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分类: 1950年至1970年代, 老干部

饶漱石在秦城监狱的日子


--作者:何殿奎口述,汪春耀整理


饶漱石是我40年监管工作岗位上管理过的少数几位原中共高级干部之一。饶在监狱的编号是0105号。在监狱20年(前5年在功德林)一直是这个号码。其中15年(秦城军管时期我离开5年)他的生活主要由我管理。解放初期,饶在上海任中共中央华东局第一书记、华东行政委员会主席,1953年调到中央任中共中央组织部部长。19542月党的七届四中全会揭露高岗、饶漱石反党分裂活动后,高岗于1954817日在寓所(高当时住在东交民巷原法国大使馆院内,秘书、卫士等人员同住院里)自杀身死。19553月中央召开全国党代表会议,会上通过了《关于高岗、饶漱石反党联盟的决议》,将高、饶开除出党,撤销党内外一切职务。19554月饶被关押进功德林隔离审查,那年他52岁。自此,他在监狱长达20年,1975年初病故于狱中。现将同他接触中的一些事回忆如下。


饶漱石从进功德林到1960315日迁秦城前,起初关押在功德林乙字号监房,为了保密,乙字号只关押他一个人。在此之前,乙字号多数房间住单身职工。饶关进来前,领导上把单身职工全都搬了出去。那时我没有听说有饶的专案组,只知是中央某领导管的案子。最初审问饶的人是部里来的高处长。不多日子高处长不来了,换成预审局的李处长。19567月功德林设了一个管理高级干部的特监区,有8位高级干部,饶也就进了特监区。他们一切生活事宜都由我一人管理。为安排特监区生活,还从北京饭店调来乙级厨师刘家雄(已故)为他们服务,所有食品都是从高干食品供应站采购来的。所以在生活方面饶漱石当时有优厚待遇。对审查他的什么问题我自然不知道,但时间一长就耳闻到一些,说头几年主要审查饶的政治历史和1943皖南事变中有无问题。还听到19603月迁秦城前饶的政治历史己基本弄清一说。


1960315日从功德林迁到秦城后,饶漱石关押在204监区,此时204关押的高级干部有15人。经上级批准,1963年秋饶从204区迁入职工家属区9号平房四居室单元房(已拆除),管理工作仍由我负责。他住单元房后可以在秦城地域内自由活动,如去小卖部购物、在家属区或周边林地散步等,这期间我同他接触中比较随和。我曾问过他:你的主要问题是什么?饶说他不是反党分子,说我有错误那是真的。他说自己在新四军时有的错误,解放后在华东也有错误,和陈毅没有搞好关系都是错误。我也问过他与高岗的关系问题,他说自己也有错误,但说自己没有反党的目的。对饶说他不是反党分子这些话,我当然不知实情,更不会同他争辩,只是闲谈中听听而已,况且,那时我心里也明白对饶的事公安部领导也是管不了的。


1966年夏文化大革命开始后,为免生意外,安排饶漱石从家属区单元房搬到监区边上的大伙房里一间里屋(有洗澡间)住下,一日三餐由炊事员给他送去,只是伙食待遇被造反派降低了。直到1967年秦城军管前饶又被收入监房。在他重被收入监房前,有一件事我记得清楚,有一天上午,中央专案审查小组办公室(当时尚未分一、二、三办)一副主任(公安部局级干部)带着秘书来秦城要提审饶漱石,他为何要提审饶我不能问。但在他来之前,我已接到通知,凡是要提审饶漱石必须持有周总理的批示件,方得许可。故而我问这位副主任:你有总理批示吗?他说没有,我说:那就请你去办手续吧。他即给部里打电话,电话里说什么我不清楚,他打完电话后什么也没说就走了。自此,在我离开秦城前,我再没有遇到要提审饶漱石的人。


197211月,我从五七干校调回秦城在201监区工作,饶漱石就关押在201区二楼西。那时他们的伙食标准很低,到1973年周总理过问后,201区的伙食标准才提高,如不吃粗粮等,而且每个楼层配了医生,设昼夜24小时医护人员值班室。1974年饶漱石已年逾古稀,进入冬季,他说胸部难受,起初医生没有全面检查,待到饶的病情恶化到急性肺炎危重程度,我就立即要车同医生一起紧急送他到复兴医院(复兴医院1961年前是公安部直属医院,有一栋秦城在押人员的病房楼,后称207特区),但为时太晚。在我返回秦城后得知,197532日饶进医院当天夜里不治病故,他的遗体火化由207特区工作人员办理。在当时仍在军管环境下,饶漱石的遗体是改姓换名送火葬场的,究竟用的什么化名没有留下一个字,而当时的经办人已过世多年,至今无法查考。去年我曾听现在秦城工作的人说,饶漱石的家属走访秦城询问饶的骨灰下落时,连个线索影子也没有。



转自《老衲读史2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