尘封十多年的100多米深的煤井中,尸体昨天才捞上来,撕裂成一块块的,惨不忍睹。

李卫,一个十分精明有心计的人。高中毕业后成为乡胶合板厂的职工,1990年,我在胶合板厂做了几个月的党支部书记,发现他头脑灵活,又有点文化,就提拔他当了班长。后来,我到煤矿做矿长时,又把他调来做会计,对他的成长倾注了相当的心血。这几年,他做油站,投煤矿,也赚了一点钱,但有点忘乎所以了。落得一个这样的结果,实在让人痛心,我请李县长代送了一份丧礼。

115

10月份,河南队未完成既定任务,按规定罚42万,金泰达队罚9.6万,包头队刚好不奖不罚。河南队有点情绪,认为把他们的任务定高了,可能将他们的意见反映给了公司老板,木总、于总来矿,召集矿领导以及供销人员开会。会议内容为,一是煤炭定价。三号煤每吨265元,四号煤每吨295元;二是关于对上月未完成任务工队的处罚,原则上同意矿里的处罚意见,但要求下月定任务时,不要掺杂个人感情,定任务时,木总、于总要参与;三是关于油站油量问题,由我和宁平监督;四是关于荣达煤矿的问题,要我和宁平、东家星关注和过问,开工那几天,要派保安人员过去。

对毛家村的事,我一直放在心里,一直在想办法看能否有可做的项目,来启动那架古老的机器,带动村民发展致富,我历来认为自己很保守,怕风险,村民们更是思想封闭,目光短浅。他们小富即安,却看不得别人比自己富裕。我觉得我有责任和义务去帮助他们。经过反复考虑,我准备将我在荣达煤矿约30万元的投资,转给毛家村的村民。我要袖原通知,每个人口最多集1000元,大家得利润,亏损由我负责。今天正式确定总集资30.3万元,并把钱打到了我帐上,如此一来我自己的股份仅剩⒐7万元。

但愿苍天佑我!让村民们多赚点钱,尽快转变观念、富裕起来,让毛家村早日重振“少司马”时代的雄风!

1112

今日早晨八点,荣达煤矿顺利开工!

昨天,矿领导宁平、义鸣、东家星、小严一道到荣达煤矿。下午,开始下大雪。晚上,住在羊市塔的旅馆,打牌到凌晨一点多。早晨一大早起来,参加开工仪式。动工后,我和宁平、东家星回矿。天还在下雪,气温很低,晚间温度在零下三十六度以下。

1118

今天,木总、于总来矿。上午,召集矿领导、供销人员和油站承包人东秀开会,讨论和解决以下问题:一是是否开采五号煤。现只开采到四号煤,要开采五号煤,还得往下挖三十多米,煤厚3.5米,大约是91的剥采比。于总的意见是要开采,他认为五号煤发热量高,每吨可以多卖10元钱。木总觉得要开采五号煤,成本会增加50元,按目前的价格算,没有钱赚。此事搁置,悬而未决。我认为如果可以解决排土问题,可做,但我没有发表意见;二是决定煤炭价格上涨10元;三是加油站油标号和油量问题。木总话说得很重,他说,办加油站的目的是为服务矿里的生产,如果达不到这一目的,则要收回公司管,或者施工队自己做,油站要服从矿部的管理。办加油站的合同是东秀签的,其他股东(供销部一些人)不能参与管理。给一个月时间整改,还不行就收回公司。

1123

晚上,召开矿务扩大会议,磅房、生产、工程、安全部长也参加。解君、解源前几天和十几个人在黄天棉图天源洗浴中心打架,会议研究决定撤销解君保安部班长、解源磅房班长的职务。所有参与打架人员每人罚一千元,写出书面检查。同时,决定调关海任保安部部长。

煤矿生活比较单调,有人形容说“来到内蒙古、一天半斤土,白天吃不够、晚上还得补”。确实恰如其分地形容了沙尘暴和露天煤矿的真实情形。保安部、磅房的年青人比较多,下班后无聊,精力过剩,于是老往集镇跑,找女孩子,寻开心。保安部没有部长,群龙无首,而供销部都是六大股东的亲人。所以大家都说供销部是太子党,保安部是保安团。我深知无序的管理必定产生严重的后果,但因为不是自己分管的部门,也只能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讲得太多也不好。只有慢慢改变吧!

128

我矿地处黄天棉图东北部,东临阎家沟煤矿,西接乌兰哈达煤矿,南邻和泰煤矿,和几个煤矿的关系都不错。这几个矿的矿主都是内蒙本地人,经营理念和我们不一样。这几个矿规模都比我们大,但产量都很低,目前这么好的行情,他们也不着急。

阎家沟煤矿矿主段铁牛,是一个很有实力的企业家。在东胜有大型的宾馆、酒店、洗浴中心。该矿紧邻我矿东南面有一处挖了一大半土石方,但没有继续往下挖。此处大约有四号煤80万吨,挖完煤后,可排土900万立方。公司有意收购。

于总今天来矿,召集我和宁平、东家星开会,他讲了四点意见:一是关于收购阎家沟边界的问题。要我们商量一个意见,做好土方确认,总体原则是解决排土的问题,即使不赚钱也得干;二是关于廉洁问题。本矿职工不能做涉及矿里业务的经营,如果有,限期在一个月内清理。查到后,有股份的没收,走人是肯定的,谁介绍来的谁负责。明年的管理只有公,没有私,从我们自己做起,这是铁的纪律,大家不要因小失大;三是关于团结问题。今年矿里整体配合还可以,但还需要多沟通。他说他不喜欢打小报告的人,公司能发展到今天不容易,同事之间没什么讲不清楚的事情。他真诚地希望我们三个人团结,即便是团结起来骗他,他也心甘情愿!四是总结好今年,规划好明年。今年大家都很努力了,不足的地方要完善。他说他知道大家在担心今年的奖金,他向我们承诺,今年的奖金百分之百兑现,如果做不到,他不当这个总经理!

矿领导之间工作确实不大协调,主要原因还是在东家星。他没有一点组织观念和服从意识。做事我行我素,固执己见,很多事情,在宁平矿长不知情的情况下,就反映到老板那里去了。老板的概念有时也不清晰,既希望下面团结,又喜欢听一些越级的汇报。赋予矿长的权利太小。

至于今年奖金兑现,也是这几天热议的话题。按照目前的销售情况,到月底400万吨不成问题,按年初的奖励方案,那是个可观的金数字,大家担心老板是否会兑现。今天于总这么一说,给大家吃了一颗定心丸。

1211

今天,木总、于总来矿,召集有关矿领导、财务总监,专门讨论收购阎家沟边界一事,他们各抒己见。

于总说,煤炭按每吨300元计,满额交税,算算要多少成本。

宁强(财务总监)说,吨煤税费总计103元。

东家星说,土石方剥采比为31,吨煤土方成本28.5元,吨采煤成本6.08元,吨煤管理费20元,总计54.58元。

木总说,如果大包,一吨煤可以给阎家沟矿100元。问题是卖他们的煤,会影响我们的销售总量,形成瓶颈。能否考虑我们帮他们做土方,一吨赚30元。

于总最后小结,还是给每吨一百元,如果不行,就考虑第二方案排土。

于总还说,为明年露天开采验收,矿里要办一个诊所。

1219

今天,木总、于总、可总和福清另外几个不认识的客人来矿,还是关于收购阎家沟边界的问题。义鸣介绍了和对方协调的情况,经过七次沟通,确定每吨给对方120元。东家星说阎家沟煤总储量80万吨,可排土900万立方。宁平认为市场有风险,但如果不收购,排土又很困难,我觉得不管从哪个角度考虑,都应该收购,这样,不仅解决了排土问题,就卖煤而言,每吨煤纯利润不低于30元,那也是几千万的利润。

可总却对收购持反对意见。他认为,每吨给对方120元是偏高了,因为我矿总的利润每吨只有90元。他担心年后煤炭降价。他觉得最好是帮他们挖土,他们自己卖煤。木总说:于总和几个矿领导对现场的情况了解比较多,可能在感受上与其他的人有差异,排土确实有困难、但我更担心市场风险和政策风险。现在规避风险的方法只能是加大销售力度,并采取适当灵活的销售价格。

于总最后有些生气了,他说,和对方洽谈三个月,会面不少于七、八次,可总刚才的担心我也有过,前些时候,财务也参与了谈判,并进行了详细的分析。做比不做,利大于弊。如果不做,光排土就得花二、三千万,所以我的意见是必须做!明天进行最后的洽谈,木总带几个人去,一定要谈妥,时间不等人。

(待续)

 

感谢作者来稿,版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与作者联系。

文责由作者自负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