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分类: 1900年代至1950年代, 江苏, 教育, 南京, 知识分子


中国第一位女大学校长


--作者:度公子



18931月,腊梅芬芳的时节,吴贻芳出生,别号冬生


吴家姐妹都是异类,不同于一般的名媛淑女。


贻芳和姐姐贻芬,不屑于学习女红,反倒异常憧憬新式学堂。


守旧的父亲并不同意,他认为女子的幸福并不在读书,而在于嫁个好人家。


奈何女儿贻芬生性刚烈,据理力争无果之后,竟然试图吞金自杀。


父母受惊不小,只得将姐妹二人送入杭州弘道女子学堂,她们终于得到上学的机会。


71.jpg

右二吴贻芳


1909年,是让吴贻芳一辈子都忘不了的一年。


吴贻芳父亲跳江自杀,哥哥吴贻榘作为家中唯一的男性,也在上海跳入黄浦江随父亲而去。


母亲一病不起,很快去了,姐姐吴贻芬伤心过度,竟也在母亲的棺椁前悬梁自尽。


一时间,所有的亲人与依靠全部化为灰烬。


那时吴贻芳才16岁,她被巨大的悲痛所笼罩,精神几近崩溃。


人生的不幸几乎全集中到我身上,我真是哀不欲生,也萌生了轻生的念头。


就在这时,二姨家将吴贻芳接到杭州自己家中。


可此后一生,吴贻芳再也没有露出开怀笑容。


1915年,金陵女子大学开学。


第一届学生只有九个,吴贻芳是其中之一。


金女大四年,吴贻芳学习勤奋,却神情抑郁,不苟言笑,几乎不与人交流。


同学们刻意推举她为学生会会长。


当上会长后,吴贻芳不得不与老师和同学交流,组织课余活动。


她一下子完全变了。


1919年,毕业之际,五四爆发,吴贻芳组织同学打着校旗,参与到学生中。


其时,一个首届只有5名毕业生的女子大学,在这一浪潮中,站在风口浪尖。


轰动了南京学界!



1926年,吴贻芳在密执安大学念博士。


恰逢澳大利亚总理应邀来做演讲,他在演讲中肆意批评中国。


吴贻芳愤怒不已,她站起来大声抗议:你这是对中国的严重污蔑!


之后愤然离场。


吴贻芳连夜赶写一篇批驳澳大利亚总理的文章,第二天便发表在《密执安大学日报》上。


文章言辞严谨有力,不卑不亢地维护着祖国的尊严。


72.jpg

吴贻芳


1928年,母校金女大发来电报:邀请她归国担任金陵女子大学校长。


这一年,她刚满35岁。


成为当时中国最年轻的校长!


早期的女子学堂,宗旨就是培养贤妻良母。


即使像梁启超那样的开明人士,对于女性的教育也只是上可相夫,下可教子。


金陵女子大学,是中国女子高等教育的一个梦想。


人们说:是吴贻芳实现了这个梦想。


吴贻芳为金女大定下校训:厚生


她说:“‘厚生是我们人生的目的。我们不光是为了自己活着,而是用自己的智慧和能力来帮助他人和造福社会。


这样不但有益于别人,自己的生命也因之而更丰富。


73.jpg

1936年的德国柏林,参加奥运会的金陵女子大学


吴贻芳眼界超群,她强调只有健康的身体才谈得上健全的精神。


许多金大女毕业生,日后都回忆,这所大学让她们拥有了健康的体魄。


即便到了晚年,她们都腰板笔直,充满朝气和活力。


金女大不仅文理兼修,实行学分制。


还可以学习骑马、射箭、网球这些男性的科目,完全是一派自由开放的学风。


在金女大,吴贻芳就像一个逆势而行的保护伞


女生们有了尊严,有了学识,并真正在社会中实现自己的价值。


74.jpg

上体育课学射箭


风度体态既是新时代知识女性的气质修养,也是文化健康的外在体现。


初入校的同学,要接受一系列的身体检查。


其中一项颇为特别:在老师们面前,沿着碧树成荫的小路,笔直地走过去。


发髻一丝不乱,坐姿笔直端正的女老师们审视着学生,然后记下她们的表现:是否肩歪?是否驼背?有无内外八字?


倘若在体态老师这里留下黑记录,必须参加为期一年的矫正体操班


学年末,还要竞选最佳姿势小姐


75.jpg

1937年金陵女子大学资料


吴贻芳是最好的仪态榜样。


48届化学系的梅若兰,对校长充满崇敬:她的风度非常好,走路笔挺,那么的年轻、文雅。她就像一个标杆,我们都不由得模仿!


很多学生都是冲着她才来学校。



五月花会是金女大的年度盛会。


空旷的操场中间,竖起一根由白紫绸缎缠绕的竹竿,这是花会的标杆:May Pole


女孩儿们在“May Pole”下面翩翩起舞,身材高挑的跳男步,娇小苗条的跳女步。


花会终时,学校会选出五月皇后,皇后之名,冠予最自信活力的女孩。


自信、清纯、热情,气质优雅的金女大女生成为南京一景,成为女性的典范。


吸引金陵大学等校众多男生的瞩目。


76.jpg

1937年金女大改编话剧《月里嫦娥》


每天早上,吴贻芳都会在校园里转上几圈,和学生打招呼。


她有接见每一个新生的习惯。


一日,人生地不熟的新生陶庸正在100号楼下的新生布告栏下徘徊,听到背后有亲切的声音问:陶庸,从北京来这里学习,习惯吗?


陶庸心想,自己一个新生,从来没和校长单独说过话,校长怎么知道自己的名字?不过,这种感觉真好!


后来,她询问了高年级学姐才知道,每年开学之前,校长都会熟悉每一名新生的名字、兴趣爱好。


所以,校长能叫出每一个人的名字。



20世纪30年代,女孩儿们都以能上金陵女大为荣。


家境优渥、容貌秀丽并不值得炫耀,能通过金女大的入学考试,才称得上时髦。


能到金陵女大读书的人实在是凤毛麟角,其中不乏很多名门之后。


章太炎,黄炎培,张治中的女儿都曾来就读。


吴贻芳却致力于把金陵女大办成一所平民大学,她竭尽全力录取贫困学子。并在图书馆提供打工机会。


金陵女大也曾录取一名特殊的学生,她叫曾季肃,当时已经36岁。


带着7岁的女儿和5岁的儿子踏进了金陵女大。


1929年曾季肃毕业了,此后,她一生致力于教育事业,创办了上海著名的南屏女中。


多年后,一起和她读大学的女儿曾弥白,也做了女大的学生。


再后来,成为中国著名的生物学专家。


77.jpg


有学生特意从上海赶去南京求学,因为刚失去母亲,也因为气候不适应,发烧住院。


第二天早上醒来迷迷糊糊觉得有人在摸她的头,原来是最敬爱的吴校长。


眼泪忍不住流下来。


也有学生和军人恋爱结婚,后来这名学生的丈夫在南京保卫战中牺牲。


吴贻芳不仅破例让她重回学校,还提出她的子女由学校一起共同抚养!


在吴贻芳看来,女性是否进入婚姻的殿堂,完全是个人选择。


金女大从来不禁止自由恋爱,吴贻芳甚至为学生们安排好了谈恋爱的地方。


当时,学校有些学生和外校学生谈恋爱常常晚归,一个晚归的学生被关在外面,只得爬窗户进宿舍。


吴贻芳一听说这样的情况,特别担心学生的安全,将宿舍楼下的会客室划出一些半封闭的小间,有桌椅供恋人聊天。


晚上九点前,女同学可以带男朋友在里面交谈,这就是她开设恋人专室


在当时十分超前!


金女大的老师教育学生,男女一同出游、跳舞、就餐,女生应付自己的钱。


金女大毕业的学生具有一种独立意识和完整人格。


78.jpg

吴贻芳资料


吴贻芳的教育实践是划时代的,她培育女性自立自强精神和独立思考能力。


1937年,日军入侵南京。


金女大师生纷纷撤离,南京校园里只剩下吴贻芳和36个教职工。


留守南京的吴贻芳和其他老师接连登台演讲,群情激奋,爱我河山。


日军围困南京,实施大屠杀时,吴贻芳动员全部职工,收容了大量妇女儿童。


金女大也在国际爱好和平界中成为非常响亮的名字,蜚声国际。


校长吴贻芳成为中国抗战的代表人物之一。


抗战中,金女大在万里流亡中坚持办学,也在艰苦的环境中,为妇女儿童做了很多贡献。


79.jpg


80.jpg


抗战胜利后,金女大亦是南京最早复课的大学。


表现出一种强大的精神力量!



吴贻芳有中国女性少有的气度。


1943年,吴贻芳组织中国六教授团赴美宣传抗日战争,争取美国朝野支持。


时任美国总统罗斯福在与其接触交流中,深深被这位中国女性所折服,盛赞她为智慧女神


人们称赞吴贻芳气度非凡宛若天使


冰心赞她:心灵深处总是供奉着的敬佩老师。


第一次瞻吴先生的风采,她穿着雅淡而称身的衣裙,从容地走上讲台时,我就惊慕她端凝和蔼的风度;


她一开始讲话使我感到在我们女大的讲台上,从来还没有过像她这样杰出的演讲者!


81.jpg

吴贻芳


吴贻芳听说自己学校的学生有危险,立刻去见负责人,严正地说:我吴贻芳担保,金女大没有你们逮捕的人。


因为她的妥善保护、她的竭力争取,没有一名学生被抓走。


当时的教育界有一种说法,男有蔡元培,女有吴贻芳。


金陵女大的学生出国留学,根本不用考什么托福雅思 只要有吴贻芳签名的毕业证书,到英、美等著名大学都是免试入学。


金陵女子大学在当时也被誉为东方最美丽的校园


82.jpg

吴贻芳联合国宪章上签字


1945年,当中国出席旧金山联合国制宪会议代表团名单公布时,金女大沸腾了:


吴贻芳校长是中国代表团中的唯一女性!


一个月后,在旧金山,吴贻芳穿着暗色旗袍,沉着冷静地走上主席台,气度非凡,风姿卓越。


她以中国代表的身份,阐述了中国人对维护世界和平的看法。


大西洋的东岸,金女大的学生们,也一边听广播,一边爆发出热烈的掌声。


她更是成为第一个在联合国宪章上签字的女性。



在美国的精彩表现,让吴贻芳在国内的威望也日渐高涨。


1946年,有人提出让吴贻芳担任教育部长。


吴贻芳开玩笑拒绝道:我是不会上当的,金女大还有许多工作需要我去做。


1979年,吴贻芳获美国密执安大学为世界杰出女性专设的智慧女神奖。


同年的校友会,白发苍苍的学生们,牵着吴贻芳的手,像孩子一样哭喊:老校长!老校长!


83.jpg

吴贻芳


九百九十九个毕业生,是九百九十九朵玫瑰,也是女性教育的开始。


金女大的毕业生成为中国女性最优秀的代表之一。


中国近代女知识分子的群体典范,成为各个领域的尖端人才。


给整个社会带来极为强烈的示范作用。


具有前无古人的开创意义!


吴贻芳在金女大营造了一个前所未有的理想世界,中西合璧的建筑,飘荡着琴声和歌声。


自信、热情、活力充盈着每一个人的内心。


鲁桂珍,1926级,著名生物学家,与李约瑟合作完成《中国科学技术史》


胡秀英,1932级,哈佛大学终身教授


熊菊贞,1942级,耶鲁大学当年仅有的两个女正教授之一


刘恩兰,中国第一位女海洋学家


张汇兰,中国第一位体育女博士


李果珍,中国医学影像学带头人,为中国引进CTMR技术第一人


王明桢,清华第一位女教授


1952年,全国高校院系调整,金陵女大并入金陵大学。


1985年,吴贻芳一病不起。


一日下午,她突然清醒过来,想说话,却说不出来,一张脸憋得通红。


守护在旁边的学生们急得直打转。


直到曹婉对她说:校长,您是想复办金陵女子学院吗?您放心,我们一定办到。


她才慢慢平静下来,也自此离开人世。


吴贻芳年幼遭逢家庭巨变,青年身逢战乱不断,之后又遇劫难,但她始终持有一颗教育者的赤子之心。


如月之恒,如日之升,如南山之松柏!


两年后,在原金女大校友们的强烈呼声下,在南京师范大学校内恢复成立了金陵女子学院。



转自《今日头条》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