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当前位置: 首页这样走过冯元春
分类: 1950年至1960年代, 反右, 四川, 文革, 文革死亡

冯元春


--作者:不详


68.png

冯元春(1935--1970),女,四川省青神人,原四川大学生物系四年级学生,整风号召大鸣大放是时期川大乃至四川最先批毛泽东者。


中文名称:冯元春

国籍:中国

民族:汉族

出生日期:1935 

逝世日期:1970


人物简介


其论点是:毛是伪马列主义者,与刘邦同类的乱世夺鼎,夺鼎成功后即杀高岗等功臣,语惊校园与海内。校内组织辩士与之大辩论,勿惧。


中共省委宣传部组织省级机关上千干部赴川大礼堂与之辩论,冯元春立台上,横眉冷对千夫指,一人迎战众围攻,有理有节有据,面不改色,语调激昂。笔者挤人丛作壁上观,暗暗称奇叫绝。当时尚无她认识之深刻,亦暗叹为女中丈夫也。川大校园与足球场数十米大字报栏上,尽是批她的檄文,省市报刊上也是连篇累牍之声讨,冯元春不退半步,坚持自己的观点,从不检讨;被划为极右,尚不罢休,又以现行反革命罪,判她徒刑13年,押简阳平泉农场劳改;拒不认罪服管,再加判无期徒刑,送南充省一监狱劳改。


文化大革命中,毛泽东把国家主席刘少奇打倒、清除出党时。冯元春笑曰:我称他是杀功臣之刘邦、朱元璋,岂妄言哉?被人听见,报之狱管。此时,文革正讲加强全面专政,稳、准、狠地打击阶级敌人,凡攻击已坐上神坛达到君师合一之毛泽东,皆罪不容诛。


冯元春有前科,更属严惩对象,由军管公、检、法系统之军人不经什么审判,先游街示众侮辱,再押至市郊火花公社广场,由农民斗争时,即用钢钎与锄头戳她、挖她,巳奄奄一息,再一枪杀死--北京大学女右派林昭是秘密处死,还残忍地向家属索取子弹费;四川大学女右派冯元春之遇难,受的是原始的中世纪之酷刑矣!


1980年印制的四川省不改正右派名单有26人,由中共四川省委统战部印制,第一名即冯元春。


人物事迹


冯元春当时是四川大学生物系四年级女学生,她与当时的学生辩论过一个题目:《毛泽东是伪马列主义者、共产党是三大主义武装的最巧妙最残酷的剥削集团》。


冯元春主要提出了几个有意义的问题。第一是高饶事件。她认为,根据已发表的材料观察,高饶的罪名是反对党中央、反对毛主席。冯元春说:党中央和毛主席有缺点难道就不能反吗?这不是出于个人崇拜,还会是什么?冯元春的观点是,高饶没有反人民,他也没有和暴力集团联系,而毛主席却以暴力逮捕他,这是违反宪法的。报上公布高饶另一罪名是生活腐化、侮辱妇女,但为什么被侮辱的妇女却没有提出控斥呢?因此毛主席是犯了错误,是斯大林思想在作祟。 对于胡风事件,冯元春也提出了自己的怀疑。她认为,毛主席提出逮捕胡风的根据是:1、反党。2、上书三十万言。3、组织反革命集团。冯元春说:毛主席经常说:言者无罪,闻者足戒。为什么胡风上书三十万言就成了罪人了,这不是毛主席自己打自己的嘴巴吗?冯元春还指出,毛泽东的特权思想和历史上一切统治者的特权一样,毛泽东是中国再次出现的刘邦。 冯元春针对当时中国社会现实指出:共产党这个剥削集团是巧妙的,残酷是空前的 她认为,那些平时不务正业专门监视别人思想言论行动的政治工作人员,他们美其名曰改造别人思想,实际上是狗屁不通,只会扣帽子,或是说我是一个党员,是马列主义武装起来的。他们就这样靠吸取别人脑汁而生活,他们对待老教授是那样横蛮、无理,是最卑鄙的一种人。对于当时共产党的特权,用人制度上的奴才论,以及对党外人士的打击,冯元春都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特别是在当时的环境下,她能看出历史的真象,这对于人们认识当时社会具启蒙作用。她讲了一件事。她说:我校汤教授,为人忠诚,是个忠于客观事实的自然科学家,就因为他爱提意见,在肃反中就认为是反革命分子,在大会上进行斗争,说他是美国派来的间谍。汤教授确是一个忠于事实的人,他曾经对我说,美国工人生活水平相当于我国的大学教授,一个月二、三百美元,每三个美国人就有一辆汽车,这些足于说明美国生产力高。而剥削集团的宣传机器却歪曲事实宣传说美国有多少工人失业,经济危机又多么严重。而汤教授忠于事实,却受到迫害。冯元春还对当时的外交政策一边倒提出了意见,她说:我们党和毛主席没有一点民族气节。”4 冯元春后来的情况我不了解,希望能有知情人了解一下她的情况。 1957年,中国最有骨气的几个学生右派如林昭、林希翎和冯元春都是女性,这很让我们为中国女性的思想力量感到骄傲。


【右派】最早揭露毛泽东的女英雄冯元春--她比林昭更一针见血,她比张志新死得更惨


今年是反右斗争五十五周年(按:此文写于2006),在这五十多年的岁月里我时时刻刻记着一个人,她就是四川大学生物系四年级女生冯元春。可惜她早已离开人世,在毛泽东血腥的十年文革开始,被杀于四川省第二监狱南充,死时不足三十岁,一个多么年轻美丽活脱的生命。下令杀她的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四川省委第一书记,毛泽东豢养在四川的一条恶狼李井泉。


我和冯元春只有过一次照面,还是站在与她观点相悖的参予批判者立场。我没有见过林昭,只读一些写她的回忆文章。她们俩人都是大学生,一在北京一在四川,同是学生中的大右派,我似乎觉得冯元春的观点更为激进,对毛泽东和中共的剖析更为深刻,简直到了一针见血的地步,独裁专横的毛泽东必须要她的人头。由于历史的尘封和资讯的闭塞,直到今天还鲜为人知。我有责任把她介绍出来,让更多了解和认识她的人去补充去完善,在中国争取自由的思想史上,留下光辉的一页。


大概是195762(具体日子可能有误),当时我在一家地方报社文艺组作编辑。头头儿告诉我:省委宣传部要组织省市报刋一批有理论水平和有辩才的年轻编辑、记者,去参加四川大学学生冯元春的鸣放辩论会。我心里好生奇怪,一个学生娃娃值得如此兴师动众吗?我骑车去到川大,先在校园里看大字报,一下被学生们直言无忌,敢说敢为,立场鲜明,观点清新,用辞犀利的大字报所吸引。在那个大操场四面的绳索上,挂满了学生们所写的各式各样的大字报,火力都集中在中共执政以来所发起的政治运动上,诸如镇反肃反三反五反,以及统购统销农业合作化中苏友好等敏感问题,提出不少置疑和质问。记得有张大字报上这样写着:我们不能再容忍专横无知的校党委,继续统治管理学校,还我川大传统的民主圣地!我们要自由,要民主,要人权,大学生要有讲话的权利,过问国家命运的权利,我们决不再盲从!我们有自己的头脑,自己的思想,自己的爱憎,用不着强行要我们这样和那样。我读了这些大字报心里有不祥的预感,总觉得前面有不可避免的雷电风暴。然后,我和同行的四川人民出版社文艺编辑吴若萍先生(后划为右派),去大礼堂参加生物系四年级学生冯元春的鸣放辩论会。那天她鸣放的题目是:毛泽东是伪马列主义者,共产党是最残酷的集团,这个题目真叫语惊四座,令人振聋发聩,当时我还不能接受,认为太反动。四十九年后的今天再回头去看,她真是一个先知先觉者,所言皆为历史所证实:毛泽东就是个伪马列主义者,中共就是个残酷的剥削集团


听身旁一位学友介绍:冯元春时年二十二岁,四川灌县人,出身农民,读书成绩不错,每年都有助学补助金。我注目望去,她人材一般,个儿中等,穿着朴实,口才不怎样好。那天参加她鸣放的人特别多,校内校外至少有两三千人。她不惊不吓站在主席台上,身边聚着一帮支持者和反对者,常常发生争执。她旁若无人,面对广大听众,以极其平静的声调说:在马克思的著作里根本没有无产阶级专政这一词,全是毛泽东的杜撰和引申。所谓无产阶级专政就是用暴力夺取政权后的统治阶级组成的政府,借用军队、警察、监狱去镇压老百姓,他们不给人民任何民主自由的权力,也不遵循法律去依法办事,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所制定通过的宪法仅是一纸空文,毛泽东要想怎么干就怎么干,想打倒谁就打倒谁,想关押谁就关押谁,这决不是马列主义者,是彻头彻尾的独裁!


她的发言引起一片哗然和骚动,既有赞成的掌声,也有反对的吼叫,会场乱成一团。我向身旁的吴若萍说:这不是明目张胆的反革命言论吗?我看公安局肯定会抓她。吴若萍是南下服务团的大学生,见的世面比我多,现又在省人民出版社当编辑,信息渠道也比我广阔,他想了想说:鸣放是毛主席提出来的,他老人家说过,纵然说过了头也不关事。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言者无罪,闻者足戒。我看抓倒不会抓,批判斗争是逃不过的。


冯元春很镇静,按照事先准备好的讲稿内容继续往下说,她接着提出几个不可辩驳的事实,使全场听众安静了下来。第一个是高铙事件她说:根据已发表的材料观察,高饶的罪名是反对党中央、反对毛主席。我们请问,党中央和毛主席有缺点难道就不能反对吗?这不是出于个人崇拜是什么?高饶没有反人民,他和暴力集团也没有联系,而毛主席却以暴力逮捕他,这是违反宪法的。报上公布高饶另一罪名是生活腐化、侮辱妇女,但为什么被侮辱的妇女却没有提出控诉呢?因此,毛主席是犯了错误,是斯大林思想在作祟。


对于胡风事件,也提出了自己的怀疑。她认为,毛提出逮捕胡风的根据是:1、反党。2、上书三十万言。3、组织反革命集团。


他说:毛主席经常说:言者无罪,闻者足戒。为什么胡风先生公开向共产党中央上书三十万言就成了罪人了呢?而且还把别人朋友之间的来信公布出来,说是反革命罪证。这不是毛泽东公然破坏法律,自己打自己的嘴巴?毛泽东主席的特权思想,和历史上一切统治者的特权一模一样,毛泽东是中国再次出现的刘邦。


我听得提心吊胆,心里为冯元春捏了一把汗,又暗自佩服她的勇敢,担心会场上突然跳出个公安把她抓走。据我知,自1955年毛泽东把胡风等人定成反革命后,广大知识分子心中是不服气的,但却没有人敢于公开提出来,只是背后私下嘀咕而已,而她却敢挺身而出,面对数千听众讲出自己观点,不能不使人赞叹!


她继续说:我们再来看看共产党,这个集团对工人农民的剥削是巧妙的、残酷是空前的。工人加班不给加班工资,美其名曰奉献';农民辛辛苦苦种出的粮食自己不能支配,大部分被国家统购去再无存粮,今后要是发生一点灾害便会饿死人。再看共产党的各个单位都豢养了一大批不务正业,专门监视别人思想、言论、行动的政治工作人员,美其名曰改造别人思想,实际上是狗屁不通,只会扣帽子,或是说我是一个党员,是马列主义武装起来的。他们就这样靠吸取别人脑汁而生活,他们对待老教授是那样横蛮、无理,是最卑鄙的一种人。


会场响起赞成的鼓掌,但也有反对者的捣乱,但掌声很快席卷整个会场,掩去了那些反对的吼叫,显然冯元春的鸣放征服了大多数人。似乎那有过的汹涌暗潮一下从地壳迸了出来,有点摧枯拉朽,不可阻挡之势。掌声平静后,她接着说:我们学校汤教授,为人忠诚,是个忠于客观事实的自然科学家,就因为他爱提意见,在肃反中就认为是反革命分子,在大会上进行斗争,说他是美国派来的间谍。汤教授确是一个忠于事实的人,他曾经对我说,美国工人生活水平相当于我国的大学教授,一个月二、三百美元,每三个美国人就有一辆汽车,这些足以说明美国生产力高。而共产党的宣传机器却歪曲事实,说美国有多少工人失业,经济危机又多么严重。汤教授忠于事实,却受到迫害。我们党和毛主席没有一点民族气节,瞎说苏联如何如何好,其实只希望从那里多拿到几个卢布而已。


此时,有人跳上台抢走了她手中的麦克风,使冯元春再难以讲下去。这个学生会组织的鸣放辩论无疾而终,后来全国在《人民日报》社论《这是为什么》的诱导下,在毛泽东的亲自指挥领导下,发起了千古之罪的反右斗争,我也因一篇干预生活的小说《给团省委的一封信》成了全省大右派,很快投入长达二十三年的监狱折磨,1980年末平反归来,曾打听过冯元春的下落,不少朋友告诉我说:官方以现行反革罪判处她有期徒刑二十年,后送到南充监狱改造,长期不服,经常上访,文革中呼口号:打倒独裁暴君毛泽东!被处决。她死得比张志新还惨。又听一位朋友说:中共四川省委有分内部文件,决定全省有二十七名右派不予改正,其中就有冯元春。


右派个案研究:浩气长存的冯元春 / 冉云飞


2008-02-15 07:06


近几年的右派研究渐有起色,但也面临许多困难。一方面是资料收集不易,档案不开放,对彼时的情形如今依旧处于盲人摸象的情形,所以对最高当轴之反右原因处于揣测状态。另一方面资料庞杂,存在各大图书馆与档案馆,以及一些研究者手中,没有进行有效的分类与整理,这样不利于研究上的有效整合,一些研究者往往在小范围内重复(如林昭之右派经历),没有新的资料与研究的新意。再者,右派之当事者的回忆录急待收集,这是当事人亲历的第一手资料,另外,还应注重右派的口述历史的抢救。总之,我认为在目前右派研究尚在起步的情形下,应注重第一手资料收集与整理,在大量占有资料的基础上,才能做出不诬枉、不夸大也不回避事实的研究。有鉴于此,近几年来,我一直着意《右派资料年编年录》和《中国右派名录》的收集与整理工作,理清了一些混淆的说法。在做这些基础资料的收集与整理同时,我花了些功夫做一个个案研究,即川大生物系的大右派冯元春。下面我简述一下我有关冯元春的一些基本情况。


一:关于冯元春的右派研究,最早注意到的是研究右派民间言论的谢泳先生,继之有右派亲历者铁流(blue_afreet:在下面已经补充了铁流原文)等先生的回忆。但这些资料都比较简略,而且有些史料上的错误。同时,他们也似乎没有大规模的读到冯元春的有关言论,故大多语焉不详,不能分析冯元春言论与其它右派方论之不同。这是目前冯元春研究的基本情况。


二:冯元春的基本情形,有待补充。其藉里、上川大前的情况(出生地有两说,一说青神,二说都江堰;生年亦有两说,一为1925年,一为1927年,这些均待查证。已婚,有子女)、劳改关监、行刑等许多情况,我已作了些初步的了解与调查,但还需要进一步地翻阅大量资料。


三:冯元春后人调查。现正在做手做,但困难不小。希望从后人那里进一步的材料,希望由此个案研究,将来时机成熟,为其写一个比较详尽传记。


四:冯元春言论收集。冯元春的右派言论,就是至今看来,已是出类拔萃的,其言论的深度与大元畏的勇气,与林昭不相上下,真可谓五七年反右中国女中双杰。我手上已得一些材料,但需要读到更多的报章与杂志上刊布的她的言论。


五:官方组织的对冯元春的批评。这种言论并不集中,很分散,需要逐一收集、辨析,从而与冯元春本人的言论对照起来,可以作为五七言集论史的一个重要的个案。


六:亲历者的采访。现在的右派,大多年老体衰,且不少人有畏惧心理,不愿接受采访。我将做一系列的采访,形成他们回忆中的冯元春一章,受采访对象目前有流沙河、曾伯炎、孙德勇等,尤其是采访到1971101日冯元春因国庆献礼而被刑场的场面,至为珍贵。当然最希望的是能够采访到监狱管理当局等单位,不过这可能是一种奢望。


七:冯元春与川大反右。冯元春是系四川大学生物系四年级的学生,其右派言论之深刻猛锐,使其成为四川乃至全国的大右派。不将其列入川大反右情形来言说,恐不能说其表现之卓异。


八:假以时日,得各方面之帮助,我想以把研究最终定为《纪念冯元春先生》写成一本小册子,一方面有相当之学术价值,另一方面有不错史料意义,同时也使大家注重右派之个体与他们的言论。


九:以上是我研究冯元春的一点初步打算与想法,可能随着资料的发现与整理,还有进一步的补充。


200711月于成都,2008215日于香江


我的校友冯元春事迹


右派撷英录:冯元春


曾伯炎 发表时间:6/19/2008


1957年中民间知识分子的言论


冯元春当时是四川大学生物系四年级女学生,她与当时的学生辩论过一个题目:《毛泽东是伪马列主义者、共产党是三大主义武装的最巧妙最残酷的剥削集团》。


冯元春主要提出了几个有意义的问题。第一是高饶事件。她认为,根据已发表的材料观察,高饶的罪名是反对党中央、反对毛主席。冯元春说:党中央和毛主席有缺点难道就不能反吗?这不是出于个人崇拜,还会是什么?冯元春的观点是,高饶没有反人民,他也没有和暴力集团联系,而毛主席却以暴力逮捕他,这是违反宪法的。报上公布高饶另一罪名是生活腐化、侮辱妇女,但为什么被侮辱的妇女却没有提出控斥呢?因此毛主席是犯了错误,是斯大林思想在作祟。


对于胡风事件,冯元春也提出了自己的怀疑。她认为,毛主席提出逮捕胡风的根据是:1、反党。2、上书三十万言。3、组织反革命集团。冯元春说:毛主席经常说:言者无罪,闻者足戒。为什么胡风上书三十万言就成了罪人了,这不是毛主席自己打自己的嘴巴吗?


冯元春还指出,毛泽东的特权思想和历史上一切统治者的特权一样,毛泽东是中国再次出现的刘邦。


冯元春针对当时中国社会现实指出:共产党这个剥削集团是巧妙的,残酷是空前的


她认为,那些平时不务正业专门监视别人思想言论行动的政治工作人员,他们美其名曰改造别人思想,实际上是狗屁不通,只会扣帽子,或是说我是一个党员,是马列主义武装起来的。他们就这样靠吸取别人脑汁而生活,他们对待老教授是那样横蛮、无理,是最卑鄙的一种人。


对于当时共产党的特权,用人制度上的奴才论,以及对党外人士的打击,冯元春都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冯元春还对当时的外交政策一边倒提出了意见,她说:我们党和毛主席没有一点民族气节。


冯元春后来的情况我不了解,希望能有知情人了解一下她的情况。


1957年,中国最有骨气的几个学生右派如林昭、林希翎和冯元春都是女性,这很让我们为中国女性的思想力量感到骄傲。


(摘自谢泳<1957年中民间知识分子的言论>)


第二个林昭似的女英雄--四川大学生物系学生冯元春


作者:铁流


整理大脑中储存的反右斗争信息,第一个跳出来的,就是三年前告别商海、脱下红舞鞋、回归书斋的冯元春:二十多岁天之骄子的女大学生,短头发、圆眼晴、瓜子脸、中等个儿、深沉少言、貌不出众,却语出惊人:毛泽东是伪马列主义者,共产党是最残酷的剥削集团……


那是1957612日的《人民日报》社论《这是为什么?》发表后的第四天,她竟敢在四川大学礼堂面对数千学子说这话。仅是勇敢吗?不,是知识人的良心,是不吐不快的呐喊。正如海要发啸,风要狂吼,为了国家民族的繁荣昌盛,她不昂头谁昂头?


那是个什么样的年代?一个造神的年代、愚昧的年代、狂热的年代、一些猴子还没有变成人的年代!


当时的我就是只猴子,对她的言论持反对态度。结果,一个月后也成了全市全省的极右分子。进监狱,吃“233”,过着非人的生活,像牛像马,拖镣戴铐。这时,才想起了并非猴子的她。自此,冯元春在我记忆中忘不掉,抹不去,一闭上眼晴就看见她:一个不畏强暴敢说敢言,与北京大学才女林昭相似的女英雄。独裁者虽然杀害了她,她却永远活在我们心中!可是由于冯元春没有留下什么著述,又生活在四川盆地成都,知道此事的人太少太少。于是我决心搜集材料把她介绍出来,让全中国以致全世界都知道还有第二个林昭似的女英雄。


工夫不负有心人


今秋我回故乡成都小憩,难友彭慕陶先生告诉我:铁流,我找到了冯元春的同案犯李明阳。


李明阳当年就读于成都19中,与四川大学一水相隔,两边有什么热闹事,不出十分钟就知道得清清楚楚。冯元春的鸣放题目不胫而走,自然引起不谙世事、不懂政治的学生娃娃李明阳的好奇,很快便成了她忠实的支持者。除此,我还拜望了四川大学生物系的政治秘书李特筠女士(那时生物系还没有党支部,政治秘书相当于今天的支部书记),以及当日(195767)冯元春鸣放时奉命作记录的四川大学学生会广播室副室长王地山难友,还有不少相关人士。


出于好奇的李明阳,在1957618日竟大着胆子然跑到川大女生宿舍去找冯元春。此时冯元春已陷落在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之中,从教区到食堂,从操场到宿舍,全是揭发批判她的大字报。可她镇定自若,毫不懦怯,并正准备新的文稿与左派辩论。李明阳出于关怀,再三相劝:冯姐,你若再次走上鸣放大会是否策略一点,不要再说毛是伪马列主义,共产党是剥削集团?


冯元春成竹在胸地一笑说:毛泽东就是伪马列主义,共产党就是残酷的剥削集团。


态度坚决,毫不改口,像刺秦荆轲般大义凛然。李明阳为了说服冯元春,此后不辞劳苦多次在川大校园、望江楼边、进城的大街上,与冯元春交换意见,同时也对好些揭发冯元春的大字报上的问题进行核实对证。


冯元春是青神县人,出身农村贫苦人家,自幼读书成续不错,靠姑妈支持。1950年后即参加工作。报上说她是国民党军队一个连长太太,又是什么三青团指导员,纯系瞎编,是根本没有的事。她是川大生物系四年级学生,为人稳重,不爱说话,也不写文章,性格直拗倔强,敢说敢当,不畏权势,不轻易改变和放弃自已的观点。


李特筠说,在生物系冯元春是个不多说话的人,她为什么在整风中说出那番话,至今都一头雾水。据一位不愿透露名字的知情者介绍:冯元春是个螺丝有肉在肚皮里,很有思想与见地的人,在整风鸣放前夕,她特爱看报纸,还一头扎进图书馆翻查历史资料,对1955胡风反革反革命集团一案作了认真的研究。还专程回到家乡去对统购统销农业合作社进行了实地调查了解,听取农民意见。还读了北京大学邮来的美国记者安娜路易丝·斯特朗撰写的《斯大林时代》,因而形成了一系列崭新的政治理念。她的先生郭琰(也是我们五七难友),花不少精力从川大图书馆为我复印出两大张当年批判斗争冯元春时《人民川大》所刊登的材料,标题是《我校反右斗争的一次巨大胜利》--冯元春的反动本质全被揭穿,她的全部[论点]已彻底破产,她所捏造或歪曲的廿条[事实]全部揭穿,她反共反人民反社会主义的本质已经完全暴露。冯元春到底有什么论点事实呢?我把两大版材料认真地看了几遍,归纳如下:


1.冯元春说:土地改革不应该把土地分给农民三反、五反是暴力是乱搞统购统销是变相剥削农民助学金是共产党用来收买人的共产党用封官许愿高价收买一些人入团入党,养了一批寄生虫。好些领导干部狗屁不通,是党棍现在的报纸和电影全是歌功颂德的东西


2.冯元春说,根据发表的材料观察,高饶的罪名是反对党中央、反对毛主席。党中央和毛主席有缺点难道就不能反吗?这不是出于个人崇拜是什么?还有,高饶没有反人民,也没有和暴力集团联系,而毛主席却以暴力逮捕他们,这是违反宪法的。”“报上公布高饶另一罪名是生活腐化、侮辱妇女,但为什么被侮辱的妇女却没有提出控诉呢?是毛主席犯了错误,是斯大林思想在作祟。


3.冯元春说,毛主席提出逮捕胡风的根据是:⑴、反党;⑵、上书30万言;⑶、组织反革命集团为什么胡风上书30万言就成了罪人了,这不是毛主席自己打自己的嘴巴吗?”“毛泽东的特权思想和历史上一切统治者的特权一样,毛泽东是中国再次出现的刘邦


4.冯元春说,共产党这个剥削集团是巧妙的,残酷是空前的。”“豢养了一大批不务正业,专门监视别人思想言论行动的政治工作人员。这些人不学无术狗屁不通,只会扣帽子。或是说:我是一个党员,是马列主义武装起来的。他们就这样靠吸取别人脑汁而生活,他们对待老教授是那样蛮横、无理,是最卑鄙的一种人。


5.冯元春说:共产党的特权行为严重,表现在用人制度上的奴才论,以及对党外人士的打击和对知识分子所谓的思想改造上。只能说他们好,不能说他们的不是。”“我校汤教授为人忠诚,是个忠于客观事实的自然科学家,就因为他爱提意见,在肃反中就认为是反革命分子。在大会上进行斗争,说他是美国派来的间谍。汤教授确是一个忠于事实的人。


6.冯元春说:共产党对外政策是一边倒,倒向苏联,处处说苏联好,没有民族气节。”“台湾局势紧张就是倒向苏联成的。实际苏联远不如美国。美国工人生活水平相当于我国的大学教授,一个月二、三百美元,每三个美国人就有一辆汽车,这些足于说明美国生产力高。而剥削集团的宣传机器却歪曲事实,说美国有多少工人失业,经济危机又多么严重。


7.冯元春说:中国黑暗,苏联更黑暗。”“到处都是便衣警察在监视老百娃的行动。”“解放后工人工资没有怎样提高,农村闹粮荒农民吃不饱,生活还不如从前。坚持孙中山先生的救国理念,踏着黄花岗七十二烈士鲜血前进


李明阳和冯元春交往早被公安便衣暗中盯住,他们几次见面身边有陌生脸孔。一次,冯元春托人送信邀请李明阳来参加她的辩论会,结果信被学校政工干部谭志远截留。1957729日川大校党委组织全校师生对冯元春进行批斗的那天,李明阳得知消息公然跑去为她辩护,刚一跳上台就被左派学生轰下来,立即扭送到派驻所。不久,冯元春以反革命罪被逮捕,他也以同样的罪名被逮捕。冯元春被捕后关押在省公厅梓童巷看守所,在关押中拒不认罪,坚持自巳的观点,被判处有期徒刑15年。21岁的学生李明阳,被成都市东城人民法院也以反革命罪判刑15年。冯先在简阳平泉劳改农场劳改,文革中因继续批评毛泽东被加刑5年,转送南充地区省第一监狱。加刑后冯仍不低头认罪,在狱中书写批毛文章,于1970一打三反运动中以恶攻罪处以极刑。可惜这些文章是销毁了还是存放在档案里,至今没有流传出来,要不也和林昭一样成为千人传万人颂的抗暴英雄。


现居德阳市区西街水利电力勘察设计院的右派老人孙勇烈工程师,是当年目睹冯元春被害的见证人,难友子女刘绍坤于20064月和成都作家冉云飞一道去采访过老人。孙老告诉他们, 1970一打三反期间,他作为摘帽右派和劳改人员,被达县劳改队派到南充地区去修建南部县可灌溉100多万亩土地的升中大水库。71日这天,南充市召开了声势浩大的公判大会,公审枪毙了三个现行反革命分子


在那血雨腥风的恐怖年代,每年五一七一十一,共产党都要按照毛泽东以阶级斗争为纲的指示杀一批人,体现出他的英明论断人民大众开心之日,就是反革命分子难受之时,实际是用人民群众追求自由民主先驱者的血,来掩盖内心的怯懦与恐惧。杀吧,杀吧,中国人民是杀不完的!用文化大革命报刊上一句惯用的话,就是残夜将尽风更紧,寒冬欲雪天更寒


孙勇烈老人说,那天不大的南充市城区万人空巷,街道两边全是麻木如蚁的看客,声嘶力竭的高音喇叭由远而近,缓缓驶来的几辆解放牌汽车上站满着全副武装的军人。第二辆是刑车,车上押着三个将要执行的死刑犯,突人有人惊叫:看,中间那个是女的,女反革命”……


孙勇烈放眼看去,那个女的年约40岁,个儿不高,五花大绑地捆扎着,背上插有三角尖形的白色死牌,胸前挂着写有冯元春打上红叉的大纸牌。冯元春昂头挺胸站立着,两个恶狠狠的军人死死压住她的脖子。一条细麻绳像勒进了她的的皮肉,在颈脖处还缠了一圈,让你叫不出声音来。虽然由于血脉不通,冯元春脸呈青紫色,但她仍金刚怒目,威武雄壮,像个不屈的武士……


好熟悉的名字!孙勇烈稍一回忆,猛地想起来:这不是川大右派女学生吗?为什么杀她?难道强大的无产阶级专政还怕一个女右派么?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竟如此虚弱?


不一会儿,大街小巷贴出了杀人布告,孙勇烈挤进人群仔细地留览了一遍。冯元春被杀的罪行是:1957年以来就一贯敌视社会主义制度和共产党的领导,在四川大学读书的时候就借给党整风的机会,恶毒攻击现行社会制度。说它是历史上最邪恶的吃人制度,污蔑伟大领袖是伪马列主义者,还恶毒攻击统购统销粮食制度。”“判刑投入劳改后,拒不认罪伏法,坚持反革命立场,继续书写咒骂污蔑无产阶级专政的文章。”“实属罪大恶极,不杀不足以平民愤的现行反革命分子……”这是毛杀人的八股文,千篇一律,毫无新意。


此后,他又去阶级斗争教育展览馆了解了另两个被杀的人,一个姓李,是留苏的学生,一个是县武装部长。留苏李姓学生也是因恶毒攻击污蔑伟大领袖杀的。他原是国家五十年代初被选派留苏的大学生。被枪决的原因是他在1957年毛泽东接见留苏学生后写的一篇日记:要来又不来,他一个人只一个小时,而我们几千个留学生每个人就等了几个小时,总计耽误了几千个小时。作为领袖还是应该有点时间观念、应该讲点信用……”


事情是这样的:1957年前苏联大使通知中国留学生,说毛在当天上午九点钟要看望留苏学生,叫他们几千人集中等候。可是他们等候了几个小时,毛才姗姗到来。他便写下这段现场记忆。想不到后来中苏交恶,文革中清查苏修特务,这个早晨八点钟的太阳被人检举揭发,在抄家中抄出了这本日记。今天的年轻人绝不会相信这个故事。然而,这是历史,真真实实的历史!那个被枪毙的县武装部长是亲手杀死自已妻子的杀人犯。在一天晚上,他发现妻子和人私通,怒不可遏地用利器将妻子杀害,被人揭发判处死刑。由于年代久远,这两人的名字记不清了。


我听完刘绍坤的讲述后,心潮久久难以平静,北大有林昭视座如归,川大有冯元春喋血山河,她们都是帼国英雄,与秋谨一样永远活在中国人民心中的女杰。她们都明知此举是死,却要去死!死得明白坦然,没一点畏惧怯懦,正如一位难友写的绝命诗:明知虎豹伤人骨,敢死才上断头台。屠夫纵有刀千把,亿万英雄自会来。


附:孙勇烈情况介绍,他1935年出生,安徽人,1956毕业于北京解放军测绘勘测学院,基督徒世家。1957年在成都水利水电勘察设计院被打成极右分子,被送达县、南充等地劳改。他家里当医生的爷爷和父亲同时被打成右派,一家三代右派!1977年第二次判反革命罪9年,1980平反。现居四川德阳,全身是病,妻子在文革中被活活折磨死。有两个儿子一个女儿。



转自《360百科》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