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分类: 1980年代, 美术界, 涉外婚姻


《一九八四》


--作者:李爽


艺术家田野的收成是要看他耕耘的深度,但艺术种子的渊源是终极创造力的谜。我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一个艺术家,但是我相信我是终极创造力撒下的一颗艺术种子。



147.jpg

创作中的李爽,1979


2013年,在我的一本回忆录《爽》中我描写到三十六年前离开中国时的心情,大意是这样:从幼儿园到学校,从插队到青艺,从星星画会,到两年的监狱生活,现在我将飞往法国与爱人团聚……当年的人和事,怎么说呢,我爱那些可怕又可喜的时刻,我爱我的亲人,哥们儿、姐们儿、朋友们。


148.jpg

李爽回忆录《爽:七十年代私人札记》,2013


中国人今天的丰盛不是天上的馅饼,也不是一两个著名人士独自撑起了青天,是所有中国人热爱生活的一个必然。无论如何那个时代最终都会淡如烟波,然而没有昨天我们的今天不会美丽!那是一个深深印在中国人心上的了不起的年代!


149.jpg

第一届星星美展,美术馆东侧小花园,左起:刘讯、李爽、王克平,1979


如果我的亲人、哥们儿、姐们儿、朋友和与我共同经历过那个时代的人看到这本书,我想对每一个人再叨叨一次我爱你们。我们交过许多朋友,有的擦肩而过,有的在心里留下了签名,当他们带给我的好运恶运已不是茶余饭后抱怨的话题时,忽然这些经历变成了一幅充满玄机的拼贴画,一幅奇妙的蓝图。


150.jpg

李爽 红墙爱绿树 1980 纸本油画棒 


你以为生命使你无法招架,你一直都是在混乱中追赶,填充着生活?不是的,人生所有的困惑都是成长的契机。生命并不受粗钝肉体来掌控,生命也不是按照人的时间概念来排列与呈现的,你生命的蓝图上每一块局部中都蕴函着一把缘起关系的密码锁,只有你可以读懂开锁的密码。这把局限着你的密码锁,就在你今生是如何对待他人的褒贬与态度中,你的觉知一点点被照亮,你发现千丝万缕的缘起关系是你成长的助援!


151.jpg

李爽 温柔也担当  1981 纸本油画棒 


某一个早晨,醒来,我心悦诚服的告诉自己;如果没有你们——生活中这些好坏关系的协助,我将无法觉知自我,谢谢你们!我在中国的故事讲完了,真爽。


152.jpg

李爽走出良乡劳教所在大门后稍远处,1983


153.jpg

李爽离开中国前和家人在机场合影,1983


19831226日赴法。离开中国,那个时候,我们认为出国是一次无归的远行。我一个人将在法国创造全新的生活,是否会有新艺术的诞生对我来说是一个谜,是一场挑战。


154.jpg

1976年刚到中国的白天祥(右),他后来成为李爽的丈夫


从我第一天到法国后,因著名的李爽事件使我收到了许多法国人送来的礼物,最使我惊讶的不是礼物却是那些包装礼物的纸,它们是那么悦目,精致,太美好啦。我小心翼翼地铺平一张一张五颜六色的纸张,二十六岁的我竟然被这些包装纸感动了!人实在是太奇怪了!每个人不同的生命经历造就了他们不同的认知和价值观。


155.jpg

李爽1984年纸本拼贴作品《缤纷》


我在纸中感受的是美,是尊重,是欣赏,是法国这个民族对待爱情和浪漫的礼仪。我只有一个念头--回馈生命送给我的这场惊喜,然后灵感就像瀑布从天瓢泼降临到我的脑海里,我开始用这些礼物纸创作。拼贴一个崭新的艺术形式诞生了。到今天我已经完全不记得当年都收到了些什么礼物,但是我却留下了数百幅的拼贴作品。                      


156.jpg

李爽1985年纸本拼贴作品《活在故事中》


我热衷于拼贴的创作,同时拼贴里自如的肢体流动,又引出了一系列的油画作品。我画了一批蓝色肢体系列的作品《回归入境》、《唱给月亮的歌》、《神情马怡》、《缠绵》、《嫦娥观自在》、《东方人在勃艮第乡间》等,刚到法国作为一个画家我在绘画材料上忽然有了天翻地覆的选择,油画颜料、画笔、画布、画框应有尽有。而以前我用棉袄里子当画布,用工地做窗户的下脚料做油画框子;看看现在,这时候我才感觉到我自认是画家,但在绘画技术方面简直就是一个初生牛犊。


157.jpg

李爽1980年代纸本拼帖作品《陶情适性》


现在回眸一看:是因为运动的发生,我的出身使我不能上美术学院,即便那是我最渴望的梦想;我内心想要画的东西太多了,多到画面在我眼前日夜跳跃,我只有冲动的去表达这些灵感把技术的困扰通通扔一边。毕加索说过;我是孩子时就画得像拉斐尔一样好,但我却花了终生的时间去学习如何画得像孩子一样。It took me four years to paint like Raphael,T but a lifetime topaint like a child.


158.jpg

李爽 回归入境 1985 布面油画 


创作《回归入境》的时候果然在技术上遇到了挑战,这种挑战不是如何用素描功底画出一幅摆拍的场景,而是须要更精准的用一个二维画面去挖掘自己心理上的多维感受,这种挑战与如何用正确的人体比例拼凑一幅色泽讨好的画面无关,而是如何忠实于肉身察觉不到的,只能心电感应的蓝缘之际的闪烁。当我画到的部分时,我感到困惑的是使用所有知识上公认的绘画技巧,人体比例无论如何都无法实现我希望呈现的画面内涵,我想要表达的艺术与技术无关;好难受的过程,我当时害怕世人说我画的不好,不会画画,我鼓励自己挑战一下,什么人体黄金比例什么人物造型统统抛弃。当我画出又钝又弯曲的时,我的心在欢唱,那几条毫无限制的很像我在做清明梦中见到的腿:它们不仅是柔软而有伸缩性的,还可以360度任意转动,感觉奇妙无比。

                                                             

159.jpg

李爽《回归入境》局部


《回归入境》代表着情爱以及情爱后的愿望,爱深处的动力是给与;质疑爱是希望挽留爱,爱就成为一种交易。交易意味着结果的苦涩,苦涩后面一定还有东西,我说东西是因为当时我并没有一个名称,名相上的定义可以使我看见什么东西。今天我认为这就是我们每一个人灵魂深处的百感交集,一切都在变换,无常中来了又去了,我们都在寻找的一个感觉,一种一直都在那里的东西,有人说是心性,有人说是空性,也有人说是本性,还有人说是涅槃,是圆满。


160.jpg

李爽1980年代油画作品《欲望之井》


我觉得追求寻找都是不满足的表现,而用艺术去了解记录自己生命的每一个时期究竟挣扎在哪种境界,然后抵达到哪个彼岸,实在是非常有意思的一种方式。


161.jpg

李爽与自己的两个儿子


1984年对我来说是一个非常高产的年代,我刚刚到法国,语言不通,本来就没有方向感,还天生指东去西;我的家人嘲笑我的大脑神经叶片在出生时被安装反了。好不容易来到了巴黎艺术之都,我并没有如饥似渴的奔波于美术馆,而是画画创作没日没夜,仿佛在把两年被监禁荒废的时光弥补回来。其实应该说是那两年时间的灵感喷薄而出,我创作了近百幅拼贴作品,画了近二十五幅油画!故《回归入境》是我前十几年艺术生涯的结束,也是这之后三十多年艺术生涯的开始。



转自《北京匡时》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