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分类:

我所认识的张乐天

 

--作者:赵晓苏


在古都开封的历代画坛上,画家、书家层出不穷,但能以一枝画笔纵横古城,把片片宣纸换成百亩良田、和一处处深宅大院的委实不多,山水画家张乐天是一个。


张乐天,原名受祜,字乐天,民国时期活跃在开封的书画家。我和张乐天老先生整整相差70岁,应该是两三代人的间隔。他却是我染指中国画的第一位老师。


1971年,在我下乡插队3年之后,极度苦闷中我想到了绘画。经人介绍找到了91岁高龄的张乐天老先生,说好了每月5元钱学费。


129.jpg


我在大坑沿的一个小院里拜见张先生,印象中是西屋的两小间房,不到20平米,他和一位80多岁的老太太一起生活。张先生虽年过九旬,腰杆不驼,精神挺好,确有几分齐白石的像貌。第一次见面,他大概讲了一些执毛笔画画的要领,取一幅浅绛山水画条幅让我带回去临。我买了宣纸,在家认认真真画了3天,尽量接近原作。拿画去见老师,张先生非常高兴,他大加赞扬我的天分,甚至说在他教的学生中还没有过,这些话无疑给予我莫大鼓舞。


张乐天先生虽然出身书香门第,因兄弟姐妹众多,家境拮据,少年时便出来混社会,只是书画爱好始终不弃。张乐天先生书法、篆刻、诗文俱佳,山水画成就为最。他的画取法黄公望、王蒙、倪瓒诸先贤大家,临摹四王几欲乱真,于三十年代即名满中原。


130.jpg


有一个青年张乐天携桶子鸡远赴上海拜见吴昌硕的故事,吴昌硕没见着,桶子鸡馊了,张乐天在小客栈里勇猛地把两只变味的桶子鸡吞下,到街上买了本《吴昌硕临石鼓文》书法帖打道回府。


我大约每周去见张先生一两次,他有时从搁棚上取一些画让我观摩,山水花鸟都有。老先生告诉我,《唐宋元明清画集》上刊有他的画,他曾经因卖画所得在开封购置30多间房,其意也是告诫我要坚持学画之路,将来会有前途。


在他给我看画讲学的同时,他也很希望我能买他一点他存的旧画册,我大约以一元一本买过3册老旧的明清山水画本。一次,他指着桌上的大砚台对我说,这个你要吧,十块钱。这应该是一个上好的有传承的大端砚。此时的张乐天穷困潦倒,再不是两家画店伙计为争购他的画打掉门牙的年代。可惜我只是一个没有收入的、被社会遗忘的下乡知青,我无力得到这方珍贵的砚台,也帮不了落泊老画家张乐天先生。


131.jpg


听人说,大约一年前,文革中的张乐天因口无遮拦被关进过审查站。我家隔壁就是审查站审训人的院子,而斜对面就是关人的大院,那里十几人关一间,屋内有便桶,实在是又脏又臭。我非常想不通,对于一个90岁的老人(且不说他是艺术家),怎么就敢关?


一次,他给我看一本山水册页,其中10幅小画非常精美,我央求他让我拿回去临,他想了很久终于同意了。


我对这本画册爱不释手,看了又看,临了又临,不觉过了一周。一天下午,我正在画画,听见街上不断有吆喝声,也听不清是卖什么东西的。大约十几分钟后,一位邻居大娘过来对我说,街上有一个老头,是不是叫你的?到街上看,竟是张乐天先生,他声嘶力竭地一遍遍喊:赵————————————


我把他请进家,他焦急地问他的册页,他竟是以这种方式取走了他的册页,然后步行几公里回家。此前,他仅知道我家离审查站不远。


132.jpg


不久,一个有相同爱好的同学来找我,劝我不要再向张先生学这些与时代背离的古旧山水画,而一起转向素描、速写的练习。几个月后,我赴外地谋生,一去就是9年,再没有张乐天先生的消息。


半个世纪过去了,尤其是自己也成为了每日挥毫弄墨的画家,常常想起当年与张先生学画的时光,耳边迴响着张先生声嘶力竭的呼唤。



转自《晓苏画艺》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