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分类: 1960年代, 江西, 瑞金县, 文革, 文革死亡, 兴国县


荒谬恐怖的民办死刑


--作者:佚名


那时有点乱。


江西瑞金县发明了一个令人恐怖的名词:民办枪毙,就是把杀人的权力下放到大队干部一级。如此一来,瑞金县各公社仅从1968923日起至107日,就杀了177人,年龄最大的70岁,最小的只有11岁。


杀人权力下放到村里,但是要找反革命,流氓之类的罪犯对于一个村来说似乎太复杂了。


27.jpg


那干脆抓个赌博的来杀吧,照片中这名叫周才光的倒霉蛋就这样被带上了刑场,罪名是聚众赌博。


1967年夏季,江西武斗愈演愈烈。810日,中共中央作出《关于处理江西问题的决定》,紧急调时任济南军区二十六军政委的程世清带领2676师和坦克团到江西制止武斗


当时的决定是这样说的:一、江西省军区及部队军分区的某些领导人,在支左工作中犯了严重的方向路线错误,支持了保守派镇压了革命派。在南昌,军分区某些人给保守派(联络总站)发了大批枪弹,打死打伤了大批革命造反派(大联合筹委会)。在赣州,军分区个别领导人支持了保守派,对革命造反派和红卫兵小将进行了武装镇压。为此,中央决定改组江西军区,任命程世清为福州军区副政委兼江西省军区政委,杨栋梁为江西省军区司令员,并调温道宏为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原江西省军区司令员吴瑞山等应对所犯错误作认真的检查。二、中国人民解放军支左部队正陆续进驻江西各地。中央号召江西省的革命造反派支持进驻江西的支左部队。军区及军分区广大指战员,要主动地同进驻江西的兄弟部队紧密合作。高度警惕一小撮坏人挑动宗派情绪,挑动部队之间的斗争、制造事件的阴谋。三、中央决定成立以程世清为主要负责人的三结合的江西省革命委员会筹备备小组。四、斗争的大方向是把矛头对准中国的赫鲁晓夫等党内最大的一小撮走资派,对准省内方志纯等走资派。


由上可见,当时的江西非常混乱,各类群众组织拥有大批枪支弹药,省军区军队干部又深深地卷入到了江西地方两派争斗之中,局面基本已经失控,因此程世清可谓是临危授命


程世清一到江西就遭遇了极大的挑战。823日,江西抚州发生了大规模的武斗流血事件。


这一事件以后被毛泽东、周恩来定性为军事叛乱


当时,程世清等人派2676师部分部队组成支左解放军宣传队进驻抚州,目的是收缴被抢去的枪支弹药。谁知抚州军分区负责人夏绍林拒绝支左部队进入抚州,竟指挥军分区部份军人和基干民兵武装伏击了支左部队,当场打死五人,打伤五十七人。在程世清的命令下,支左部队表现出来极大的克制,没有反击。


程世清请示周恩来后,又派飞机去散发《中共中央关于处理江西问题的若干决定》的传单。抚州军分区的军人竟向飞机开火,居然将飞机的机身打了两个洞。受到抚州军分区负责人夏绍林支持的一派群众组织还公开宣布他们控制了临川、金溪、资溪、南城、南丰、黎川、宜黄、崇仁、乐安等九个县,不经允许任何部队不准进入。


面对这样的局面,程世清仍然冷静以对,没有以武力强行开进抚州地区,而是专门把毛泽东在《中共中央关于处理江西问题的若干决定》上的批示:此件看过照办。当作最高指示通过各种渠道向抚州地区人民宣传。


抚州军分区政委王玉义在听到毛主席的批示后立刻反水,表示一定要听毛主席的话,过去自己受骗了。他在紧急关头坚决反对再向支左部队开枪。


王玉义站出来后,抚州地区对抗支左部队的的力量开始分崩离析。以后,毛泽东还专门表扬了王玉义。


程世清对抚州地区对抗支左部队的群众组织没有报复,而且还特别注意了一碗水端平


19679月开始,翻了身的造反派(大联合筹委会)要大举报复,从南昌去赣州串联的五个红卫兵头头,煽动赣州造反派的人抓捕了一批各单位的保守派头头(联络总站)游街。极为恶劣的是,他们竟然当场枪毙了一个厂的武装部长,并声言还要枪毙一大批。


如何处理这五个红卫兵头头?当时赣州支左部队有些畏难情绪,害怕背上打击造反派罪名


程世清则毫不手软,他说:这有什么可怕的呢?他们(指杀人的红卫兵头头)就像纸老虎,你软他就硬,你硬他就软……我命令立即把那几个枪毙人的红卫兵头头拘留起来,不得有误。


程世清这样的做法在当时是得人心的。从8月到10月,短短两个月内,江西支左部队在程世清领导下,收缴上来了五万多条枪,初步稳定住了江西的局势。


然而,程世清这样理智稳妥的做法并没有维持多久。时间进入到1968年,程世清已经在江西站稳了脚跟。


随着文革进入到了最高潮,程世清紧跟形势,在江西也以阶级斗争开路。


28.jpg


196885日,程世清召开会议,决定在全省开展三查运动”(查叛徒、查特务、查现行反革命),积极贯彻中央文革群众专政的形式清理阶级队伍的指示,掀起一个阶级斗争的新高潮。


开展三查运动才一两个星期,全省自杀的人数就超过5000人。更恐怖的是瑞金县发明了一个新名词:民办枪毙,就是把杀人的权力下放到大队干部一级。


时年922日,瑞金县召开了各公社专案组长会议,强调深入开展三查,大反右倾,学习全国其他一些地方的经验,权力下放,搞民办枪毙,拿出成绩来向国庆节献礼。


会议结束后第二天上午,律阳公社就杀了7个人。杀戒一开,公社、大队干部可以随便杀人。他们想杀谁就杀谁,不要立案,不要证据,不要审批。


如此一来,瑞金县各公社仅从923日起至107日,就杀了177人,年龄最大的70岁,最小的只有11岁。其中有40多人是地主富农的子女,50多人是贫下中农出身,其他都是所谓四类分子。他们都是以现行反革命组织反革命集团的名义,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被杀的。杀人的方法除了枪毙外,还有用石头砸、木棒打、刀子捅的。有的把人杀死后,推到悬崖下,连尸体都找不到。


29.jpg


说来令人痛惜的是,被杀的这个11岁小孩,偷了生产队地里一个萝卜。队长骂他不听毛主席的话,做贼。小孩回了一句毛主席也管不住我。小孩立即被大队干部定性为现行反革命,拉出去用刀抹了脖子。


村里一位70岁的老先生痛骂杀人者,说国民党也不会这样乱杀小孩。结果,被定性为国民党特务,被乱棍打死。


后来根据可靠统计,各地开展民办枪毙以来,仅兴国县就杀了270多人,瑞金县杀死了300多人,于都县杀了500多人。


直到此时,程世清感到局面有些不好收拾了,才下命令禁止乱杀人。



转自《新锐观察v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