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首页这样走过我经历的黔南事变
分类: 1930年代, 抗战, 黔南事变

我经历的黔南事变


--作者:不详


年迈的父亲喜欢回忆,我们鼓励他多写写过去的事情,让我们了解以前的历史。这篇文章父亲写了很久,今天借日本投降76年之际发表出来。


防空警报


1938年,我进入都匀师范附属小学上一年级。当时,日寇侵占了大半个中国,贵州省地处大西南,虽然没有被占领,属于抗战的大后方,但经常有日寇机来侵扰。


一旦有敌机来袭,县政府就会发布警报,如果是学校上课时间,老师会立即停课,让学生回家随家逃出城,到郊外乡村山林里避难。


警报分空袭警报和紧急警报。空袭警报点设立在都匀城外东山顶上一座寺庙处。庙旁有一立杆:悬挂一个红灯笼表示远处有敌机来袭,老百姓应做好准备随时逃离城区;悬挂两个红灯笼意味着敌机临近都匀,这时人群不能乱跑,以免暴露目标;如果敌机已经飞临都匀上空,则拉响紧急警报,全城警笛鸣响。


都匀师范附小位于东山脚下,学生在教室里透过窗户可以看东山上挂灯笼的桅杆,而老师上课时面对学生,背对东山,看不警报灯笼。有时正在上课,看到红灯笼挂起来,我们就会叫:老师老师,挂红灯笼了!老师看到红灯笼,就宣布放学。我们利索收拾书包跑回家,和家一起跑到离城两三里的山沟里躲避。多数时候可以听到飞机的轰鸣声,但看不柜子机。只有一次鬼子飞机很低,我们甚至可以看鬼子兵的头盔。


败退逃难


随着国党军队的败退,大西南地区作为抗日战争的大后方逐渐变得紧张起来。大批第一战区学校迁来贵州、云南等地。如著名的西南联大、浙江大学等;第一战区的难?也扶老携幼、跋涉万里,逃难到云贵高原。


当时交通非常困难,仅有的黔桂铁路艰难地从广西柳州修到都匀,而且没有开通客运。难们就爬上货运列,从广西逃往都匀。有的在途中又冻又饿,最终没有捱到贵州;有的趴在货运?顶,过山洞时被刮下来丧生……


还有很多难?想方设法乘汽?逃往贵州。由于抗战汽油短缺,汽?经常无油可用。好在贵州山多树多,当地司机发明了木炭--将汽油的汽油驱动改装成一个燃烧木炭的柱状铁炉子,安装在驾驶室的左侧,用手摇鼓机将木炭燃烧产生的燃气输送到发动机的汽缸里,代替汽油产生的汽化气,从而推动汽车(木炭车)缓缓前行。车上两位助手从司机的左右两侧登上驾驶室,右侧助手手拿三形木砘,随时准备下--上坡时,由于动力不足,汽可能会向下打滑,助手必须迅速将三砘垫在?轮后面,防止汽下滑。左边的助手站立在踏板上。遇到爬坡即迅速跳下来,用力摇动鼓?机,为汽提供动力。厢里年轻力壮的难民也跳下来帮着推车……当年难?同胞中流行着这样一句话:一去二三里,抛锚四五次,八九十人推,形容苦难中千家万户逃难的情形。


黔南事变


194411月至12月初,正当大批同胞艰难地从广西、湖北逃往贵州时,发生了黔南事变。


日寇于194411月从广西省入侵贵州省南端的独山县。当时日寇兵分四路,分别入侵独山县城、荔波县、三都县和丹寨县。据说在进入都匀县城时,路桥被炸毁,日寇无法前行。腐败的国?党政府没有一兵一卒站出来抵抗,反而实行所谓的焦土抗战,把整个独山县城烧成一片焦土,满城瓦砾。


虽然日寇未能进入都匀城区,整个都匀城已进入临战状态,可是城区及近郊完全没有看见国军影子。1944123日,国民党炮兵学校教育长史文柱下令,将连接都匀城区和火车站的唯一交通要道白子桥炸断。不知是什么人的指令,一把火把都匀城南的商业区烧光,当时南城火光冲天,爆炸声震耳欲聋,非常恐怖;随后,都匀城内的大西门也开始有零星火光。街头难?无家可归,连冻带饿,流落街头巷尾;学校被烧得面目全非,我家赠给都匀师范学校的雪樵图书馆被洗劫一空。在都匀,祖父藏书最多,十里八乡闻名,捐赠给雪樵图书馆许多珍贵的古籍和?国初期许多宣传新文化革命思想的杂志书籍,都在黔南事变中毁于大火。


当时,整个城里人心惶惶,不知道下一把会烧到谁家,各家各户都紧张地准备逃难。我们家住在城区中山路113号,父亲远在重庆,我和母亲相依为命,无依无靠。最后,我的二叔帮忙把家里的房屋大门托付给一位单身房客,其他主卧粮仓贴上封条;又帮我们请了一位脚夫,带着几件简单衣物,第二天一早,三个人奔向二三十里外的农村,准备去大姑母家避难。


我们三人向城北方步行十华里左右时,脚夫陆大爷说要在路边解个小手,当时我年幼无知,不知轻重,也没说可否。我和母亲继续往前走,不一会儿母亲回头一看,不见陆大爷,才知道他去解小手。我们左等右等不见人,慌了起来,这兵荒马乱之时,万一有劫匪日寇,我们母子两人如何逃命?这时我后悔不已,母亲更是惊恐万状,痛哭流涕,叫天天不应叫地地无门,不知道将会有什么大难临头。我抱着母亲大腿放声大哭,母亲全身颤抖,无助地抱着我的头,不知如何是好。好在天无绝人之路,过了好久,陆大爷终于回来了,母亲没有多说,只是说我们赶快赶路吧。


当我们快走到沙包堡时,距公路左侧七八米的荒地里看见一队荷枪实弹的国民党军队,押着一串用绳子捆绑在一起的农民壮丁。可怜的壮丁衣衫单薄,穿着草鞋。行进中两个壮丁挣脱了绳子向路的另一侧山林里逃跑,国民党兵举枪射击,因为兵少壮丁多,也不敢去追赶。眼看一个跑得快的小伙子已经钻进山坡树林里,另一个动作慢一点儿,腿上受了伤,但仍然向山林深处艰难地爬去。国民党兵少壮丁多,能挣脱绳子逃走,也许就捡了一条命。


我们母子和脚夫艰难跋涉一天,临近黄昏终于赶到大姑妈家。晚间听见远处接二连三的爆炸巨响,大火烧红天际,整整烧了一夜,直到天明。余音夹杂烟雾在相距几十里外的山民都能感受到……


文化浩劫


黔南事变时,一小队日寇离城还有几十里时,作为黔南经济文化中心的都匀就开启自毁模式。繁华的商业中心场坝被烧成灰烬,城里大??内的奎?镇小学也被烧得所剩无几,远近驰名的贵州省立都匀中学被洗劫一空,另一所名校--都匀师范学校也在劫难逃。都匀师范校?侧面的雪樵图书馆牌匾杳无踪影,馆藏书籍被洗劫一空。由于各类学校遭劫,加上学生的流失,都匀的文化教育事业遭受重创。黔南曾经拥有历史悠久的贵州省立都匀中学、都匀师范学校、都匀女子师范学校、都匀简易师范学校、陆军炮兵学校、38 师子女学校、奎?小学、中正中学、都师附小、河育小学等多所知名学校;原来黔南丹寨县、平塘县、麻江县、三都县等的有条件人家的子弟都慕名到都匀来上学。黔南事变后,学校遭受破坏,社会动荡,教师流失, 很多人家破人亡,无力供孩子读书。


1945年,原来都匀省中、都匀师范、都匀县中等校的老师和学生集合起来,勉强成立了都匀联合中学,我成为都匀联合中学一年级的学生。记得第一天上课,只有十几个学生,坐在冰冷的教室里,桌椅高高低低,黑板歪歪斜斜,我们艰难地开始了浩劫后的第一课……


后记


以上是家父对黔南事变的回忆。也许会与正史记载有一些出入,但是我特意没有做任何修订,原样记录下来--70多年前,一位平民百姓在战争中的生存实录。



转自《清爽的风 花花世界》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