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分类: 1920年代至2010年代, 华侨, 上海


我的母亲严幼韵是一个明星一样的人物。


--作者:杨雪兰


纽约当地时间524日晚,著名外交家顾维钧遗孀严幼韵女士在纽约家中去世,享年112岁。


19599月,54岁的严幼韵与71岁的顾维钧在墨西哥城登记结婚。19851114日,顾维钧问严幼韵:这周有什么活动?之后去洗澡时,以98岁的高龄无疾而终。他们一起生活了26年。他去世那天,日记上有这么一句,‘It is a long, quiet day’


冰清玉润檀心炯,花开花落若为情。


如今,本埠令人难忘的一朵玫瑰--复旦校花严幼韵也走完了自己漫长、传奇而又平静的一生。


63.jpg


64.jpg

严幼韵百岁生日照


近十年来,夜光杯曾经刊发过数篇与严幼韵女士相关的文章。


2006.05.14日刊发的《说不尽的母爱》一文中,严幼韵女士的二女儿杨雪兰接受电视节目主持人叶蓉采访,叙述了母亲百岁生日时的情景。杨雪兰,1935年出生,生父杨光泩曾任中国政府驻菲律宾总领事,后被日寇杀害,继父是被誉为民国外交第一人的顾维钧。原文摘录如下:


百岁母亲的舞会


65.jpg

杨雪兰(左一)严幼韵(中)


叶蓉:你好,杨雪兰女士,非常高兴能够有机会,在母亲节即将来临的时候,再次采访您。我注意到一个细节,那就是每次跟您见面,您都会身着非常得体、优雅、美丽的旗袍,是不是在内心深处有一个很深的旗袍情结?


杨雪兰:对!也许说来,有些人会不相信,我在美国40多年的职业生涯中,每天上班都是穿旗袍的,而且我的很多件旗袍都是我母亲的,她整整保留了60年的旗袍。所以我和姐姐,每当需要一件特别一点的衣服的时候,就会去打开她的箱子,挑选我们合适的。因为我母亲的祖父严信厚是晚清颇有影响的大商人,她的父亲,也就是我的外公当时在上海的南京路上开了一家老九章绸布庄,因此,家里的裁缝,每天都有一件新的衣服可以送给她,她也一直喜欢漂亮的东西嘛,所以她就保留了很多很多的旗袍。


66.jpg

严幼韵110岁寿宴


叶:1925年的中国,在校大学生总数为3万多人,能进大学的女生更是凤毛麟角,而你的母亲--严幼韵,便是其中的一个,所以说,她是复旦大学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朵校花,去年10月,她好像刚刚在美国度过了她100岁的生日?


杨:是的。就在我姐姐和我在商量应该怎么去为她操办百岁生日的时候,她主动提议,我们开一个舞会吧,当时,我和我姐姐都吓了一跳!不过,后来一想,这真的是一个很好的主意,因为,她有一个很特殊的情况,那就是她有很多的朋友,一般的人到了100岁,怎么会有很多朋友,朋友都没有了嘛,对不对?但是,她不同,她有很多很多好朋友,而且她交的朋友也越来越年轻,所以,看来也只有办舞会,可以招待她的200多个朋友。那一天,光乐队就是11个人的编制。


67.jpg


叶:她自己也跳了吗?


杨:对!但是,她说,我就跳一分钟。(哈哈)


68.jpg


如白马过隙,杨雪兰曾向主持人曹可凡提及,去年严幼韵女士在纽约度过了111岁生日,一开始她说年纪大了就取消吧,结果当天宴会上她又说,怎么没人请我跳舞啊


于是当晚,111岁高龄的严幼韵在舞会上起舞的景象,给很多人留下了深刻印象。这位上海滩最后的大小姐的生日,总是宾客如云,从徐志摩的遗孀张幼仪到建筑设计大师贝聿铭、钢琴家郎朗,都是她的座上宾。


杨雪兰说:我们觉得她就是一个明星一样的人物。她常说一句话,事情本来有可能更糟呢


69.jpg

新民晚报 2014.01.10《夜光杯 家庭周刊》封面



转自《 夜光杯》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