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首页这样走过徐家宁:女刺花党
分类: 1920年代, 上海

女刺花党


--作者:徐家宁


前阵子在朋友那里看到一套上海战事写真馆于1924年印行的《江浙直奉血战画宝大全》,里面有三页是介绍上海的一位女刺花党,也就是有纹身的女性被游街的事情,我很好奇,就去查了下背景。


19249月江浙战争爆发,上海租界的治安受到影响,于是法租界开始逮捕刺花党。那个时候中国社会对纹身这种事不像现在有这么高的宽容度,而且当时在有纹身的人群里地痞流氓也确实占比高些。鉴于一些刺花党逃到了华界,淞沪警备厅厅长陆荣篯在1924921日召开会议,要求各警署逮捕游民,重点就是刺花党。比如1924923日的《申报》就报道说有个叫陈阿大的人,在陆家浜向友人讨债,言语不和,一怒之下脱去上衣露出手臂上的纹身,结果被巡警撞见,抓走了;还有一个张某,在小西门外的森福茶楼和别人打麻将赌钱,因为天热遂脱去短衣露出了手臂上的纹身,结果被人举报给抓走了……单是一个上午警察就抓了七、八十人,全部被押送去南市水巡队,用驳船运到北市沪宁铁路车站,再转运到江浙战争的前线去当苦力,甚至冲锋的炮灰……我想起大学刚毕业的那一、二年,北京查暂住证很凶,我同事和他同学一块儿租住在地质大学(他们的母校)附近的平房,半夜去公共厕所解手,结果遇到巡逻的辅警,一查没带证件就抓走了,被连夜送回辽宁老家,他女朋友担心了一晚上,第二天才接到那个男生从家打来的电话,最后这个制度的终结(其实并没有)是用生命换来的。


《江浙直奉血战画宝大全》有一段这位女刺花党的介绍,说她叫陆小妹,出生在浦东,最初嫁给了一个白相人(就是那种不务正业的花花公子),能言善辩,算是一朵交际花,后来与不同的流氓姘居,还收了好些徒弟,自己变成了一位女白相人。淞沪警察厅开始抓刺花党后,吃她醋的人便去举报,结果陆小妹就被抓了。据说陆小妹胸前刺着二龙戏珠,龙身一直缠绕到胳膊上,胳膊的空白处还纹着现在西洋画家所最提倡的外国裸体美人,腿上则纹着秘戏图


96.jpg

女刺花党小传


97.jpg

女刺花党游街记


这样大面积的纹身在日本很有传统,老照片里常见。现代有有人拍,美国摄影师克雷斯·雷尼尔(Chris Rainier)有一组作品是关于世界各地的纹身文化,其中一张是位日本女郎,单是后背就纹满了,据说她是某日本暴力组织头目的女人。


98.jpg

比托在日本时拍摄的纹身男子,1870年代


99.jpg

Chris Rainier拍摄的日本纹身女子


陆小妹这种尺寸和内容的纹身,确实与当时中国人的传统道德观念相左,但被抓也就算了,竟然还被游街三日!日前,在南市一带人山人海,嚷着看女刺花党游街,大家钻出头来看。只听一声锣响,说女刺花党来了,只看那个女刺花党把他高高的抬起……只见那个女人不过二十多岁,凶悍露于面目,虽然这样出丑,他却恬不为耻,还是目灼灼视人,道旁的看客大家拍掌欢呼,说这漂亮的女子好不出风头啊。关于游街这件事,我没有在《申报》上查到记载(也可能是我看得不够细,漏网了),但包天笑在他的小说《一缕麻》提到过类似的情节,作者借一位老人之口说她满身刺着花,还是个规矩人吗?左不过是白相人嫂嫂罢了。这也是普通百姓的看法,所以看热闹的人多,同情的人少。


100.jpg

女刺花党游街


每个人都有掌控自己身体的权力,人和人之间应该包容,社会在进步,莫说去游街或当炮灰,抓,也不会发生了。



转自《旧影志》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