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分类: 1965年, 农机研修班, 乌鲁木齐


一张1965年的老照片


--作者:程正渝


n4 (1).png


最近,一位老同事给我发来一张1965年的老照片,文革抄家后我的那张就没了。


照片中的自己,竟然穿着当时很少见的棕色皮夹克,还很讲究仪表呢!而在记忆中,当年我总是穿着劳动布工作服,跟拖拉机站的工人们同吃同住同劳动……


这张照片是B州的四名技术员196511月到乌鲁木齐参加自治区农机研修班时的合影:前右是州拖拉机总站的潘廷鑫,前左是精河县拖拉机站的李卓堂,--他们都是新疆八一农学院农机系61届的毕业生;我则是63届毕业的,来自温泉县站。后右是博乐县站的秦慧伦,西南农学院63届毕业的。她是当时四川省省长李大章的外甥女,因为响应党的号召到边疆来的。她的爱人黄士杰(留院当教师的高一届的同学),也跟着来疆分配在州总站工作。


学习结束,我回到温泉县站,参加了四清洗手放包袱(1),顺利地过了关,群众和组织对我两年多的工作是认可的。然而,随之而来的文革,我却被抄家,被打成黑帮,被批斗……


那些年,我们这些知识分子的经历是相似的:


我们考大学时,全国同龄人一千几百万,只有二十多万人能上大学。同时,考大学也是经过严格政审的,凡有右派言论的同学都没发准考证。


上大学时《马列主义哲学原理》是课时最多的课程,并且,拔白旗反右倾等政治运动就没断过。


大学毕业后我们都是满腔热血响应党的号召来到边陲、来到基层的。


我们都工作在生产第一线,跟工农同吃同住同劳动(我就当过拖拉机机车组的组长,亲自犁地播种;秦慧伦当过三八机车组组长,当过车工)。


我们近二十年没有增加过工资。


我们当了近二十年技术员,直到八十年代初才晋升工程师。


那些年,我们的基层领导人一茬一茬几乎都是文化程度低的外行。


那些年,在政治上我们这些知识分子更是属于另类:几乎没有被培养入党的;也没有被提拔重用的。(即使家庭出身好,例如黄士杰就出身贫下中农,还是模范团员,也没能入党,也没被提拔。)


到了文革,技术员都成了臭老九,日子更不好过……


到了八十年代初,改革开放,臭老九也吃得开了,各地都需要专业技术人材,他们三人都义无反顾地找关系调回内地了:潘廷鑫调到安徽;李卓堂调到江苏;秦慧伦和黄士杰调回四川。


只有我还留在新疆,献了青春献终身。


借此机会,遥祝各位老同学、老同事身体健康,晚年幸福!


注:


1)指当时的一场政治运动。


201811



感谢作者来稿,版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与作者联系。

文责由作者自负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