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分类:

电视剧《潜伏》真实续集,悲剧出人意料


--作者:小传姐


1949年,我党潜伏者余则成一登上飞往台北的航班,电视剧就结束了。


那时,他的妻子正怀着身孕,她们的命运后来如何?电视剧没有说,留下了悬疑给观众。


2021年前,当我看到杭州一位女知青怀念父亲的文章时,眼前煞时一亮:这不就是电视剧《潜伏》的续集么?


可惜的是,这个故事,是个悲剧中的悲剧。


1974年的台湾来信


那场发端于1966年的十年祸乱尚未结束,但已是强弩之末,人们不再有最初的激情,也不再有最初的恐惧。


等了近十年,杭州女知青姬红终于答应了一位进城当了工人的追求者,在28岁那年谈了恋爱。这样的感情,不影响她来日回城。


一个周末,她去已经改嫁近20年的母亲家,结果听到了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


她在母嘴里已经死了二十多年的父亲,竟然托口信来,要求通信。


更关键的是,父亲还在台湾!


要知道,作为一个黄埔三期、国军少将、黄伯韬的助手,1950年又逃去了台湾的男人,1974年给她们母子俩写信,会给她们带来什么,不言而喻!


托口信的人是她在福建的堂姐。这位堂姐也是个厉害人物,竟然找到杭州,找到了从未见谋面过的二婶娘。但姬红母亲怕她的出现会给姬红带来麻烦,阻止了她去农场面见姬红的意图,只是答应给姬红捎个话。


毕竟,姬红母亲此时已经改嫁,不再是黄家的人了,她也不想再与前夫有什么关联。


堂姐来时,转交了一封姬红父亲黄武的通信地址。那时海峡两岸尚未三通,所有信件需通过香港中转,费时日长。


杭州是个美丽的城市,虽然也有武斗之类的惨烈事件发生,但民间总体温和,姬家虽然也受到了影响,但总体而言,相比之下不算太严重。


姬红母亲的外公是光复会成员,辛亥革命那年,作为敢死队成员攻入杭州城,成为光复杭州的革命元勋。但他没有儿子,止有一女,也就姬红的外婆,一直住在城中豪宅中。


再后来,姬红外婆又没能生下男丁,止生二女,其中一位便是姬红的母亲。


1944年时,为避日寇,姬红外婆带着女儿前往江西上饶逃难,在此认识了国军驻上饶的高级军官黄文武。


福建老家


黄文武是福建武夷山人,家中颇有财货,乃是茶商巨户。但由于国难,作为家中老二,黄文武报名进入黄埔军校三期读书,临毕业时还参加了针对陈炯明的东征战役。


其兄黄木旦则老实本分,一直以教书为业。


黄文武黄埔毕业后,参加了北伐。打到福建邵武时,驻军本地,未再北上,并在此地谈了场轰轰烈烈的恋爱。


当时民风尚未开化,恋爱一说颇受士绅反对。黄文武与一位富家女学生恋爱,成为一时的大新闻。后来并继承了岳父的产业,过起了富家婿的生活。


不料,国共争端已经开启,驻福建的国军二十九军,乃是从上海抗战前线撤退下来的铁军,见国府抗日不力,便在福建成立了人民革命政府,与国府分庭抗礼。但时日不长,二十九军事败,福建又来新一轮转变。


作为黄埔毕业生,黄文武混得似乎并不怎么好。在此期间,他与兄长黄木旦甚至流落无着,直到最后才在厦门找到一份学校军训教官的工作。


等抗战全面展开,黄文武迎来了人生的高光时刻。他昔日的黄埔同学,此时都在军界高层任职,黄文武先生担任了一些重要部队的政治部主任秘书等要职。


但遗憾的是,黄文武的妻子一直未能生育,只好收养了一个儿子。时间不长,妻子竟也病殁,一时人生灰暗。


1943年,黄文武驻军上饶时,娶了上饶商会会长的女儿,并诞下一女。岂料,会长女儿睡觉时不慎将身边的女儿压死,黄文武一气之下休妻,此女便改嫁其下属一低阶军官。


黄伯韬身边的少将


黄文武与姬红母亲相遇时,双方年龄相差近二十岁,女方并不情愿。


但姬红外婆认为,在此兵荒马乱的年代,又有几许金条为彩礼,这桩婚事最为妥当,遂将女儿嫁与黄文武。


两人婚后倒也是情感甚笃,并于1946年内战驻军扬州期间,诞下一女黄志玲。在她们母女的记忆中,这是一段非常美好的时光。黄志玲出生刚不久,黄伯韬亲自来到家中探望。


此后,内战情势急转直下,黄伯韬被我党军队剿灭于山东孟良崮。黄志玲也与母亲、外婆一道回到杭州旧宅。


此后情况不详,直到1950年,黄文武突然要带黄志玲母女及新生儿子一起前往台湾,但此提议被黄志玲外婆严辞拒绝,黄文武只好自己先往福建武夷山老家告别。


此后,他又派自己兄长黄木旦前往杭州二次迎接,自己先行前往台湾。


据事后复盘了解,黄文武出发前,在床前搭蚊帐的撑杆上留了张纸条:若有疑问,请找林木。


而黄木旦出发前对告别的女儿交代:有事请找庄征同事。


此应是极有价值的历史线索。但记者今年春节过后的初七日即赴福建采访,林木先生已90高龄,其很遗憾地说,他的确往台湾派过人员,但由于很快就调离了隐蔽战线,而调到统战部门,因此时日已久,实在无法与具体的人接上线索。


林木,台湾地下党员,在国府败逃台湾时因身份暴露,不得已来到福建台湾工委办事处工作,并负责对台情报工作。在福建台联副会长任上离休。


而庄征,则因福州城工部事件影响,被我党误为叛徒枪毙,直到1950年代才查明乃是冤案。


无论如何,这两人,作为黄氏两兄弟的直接上级,均出现了变数。


两岸三地的惊涛骇浪


但前往台湾潜伏这一切,均无法对家人言明。留在杭州的女儿黄志玲,为了避免受其父牵连,改姓母姓,改名为。其母并告诉她,你父已死,其本人则改嫁。


杭州的家人在尽可能地抹去有关黄文武的一切,福建老家同样经历着世兄巨变。


由于黄氏一门多为国民党部队效力,兄长黄木旦儿女虽为文工团,但1949年之后,仍然免不了受到冲击。除房产悉数充公外,人也不免受到伤害。


黄木旦长子其时未婚,其弟为人较诚朴,已娶妻室。有次批斗历史反革命,其兄将大刀背砍在其弟腰背处,当场打断腰骨。


其弟无法直身走路。不多日,村部门口出现一幅大字反动标语,查来查去,竟是其弟手笔。于是弟弟被抓进看守所,其后不久死于劳改。


黄木旦长子遂娶其寡居的弟妹,育有一女。


在采访中,高龄村民言,当时文盲多,村中会写字的人不多,因此反动标语很好查出来是谁写的。但是否真为弟弟所写,此后有人传言可能有误。甚至有人推测,其兄为了与弟妹在一起,先打断弟弟的腰、再写反动标语嫁祸其弟,乃连续动作。


而在台湾那边,黄氏兄弟怕引起注意,特意隐瞒了身份秘密入台。黄文武先头到达后,与台南港口司令詹忠言取得了联系,此中将正是他的策反工作对象。


巧的是,他还与一位庄征的老部下建立了联系,哪怕派他赴台的上线林木工作调动、兄长黄木旦的上线庄征被误杀,情报仍然可以顺畅地送出来。


更关键的是,一位曾参与南昌起义、后又逃出革命队伍返回国军的旧军官,此时看到我党占了优势,又被黄文武策反了过来,准备二次参加革命。


一切如烈火烹油,正待发光发热。


十年《绿岛小夜曲》


我党台湾工委书记蔡孝乾的叛变,令情势一夜之间颠倒。


黄木旦、黄文武兄弟双双被捕。


在黄文武养子的回忆中,一开始还算风平浪静,但随着黄木旦的到来,黄家马上被盯人,那天保安司令部派来人传唤,便一去不返。


几十年后,养子各种推演,觉得举报者可能是邻居。


但由于情报尚未来得及送出,以及策反工作尚未正式开始,在1700多人中杀了1100人的情况下,黄氏兄弟竟然得以免死,关进了绿岛监狱。


后来又因另一起案件,由于黄文武保护另一位地下党员,再次入狱服刑。直到碰到一位黄文武的黄埔军校同学时,那人大吃一惊,才知道同学在台湾已关了这么多年。


经过一番运作,黄文武兄弟终于得以重见天日,返回台北居住。


虽然已经回到台北,但由于身份特殊,自然没有多少要人来往,黄氏兄弟的处境相当不好。两人画国画、写回忆录,甚至写大历史,以此谋生。


出狱后的黄文武,曾往杭州姬宅写过信,但由于早就搬迁,自然无从联系上。直到黄文武通过福建老家的侄女,直接来杭州找人,这才重新接上了联系。


星转斗移,物是人非,联系上了,又能如何呢?


其妻已组建新家庭,不愿再有牵连。其女惊恐不安,直到在单位党支部书记的支持下,她终于鼓起勇气,发出了三问父亲的第一封信。


她有太多的话要问他了!


只谈家事,不必谈及其他


能够看到黄文武在回信中颤抖的笔迹。


随信寄来的200元港币,是他街头变卖多少字画才能赚来的?


因为父亲,姬红吃尽了苦头,无法考大学,人生被彻底扭曲,她自然要弄清楚事情的原委--至少,如果再坚持一下,当年他完全可以带她们母女走。


事后回看,旁人可以很容易地想明白。如果此时黄文武把自己潜伏的真实身份告诉女儿,女儿马上可以获得解放,甚至成为革命家属,从此改善境遇。


但当时台湾尚未解严,信件还要经过香港中转,必然会被检查,那就意味着,他在法庭上没有承认的身份,将会彻底败露,他被重新收监,也不是没有可能。


但无论姬红怎么问,黄文武在信中就是只字不提,问急了,回一句:今后我们只谈家事及近况,不必谈及其他。


当然,这可能也是地下工作的纪律吧。未经组织允许,向家人公开、而且是以这种近乎于昭告天下的方式公开,实在是惊世骇俗。


当然,从另一个角度而言,时日迁延,黄文武的身份和使命早已失去了保密的意义。那么,出于人道的原因,改善任何一方的处境,应该都是可以理解的。


最终,直到1981年去世,黄文武将秘密带进了坟墓,保全了他自己。


金钱考验人性


随着黄文武的去世,故事似乎已经结束了。


1980年代台湾经济的腾飞,令黄氏养子一改往日素不往来的态度,决定不再沉默,而是与在杭州的妹妹姬红取得联系。


那段时间,大陆刚刚处于改革开放的前期,经济上还很困难,而在经济欣欣向荣的台湾,随手一万美金是很方便的事。


时间不长,养子不但寄钱过来,甚至还来杭州走亲了一趟。双方后来甚至讨论到,养子可以在台北和杭州之间轮流居住的问题。


风水轮流转,进入21世纪,台商纷赴大陆设厂,台湾经济开始被大陆虹吸,居民收入不再大幅增长,加上长子吸毒,黄氏养子竟然陷入贫困。面对杭州姬红的求助,他屡次表示爱莫能助。


时间进入2010年,随着民进党上台执政,台湾方面开始补偿国民党白色恐怖的受难者。200万新台币,折合人民币40万元。


但这需要黄文武妻子或其子女提出申请。


为了此事,养子又是写信,又是亲赴杭州讨要相关证明。从一开始的赔偿对半分,到后来的杭州大头,他拿小头。


直到最后笔迹歪斜、颤抖,最终,杭州方面可能考虑到万一拿不到这笔钱,干脆放弃了。


当然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黄文武在台湾登记的配偶,并非姬红母亲的姓名,姬红事实上无法提供。


此后,两岸再无往来。


按年纪来算,养子现在应该已经不在人世了吧。


遗落对岸的骨灰


2007年,福建的堂姐写信告诉姬红,他们的父辈俩兄弟,是赴台潜伏的革命工作者,他们不是黑五类, 是革命和家属!


姬红开始不停地写信要求落实政策,3年后,有关部门敲响了她的家门:我们找你找得好苦啊!


此前,有关部门给出了一纸证明:黄文武确系当年派遣赴台潜伏人员,但因机构变化,档案现已无存,只剩档案登记表上有档案存在过的痕迹。


与落实政策的文件同时到达的,是20万元迁葬费和10万元补偿费。


姬红年事已高,无力独自前往台湾迎灵,而其在政府部门工作的儿子则以身份不便赴台为由拒绝陪同。


就这样,黄文武一去不返。


不过,姬红把自己的姓名改回了黄志玲!这也算是黄文武留在大陆的最后一点痕迹了吧。


(为保护隐私,本文部分人名为化名,改编自朱子一著《寻父》)



转自《家传出版》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