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分类: 1910年代至1930年代, 民国, 企业家, 上海总商会

普凡:没有总商会就没有旧上海(虞洽卿篇)


--作者:普凡


风云际会》&风云聚会》---上海百年家族一瞥呒没总商会就呒没旧上海,侬晓得伐?说这句话的是一位九十多岁老人,辰光大约在十六、七年之前。我发现除了把字音拉得长长的,老先生眼神里还有不少得意和狡黠。

当我也成为老人之后,提问权被年青人侵占了。我所知虽少,但坚持了一个原则,这就是让民国后人来讲民国。我们成立了一个俱乐部,全是中国近代历史人物的后辈。


雨仍然在下,我和虞洽卿先生曾外孙女见面地点相约在南京西路一条大弄堂的小咖啡馆里,一进客堂间我乐了,斑驳老房子和探寻主题不谋而合。


36.jpg

们相约在南京西路一条大弄堂的小咖啡馆里


陈繇繇老师八十出头了,她说自己原来就住隔壁,重华新邨最早是虞家产业。我一听马上联想到了程乃珊写的小故事。梅陇镇酒家房子主人是不是姓奚?陈老师回答说没错,房子是奚润如先生第二个儿子奚萼衔的,以前称萼园,奚家与虞家东西相连。我边听边得意,谈笑之间能拉扯上民国需要一点水平。


37.jpg

1914年拍摄的奚家私宅 现为梅龙镇酒家


这是一个我从小听到大的故事,据说虞洽卿初来上海时经人介绍去奚润如瑞康颜料号当学徒。虞洽卿家境贫寒,那天正巧下雨,舍不得把鞋蹚湿的他便光着脚走进了颜料号,想不到刚进门脚下一滑就摔了个大仰巴饺子。老板奚润如看见开怀大笑,因为前一天晚上恰巧梦见财神爷送来个大元宝,这四脚朝天小学徒不正是吗?小学徒不久当上了跑街先生,跑街先生又不久成了上海商业巨擘,创办了四明银行、证券交易所、三北、宁绍轮船公司,等等、等等。。。旧上海充满不可思议,千真万确!


38.jpg

虞洽卿创办的三北轮船公司


39.jpg

虞洽卿先生


40.jpg

虞洽卿路路牌


我的曾外祖父最风光年月是1936年,租界当局为了表彰他对社会之贡献,在他七十岁生日那天竟然赠送了一条马路。这条马路就是现在的西藏中路,以前叫虞洽卿路。陈老师轻轻述说着,脸上没显露出一丝一毫叱咤风云者后辈痕迹。


41.jpg

虞洽卿路命名典礼庆祝大会跑马厅检阅万国商团华人队摄影   虞洽卿路命名典礼仪式非常隆重,先由万国商团中华队在跑马厅前接受虞洽卿先生检阅和护送虞进入虞洽卿路,随后是马巡队、军乐队、护旗队、商团队以及嘉宾车队,沿着虞洽卿路向北行进,沿途观众如潮。外国报纸评论说:中国人能在外国租界内用自己名字命名一条主干道,绝对是一件争光大事。


42.jpg


43.jpg

虞洽卿路命名典礼明信片


处理社会纠纷极不容易,除了威望还必须具备胆识技巧。比如说四明公所案审公堂案,矛盾中既有本土利益,又有外国势力,所以1923年曾外祖父被任命为总商会会长并非无缘无故。民国初期上海总商会作为上海商业社团的最高组织,其特征就是行使商事公断和协调与租界之间摩擦。如果仔细,你还可看到总商会肩负着另外一种东西---民族大义。


44.jpg

上海总商会组织的上海各界抗敌后援成立大会


45.jpg

1928年上海租界纳税华人会选举工部局董事委员代表大会  李征五 孙梅堂 袁履登 贝祖贻 赵晋卿 晓籁 虞洽卿 工部局日本代表 工部局洋人代表 王介安   从这张照片能看到当时错综复杂的社会平衡关系  总商会的地位太微妙了


曾外祖父在淞沪会战中任救国会会长,他号召爱国商人,将一艘艘装满石头商船自沉于江阴封锁线的滔滔江水之中,从而构筑起了一道水上长城,使日本军舰不能快速西攻南京。从1941为拒伪官去重庆,直到1945年在渝病逝,曾外祖父颠簸了整整四年,我认为他是为国捐躯。"阿德哥"是上海商业界一面大旗,他早知道自己不得不去,他也知道去了就回不来了,他是在为抗击日本人拼老命呀!陈老师说完,望着窗外迷离细雨沉默许久。


46.jpg

蒋介石为表彰虞洽卿抗日爱国 题字"输财报国"


47.jpg

沪会战1


48.jpg

沪会战2


49.jpg

沪会战3


50.jpg

沪会战4


51.jpg

此照由段祺瑞孙女婿天涯先生提供 这张珍贵历史照片是1933年拍摄的  "918"之后段公为拒伪官南下  当抵达南京浦口车站时除蒋介石亲自迎接,蒋还命令所有少蒋以上将领同往   段到达上海后由总商会举行盛大欢迎仪式  这就是其中的一瞬间


52.jpg

右下角有路牌指示  估计此地应为现在的福州路口来福士广场


53.jpg

陈繇繇老师对笔者叙说往事


54.jpg

旧日的上海总商会  今日的顶级奢侈品宝格丽大酒店


55.jpg

楼内的木质扶梯


记:当晓得这许许多多故事以后,我发现老先生的呒没总商会就呒没旧上海虽有些溢美或冲动,但至少是历史一部分或一大部分。我还发现这些旧事虽不壮烈,但却历久弥新。特别是仰望着北苏州路那幢充满爱国情怀的总商会大楼时,总让我为教课书的遗落而遗憾。


我知道建设旧上海不只是总商会,总商会也不只这五位会长。但因为受资料和篇幅所限,挂一漏万实属难免,万望为建设旧上海做贡献的后辈们多多原谅。


谢中国近代历史人物后裔俱乐部为本文提供的珍贵资料!


56.jpg


普凡2021-04-08



转自《往事如雨》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