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分类: 1950年代, 佛教界


1953年,虚云和尚与中国佛教


——作者:佚名


111.jpg


虚云老和尚,是中国近代史上首屈一指的大师。他的一生行业,海内外早已耳熟能详,令人高山仰止。在近代佛教史上,坚持苦行长达百余年,主法十五座道场,重兴六大祖庭,一身肩挑承禅门五宗法脉,皈依信徒达百万众的高僧,唯有禅宗泰斗虚云老和尚!


1953年,百废待兴的中国急需一个能维护佛教权益,统一僧尼基本管理的组织,中国佛教协会便应运而生了。但是,令人震惊的是,首届佛协大会上竟然出现了一股强大的力量,一批有势力的出家人联合起来,企图取消僧服(大领衣)、取消出家人的戒律《四分律》,允许僧娶尼嫁、饮酒、食肉!力量之大,似乎已经势不可挡!在这个佛教生死存亡的关头,113岁高龄的虚云老和尚挺身而出,拼死周旋,力挽狂澜,终于使得清规戒律得以保全!


事情经过究竟是怎样?在《虚云老和尚年谱》和虚云老和尚的弟子体光和尚的《体光和尚开示录》中有较为详细记载。


112.jpg


《体光和尚开示录》


(青原山净居寺方丈)体光大和尚:解放初期(1953年)成立中国佛教协会,这能海法师,还有上海那个应慈法师,这些人都在北京。他们一部分人提出来,不穿和尚衣服、不穿海青,不能穿汉服了,就是我们这大领衣不能穿了,这能海法师他说了,他说:本来这些汉服都没有,比丘就是三衣(袈裟)。那圆瑛法师都不管。上海的持松法师、苇舫法师,他们提这个!


说是有一个菩萨出世啊,那就令我们这个佛教得久住世,不是菩萨来护持的话,佛教早就不存在了!……那政府人家不管这个,你们内部的矛盾你们自己解决。虚云老和尚在北京就是他不答应!他不答应,大家不在乎,说:他一个人那么大年纪,他能怎么样?我们要改他有什么办法?


闹到政府了。当时李济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副主席,他算是很虔诚的老和尚皈依弟子!他一生,任着不要命,他也要保护老和尚!保护佛教!李济深看这个力量太大,怕老和尚要吃他们的亏,就劝老和尚:您老人家年纪这么大了,您放下!西藏班禅、达赖是两个小孩子,他们都是随缘,他们都是吃肉的,你这汉僧吃荤、讨老婆您还管哪?就是老和尚不答应!


……虚云老和尚外面护他的人很多,他外护极强啊!那朱德是他的皈依弟子,你看,这周恩来,他们都是头头啊……只要有人哪,事情都好办,要没人做就难了。……


后来开会一提,老和尚一提就说:这历朝历代社会上改衣服,我们和尚都没改啊,我们穿的大领衣还是汉服,历朝历代都没有改,在人民政府下改了不好!这中央就接受了,说:是这个样子,历朝历代都没改吗,为什么现在要改?那你这些和尚可不能改,对于政府可不好。就提出来,就把现在和尚穿的衣服当成僧装,僧装、素食、独身,你们这些出家的和尚你们要是愿意结婚,你们赶快离开佛教!你看这多有力量啊。佛法的存在,一定要靠当时的政府拥护,要不拥护就不行,不拥护的话,光是穿着和尚衣服的出家比丘就把你搞掉了!


113.jpg


《虚云老和尚年谱》


虚云老和尚自述:末法经上所说种种衰相,现在都出现了。僧娶尼嫁、袈裟变白、白衣上座、比丘下座,这些末法衰相都出现了。


前年中国佛教协会开成立大会,所谓教徒者,竟提出教中《梵网经》、《四分律》、《百丈清规》这些典章,害死了许多青年男女,应该取消!又说大领衣服,是汉人俗服,不是僧服,现在僧人应当要改革,不准穿,如其再穿,就是保守封建制度。又说信教自由,僧娶尼嫁、饮酒、食肉都应自由!谁也不能管。


我听说这番话,大不以为然,与他们反对……我和李任潮(李济深)商量说这些坏教徒,要改佛制……岂由他们乱改佛制规律?李任潮等叫我忍辱。


政府见闹得不开交,就问改制的原故。有人说:僧尼要穿坏色衣。


政府问:何为坏色?


能海法师说:袈裟才是坏色,其他不是。


大家听了齐声说:只留袈裟,取消其他(僧服)!


我说:能海法师说得不错。梵语袈裟,华言坏色。有五衣、七衣、大衣三种,并一里衣和下裙。印度用三衣裙就是我们此土的衣裤。此衣裙随身,睡以为被,死亦不离。佛说法在印度,气候暖。中国气候冷,所以内穿俗服,不准彩色,将俗衣染成坏色。如做佛事外搭袈裟,袈裟便不常著,看为尊敬了。宋金元朝代把汉衣改了,僧人至今未改,汉衣成了僧衣。故说这个大领衣,就是坏色衣。若说划清界限,就不要改。若将大领衣改了,则僧俗不分了!就是僧俗界线分不开。


政府听我此说,赞成同意我说,并说佛律祖规,不能改动,加以保留,暂告结局。你看这是不是僧人自毁佛法?云老矣!无力匡扶,惟望具正知见的僧伽,共挽狂澜,佛法不会灭的!……


时近虚云老和尚诞辰之日,让我们一起缅怀虚云老和尚对佛教的丰功伟绩,学习老和尚慈眼视众生、等施无差别的菩萨行,以及无缘大慈、同体大悲,为末法苦难众生作中流砥柱的大无畏精神!


虚云老和尚遗言:从前的事不必说了,我近十年来,含辛茹苦,日在危疑震撼中,受谤受屈,我都甘心。只想为国内保存佛祖道场,为寺院守祖德清规,为一般出家人保存此一领大衣。即此一领大衣,我是拼命争回的!你各人今日皆为我入室弟子,是知道经过的。你们此后如有把茅盖头,或应住四方,须坚持保守此一领大衣,但如何能够永久保守呢?只有一字,曰’”


少小离尘别故乡,天涯云水路茫茫。 

百年岁月垂垂老,几度沧桑得得忘。 

但教群迷登彼岸,敢辞微命入炉汤。 

众生无尽愿无尽,水月光中又一场!

——虚云老和尚辞世诗


114.jpg



转自《正法清流》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