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分类: 1958年, 满堂红运动, 重庆, 重庆36中


让人缓不过神来的满堂红运动


--作者:廖明理 


一九五八年,是一个充满敢想、敢说、敢干精神的年代。凡是一个新的设想的提出,总是以全民参与的运动形式出现。


我在重庆36中读初中的时候,就被学校接二连三搞的满堂红运动弄得缓不过神来。


99.jpg


每周六下午放学前,各班都要做清洁大扫除,然后,由生活老师负责检查。根据捡查的结果,分别评定为最清洁清洁较清洁不清洁四个档次,用三指宽的纸条条贴在教室门上。


学校号召:每个班都要做到最清洁,达到清洁卫生满堂红


为了实现这一目标,每到大扫除时间,大家就甩开膀子大干起来。负责公共地段的,阴沟用水冲了一遍又一遍,路边的野草草拔得光光生生的。


100.jpg


我们教室铺的木地板,大家把课桌凳通通搬到外面坝子头,给它来个大洗澡。教室里,抹灯罩的、抹黑板的、抹门窗的,一个二个忙得不亦乐乎!窗玻璃用抹帕抹过之后,又用废报纸去擦得透亮。地板用帚帕帚过后,教室里专门留几个同学,打起光脚板,跪在地板上,又用干净抹帕仔仔细细抹第二道。


桌凳搬回教室之前,还要把桌凳脚脚接触地面的部分,再用抹帕抹干净,然后把桌凳安放整齐,整个教室搞得一尘不染,专等生活老师来检查。


生活老师来后,从厚厚的镜片后面射出一道挑剔的目光,眼睛专往那些人们平时不太注意的地方盯,卡卡角角都要用手摸一下,看有没得灰灰。


因此,我们每次做清洁大扫除都不敢大意,深怕达不到满堂红的标准。


101.jpg


为了保持教学大楼的清洁,维护清洁卫生满堂红的成果,学校还作出一项规定:进入教学大楼,人人必须脱鞋!这项规定实在叫我有些喊黄。


平时家里没得钱买鞋,冬天冷狠了,就穿一双妈做的菢鸡母翁鞋,落雨天就穿一双水胶鞋,其余时间都是打光脚板上学。夏天太阳坝晒得烫脚,就蹦蹦跳跳地专门找街边边荫凉坝或有树荫的地方踩。


有时不注意,大脚趾姆经常被地上冒起的石子踢得血长流,到处找蜘蛛蒙蒙(蜘蛛结的白色丝网)来止血。现在,一双光脚板,脏兮兮的,啷格进得了教室?


最后,只好把学校的规定告诉了老汉,花了三块钱,买了双最便宜的力士鞋来笼在脚上。每天进教室后,大家把鞋子脱了,放在各人的抽抽里头,下楼再穿上。


102.jpg


每次翻开课桌面取书的时候,一股脚臭味总是刺激着人们的嗅觉神经。上厕所、做课间操、上体育课、到实验室,天天都要多次经受穿鞋、脱鞋的折腾,人都快搞疯了!


其实,暗中叫苦不迭的,还有那些老师们。


他们上课时,除了一只手抱教案、教具之外,另一只手还得尴尬地提着一双皮鞋。我们学生娃二一个个在教室里成了赤脚大仙倒也无所谓,老师们为了师道尊严,总不能光着脚丫子同我们一起撒欢吧?看到他们一双白袜子穿成了黑袜底板 ,我暗暗在想:回去啷格洗哟?


103.jpg


最先给脱鞋进教室这一规定发难的,是我们的语文老师邓凌苍。


邓老师过去是报社的记者,有点傲国公性格,是一个不睬祸事的人。因为风湿病,一条腿成了残疾,一根拐棍成了他的终身伴侣。他学识渊博,教学严谨,语文课抓得很紧。规定朝读课该读语文的时候,如果哪个学生胆敢去读俄语,被他发现了,他会毫不客气地把俄语书拖来甩八丈远!


为了不耽误上课时间,他总是拄着拐棍,拖着病腿,一步一拖地提前候到教室门口,等到上课铃响。实行新规的第一天,我看到邓老师脚上依然穿着皮鞋,黑起一张脸走上讲台的。


他在学生们面前公开说--规定脱鞋进教室,纯属是脱了裤儿放屁--多此一举!是没事找事!


新规执行没好久,师生们个个怨声载道。不到一个月,脱鞋进教室这一规定,就慢慢懈怠下来,到最后,就在无形中烟消云散了。不过,每周的清洁大扫除,仍照常进行,只是检查没那么苛刻了。


快到年底了,正是订阅报刊杂志的时机。学校又在全校搞起订阅报刊杂志满堂红的运动。


我有一个爱看书报的习惯,糊在墙壁上的旧报纸,也要勾起脑壳看半天。无奈家中经济有限,从没有订阅过报刊杂志。


读初中以后,邓凌苍老师教我们语文。他是一个嗜书如命的人,一人独居的20平米陋室里,堆满了各种书籍杂志。我就利用帮他打开水、扫地、到痰盂的机会接近他,向他打借条,借一些《收获》之类的杂志来看。


104.jpg


如今叫我们人人都要订一份报刊杂志,不然,就不能评为满堂红班。啷格办?


我晓得,妈老汉是绝对不会拿钱给我订这些闲书看的,只能自己想办法凑钱。我把目光盯在卖潲水上。


每当听到院子外面有人吆喝:潲水卖——钱!我就赶忙回应:潲水!然后咚咚咚跑出去,把收潲水的领进来,一次能卖几分钱。就这样,好不容易存了一块五角钱。


班上的同学,有订《中国少年报》的,有订《少年文艺》的,有订《新观察》、《时事手册》的,我这点钱订那些远远不够。选了半天,订了一季度最便宜的报纸--《全国新书目》,终于让全班达到订阅报刊杂志满堂红了!


105.jpg


不久,学校又搞起啥子劳卫制达标满堂红


劳卫制是《准备劳动与保卫祖国体育制度》的简称,对体育运动中的跑、跳、投、掷等几方面,分别制定了少年级、二级、一级达标标准。学校要求,每个学生至少要达到少年级标准,实现劳卫制达标满堂红


我生就一副豁飘身材,风稍微大点就能把我抬起跑,体育课成绩经常亮红灯,想当劳卫制运动员?难啦!为了全班的满堂红,那就加把劲吧!


学校的满堂红运动搞得热火朝天。


体育课就训练学生的跑、跳、投、掷技能。上午的课间操,就用来锻炼学生的体能。每到上午十点,在跳跃、急促的《骑兵进行曲》乐曲和值周老师尖厉的口哨声中,学生们一个个从教室里被撵到操场上,以班为单位,列队进行跑步训练。


一些人怕流汗、怕晒太阳,躲在教室里装肚儿痛。有的干脆跑到厕所里去蹲大号。厕所一时间爆满,蹲位难求,弄得真正有需求的人急得团团转!我呢,为了全班的满堂红,只有老老实实去跑步啰。


106.jpg


开始达标检测了,许多同学轻松过了少年级,向二级一级迈进,我还在为选哪些项目犯愁。掷铅球吧,那么重的铁坨坨,刚用手托在肩膀上,就压得酸叽叽的,哪里还能掷出去?


算了吧,投手榴弹。选了一枚500克的,使出吃奶的劲,才投出去五、六米远!幸好是假的哟,要是真玩意儿,那我岂不光荣啦?后来,选了枚300克的,投了好多回,最后悄悄越过投掷线一大节,才算勉强过关。


引体向上吧?跳起脚脚刚好能抓住横杆,无论脚啷格扳,啷格使劲,下巴总过不了横杆!只好改测爬杆爬杆,这个我懂,不就是手脚并用,一起使力吗?小时候经常爬树,摘桐麻豌吃,对爬杆有基础,最后轻松过关。


跳高对我来说就有难度了。一米三的高度,别人像燕儿一样,一飞就过去了。我一看到比我身高矮不了多少的横杆,心里就发毛。每次去跳,都是把横杆踢飞多远!


测跳远吧,凭着投弹过关的经验,采取同样手法蒙混过关。


最后剩下跑的项目了。我没选800米跑,没那份耐力,选的60米短跑。全班实现劳卫制达标满堂红的希望,就落在我们这几个老大难身上了。我的六十米跑成绩总离标准慢两、三秒。为了不负众望,我天不亮就起来练跑步,跑大湾、跑五里店。


107.jpg


测试那天,在全班同学加油!加油!的呐喊助威声中,我不知哪来的劲,一下子冲过终点!过关啰!我终于达到劳卫制少年级标准,获得国家体委颁发的证书和一枚指甲壳大小的证章。可惜后来都搞丢了,不然,保存到现在,岂不都成文物了?


除此之外,学校还搞过诗歌创作满堂红(都是写的一些不押韵的打油诗)、盆景满堂红(随便找个烂钵钵栽窝野草草就算数)。


满堂红呀,满堂红,你啥子时候歇口气,让我们稍微缓过神来,好不?


108.jpg


虽然说五花八门的满堂红运动,让人叫苦不迭,但是那段时光确实是珍贵的。


现在学校的各项设施、规矩都比以前规整和时尚许多,但不会再有我在清早八晨练跑步,也看不见那些同学为了凑满堂红各施奇招。


现在的我们,只能说一城百载多少事,且听知情话当年



转自《时光里独立书店》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