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分类:

在南海滩涂学军的女生连


--作者:张鹏程


1965年从北京石油学院毕业后,义无反顾服从分配去了四川参加大三线建设。我妻子王治靖1967年浙江大学毕业后,根据《关于分配一部分大专院校毕业生到解放军农场去锻炼的通知》,和其他的一些浙大同学去了广东濒临南海的军垦农场接受再教育。军垦农场位于广东台山广海烽火角,由海潮冲积淤泥堆积形成的大片海涂,与澳门相近,晚间可以清晰看见澳门上空通红的灯火。


1969年我和妻子已到了男大当婚、女大当嫁的年纪,得到组织批准后,我决定12月初请婚假赴广东台山军垦农场完婚。


去广东的道路谈何容易!车站人满为患,拥挤不堪,购票十分困难。经多方努力先从南充坐长途汽车到重庆,然后换乘火车到衡阳,再转车去广州。到广州后又坐长途汽车到台山,从台山坐汽车到广海,下车后步行十余里路才到达妻子所在的军垦农场场部。


一下车,见远处一批一批穿着破旧棉衣的人,迈着蹒跚的脚步,疲乏地向我站着的这条路走来。走近后才看清他们腰上扎着稻草绳,穿着单薄且满是补丁、沾满泥水的裤子,他们便是来自全国的接受再教育的大学毕业生。12月正是严冬,天寒地冻,这些大学毕业生们利用退潮期间在荒凉的海涂上围海造田,向海洋要田地。他们不辞辛苦挖泥、抬泥、挑泥,修筑海塘堤坝。为了表现,尽管条件十分恶劣,每个人都以饱满的热情积极肯干,没有牢骚怨言,也顾不上理发,以致长长的头发几乎遮住了耳朵。劳动间歇,大家则挤在一起互相取暖。生活和劳动的艰辛,使得大家面带灰黄菜色。


005.jpg

1 台山广海烽火角军垦农场远眺。拦江大坝右面为广阔的海涂,军垦农场设在这片滩涂上。拦江水闸和船闸形成的大坝是军垦农场标志性建筑和进出农场的唯一通道。


台山广海一带的军垦农场里分布着不少学生连,女大学生组成的女生连,有二百余人。妻子分在女生连三排八班,穿没有帽徽领章的海军干部军服,享受副排级待遇。女生连中许多女生来自国内名牌大学,如上海交通大学、复旦大学、同济大学、浙江大学、北京工业学院、天津大学、南开大学、暨南大学、清华大学、北京大学、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等等,而且大都是学理工科的。


女学生来到这块面临汹涌波涛的大海的滩涂上时,都是二十几岁的姑娘。上级一声号令,全体女生从数十里外挑来稻草和芭蕉叶,拉来竹竿,撸起袖子搭梯爬到竹架上,用毛竹搭建起房架,再用稻草和芭蕉叶盖上屋顶,用掺着稻草秸的黄烂泥涂抹在竹片编成的墙体上,最后刷上白灰,搭建起了草房。参加修建草房的姑娘们,在炙热的阳光下,汗流浃背,衣服烘干又湿,湿了又干,终于在荒芜的滩涂上建立起简陋的家园。这是对女生连的女大学生们接受再教育的第一次考验。稻草房盖在海涂上,屋内十分阴暗潮湿、拥挤不堪,采光条件极差。


在成排草房子前的连部广场上,姑娘们用水泥竖起了高大的毛泽东塑像,并多次雕修,以表达对伟大领袖的无限崇敬,尽管不是很像。她们每天胸戴毛泽东像章,手持《毛主席语录》,向毛主席早请示晚汇报,风雨不误。


006.jpg

2 作者妻子接受再教育期间在简陋的茅草屋前留影。


007.jpg

3 女生连(六连)下属排合影。女生连按军队编制,排设排长、指导员、副排长,由现役军人任排长、指导员。背后的毛泽东塑像,是她们亲手雕塑。


008.jpg

4 女生连下属班合影。那时大家都十分喜欢在亲手建立起来的草房子及竖立的毛泽东巨大塑像前留下纪念照。


009.jpg

5 穿着军裤和军鞋的妻子在毛泽东塑像前留影。


女生连劳动、生活、政治学习全部军事化,与野战军无异。艰苦的军训操练和半夜紧急集合,背起背包行军几十公里的野外拉练,丝毫不逊于普通士兵的强度。为不断增强军事素质和战斗意识以及实战能力,准备打仗,部队还开来一辆全副武装的坦克,让女大学生们观摩坦克行进和装备,进行针对性训练,轮流钻进坦克内体验。除每天田间劳动外,还要参加繁重的围海造田。在卸装搬运围海建堤的水泥材料时,一百斤一袋的水泥压在体重不足一百斤的瘦弱女生身上,其状可想而知。但她们仍咬着牙挺着腰,顽强扛起水泥袋,艰难挪行。很多现役女军人都不能承担的劳动,她们都照样干。田间劳动主要是割稻、打谷、打包、装运,春耕时播种、育秧、插秧,夏天管理田间作物的生长、除虫、施肥等,冬天尽管天气寒冷,仍裸露小腿下到水田劳动。此外,为了改善生活,还设圈养猪,轮班喂养,打扫猪圈,清理粪便,施肥于田间。雷打不动的是晚上的政治学习,讨论思想改造心得、学习《毛泽东选集》,每天都要认真写思想汇报。雨天时无法出工,便组织全连斗私批修、忆苦思甜,进行阶级教育,请出身贫农苦大仇深的女生作报告,请已经解放出来的高干家庭子女讲学习毛泽东思想改造世界观的心得。


10.jpg

6 体力劳动锻炼和政治学习在接受解放军再教育中是必不可少的,以班为基本单位进行政治学习,每天都要举行班会谈心得谈改造体会。


我在结婚探亲期间,遇上台风来袭,使我至今难以忘怀。但见天上乌云密布,海上大浪滔天,怒涛呼啸,狂风暴雨,好像要吞噬我们的房屋,远处的上、下川岛在大浪滔滔中时隐时现。连部紧急通知我们做好转移的准备,狂涛巨浪很可能涌向岸上淹没一切,造成极大的人员伤亡--牛田洋军垦农场便因来不及转移,致不少学生溺水死亡。连部动员我们这些会游泳的男性探亲家属参加抢救队和敢死队,随时接受命令冲到最前面,抢救国家财产和人员。女生连住的草棚在狂风中被吹得咔咔作响,房顶的稻草和芭蕉叶满天飞,草房东倒西歪,房顶到处都在漏水,衣被全部被淋湿。据说大批军车已做好准备,只要接到命令,即刻来转移人群。凌晨风雨渐小时接到通知,台风已向东北移去,我冒着雨站在高处向四周眺望,见周围汪洋一片,女生连种的庄稼全被淹没。第二天多云,虽然还刮着冷风,但大家赶紧将衣物被褥搬出来晾晒后,马上又组织去田里排涝抢救庄稼。因一夜没有睡,大家满脸灰黄,个个披头散发,疲劳不堪。


尽管是在祖国的南端,12月刮起西北风还是很冷的。劳动结束后,需要洗澡擦身,但没有冲凉室,又没有热水供应,姑娘们只好在上午去农田劳动前提一桶水,放在太阳下晒。下午劳动结束回来时,提着水桶到堆杂物的草房内,不顾寒冷擦身洗身换衣。遇到生理期,姑娘们为了争表现,争进步,仍然不甘落后,坚持下农田劳动。


女生连的炊事全靠自己,从买、洗、烧,切肉、杀鱼、杀鸡、切菜,到烹调都是轮班进行,打牙祭时会组织一些班去帮厨。为了安全,连里养了多条狗,狗到处乱窜,撕咬地下的衣物,叼来死老鼠。上级担心引起狂犬病,要将狗打掉,于是请我们男家属帮助,先由与狗熟悉的女生将狗骗来拴住,我们将狗打死后,再由大胆的女生剥狗皮,然后加大料烧狗肉,香味四溢。很多人从来没有吃过狗肉,北方女生喜欢吃狗肉,而南方女生不习惯吃。既然大家都吃了,不吃的也随着尝吃,也算是一次改善生活的打牙祭


11.jpg

7 19704月,在告别军垦农场时,全班在烽火角合影。


通知到南海滩涂围海造田和开荒种地进行再教育时,并没有告知具体期限,只要求大家做好长期的思想准备,有些女生便偷偷带来些专业和外语书籍。但接受再教育期间,钻研业务看专业书籍是不允许的,既不能公开学习专业,也不能学习外语,更不能看外语书,这是走只专不红的白专道路,是和培养又红又专接班人相违背的。只有天天干活天天劳动,才是真正的改造思想。为了不忘所学的东西,有时只能跑到我们家属居住地来学习。谈到何时结束再教育,大家都满脸迷茫,无言以对。


最高兴快活的日子是星期天。辛苦劳动了六天,一到星期天大家都赶紧整理个人卫生,清洗衣物整理床铺,拿出针线缝衣补袜,给亲人朋友写信,或兴致勃勃去十余里外的军人服务社买些肥皂、牙膏、毛巾等日用品,买点水果糖、香蕉、杨桃等。有时还可买到时兴的的确良布料和毛线,姑娘通常心细,有孝心,扯点布料寄给父母弟妹做衣服。平时有事外出必须严格执行请假制度,回来后销假,晚上还要参加晚汇报和政治学习。


在接受再教育期间实行男女有别,男生不能随便去女生连,更不准找女生单独私下会面。若男生要到女生连办事或找同学,须先向女生连报告说明情况,获准后,为防止男女同学单独相见,须安排在连部会议室而且必须有领导在场,谈完事情男生要及时离开。有一男生去军人服务社时见有的卡布料,便想买了给远方的父母、女友做衣服,但不知需买多少布料,因此去女生连找同学询问,女生连同意后,安排在连部会议室,谈话期间连长、指导员都在场。大家知道这个严格规定,所以都自觉遵守。若到中午,连领导会高兴地留男生吃一餐免费午饭后再热情送走男生。大学生之间很少谈论个人问题,即使有男女朋友,来往信件上都是革命的词语与革命的道理,没有卿卿我我的小资产阶级情调,过多谈论儿女情长生怕被抓住尾巴遭到批判,扣上革命意志消沉的帽子。


12.jpg

8 作者妻子离开军垦农场前在烽火角留影。


19689月到广州军区报到至19704月接受解放军再教育锻炼结束,经历了一年八个月。根据中央指示,奉上级文件精神,落实知识分子政策,由广州部队指派连级干部分批按路线将在农场锻炼的毕业大学生护送到所分配的工作单位。随着女生分批被接走,大家依依不舍,告别了铭刻在心中的日日夜夜,往日的喧哗热闹声和姑娘们欢愉的笑声、激烈的批斗声、琅琅的读《毛主席语录》声,逐渐散去,只留下空荡荡茅草屋,冷清的广场上屹立的毛泽东塑像,孤零零立在那里,在太阳的余晖下,更显得寂静。


半个世纪过去了,女生连的学生后来都成为各个单位的技术骨干,成为各级领导,许多人在军工部门工作,为研发新一代的武器做出极大努力,为国家国防力量的强大贡献力量。不少学生去了国外发展并定居在世界各地,现今都已是儿孙绕膝的爷爷奶奶辈的人了。


13.jpg

9 来自全国的大学毕业生到这里接受解放军再教育。女生连中不少走向工作岗位后担任了各级领导及技术负责人,担负起发展国家科技工作的重任。图为0528部队女生连。0528部队隶属解放军四十一军一二三师。


14.jpg

10 半个世纪前,我和妻子站在面临南海的海湾边,眺望远方的大海,背后就是辛勤劳动和汗水浇灌的荒滩变良田,在难忘的军垦农场留下了刻骨铭心的回忆和值得骄傲的足迹。


回忆往事十分感慨。台山广海因离澳门很近,已成为国家重点开发区,很少人知道,半个世纪前曾经在这片荒无人烟的滩涂上围海造田、辛勤劳动的那批大学毕业生,他们用汗水浇灌了这片土地。


我和妻子退休后回到故乡杭州定居,子孙绕膝,享受天伦之乐,时常回忆起逝去的岁月,十分想去妻子当年接受再教育的广海烽火角看看。



转自《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