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分类: 1950年代至1970年代, 北京动物园, 文革, 文化交流

国际礼品动物的十年运作史


--作者:陈徒手


01


1953年开始,北京动物园就不断收到外国的领导人或科研单位以及动物园赠送的礼品动物,截至1963年底,共有2680只,到了七十年代初期仅存活712只。1974428日,北京动物园革委会上报一份《关于国际礼品动物的健康状况报告》,内中称,通过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随着毛主席革命外交路线的伟大胜利,外国赠送的国际礼品动物日益增多,自19711月至19743月就有9个国家送的1969只,除去死亡,目前动物园饲养的国际礼品动物共有2577只。


报告中介绍说,广大职工认识到国际礼品动物是我国人民与各国人民友谊的象征,是世界科学文化交流的一个方面,养好这些动物具有政治意义和科学价值,因此,饲养人员认真负责,精心管养。报告中透露一个想不到的现象,就是有不少礼品动物初来时体质较弱,譬如19724月,美国总统尼克松赠给中国的犀牛一对,其中雄犀牛患有皮肤病,全身披毛不全,精神较差;同年6月斯里兰卡总理班达拉奈克夫人送给中国儿童的亚洲象米杜拉身子偏弱,时常消化不良,胀肚;19735月埃塞俄比亚皇帝赛拉西送的一对非洲狮,有蛔虫和蜍虫,爱患急性肠炎,食欲较差;19738月日本神户市市长宫崎辰雄送给周总理10只火烈鸟,其中有三只体质较差。在饲养人员和兽医的积极治疗下,这些动物大多处在健康良好的状态,市园林局在几年间的年度工作报告中,都会举出亚洲象米杜拉体重从最初的330斤增长到860多斤,美国雄犀牛皮肤病基本治愈等作为成绩上报。


动物园中还存有总理级别的礼品动物,如罗马尼亚总理毛雷尔送给周总理的两只欧洲棕熊、加拿大总理特鲁多送给周总理的四只海狸,此外,还有英国伦敦动物学会送的四只麋鹿(四不像)等,动物园方面也都予以特别照顾,生长良好;朝鲜送的十姐妹鸟也已繁殖。园林局对此表态:饲养人员胸怀祖国,放眼世界,决心把国际礼品动物养好,争取多繁殖,以实际行动为落实毛主席外交路线做出贡献。


99.png

19722月,尼克松在北京动物园观看大熊猫


1972年初,北京动物园奉命恢复收集动物的任务,满足国际交换动物和国内动物园展览的需要。北京动物园一直长年在四川宝兴县、青海玉树自治州设立收集站,此时准备增加人员,负责收集西南、西北高原特产的珍稀动物。而在云南、黑龙江则受制于省农林部门的规定,不能单独设点,只能委托当地动物园代为收集。


外省农林部门害怕滥捕、滥猎野生动物,添加很多人为的限制。北京动物园由此表态,收集稀有动物不采取发动群众的办法,而是有重点地和当地协议捕捉办法,同时寄希望于三线建设之中,工程基建单位和边防部队如捕到野生动物,禁止杀害,通知动物园运取。1972117日,北京动物园革委会即向市里上报收集动物的计划,开列长长的动物捕获名单,种类多达五十种,数目近四百只。219日,中央农林部农业组批复,只同意在四川省捕捉大熊猫六只、金丝猴四只、扭角羚四只;在云南省捕捉金丝猴四只、大象两头、野牛两头、叶猴六只、犀鸟六只、孔雀雉四只、长臂猿三只;在青海省捕捉野骆驼两峰、原羚四只、藏羚四只;在黑龙江省捕捉东北虎两只、丹顶鹤四只,其他动物的捕获还需省主管部门审批。农林部的审核非常严厉,通过的捕获动物数目只是北京市上报数字的六分之一。


1971年、1972年度实际捕获数目是不够理想的,云南省的大象、野牛、长臂猿、云豹等基本落空,青海只抓获野驴、白唇鹿四五只,只有四川捕捉到大小熊猫27只、金丝猴2只、毛冠鹿3只、扭角羚1只等,黑龙江抓获东北虎、驼鹿各1只,梅花鹿6只,也远远低于计划数。唯独超过的一项是黑龙江丹顶鹤原计划4只,实收10只。


1973131日,市园林局就向农林部上报了年度收集动物计划,开头即戴上一个政治帽子:随着毛主席革命外交路线的不断胜利,国际交往日益增多,国际交换动物工作逐步发展起来,同时中央首长指示,国内动物展览动物品种也需要增加。计划中除了继续在四川、青海加强收集点的工作,还拟在西双版纳新设收集点,并准备委托甘肃额济纳旗红旗牧场、哈尔滨、齐齐哈尔、沈阳等地的动物园收购当地动物,拟与西安动物园合作制定收捕金毛扭角羚计划,派人到贵州对黑金丝猴的产地情况进行一次调查,为以后收集和捕捉打下基础。


2月间,就北京动物园应该增加展览品种、适当开展国际动物交换业务,市委书记吴德专门上报一份请示,业经周恩来、姚文元批示同意。但农林部的回复依旧迟缓,一直持谨慎的态度。直到当年9月外交部传来指示,需以周总理的名义赠送法国总统蓬皮杜和法国人民大熊猫一对,责成北京市园林局在10月底以前做好准备。园林局就此想把宝兴县收集站现有大熊猫五只(成年母兽三只、幼年公兽两只)全部运至北京,打算用其中两只成年母兽分别与重庆、上海动物园调换两只幼年母兽,以便挑选配成合适的一对。市园林局还转告农林部,据外交部西欧司司长王栋谈,澳大利亚、加拿大、英国、意大利、西德、瑞典等国家都想要大熊猫,澳、加、英等国的首脑将在今秋明春先后来华访问,届时可能提出要求,现在就需要做准备,以免被动(见市园林局1973928日致农林部《关于准备礼品动物需收捕大熊猫的请示》)。园林局借此申请再在四川组织收捕大熊猫十只(五对),请一并批准,以便尽早开展工作。


由于是周总理亲自批准的项目,农林部很快在108日批复,同意将宝兴县收集站现有的五只大熊猫运回北京,以便配对,选送出国。也同意北京市再捕捉十只大熊猫,以做今后外交礼品的储备。


据市园林局的年度报告,1973年北京动物园从东北、西北、四川等地收集到大熊猫、小熊猫、雪豹、金丝猴等动物29种、142只,1974年从国内搜捕运回动物1430只,下降幅度不小,这里面有农林部门、当地政府不太配合之故。但从国际动物交换活动而言,1974年大大强于1973年,1973年只输出动物617只,输入1022只,1974年则输出动物2497只,输入1431只。这样通过国内外动物交换、繁殖生育和收捕选购,1974年北京动物园的动物品种由1972年的3152232只,增加到3362537只,也超过历史上最好的1966年的纪录,结束了动物园十年间徘徊于三百品种左右的状态。


02


在制订1974年工作计划时,北京动物园首先强调要在国际动物交换工作中保证做好中央交办的政治任务,并力争从法国、英国、日本、斯里兰卡和东非等国家进口一部分动物品种,以充实国内动物园的需要。同时要加强国内动物收集工作的力量,扩大搜捕地区和设立新的收集站,全年计划收集和交换动物为80900只。


100.png

1950年,北京动物园正门


197436日,市园林局革命领导小组向农林部上报年度收捕动物计划,除了已有的收集点、委托点外,北京动物园还想派出五人专程到云南深山,收捕长臂猿、叶猴、云豹、巨蜥等动物。计划中还提到,准备在四川宜宾收集6只大熊猫,准备送给英国人民;抓获东北丹顶鹤6只,送斯里兰卡、日本等国交换;捕获四川灰斑角雉20只、云南云豹4只、东北白枕鹤4只、青海玉树雪豹2只等,可以与英国、日本等国交换动物用。农林部照例反应缓慢,迟迟不肯下批文,而且农林部资源处处长李恩光出差四川时竟下令宝兴站停止捕捉。


转机出现在6月初,市园林局接到外交部、市建委的通知,中央已批准赠送给英国大熊猫一对,并指示做好赠送的准备。北京动物园紧急告知上级部门,从北京动物园现有的大熊猫中,很难选出体质健康、适龄成对的熊猫,主要是雄兽较少,多不能成对。7月初,市园林局革委会主任丁洪、动物园革委会主任倪竖发去农林部机关,与梁昌武副部长、杨局长当面会商收集动物问题,农林部最终同意捕捉计划,可开给相关省区介绍信,但希望将收集计划压缩到最低限度。为此,北京动物园再三保证,所收捕的一、二类动物主要是礼品动物、国际交换用动物,以及单一动物需要配对繁殖的和增添展览品种。


农林部重新批准捕捉6只大熊猫,任务下达给宝兴县收集站,但因进入雨季,未能捕获。因送英国的任务紧急,无奈之下,只得将北京动物园展出的一对年轻大熊猫作为国礼送出。之后加紧捕捉。至19753月,先后捕获6只,其中2只因年龄过大而当场放掉,其余4只选送都觉不太理想,尤其母兽体质欠佳。为难之中,想请农林部和市里领导来现场观察,看看是否合适,如不妥,还需在四川产区继续捕捉两对,储备以便今后之用。市里一位领导就此批了一句:不一定现实。适宜大熊猫的奇缺,实际困扰外交战线很多年,终不得彻底解决。


文革期间最早与国外交换动物,始于1973年初,212日,苏丹外交部社会主义国家司司长卡马勒·穆斯塔法交给中国使馆王韦平参赞一份照会,提出喀土穆动物园能提供的动物为狮子1对、鹦鹉3对、长颈鹿1对、斑马1对、戴冕鹤2对,向我方索要的动物是华南虎1对、双峰骆驼2对、牦牛1对、梅花鹿2对、黑鹿1对、天鹅2对、鸳鸯3对。使馆当即报告给国内,吴德216日批示:请万里同志和动物园商量,能否拿出苏丹提出的交换动物种类。北京动物园研究后,认为梅花鹿、黑鹿、天鹅自己可解决,其他动物还需外省市动物园支援,3月收集齐后,可统一送至北京短期饲养,然后拟乘每月一次赴东非的船只,可委托有经验的海运单位路途照料。5月上、下旬,即装箱分海、空两路运出,从湛江港至苏丹港付了运费人民币4000元。


没料到的是,中方使馆多次催促,喀土穆动物园以经费困难、装运不便为借口拖延,甚至要中方承担运费。直至9月上旬中方通过海运,收到狮子1对、斑马1对、戴冕鹤2对、鹦鹉3对、长颈鹿1对,因雌性长颈鹿年小体弱,装运箱又狭小,死于途中。苏丹方面说这是第一批,缺少的动物争取在第二批补上,取得平衡,但从此再无音讯。北京动物园写信给我使馆,希望他们多去询问,使馆回复道:人事已多次变动,再去催促也不太适宜。使馆还表示,国内还需苏丹的某些动物,可以再提供名单商谈。北京动物园颇感无奈,从此再也不愿接谈这个话题。


03


对于北京动物园来说,1973年最为开心之事还是赠给日本东京上野动物园1对大熊猫之后,上野动物园拟回赠企鹅2对和日本羚羊1对。43日下午,上野动物园饲育课长中川志郞等三人陪送回赠动物,随乘日本大相扑代表团专机到达北京机场,当晚即由市园林局负责人丁洪设便宴招待,人均标准为35角(水酒在外)。除了与中方饲养、兽医人员座谈四次,照例安排参观美展、工厂、公社,游览颐和园、八达岭、定陵、故宫等,入驻新侨饭店甲等房,房间放烟茶,乘上海牌轿车。这是一套事先获得批准的标准接待模式。


中川三人参观北京动物园看得格外仔细,欣赏动物兽舍和运动场的宽敞,对成功繁殖金丝猴、金猫、白棕鸟、食火鸡等表示惊奇和称赞,还特地抽出半天时间,用8毫米摄影机拍摄动物园主要动物的生活场景。中川表示,到北京动物园学习,就能学到外国十多个动物园的一大半。来北京是很幸运的,这次学到不少的经验,回去后一定养好大熊猫,就是对日中友谊的贡献,我一定拼命加油干。参观周口店经过卢沟桥,日方三人不停地说,我们的不好”“原谅”“我们要友好。参观四季青公社医疗站,大夫给食欲不好的团员根本进针刺两个穴位,结果根本进一天中两次说他食欲好转了,颇感神奇。


日方带来一套反映中方赠送大熊猫康康”“兰兰在上野动物园的生活纪录片,动物园组织我方人员在天文馆电影厅观看,中川等来宾在放映前后介绍了大致情况,令动物园的干部职工大为惊讶和感动。


101.png

为迎接熊猫,日方将白熊气球涂成了黑白色


中川描述说,19721028日大熊猫到达东京,从羽田机场到上野动物园,日本政府为保护大熊猫派了大量的警察和警车,沿途欢迎的观众人山人海,当时的盛况有如迎接外国元首。在上野动物园里,政府当时拨给375名警察护卫熊猫。


中川所在的饲育课特别配备2名有经验的饲养员和2名兽医做饲养工作,并每天进行24小时的观察、记录和生理指标的分析。114日举行交接仪式,出席的日方政府要员、采访记者虽然事前采取了限制,但仍有350多人出席,成为上野动物园有史以来最隆重的一次。115日正式向日本观众开放大熊猫观赏,在开放的前三天许多人就带着草苇垫和毛毡在门前等候,队伍长达二三里。开放的第一天要看熊猫的观众有15万多人,每人只让看30秒,但也只有一万八千人看到。


实际上对外开放的时间很短,只安排每天上午九点半到十一点半。饲养员不断向观众解释说:为了熊猫的健康,仅两个钟头,很抱歉。观众们非常理解,表示没有意见。截至1973329日,参观熊猫的人数(不包括属于免票的60岁以上的老人和12岁以下的少年儿童)已近92万人,动物园为了维持排队的秩序,每天需动用13人做这项工作。《朝日新闻》《读卖新闻》发行两册熊猫相集,在一个星期内就发行40万册,成为历史上发行量最大、卖得最快的一次。电视台每天用半小时放映康康”“兰兰的生活片,收视率从原来的10%,一下增至27%


北京动物园员工对大熊猫在日本引发如此的热潮,颇感不可思议,又多有几分激动和自豪。看到康康喜欢玩弄运动场里的一个汽车轮胎,兰兰则安然地在一固定的路线来回散步,大家不由得哄笑出声。片子中说,康康吃得快,每顿只要35分钟,而兰兰则需要1316分钟。就有观影的饲养员在一旁说道,与北京动物园的熊猫饮食比,速度不算慢。中川说,几个月来经饲养员精心的照管,康康的体重由到东京时的55公斤增到71公斤,兰兰71公斤增到95公斤。中方领导说,这个体重增长率与北京动物园同龄大熊猫相比,可以看出生长发育是良好的。


最让中方人员惊奇的是,上野动物园花费34万人民币新盖一座占地627平方米的熊猫馆,安装有空气净化器,将室外不干净的空气净化后抽入室内,温度自动控制在5摄氏度至20摄氏度之间,湿度则自动调节,保持在80%。治疗室有自动缩小或变大的手术笼,工作室里设有视频观察设备,饲养员在工作室就能通过视频观察熊猫的情况。室内之间隔音能力强,地板全是30厘米厚的木板铺成,有控制气温的喷头,冬天喷热气,夏天喷冷气。室外专门设有石头小洞,以便熊猫受惊吓时躲入,场外用特制的3.5厘米厚、2.5米高的玻璃围起来,以免游人扔进东西。


这些极为先进、完善的设备,多是北京动物园所不具备的,有的还是闻所未闻,有的设备立意让人目瞪口呆。


04


大熊猫赴日,引来了中日关系的新一波热潮,也酝酿双方人员交往的势头。1973719日、812日,上野动物园园长石内展行先后两次来访中国驻日使馆,提出邀请北京动物园园长访日,参加10月下旬在东京召开的国际动物园园长会议,美、法、西德、东德、捷克、南非等国的27名动物园园长将出席会议,主要讨论保护动物和自然环境问题,还交流饲养动物的经验。石内园长还特地叮嘱说,如果认为参观会议不便的话,可另行安排参观日程,费用由日方负担。


102.jpg

上野动物园排队观看熊猫的市民


驻日使馆的意见是北京动物园园长可以接受邀请,来日参观访问。市园林局与外交部亚洲司张铎联系,经会商后,张铎电话告知园林局,称亚洲司不了解这个会议情况,他个人意见,不能轻易参加,若参加需请示中央。


在驻日使馆转达我方不能参加国际动物园园长会议后,东京都知事美浓部亮吉又向北京动物园革委会主任陈昭文发来邀请函,希望在中国熊猫送到日本一周年之际,来看看兰兰”“康康在新落成的熊猫馆的健康生活情况。但是直到转年初,因中方高层领导未能肯定,赴日访问之事一直未能实现。


中方人员出访困难,但因动物相互赠送、交换,中方还是照例热情接待外国陪护工作人员。19731011日,英国威普斯纳德公园职员张伯伦护送4只麋鹿(四不像)到京,这是伦敦动物协会赠给北京动物园的,两天后,张伯伦将携带回赠动物丹顶鹤、白枕鹤回国。有二十三年饲养经验的张伯伦爱聊天,他高兴地说,麋鹿产在中国,1900年法国神父戴维从中国带走8只,这次麋鹿来中国是回老家了。世界上现有麋鹿300多只,威普斯纳德公园有29只,这次送给中国4只,还剩下25只。


动物园接待简报中透露一个细节,英国驻华大使在宴请北京动物园负责人时有意问张伯伦:你参观了北京动物园,对什么动物感兴趣,想带回什么动物去?是不是对大熊猫感兴趣,想带回去?中方认为这是英国使馆在对我方摸底,对大熊猫问题已经在做工作。


英国人的焦急是有道理的,两个月后法国派巴黎动物园副主任兰扎尔、兽医蒙戴夫人来京接运大熊猫一对,名义是赠送法国总统和法国人民。兰扎尔下飞机时提出自己租旅馆,但中方说担负所有的吃住费用。市革委会副主任丁国钰出面宴请,法驻华大使马纳克夫妇作陪,兰扎尔对中方陪同人员讲:我今天有点怯场,从没见过这么多大人物,过去连和大使都没讲过话。到中国来旅行,确实使我一生难忘。

有二十多年饲养经历的兰扎尔称赞北京动物园的食火鸡、骆鹿、白熊能达到繁殖水平,并建议写篇文章刊登在国际动物年刊上,向世界同行介绍经验。他在欢送宴会上说:参观你们的动物园很大,动物很多,有十几种较珍贵的动物,我们都没有。法国动物园有百分之九十五的动物不是法国的,法国连本国的狼都没有。


根据协议,19747月,日本多摩动物园派人将1只雌长颈鹿、1对白长角羚护送到北京,同年10月,北京动物园将2对鹤空运给日方。由于日方尚欠1只雄长颈鹿,转年525日派饲养员北桂茂乘坐海船护送来华。北桂茂自己介绍养了十七年长颈鹿,但非常拘谨,不敢讲话,生怕失礼,后经陪同人员多方工作才打消其顾虑。看到北京动物园养有成群的日本花鹿,特别是看到两年前从日本送来的一对日本羚羊已繁殖了两只,他说日本羚羊在日本生下来很少能成活,表示要用心学习北京动物园的好经验。


在欢迎便宴上,北桂茂聊天时说:多摩动物园的园长和园里的干部每个星期要检查一天烟头。”“兽舍建筑、动物饲养管理等问题,如有百分之七十的工人提出同样的看法,园里的领导干部就要考虑办理。动物园主任倪竖发针对他的说法,介绍中方实行两参一改三结合的社会主义措施,说明干部技术人员和工人三结合的工作情况。


05


19753月,陈永贵副总理率代表团访问墨西哥,代表中国政府和人民向墨西哥政府和人民赠送一对熊猫。为具体落实此事,外交部会同农林部、市委外事组、市园林局等单位,请北京动物园承担此任务,保证动物于9月份送出。


58日,外交部美大司召集农林部、民航局、市外事组、园林局等有关部门负责人,研究关于赠送墨西哥大熊猫的运送问题。北京动物园负责人抱怨道,在陈永贵副总理出国前,市外事组、园林局曾了解过我园现有大熊猫的情况,并未明确下达运送任务给我园,我们未做准备,今天就解决送出时间、手续等问题有困难,建议是否由农林部等有关单位再召开会议,落实具体事项。农林部未作回应,却于514日通过北京市外事组向动物园下达了任务,并要求积极准备,保证9月份送出。动物园对此颇有抵触情绪,认为这样的做法是不合适的,有关上级部门对我园的意见和困难情况听不进去,毫无商讨的余地,硬是把任务压下来,是不妥当的。


动物园反映说,自1971年以来,先后作为礼品送出大熊猫十只,还有云豹、白唇鹿等共2086只,作为与外国动物园互赠互送出的有小熊猫、猞猁、华南虎等动物2370多只,促进了与各国人民的文化往来和友谊。他们坦率地表示,从1973年以来出现一些问题,在完成中央交办的对外赠送和交换动物的任务中,遇到较多困难,这其中包括宝兴县收集站被停止捕捉,工作人员要限期撤出。因此恳切希望农林部、国家建委、外交部等领导单位召开会议,具体研究一下国际礼品和国际交换所需国产野生动物的来源、捕捉等问题,以利今后工作。


北京动物园的委屈和牢骚,让相关部门真切感受到了。62日上午,外交部美大司、农林部外事局、市外事组和市建委负责人专程到北京动物园,检查了解拟赠送墨西哥大熊猫的准备工作,一致认为这是第一次送大熊猫给第三世界国家,不能次于以往,一切工作都按国礼规格准备。北京动物园存有14只大熊猫,已从中挑出两只大熊猫作为候选,雄猫名迎迎,现体重46.5公斤;雌猫名蓓蓓,现体重51公斤,年龄均在三岁左右。众领导在现场看了,发现这两只熊猫不够活跃,不太理想,需要捕选一对较好的做调换,农林部马副局长当即表示可以再批准捕捉2对。


69日,农林部直接下令四川省林业局,请在7月底以前捕选2对较好的大熊猫提供给北京动物园,以便进行赠墨前的训练等准备工作,为进一步发展中墨两国的友好关系,望保证质量并尽快办理。


67日,墨西哥大使安吉亚诺约见外交部美大司陈德和,告知当日晨墨总统电话要求与中国有关方面联系协助运送熊猫事宜。陈德和做了一些解释,表示我有关部门一直在做积极准备,鉴于这将是第一对熊猫到拉美,特别是到墨西哥这样的友好国家,我们将尽量挑选一对更为理想的熊猫,有关部门已到全国各地挑选,一旦准备就绪即告知墨方。他还相机了解墨方有无可能派专机接运熊猫,大使表示有些困难,待了解后再告知。


北京动物园接到四川省林业局的捕获通知,当即派人前往,814日从成都动物园运回幼大熊猫3只,北京动物园在四川宝兴站也接来1只,共4只。几天后,外交部美大司、市外事组、市建委负责人集体观看,从中选定一对适合的熊猫(雄体重20.5公斤,雌体重24.5公斤),并着手制作体积为0.77立方米(长1.20米、宽0.75米、高0.85米)的笼箱一对。


910日,中方护送小组乘民航波音707专机前往墨西哥,机上搭运一对大熊猫主角贝贝迎迎。在这同时,为了使大熊猫能住上新兽舍,200多名墨西哥工人在城市服务局局长的亲自指挥下,夜以继日地干了一个星期。墨方将护送熊猫的专机安排在总统停机处,墨总统夫人苏诺为交接仪式剪彩,并接见护送小组和专机组全体成员。墨方特意安排护送小组参加墨西哥国庆节的招待会以及观礼活动,墨动物园主任还热情设家宴款待。


护送小组出发前,领导再三叮嘱,中、墨社会制度不同,墨国内情况比较复杂,对我国还有一定疑虑,我方人员不举行记者招待会,不接受采访,不主动暗示对方回赠动物。后来实际中,墨官方并未有任何回赠的表示,只是动物园主任口头说了一句客气话。


赠送墨西哥大熊猫之事,其请示报告曾为中央高层签批,历经周折,总算圆满成行。这是文革后期礼品动物最为闪亮的事件,在报刊上大力宣传了一阵,自然地为人们所着迷,所议论。


19744月,越南总理范文同参观北京动物园时,表示要送给该园一头公象。一年后,越方通知将由总理府办公厅副处长阮文海率5人护送大象坎占来北京。1975520日,此事刊发在中央传阅文件第1802号,政治局委员李先念、纪登奎、华国锋、吴德审阅会签,由北京市负责执行。6月底,铁道部用一节60吨盖车,挂6次特快车,将大象四腿用铁链固定在车厢地板上,以防中途翻车出事,车上备足甘蔗、玉米、青草、香蕉,由凭祥直接运到北京。到达北京站后,将车厢调西直门站进北京展览馆道岔,让大象从展览馆步行进动物园东门入象房。


此次越方护送人员在北京工作的时间长达半个月,帮助北京动物园象房工作人员熟悉坎占的生活规律,掌握卧下、起立、拉进出兽舍、乘骑等驯象的专门技术。越方领队表示,回国后将把中国同志认真负责的工作精神和繁殖越南象的愿望反映给范文同总理。


越南大象的到来,应该是文革结束之前北京动物园吸引市民的高调新闻之一,也由此了结交换国际礼品动物的十年运作史。这个过程既有国与国动物饲养界交往的温馨、真挚,又有那个特殊年代的政治严酷和荒诞,尤其像珍稀大熊猫的捕获与赠送,历经周折而又艰难,费尽相当大的人力物力,更带有极其鲜明的时代印痕。



转自《随笔1979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