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分类: 1960年代, 复旦大学附中, 上海市高等教育局, 文革, 文革死亡

曾经在上海发生过的另一种抄家


--作者:肖万全


一提到文革,经历过那个时代的人的脑海里,马上会有批斗抄家的深刻印象。在二十世纪六十年代,上演了在古代封建社会发明的一幕幕摧残人性的活剧19666-7月从北京刮起的这股风,很快漫延到全国各地,一些高干子弟带的头,到这一年的8月,我在北京,还能看到堆在大街上和马路旁的抄家物资,随着运动的发展,批斗抄家的对象,从地富反坏右,转变到人家命的人的头上了,许多昨天的领导干部,今天被批斗,被抄家,对象的转化之快,令人眼花缭乱,许多反映文革时期有关抄家的场景描述,在许多的著作,书籍,影视作品里都能找到,我今天也来谈当年的抄家,但它却是另一种情形。


大约在19669月的一天(时间太久了记不准确了),复旦大学附中高二(7)班的一群红卫兵来到建国西路695弄,靠近宛平路,对面是衡山宾馆。在这条弄堂里住着一对夫妻,他们就是来这对夫妻家的,这户人家丈夫叫陈传纲,文革前是复旦大学党委副书记,副校长,后来调到市高等教育局任局长,据说,这个调动是有名堂的。不久前的一天晚上,陈不堪忍受,吃了80多粒安眠药,永远离开了人间,他是全国第一批在文革初期的共产党的高级干部,现在在网络上可以查到这份名单。他的妻子叫王汝琪,去年有一部重大历史题材的电视剧,里面有一个镜头,周恩来对国民党高官王昆仑说,你的堂妹在延安很好,请你放心,周说的堂妹就是王汝琪。此时,王正被关在上海外国语学院附中的牛棚里,狂风暴雨还在后面。这天的抄家现场,陈的儿子陈乐群也在,只见他好像在指挥抄家,那些红卫兵都听他的,在他的指点下,什么箱子,衣服,线装书,日本军用指挥刀,名人字画,照片,高跟皮鞋,等等,搬到停在楼下的卡车上,随后,他跟大家一起上了车,车子直接开到国权路上的校园。大家七手八脚,把抄来的所有东西一一搬进高二(7)班的教室里,堆好放好,还贴了不少封条


大家看到这里该明白了,原来,陈的儿子跟这些红卫兵是同学,在家庭遭受这般灾难之际,这帮同学毫不犹豫,出手相助,许多年后,大家戏称这次行动属于保护抄家。在这次行动之前,传说市高教局的造反派要去局长的家,我们闻风而动,抢先一步,让他们到时候什么也不到,看来,即使在阶级斗争如火如荼的岁月里,人们没有淡化同学之间宝贵的友情,当然,用今天的话来说,这个同学中的官二代肯定不像今天社会上的某些官二代,如果,平日里自以为高人一等,不跟同学们友好相处,人家凭什么要冲出来帮这个忙呢。人有祸福旦夕,现在有些官二代富二代们,能从曾经在上海发生过的另一种抄家出些什么道道来,这对你们今后的人生道路也许是有益的。


我们这位同学的父母都是资格很老的老革命。1931事变发生时,上海有二千多大中学生组成请愿团,到南京要求国民政府抗日,行动的总指挥就是陈传纲,他当时还是复旦大学法律系的学生。王汝琪是陈的同学,她是新中国第一部婚姻法的执笔者。四人帮打倒后,她担任过司法部的顾问。1942年,在延安整风时,他们夫妇俩不幸被打成王实味反党五人小集团,虽然是个冤案,毛主席也说了话,但是,就不纠正。这就为他们在文革中的不幸埋下了祸根,大概到1982年才彻底平反文革开始,为了发动群众,复旦党委把他出来,对造成他的悲剧起了很大的作用,正因为此,文革结束以后,在陈传纲的追悼会上,王汝琪把复旦大学党委书记杨西光送来的花圈了出去。这都是历史了。历史应该是真实的东西。


今天回忆这段历史,回过头来看,更让人不可思议的是,到19673月,放在教室里的贵重物品,名人名家字画,有历史价值的照片,在长达一年多的时间里,居然都完好无缺,完好无损,到复课闹革命的时候,教室要派用场了,终于自然而然原主。以上讲的近半个世纪以前的事,绝对不是编造的天方夜谭,而是发生在上海,在那个动乱年代里的一件真实的事情,而这件事又确确实实被雪埋了近47年,可惜,这些当年1718岁的年轻人,已经进入老年了,否则,放在今天的话,复旦大学附中高二(7)班这个群体起码会被团市委评为另一种见义勇为先进集体。可以相信,即使在当年,在轰轰烈烈大革命的烈火中,在上海还会有不少类似的故事,只不过没有人把它说出来。

                          


转自《备望》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