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分类: 1880年代至1910年代, 苏州妇孺医院

一位美国女医生的苏州情缘


--作者:子后


美国女医生安妮·华尔特·斐恒博士(Anne Walter FearnM.D.,华安妮)1893年到苏州,1907年前往上海,在苏州居留了14年。1939年华安妮在美国出版自传《少壮之年:一个美国女医生在华四十年》(My Days of StrengthAn American Women Doctor’sForty Years in China),书中用了近三分之一的篇幅记叙在苏州的经历。



10.png


苏州妇孺医院的先驱


在世间百业中,最便于业者了解人性的非医生莫属。华安妮不仅是一位医生,还是女性解放和女权运动的先驱。同时,她也是一个富于好奇心并对中国充满感情的观察者。她的自传《少壮之年》似无中文译本,而书中留下的对上一个世纪之交(1900年)前后苏州的观察记录,是有价值的史料,可以帮助我们厘清、校正一些以往的认识。


《苏州近代基督教慈善事业研究18501937》(吴小娣,苏州科技大学,2014)中有这么一段话:


苏州最早的一所妇孺医院,由美国基督教女布道会于清光绪十四年(1888年)设立,院址在葑门内天赐庄城河边。该院的创办者是监理会女医学传教士斐医生。她在博习医院创办后不久即来华,起初在博习医院帮助诊治病人。1888年,她正式创办了近代苏州第一个妇孺医院。天赐庄妇孺医院的院长卜杏生(卜明慧)和5位医师,均聘于美国费城妇孺医院。另有美籍护士长和一位传教士,其余职员均为中国人。


11.jpg

苏州妇孺医院


12.jpg

天赐庄码头


这一段叙述涉及的相关事实,华安妮在《少壮之年》中有以下记述:


天赐庄--上天赐予的地方,或者用更平实的语言叫苏州妇孺医院--已经由米德瑞德·菲利普博士组织建造起来。……菲利普博士结婚并离开苏州以后,这座医院被关闭不再使用,大约已经有两到三年时间。在那个时候女医生本来就不多,要找到合适这个职位的女医生是一个问题,更难的是她还愿意万里迢迢前往中国。玛格丽特·波尔克(Dr.Margaret Polk,卜明慧医生)接受了这个职位,大家都很高兴,而我必须说,我作为替代者也受到了大家的欢迎,我就像证明了上帝仁慈的赐予一样。


13.jpg

如今的十全街东依稀还能找到当年的影子(于祥摄)


苏州妇孺医院又称玛丽布莱克医院(Mary Black Hospital),1884年(吴小娣的论文认为是1888年)由Mildred Philips博士开设。《少壮之年》这段话传递的信息包括:这家医院曾经关闭过,1893年华安妮到来后才重新接诊,医生仅华安妮一人,另有中国护士若干;1896年,玛格丽特·波尔克博士到来,医生才增加到两人。另外,虽然苏州妇孺医院由教会主办,但华安妮本人并不是传教士,而且她在接受这份工作时就明确拒绝了传教工作。当然,她也并未受聘于费城妇孺医院。

 

华安妮其人


华安妮出生在南北战争之后的1865年,在密西西比州的冬青泉市(Holly Springs)长大。她的父亲曾在联邦军队中担任大法官,母亲是一个种植园主的女儿。1878年夏天,当地爆发黄热病,华安妮的父亲将自家豪宅改建为医院,以照顾病人。不久,她的父亲和三个哥哥都发病,并在一周之内死亡。此时,华安妮正在北卡罗来纳州的夏洛特女子学院学习。


14.jpg

华安妮的学位照


15.jpg

华安妮经常坐这种船出诊


1889年,华安妮获得了宾夕法尼亚女子医学院的奖学金,并于1893年获得医学博士学位。此时,她在医学院的一位同事玛格丽特·波尔克被任命到苏州妇孺医院担任医师,但由于家庭原因不能立即就任,所以请求华安妮暂代她的职位。


我的首要工作,是把菲利普博士建立的各个部分重新捡拾起来,开始再次拼装在一起。这不是一件很难的事,特别是得到了两座医院的友爱的帮助。医院装备得很好,我们从美国最领先的药品商那里订购了大量的药品,却没有付账的义务,因为医院属于宣教团,没有任何麻烦。

 

充满爱心的洋大夫


华安妮很快就为人所知。她带人清理了整所医院的卫生,甚至不可遏止地产生了清理整个苏州城的念头。她制定了各种规则,保证病房的洁净,避免交叉传染。因为精力充沛,行动力十足,她获得了台风Tai Foong)的外号。她有一个正式的中文名字,Waung me-tu(没查到中文怎么写)。


对于华安妮来说,麻烦在于我们要想办法面对中国人的常见的对外国魔鬼的恐惧


常常是一场悲伤的陈述,说到一半的时候,病人突然意识到,她是在一个外国人面前,随后我可以说,她就会消失的。我最后能看见她的,是她的脚底和衣服的下摆。


16.jpg

华安妮收养的孩子


17.jpg

病孩


18.jpg

康复的孩子


情况逐渐变化,有病人家属给她送来了匾额,价值是诊金的三四倍。华安妮经常出诊。在深宅大院里,她目睹并记录了很多中国妇女的悲惨故事。华安妮收留了一些弃儿,她称之为“my waifs and strays”(我的流浪儿)。


1896年,华安妮与一位来自密西西比州亚佐市的传教士医生约翰·伯鲁斯·费恒(John Burrus Fearn)结婚。因此华安妮又被称作斐恒夫人、斐恒医生。


1897年华安妮的女儿伊丽莎白出生,此时由她接生的孩子已有3000多个。华安妮在华44年总共接生了6017个孩子。1902年,伊丽莎白因为痢疾夭折。1907年,华安妮与丈夫一起离开苏州,之后在上海行医。1926年费恒先生去世,华安妮开始从事慈善公益活动,直到1937年离开中国。


19.jpg

斐恒医生


20.jpg

病妇


杜甫的《垂老别》:忆昔少壮日,迟回竟长叹。华安妮自传《少壮之年》的书名就来自于这两句诗。1939年,在自传出版两周后华安妮离世,留下遗嘱骨灰送回中国安葬。美联社为此发了消息,《纽约时报》以整版发表文章纪念她。华安妮在维基百科上拥有词条。苏州人应该记取这位美国女医生对这座城市做出的贡献。



转自《吴门雅集文化》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