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分类: 记者, 台湾, 作家


林清玄的十年记者生涯


--作者:丁鳗


121.jpg


123日,台湾知名作家林清玄去世,终年65岁。


对于这位文学大家,想必两岸三地的年轻人都不陌生,他的《和时间赛跑》、《桃花心木》等多篇散文曾入选内地的小学语文课本。得知林清玄先生离世的消息后,很多网友在公开场合引用他诗文中的句子进行缅怀,例如有网友感慨,记得最清晰的也是和时间赛跑,如今写这散文的大师已去,我也早已不是当初的毛孩儿,人终究还是跑不过时间……”


林清玄,台湾高雄人,著作等身,获奖无数(30岁前得遍了台湾所有文学大奖),被誉为天生的作家当代散文八大作家之一


逝世前一天,他还更新了微博,称:在穿过林间的时候,我觉得麻雀的死亡给我一些启示,我们虽然在尘网中生活,但永远不要失去想飞的心,不要忘记飞翔的姿势。没承想,这句话竟成大师绝唱。


在整个创作生涯中,林清玄相对鲜为人知的经历是,他还做过十年的媒体人。


林清玄毕业于世界新闻专科学校,即现在的世新大学,是台湾排名第一的传媒类大学。在校期间,他就创办了《电影学报》,担任《奔流杂志》编辑,在《新闻人》周报做过总主笔。


步入社会后,林清玄曾任台湾最大的报纸之一《中国时报》海外版记者、《工商时报》经济记者、《时报杂志》主编等职。1979年起,他连续7次获台湾《中国时报》文学奖、散文优秀奖和报导文学优等奖、台湾报纸副刊专栏金鼎奖等。


在内地受众这边,林清玄的记者身份长期被作家身份所掩盖,唯一有点传播性的可能是一则趣闻:


林清玄曾经报道过一个小偷,这个小偷作案手法非常细腻,犯案上千起,第一次被捉到。他在文章的最后情不自禁地感叹:像心思如此细密、手法那么灵巧、风格这样独特的小偷,又是那么斯文有气质,如果不做小偷,做任何一行都会有成就的吧!


小偷后来成了台湾好几家羊肉炉店的老板,在一次邂逅中,这位老板诚挚地对林清玄表示感谢:林先生写的那篇特稿,打破了我生活的盲点,使我想,为什么除了做小偷,我没有想过做正当事呢?从此,他脱胎换骨,重新做人。


这则故事曾以作文引题的形式出现在许多学生的语文试卷中。而事实上,传为美谈的经历少之又少,林本人的记者生涯显然和大多数同行一样,充斥着熬不完的夜和写不完的稿。


他刚做记者时,工作很琐碎,在报社机动组干了两年,机动部讲究行动快,写东西也要快。报馆差不多是凌晨两点钟截稿,只要半夜1点钟发生了事情,就会有电话打来说,你赶紧去


那时候他得了个绰号叫林大侠,因为写字最快,一个小时甚至可以写四五千字。这大概也为他在著作方面的高产打下了基础。


前几年,在接受《广州日报》的采访时,林清玄还谈到了记者生涯对自己文学创作的其它帮助:


一般的作家写了3000字可能你还不知道他到底要写什么,但我写文章时会马上进入主题、进入重点,这是新闻从业经历对我的启发,因为突出重点是新闻写作的本质所在。还有,记者常常是把深奥的东西用浅显的方式表达出来,让大家都能了解,我写文章时不会故弄玄虚,而是尽量使文字浅显易懂。


在纸媒行业干了十年,林清玄几经沉浮。升任过记者组的副主任,也因为自己跟随的总编辑垮台而受到波及被调去做产业新闻,报道鸡蛋、猪肉这类东西的市场行情。后来又翻身当了主管,刚过而立之年已是很成功的报人。


然而,每天开采访会、编辑会、主笔会等各种会议,旁人很是惊羡,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却是俗务缠身


我看到发行人、社长腆着大肚子晃来晃去,我就想再过十几年就变成那个样子吗?


31岁时,林清玄毅然辞职成为自由作家,这在当时的台湾报界引发了热烈讨论。他在执拗地抗拒俗务之后,又如同觉醒一般,找个地方隐居,几年后再把自己的所得所悟告诉世人,开始了高密度的写作和演讲,成为了如今人们所熟悉的林清玄。



转自《媒通社》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