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分类: 文革, 文革后, 戏剧界


马家被落实政策前后


--作者:马崇仁


74.jpg

马连良故居


我被分配到交道口小经厂的中国歌剧舞剧院,工作就是在传达室看大门。这时候到了文革后期阶段,我从一个演员变成了看门的。在这前后,北京许多在文革中受到冲击的家庭,迎来了一个叫做落实政策的时期。19739月,我们家多蒙周恩来总理的关照,也有幸享受这一政策。说的直白一点,就是政治上不摘帽,在经济上可以退还一些在文革中被査抄的物资,改善一下物质生活。我母亲对周总理总是常怀感恩之心,家里永远挂着总理的照片。周总理和彭真市长对马家一直关怀备至,后来我荣任全国政协委员也是邓颖超同志的提议。


当时西城有个查抄办公室,他们联合北京京剧团的革命委员会通知我们退还抄家时被封存的物资,并知会我们到我们在西单的老房子接收。当我们一大家人回到复内大街54号时就傻了眼,我们家的东西杂乱无章地到处摊放在前后院子里,如同刚刚被抄家一样,而且明显是被人事先有意地翻查了一遍。我们开始不明白,我们家的院子在文革期间一直没有闲着,据说都是些有名的高干在居住。文革抄家后东西都被封存了,而且集中在一起,为什么要给我们再现一次抄家现场啊?后来才理解了,这是要给我们提个醒,你们还戴着帽子呐!


北京京剧团革命委员会给了我们两张退还查抄财务登记表,上面列明了所有退还给我们家的东西。按上世纪70年代的生活标准,其中的北京牌电视、电转收音机、三菱牌电扇、飞利浦牌吸尘器和水晶吊灯属于值钱的东西,其他物资一概含糊其辞,不知所云。有些东西前面皆冠以字,好像当年的当铺里的当单。


75.jpg


不在这份清单上的东西,就不知所踪了,也没人给个交代。父亲的奥斯丁汽车不在清单之上,家中全堂的紫檀家具不在清单之上,收藏多年的文玩、字画、艺术资料不在清单之上,保险柜中的钞票、公债、首饰、金条等不在清单之上,倒是保险柜保存完好,空空如也地立在那里,只有它深知这背后的一切。


这套紫檀家具是当年清宫大内的用品,不仅价值连城,而且具有极高的文物价值,同时也是父亲的珍爱之物。在文革期间,一直被封存在我们家的汽车房内,如今不翼而飞,实在有些太欺负人了。在我们对西城查抄办的不断追问下,他们给我们拿出了一张1300元的支票,说东西已经被他们卖给了北京硬木家具厂。在未经任何人同意的前提下,他们一个小小的办公室就能如此处理这种国家级的文物,我们无法理解与接受。我们也不要钱,我们只想拿回属于我们自己的东西,我们希望能够把它捐献给国家。


从此,我们与査抄办展开了长达近十年的追讨工作,而他们却极其不配合,并且百般推诿,总是说东西不知所踪,无法找回。于是,我们也北京市委的领导反映此事,并出具了家具清单:


紫檀雕龙多宝阁一对

紫檀雕龙画案一对

紫檀雕龙顶箱立柜一对

紫檀雕龙大床一架

紫檀雕龙炕桌一张

红木雕龙顶箱立柜一对

红木雕龙大柜一对


后来随着政策的不断宽松,查抄办也假装带着我们去了几家大型仓库寻找,里面堆放的全部都是文革期间被查抄的物资。我们寻找了不知多少次,也没有看到我们的东西。一次正好碰到了老舍太太胡洁青女士也在找东西,她问我,找到了吗?我说,紫檀家具这里倒是不少,可都没法和我们家的东西比。老舍太太说:崇仁,你们家人太老实了,先拿下几件再说吧。你们家那东西是国宝,能在这儿吗?你哪儿找去呀?!我们家人都深有体会,一个西城査抄办是不能随意处理这些东西的,背后一定有主使之人。我父亲虽然已经被迫害致死,但这个围绕在父亲身边的幽灵始终阴魂不散。


76.jpg

马连良故居


查抄办通知我们可以搬回复内大街54号院居住后,我们才发现,我们家当年的面貌已经面目全非,典雅的北京四合院被折腾得乱七八糟。196812月,西城区委来人说,政府有紧急政治任务,要征用此房,说明房子的格局的改变是政府经手的。当我们提出这样的格局无法居住时,人家说,你们要恢复原貌只能自费修缮,政府不管。不但不管这些,同时还向我们家伸手,要求我们支付这所私房这些年被占用后的房屋维修费。其实很明显,他们知道我们家的财产已经被抄光了,无力支付这笔高额的房屋维修费,同时也无力自行恢复房子原貌,而家庭成员又面临着无房居住的现实。于是就趁此机会为我们家人安排住房,将这套四合院顺理成章地据为国有了。


我们家的政策就这样被落实了。



转自《京剧道场》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