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分类: 1930年代, 抗战, 老干部, 西北

西路军总指挥徐向前


--作者:覃仕勇


193610月,红军三大主力方面军会师后,中共中央、中央军委决定占领宁夏、甘西,打通国际通道,决定提前执行宁夏战役计划,电令渡过黄河的第三十军、第九军和红四方面军总部及第五军红军组成西路军,由徐向前任总指挥,陈昌浩任政委,王树声任副总指挥,共 21800人(其中机关、医院、伤病员及勤杂人员占40%左右)单独西进。


但在古浪一役中,西路军损失惨重,尔后在经过高台、倪家营等等血战,在没有救兵、没有供给,弹尽粮绝的情况下,主力损失殆尽。


为保存骨干,扭转危局,西路军军政委员会于1937314日在肃南祁连山康隆寺附近的红石窝召开师团以上干部会议。


会议决定:徐向前、陈昌浩离开部队回陕北,向党中央汇报情况。另外,现有三千人就地改编成三个支队,分散游击,保存力量,等待刘伯承率领的援西军到来。


徐向前提出了反对意见,他说:我不走!部队打了败仗,我们回去干什么?大家都是同生死、共患难过来的,要死也死在一块嘛!


陈昌浩无奈地说:这是军政委员会的决定,向前同志,你如果留下,目标太大,个人服从组织,不要再说什么了。


陈昌浩这么说,其他的同志也都纷纷劝徐向前离队回陕北去。


为了确保陈、徐顺利脱离险境,会议决定由总部参谋陈明义,总政治部保卫科长袁柯夫为正副队长的共28人的护送小分队,护送陈、徐二首长启程东返。


形势严峻异常,敌人到处搜捕流落红军,尤其开出了高价码悬赏缉拿陈昌浩、徐向前等红西路军主要负责人。所以,陈、徐等人只能在祁连山中摸索着前行。


跋涉了三天三夜,眼看就要出山了,徐向前多了个心眼,对警卫员陈明义、肖永银、杨天保说:往前走,敌人查得更严了,我们一块儿行动,人多不方便,今天我们就分开行动,就算碰到危险,总有一路可以回到陕北。他把一个文件包交给肖永银,叮嘱说:里面的东西到实在带不去时,就把它烧了!还写了一封信,交给他们,说:你们要是先到陕北,就把这封信交给党中央。


陈昌浩则安排陈明义担任别动队的队长兼政委,在前面打前站。


徐向前又对小分队的行动作了周密安排后,大家分头行动。


陈、徐二首长装扮成生意人的模样,带着保卫科长袁柯夫,警卫员康海生、邱回春、赵家仕、王茂金一行七人在祁连山边缘地带走了六、七天,一直找不到敌人封锁的空隙出山。而到了张掖南面的西洞寨时,侦察探路的康海生、赵家仕被搜山的马家军骑兵抓去,袁柯夫等其他警卫员在黑夜里先后走散。


就在这样艰难危险的关头,陈、徐二人毫不退缩,昼伏夜行,继续东走。


也不知走了多少天,陈、徐二人到达了山丹县南境地处大黄山南坡的大马营东南的一个干河滩,看见天已擦黑,寒风扑面,便找了个避风的崖坎烧点干牛粪取暖。


火光引来了一个人。


此人湖北广水籍的农民万怀章,他正赶着毛驴采药回家,看见崖坎下有两个陌生人冷得欶欶发抖动,正在用手掌护着那点可怜的火焰取暖,便心生同情,走下来与他们搭话。


一问一答之间,万怀章听到陈昌浩是湖北口音,所谓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便主动带他们到离河滩不远处的窑坡甘家庄找点吃的。


万怀章与同为湖北广水的老中医但复三家都生活在窑坡甘家庄。


但复三云游四海,以行医为生,对红军打土豪、分田地的事迹深有了解,他见了陈昌浩、徐向前,虽不问他们的真实身份,但也猜出了七八分,便让家人做饭招待,并留宿家中。


第二天,徐向前招呼陈昌浩起来赶路,但陈昌浩胃疼得很厉害,又发高烧,无法继续赶路。


两人经过商议,最后决定,陈昌浩留在但复三家中养病,徐向前独自一人前往陕北。


徐向前告别了陈昌浩,穿着但复三提供的羊皮祅,扮成羊倌模样,沿祁连山边人烟稀少的地方秘密潜行,在永昌至武威的路上,遇到西路军30军特务营营长蔡光波,于是结伴同行,经古浪土门,一路风尘仆仆地到了黄河边,坐羊皮筏子过黄河,过六盘山,经平凉,到镇原,终于见到了援西军耿飚、刘志坚等人,并在镇原城见到了援西军司令员刘伯承将军。刘伯承的安排下,又到云阳见到周恩来、彭德怀,顺利回到了延安。


毛主席安慰徐向前说: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你能回来就好,有鸡就有蛋。


从此,走上了抗日战线,锉败日寇;又在后来的解放战争中大败蒋军,为新中国的诞生立下赫赫功勋,成为共和国的开国元帅。


陈昌浩与徐向前分手后,在但复三的精心治疗下,病情大有起色。


长时间的相处下来,陈昌浩终于向但复三坦露了自己的真实身份。


但复三大为吃惊,鉴于马家军隔三间五地前来盘查搜捕流落红军,他先冷却陈昌浩藏在地窖中,后来又转移到大黄山柳沟曹家大口子窑洞里。



但天长地久,陈昌浩的行踪终于暴露,但复三再三考虑,决定弃家舍子护送陈昌浩去陕北。


但复三带上义子聂有成,瞒着家人,简单地收拾了一下行李,便以行医为掩护,护送陈昌浩向兰州走去。


到了兰州,听说西安有八路军办事处,又乘车转往西安。


然而,在西安,他们一直没能有找到八路军办事处。


无奈之下,陈昌浩只好请但复三送自己回湖北汉阳永安堡戴家庄老家养病。


但复三不辞劳苦,和义子聂有成护送陈昌浩乘火车南下到了汉阳,陈昌浩从此脱离了中国革命的大舞台。



转自《百度》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