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分类: 1860年代至1910年代, 山西, 泽州

清末民初,西方人眼中的山西太行古堡


--作者:景安斋


001.jpg

晋城老照片AI复对比


山西晋城,居上党之巅,处太行之南,独特的地理位置和厚重的人文历史,使其境内遗留下数百座具有显著地域特征和建筑特色的古堡。但由于历史变迁和时代沿革,今人所看到的的太行古堡已非原貌。了解太行古堡的过去,对于挖掘和保护太行古堡文化也是非常重要的。


较幸运的是,在大量的国外文献中,保存下来相当数量的关于晋城的历史档案。这些清末民初的档案的记录者基本为两类人群,一是传教士群体,二是矿产勘查员群体,他们所关注的核心是晋城境内的矿产资源,但也用详实的文字和珍贵的影像记录下了当地的风土民情、地理地貌、人文景观等,为今人提供了异常珍贵的原始档案文献。


清末民初 几个踏入泽州大地的外国考察人员 


根据现有资料考证,清朝末年至民国初年这期间,先后有8个比较著名的外国人曾深入过太行山南端的泽州进行考察。


第一位踏入泽州这块土地的是已经被中国人熟知的德国学者李希霍芬(Ferdinand Freihrron Richthofen)(18331905)。1860年,李希霍芬随德国东亚外交商务使团第一次来到中国,被中国深深吸引,在1868开始对中国进行了4时间的地质地理考察。18704份,由河南北上进入泽州,在天井关住宿一晚后,原本是直接前往潞安府进行煤矿考察的,没想到偏离路线深入到泽州府,便在这里进行了四五天的考察之旅,记录了蔚为大观的当地风土民情、地理地貌、经济产业。


002.png

地点:泽州东城门瓮城楼 

时间:18983

摄者:威廉·尔曼·肖克利


意大利人罗莎第(Angal Luzatti)在1896年曾游历山西、陕西、河南三省,勘察得知太行山两侧的煤炭资源异常丰富,遂伙同英商组建福公司,率先开发焦作煤田。期间,曾踏入泽州境内。


1898年,美国探矿师威廉·尔曼·肖克利(William Hillman Shockley)(18551925),威廉·尔曼·肖克利毕业于麻省理工学院,也曾在欧洲进修过语言、文学、艺术等,不仅有着相当丰富的探矿经验,同时也是那个时期不多的足迹遍布亚非拉各大洲的学者。1897年初第一次来到中国,1898担任英国福公司山西总负责人,对山西南部的煤铁资源进行了3个多月的勘探考察,同年2份由太原南下进入泽州府境内的高平,在泽州府境内进行了20余天的资源勘查,用镜头和文字记录了相当丰富的泽州人文风情。1904发表《中国山西省东南部的煤铁矿》(Notes on the Coal and Iron- Fields ofSoutheastern ShansiChina)一文。


003.png

地点:泽州县大阳镇山门

时间:18983

摄者:威廉·尔曼·肖克利


随后到达泽州的是菲利克斯(Felix R L.),学矿业出身的他在毕业后进行了环球旅行,足迹遍及欧洲、东南亚、中亚、东亚。189811来到大阳镇,在泽州境内停留近3个月,于18991月沿太行陉古道南下离开。


国人诺亚·德雷克(Noah Drake)是斯坦福大学地质学专业的博士,受友人邀请于18982月到达中国天津,任教于北洋大学,花费13时间培养中国本土的地质矿物勘查人员。1898-1899年期间,他曾实地勘查过包括泽州在内的众多煤炭资源产地,并绘制了详细的中国煤炭资源分布图。1900与美国采矿工程师协会合作,并发表了他的第一篇报告《中国山西省泽州附近的煤田》(The Coal-FieldAround Tse Chou, Shansi, China)。


004.jpg

地点:泽州县大阳镇运煤车

时间:18983

摄者:威廉·尔曼·肖克利


国人弗雷德里克·加德·克拉普(Frederick Gardner klapp)(18791944),是一位专门研究石油和天然气探采的石油地质学家。1913年受美国纽约美孚石油公司邀请来到中国,化名马栋臣,和化名国栋的富勒(MLFuller)在华北地区沿长城一线做了两年的实地考察,留下宝贵的资料。1914年由河南北上进入泽州,折向西翼城方向离开。


1918年,日本人山根新次曾深入泽州等地调查煤炭资源。1919发布《山西省泽州附近石炭调查报文》。此后引发了日本人对山西矿产资源勘查采探的热潮,此后有相当多的日本人来到山西进行考察。


005.png

地点:泽州县大阳镇运煤的牛车

时间:18983

摄者:威廉·尔曼·肖克利


最著名的是1942年,山本第荣和北京大学教授富田达博士、北海道帝国大学助教石川俊夫、满铁调查部松田龟三、商工省地质调查所岩生周一、星达二郎氏等人组成的调查团,由太原出发于510日到达高平,519离开泽州。19431月,在朝日新闻社发表《山西学术探险记》,里面不仅描述了山西各地的矿产,还从建筑、民俗等方面对山西进行了相当细致的描述。


除了这些目的性非常明确为勘探矿藏而来的外国人,其实还有另一个群体也曾踏足过泽州这块土地。与李希霍芬相识的瑞典人威尔曼(Wellmann)曾在大阳一带传教。Rev.Stanley P.Smisth早在1900年前后已经在泽州一带传教,《给传教士的信》(letters to missionary)中记载了不少他在泽州生活的场景。影响了美国几代人的电影《六福客栈》主人公原型格拉蒂斯·伟德(Gladys aylwedd)于2030年代来到了阳城县传教。


贵记录 国人眼中的太行古堡景象 


最早来到泽州的德国学者李希霍芬(Ferdinand Freihrron Richthofen)当时虽然并未留下影像资料,但通过他的文字描述我们依旧可以看到相当丰富、细腻的太行古堡景象。他在《中国》一书中提到了天井关(Tien tsing kwan)、晋普山(Tsching pu schan)、丹河(Tan)河谷、泽州府(Ts? tschóu)、大阳(Tai yang)、碧落寺(Pi lo sz,)、沁河(Tsin hǒ)、雨积河(Yü ki hǒ)、、王曲镇(Twan sch? tsch?nn)、阳城县(Yang tsch?ng hsien)、卧庄(Hwei tschwang)、沁水县(Tsin schui hsien)这些地名,同时他也是按照这个路线在泽州境内进行考察的,他写到了天井关的传教士,南村、晋普山一带的煤矿,碧落寺建筑的久远和宏大、大阳镇的炼铁作坊和钢针,路途上见到的运输煤炭的骡子和苦力,沁河沿岸的河床和桑蚕等等。他还对比了丹河河谷和沁河河谷的村落和民居建筑,丹河河谷有很多非常富庶的村庄,砖砌房子都是两层或三层的,这一地区还修建有不少非常宏伟的寺庙,民居建筑屋顶设计非常华丽,别具一格。但进入沁河河谷后,景象发生了变化,民居建筑外观尚可,但院中又穷又脏,甚至描述了沁水县城虽然号称一个县,实际上只是衙门设在此处,它本身是一个被锯齿状城墙围绕着的贫穷的小村子。


国探矿师威廉·尔曼·肖克利(William Hillman Shockley)的考察著作和档案中保存了大量关于泽州煤铁制造的记载,尤为重要的是留下了近30幅老照片档案,这批照片是关于泽州的最早的一批影像记录,珍贵程度显而易见,尤其是泽州古城东城门的照片,让我们后人能得以看到百年前泽州城宏大雄伟的壮观景象。他于1898218日到达高平县,考察了这里的炼铁炉,并听到这里的一个炼铁铺老板说他家的铁铺可以追溯到唐朝;225日到达大阳镇,发现这里的炼铁铺是最发达的,规模大且商业化程度高,但大阳最有名的钢针却停产一段时间了,大阳镇外堆积成山的铁渣堆显示了这一行在这里历史非常悠久,同时他还在大阳镇区进行了大规模考察,拍摄了大阳汤帝庙山门的照片,并说大阳镇有许多两层的房子,让大阳镇看起来像是欧洲特别是意大利的镇子;33日到达泽州府城,用相机记录下了大学后的泽州府东城门、城墙、护城河,以及城内街道的照片;38日到达周村镇,39日到达阳城县,313日到达沁水县,随后前往翼城,结束了他们的泽州考察之行。


菲利克斯(Felix R L.)的生平没有详细记载,他所留老照片档案的识别过程也非常有趣。一张大阳汤帝庙正殿的老照片,我们很长时间认为是前面的威廉·尔曼·肖克利所拍摄,在与一位长期专注研究山西老照片的友人张汉霄(网名水锅锅)沟通时,他通过右下角的水印发现是菲利克斯所拍摄,确认了这张老照片拍摄于189811月。此外,还有多幅18991月拍摄的大阳镇冶铁作坊的照片。18991份还有一幅古村落的照片,照片近处是一处碑楼,青石铺就的古道上有多个驮满货物的马匹和行人,古道深处的古村落有跨河道而建的阁楼,阁楼一侧有四层楼高的歇山顶高楼危耸,对面则有一个三间正殿两个三间偏殿的庙宇一处,经过仔细辨认,同时与现在泽州境内的古村落做比对,最终确认这是大箕镇南河底村,一处太行古道上邻孔辙的商道古镇。


006.png

地点:泽州县南河底古村

时间:18991

摄者:菲力克斯


007.png

地点:泽州县大阳镇汤帝庙正殿

时间:18991

摄者:菲力克斯


国人弗雷德里克·加德·克拉普(Frederick Gardner klapp)在1914年的中国考察,兵分两路,每路有7名技术人员组成,泽州位于他们由河南经由山西南部入陕西的路线上,在其著作《沿着中国的长城》(Along and across the Great Wall of China》)一书中有非常详细的考察路线图。


根据杜克大学图书馆公布的弗雷德里克·加德·克拉普影像档案,可以推断出他们是沿着犁川、冶底、周村、沁水的路线行进的,因为此行目的是受美孚公司之托寻找石油,他们在泽州的行进应该是相当短暂的,直奔陕北一带而去。


008.png

弗雷德里克·加德·克拉普行进路线图


贵的是留下了20余幅珍贵的照片,其中关于犁川的有3幅,2幅古桥附近的,1幅犁川镇东街街景,这里值得一提的是就读于泽州一中高三的司宇航同学根据老照片找到了照片的准确拍摄地点,值得我们学习。古桥的位置在犁川村西沟的煤球厂处,图中的古碑下半部分断裂丢失,被安放在村委大院中。结合泽州一中张建军老师的拓片和老照片,两通碑刻内容为程公讳秉重创修坡¨¨¨”学生¨¨程公重修石¨¨¨”,大体记录的是程家重修八里坡清化古道的事情。老照片中也有几幅拍摄于犁川至冶底村之间的清化古道的,路上可见骡、马、骆驼,以及肩扛扁担的行人。行至周村镇,弗雷德里克·加德·克拉普拍下了这里的魁星楼和城墙以及长桥,这两处建筑现在依旧挺立,只是周边环境发生了巨大变化,长桥现如今被深埋民居中已不可见,从老照片我们可惜清晰的看到这座位于太行重镇要道上的石桥是一座造型优美的三孔石拱桥,桥头还有一座两层阁楼。行至沁水县城,他又拍下了一座造型精美、体量巨大的三层式五角攒尖顶楼阁,我们通过比照1940年日方照片信息,得知这正是沁水县城的魁楼。李希霍芬虽然说沁水是个小村子,不过我们通过收集到的泽州城、高平城、沁水城魁星楼旧照,发现沁水魁星楼是其中最高大最精美的。


009.png

地点:犁川  

时间:1914年左右  

摄者:弗雷德里克·加德·克拉普


10.png

地点:犁川桥近景

时间:1914年左右  

摄者:弗雷德里克·加德·克拉普


11.png

地点:清化古道  

时间:1914年左右  

摄者:弗雷德里克·加德·克拉普


12.png

地点:周村镇魁星楼  

时间:1914年左右  

摄者:弗雷德里克·加德·克拉普


13.png

地点:周村镇长桥  

时间:1914年左右  

摄者:弗雷德里克·加德·克拉普


14.png

地点:沁水县魁楼  

时间:1914  

摄者:弗雷德里克·加德·克拉普


山本第荣在《山西学术调查记》中提到的日本调查团于1942510日到达高平,描述道这是一处相当大的城镇,城墙修缮一新511日,调查了赵庄煤矿。512日到达泽州城,此时的泽州城道路两侧的洋槐花开正盛。513日,前往泽州南部的东岭口,这里村庄都是两层楼,麦田绿油油十分美丽,有村庄的地方都有很多杨柳树514日,经周村镇渡过沁河到达阳城县。515日,前往后则腰村附近,调查了这里的陶器制造业,附近的平家沟村、赵庄村到处是用黑砖建造的二层楼或三层楼,从远处看十分富丽堂皇。516日,返回泽州。517日,参观了位于泽州城东门外,由晋铁公司设立的炼铁研究所,中午乘车北返潞安。


山本第荣在书中对山西、河北以及山西各地域的民居进行比较。他说晋南一带的村落,几乎毫无例外的都是集合在一起的,周围环绕着一个土墙,在土墙的周围建有牢固的城门,在各处设有很高的望楼,每一个农村已经具有了一个城市的外形,他还总结道,山西南部的民宅甚为豪华,而北部的民宅则十分贫弱。在南部,每一个村子都是高大的木造瓦垄的房屋,屋顶有很大的倾斜,屋顶装饰特别讲究。山西南部民宅之美,也是河北省看不到的。这里几乎所有的村子都毫无例外的是两层楼的房屋。


结语  


过解读这批文字和图片档案,从第一位踏足泽州的李希霍芬开始,太行古堡所在的晋城地域内的丰富的煤铁资源,吸引着一批又一批的外国人前来考察,抛开其目的,单纯的从文献档案研究角度来讲,这批图文档案让我们对百年前的泽州有了更为直观和深入的了解,特别是这些外国人对泽州当地古村落古建筑的描述和评价,十分有价值,他们对泽州当地古村落古建筑的评价集中在几下几点:


001.jpg


15.jpg


16.jpg

晋城老照片AI复对比


一、泽州当地的古村落建筑非常豪处主要体现在建筑高度、建筑装饰、建筑材料等方面,如砖砌房子都是两层或三层的民居建筑屋顶设计非常华丽用黑砖建造的二层楼或三层楼这些语句,反映出的建造古村落的材料至少有砖头和坩埚(黑砖)两种,建筑高度通常在两层或三层,民居建筑的屋顶琉璃、木雕砖雕等都较为精美。


从现存的太行古堡来看,这些建筑特征依旧被大多数古村落保存下来,部分古村落甚至还有七层左右的高楼用来防御。


二、泽州当地古村落多是墙为御、券阁为界。山本第荣在其书中对晋、冀两地以及山西内部各区域古村落的特征进行比较后,对山西南部一带的古村落进行了总结。围墙、城门、望楼等是晋南村落的标配,每个古村落都具有城市的外形。


晋城现存的古堡,相当比例的村庄保存有城墙、城楼、望楼等公共建筑,而在一些没有城墙的村落,则修建有栅栏和券阁,村落整体布局具有较为一致的特征。


三、泽州沁河、丹河两个流域的古村落相差较大。李希霍芬对比了丹河河谷和沁河河谷的村落和民居建筑,他指出:丹河河谷村庄多富庶,砖砌房子都是两层或三层,民居建筑屋顶设计非常华丽,别具一格;沁河河谷民居建筑外观尚可,但院中又穷又脏。


从现存状况来看,反而沁河流域的古村落保存下来的较多,民居建筑也较为豪华,而丹河流域的古村落保存下来的相对少很多,而且并没有沁河一带的大气。



对比百年前的晋城古村落和如今,有相当程度的变化。百年前的外国人,对于泽州这片地域古村落的看法是富庶,甚至堪比意大利的古镇。晋城这个乡如今正在挖掘太行古堡资源,打造太行古堡文化,树立太行古堡品牌,了解百年前外国人对太行古堡的看法,对梳理太行古堡的核心优势、理清太行古堡的独特价值就有着不同寻常的意义。


此文2019820日第五届山西(晋城)太行山文化旅游太行古堡研讨会初作,经修改已收录刊发于山西人民出版社出版的《太行古堡》一书。



转自《文博山西》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