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分类: 两岸

爸爸,这是我最后一次看你!


--作者:不详


去年去台湾,有點无聊,跟同学去了圆山饭店。ok!你们知道的,附近有忠烈祠。九点的仪兵操演和升旗仪式,身边挤满了日本旅游团與大陆团,各种吵啊!然后,大陆人看完升旗,跑掉了,七辆大巴的人数。我和同学进了武烈士庙,忠烈祠内外到处是日本人,居然眉飞色舞,让人特别不是滋味。


我和同学看了一会儿,有一对老夫妻一直没有走,在看牌位。因为牌位是按军职,可能会一个牌位上密密麻麻写的都是名字,老人看不到就犹豫着一直在我们身边晃,最后开口,请我们帮他找个人名。老爷子说那是自己的父亲,出生就没见过,想知道在不在这里。


我们瞬间傻了,第一反应是:这怎么可能被我们遇上?然后拼命找,密密麻麻的牌位里找那个名字,最后还真找到了。离远征军、驻印军的牌位不远。老爷爷就哭了,拿个袋子,里面是水果,一样样往外掏,喊爸爸。忠烈祠的管理人员被声音惊动,进来了;两个老人就特别慌,说:我来看爸爸!我们就来给爸爸磕头!那个工作人员就说:不要哭!国军有类似电子档案的东西,去查一下。


94.jpg

图为台湾圆山忠烈祠其中一座偏殿供奉的阵亡者灵位。


台北圆山忠烈祠里,所有档案皆已电子化,只要提供被查人的姓名、籍贯、年龄、军阶、阵亡地点等消息,就能查得结果。管理人员会打印出一份《烈士资料详表》,管理人员还将从牌林中找出故人所在的那一块,放在桌案前让遗属祭拜。因为当时在场就我们四个大陆人,老爷爷一定要我们陪着去,就去了。結果真的查到了,还打印了一份出来。那个年轻的军人牺牲于1940年,一場没什么名气的战斗。老爷爷就哭!哭!哭!这边忠烈祠已经备好了仪兵、花圈、祭祀品,把牌位请下来,单独给老爷爷祭祀。老爷爷出门的时候,有仪兵开路,进门的时候,全体敬礼。我作为打酱油的小跟班,和同学已经完全懵了。


老爷爷就跪着给父亲磕头,供桌上还放着他从江苏老家带的一袋子土,母亲坟上的土。哭着说了很多,最后说:爸爸,这是我最后一次看你了,我老了,走不动了!然后我就没出息的和同学都哭了。


这大概我旅行中最难忘的经历。忠烈祠管理人员说:他们尽量做到对牺牲军人完善档案,以便将来后人们查访祭祀。


老爷爷哭的时候说:妈妈一直担心爸爸的孤魂野鬼没人祭拜。管理人员安慰说:我们一直有祭祀他们!老爷爷就说:谢谢!谢谢!不然爸爸孤独几十年!


就抛开政治,单纯的看到这种场景,特别泪目。白发苍苍的儿子,照片上英气勃发的父亲,母亲坟上的一杯土;几十年间的世事,风雨飘摇时代的年轻夫妻!哎!特别泪目!特别!



转自《毒门独户》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