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分类: 1960年代至1970年代, 北京四中, 文革, 文革死亡

我在北京四中的教师朋友们


--作者:杨帆


文革对师生队伍的严重损害


第一,让校长教师在学生面前名誉扫地,颜面无存,造成极大的精神甚至肉体伤害。学生目睹校长成了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老师一个个被抛档案揭老底,成为阶级异己分子特务嫌疑国民党宪兵历史反革命海外关系破鞋流氓。刘文明老师给前妻的信被泄露抄成大字报,说你不要什么都听组织的,不要做大耳无心的兔子,在学生里成为笑料。人事干部抛档案,教师贴大字报互相搞臭,一个不剩。最后一个是我们班主任王兆骥,他年轻,实在没什么可抹黑的,就有人写大字报说他假装天真烂漫,创造了知识分子互相批判的最高水平。


第二,损害了学生的品德。学生心中的权威和偶像被破坏了,对老师校长从尊重变为怀疑;从嘲笑到恶作剧,到人格侮辱,围攻批斗,抄家暴打。老三届学生不止是受害者,他们也殴打侮辱过自己的老师校长。现在的信仰道德真空状态,金钱至上是一个原因,文革反智反文明的思潮和暴力行为影响了两代人,是更根本的原因。


第三,教师队伍严重分裂,根本无法联合。


没完没了的政治运动,从反右派,反右倾,两个四清工作组,造反派,文革工作组,革命委员会,军训团,工宣队,几届党支部,折腾多次,教师苦不堪言。他们所遭受的长达20年政治运动的折磨,不是我们自幼造反的学生所能理解的。


第四,四中军训团表现极为恶劣。 1967年四月,新四中公社学生领袖王祖鄂贴出大字报,带头支持军训和大联合,没有犯社会上四三派的错误。军训团高政委亲自写大字报:支持王祖鄂,支持革命大联合。但是高政委1967年底调走了,这是军训团改变政策,打击新四中公社的有意安排。


第二届革命委员会成立,徐教导员当主任,此人水平极低。杨滨由于赵如云,王军等人极力发动和陷害,不能进入革委会,其他领导干部如刘铁岭,屈大同都受到连累,最后结合总务主任周春芳当革命委员会常务副主任,此人无德无才,王行国老师在回忆录里痛骂于他,不知做了什么坏事。


徐教导员明显打压新四中公社,尤其是其中的教师。1968年他利用支援新建校,把教师调走20余人,几乎全是新四中公社的,包括革委会副主任阴亚东,田佣,李颐扬等,当时大家一看这个名单都惊呆了。连一直被批判斗争的教导主任屈大同在清理阶级队伍时都说:当时我感觉军训团用这种方法削平山头,也太过分了。这是我亲耳听见的。


2021424日,追悼齐大群老师去世,我收到高永迈转来的山阴县插队知青网一张照片,竟然是文革时期部分四中新四中公社造反派青年教师合影,我几乎全部认识:廖锡瑞是我班语文老师;唐琳是我们年级四班班主任;


漆士芳教过我们代数。


其余几位我在1968年几乎天天见,大家聚在教师宿舍里吃午饭,就在那排教师宿舍西头一间,有阴亚东,王寿沂,齐大群,朱鉴民,王思敏等,就我一个学生,和他们平起平坐了,因此我以教师朋友相称。


我十六七岁在北京四中这两年之所以在政治上发展特别快,和我加入革命委员会特别有关系,可以接触到高年级同学和中青年教师,和他们像朋友一样相处,耳濡目染就学到许多东西。


顾德希,田佣,李颐三个人篮球打得好,配合的特别好,他们不来这里吃饭,但是阴亚东的铁哥们,新四中公社的铁杆,后来被那个徐教导员借支援新建校名义把他们全部调离四中。现在我认定这是一种政治迫害。这样执政不公,支一派打一派,大大鼓励了赵如云,王军这样个人野心家,敢于坚持凭空捏造校长杨滨的反对林彪言论,直至把杨滨迫害致死。这样的人不能原谅,因为他们不是学生,在单位里有利益关系。有人说人都死了无法追究,我认为有些罪恶要永世不忘,才能避免重演。



转自《杨帆评论》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