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当前位置: 首页这样走过佚名:愚谷邨的光影
分类:


愚谷邨的光影


——作者:佚名



愚谷邨是静安寺一带有名的新式里弄,而且现在依然保持当年的居住风貌。虽然外表经过了整修,居民也可能经过了几代更替,但老上海尤其是老静安,都对它留存着往日的印象。那里的一些人家还很早就用起了抽水马桶,跟现在的不同,它的水箱装在顶上,以拉动拉绳来抽水,相当于把后来的蹲式和坐式马桶做了个结合。

愚谷邨位于静安寺,百乐门西面,在愚园路,乌鲁木齐北路和南京路的西端,在永源浜路和镇宁路的区域内。自东向西依次有愚谷邨,涌泉坊,十样景,牛奶棚,愚园坊,中实新村及蝶村,其间还镶嵌着不少花园洋房和风格各异的别墅。愚谷邨住过许多名人,沉淀着上海历史文化的风貌,为此,被列为了历史文化遗产保护区之一。



愚谷邨由来


清光绪十六年(1890年)四明张氏在千年古刹静安寺东北,今愚园路常德路创建了私人花园愚园1899年,愚园路由此得名。据说,那里的永源路一带原本是被乱坟山、小河浜包围的地方,这在国人眼里看来不吉利,不过在租界时期,外国人觉得这一带适宜造建筑,随后带动了周边的发展。


27.jpg

愚园


1934年,由广东潮阳人陈楚南投资开发,华信建筑设计事务所杨润玉、杨元麟采用中西合璧的设计构思,在这里建起了煤卫齐全的新式里弄,名曰愚谷邨


愚谷二字出自苏轼的大智若愚和老子的虚怀若谷,意思是聪明人表面上看似愚笨,而大度的胸怀,谦虚得像山谷一样能容纳百川。


28.jpg

愚谷邨周边老地图


设计者杨润玉


杨润玉,1892年出生于上海。曾就读于浦东中学,短暂学习后,便转往徐家汇土山湾工艺学校学习。但他并没有在这里学习如何盖房子,而是图画和木匠。所以,他并不是科班出身的建筑师。


1912年,杨润玉进入上海(英商)爱尔德洋行工作,这时他才真正开始地接触到建筑事业。打了3年工后,他便自主创业。1915年创办(上海)华信测绘行,之后改称华信建筑师事务所,公司地址在原上海南京路大陆商场5楼。


一开始杨润玉接触最多的项目是厂房设计,包括有原上海德丰纱厂、原上海华成烟厂、原上海大东烟厂、原上海沪东杨树浦路怡德公司中式厂房等。到了20世纪20年代末,开始设计一系列的住宅项目。其中,涌泉坊和愚谷邨最具代表性。


29.jpg


愚谷邨的弄堂布局象一具鱼骨,一条贯串南北的大弄堂,两旁有多条小弄堂。对外入口处的主弄堂设计得相当宽敞,支弄的弄堂也设计得比旧式石库门弄堂宽敞,在提供人步行空间外,还可以停放车辆。


王安忆称它为市井福地


在愚谷邨曾居住过许多文化名人,65号先后住过的著名作家就有魏金枝、唐克新、茹志鹃和王啸平夫妇及王安忆。


30.jpg

茹志鹃一家


作家茹志鹃生于1925年,浙江杭州人,1974年年底起在愚谷邨65号居住,直至1998年去世。茹志鹃早年参加过革命,是位军旅作家,退伍后到上海任《上海文艺》杂志编辑。茹志鹃的丈夫王啸平出生于新加坡一个小康之家,很早就在新加坡投身抗日救亡活动。1940年回国后继续从事抗战宣传,后在上海人艺担任导演。


31.jpg

茹志鹃、王安忆母女


他们的女儿王安忆,继承了父母的文艺天分,在写作上呈现出青出于蓝之势,代表作《长恨歌》的女主角王琦瑶就是从老弄堂里走出来的上海妹妹,小说开篇大段对上海弄堂的描写不乏愚谷邨的影子。


关于茹志鹃家是怎样从杭州迁到上海的,王安忆在《空间在时间里流淌》一文中曾做过介绍:


32.jpg


我的大舅舅原名茹茄,后改名为沈之瑜,生于1916年,浙江绍兴人。在他的履历表上,家庭成分这一栏为工商业主,而在出生于1925年的我母亲茹志鹃的履历表上则为城市贫民,由此可看出,他们这个家庭败落的速度。……当年我外祖父卖房典地,从杭州城携一家老小来到上海,住进永年路上的天香里,正与丁聪家相邻。丁聪先生至今记得我大舅舅的小名。


王安忆称愚谷邨为市井福地,住起来闹中取静,于人世间而有冥思。


33.jpg


37号曾住过著名画家应野平;121号二楼亭子间曾住着著名电影表演艺术家沙莉和凌之浩夫妇;上世纪二十年代影星黎明晖夫妇、奚美娟、著名口琴演奏家王庆隆都曾在愚谷邨居住过。


34.jpg


中国最早的两栖明星周璇,1936年与严华结婚之初就定居于此。此外,医药专家孙廷芳、物理学家严晓海等,也曾在这里居住过。


愚谷邨还住过一位武术大师吴彬,可能很多人对他并不熟悉,不过,他的弟子却都是影视红星,其中最出名的要数李连杰、甄子丹和吴京。


35.jpg

吴彬(右)和李连杰(左)


吴彬,1937年生于浙江湖州,荣膺中国武术最高段位——九段。他在担任北京武术队教练时,发现了一批日后的国际巨星。他还长期为国际和亚洲武联技艺规范、提高和推广,做出了不懈的努力。


36.jpg

吴彬(右一)和李连杰、甄子丹


在王家卫导演的电影《一代宗师》中,吴彬任该片的武术总教练及武术总顾问。


老上海的日常记忆


对于上海人来说,愚谷邨是一条里弄,位于著名的上海静安寺、远东第一舞厅百乐门歌舞厅西面,今愚园路361弄;愚谷邨又是一个小区的名字,所指乃愚园路、乌鲁木齐北路、南京西路、永源浜路和镇宁路间的区域。


小区有两个门,一头在愚园路361弄,灰色的门柱上写着愚谷邨三个竖排黑字。另一头在南京西路1892弄,装有黑色的铁门,门的上方有黑底白字的小区名牌。


37.jpg


舒志超年近九旬,是上海戏剧学院的退休教授。对于过去的生活图景,他的记忆依然鲜活。


38.jpg

舒志超对昔日的吃货岁月津津乐道


愚谷邨一带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可谓是名符其实的富人区1922年,上海的第一辆公车,就是从静安寺开到中山公园。这边的人有能力坐车,头等座位和普通座位还有票价的差别。60年不断积累的社区生活幸福感,一直不曾在他心中褪去,别人问我住哪里,一听是住静安寺愚园路,就是有文化底蕴的感觉。


39.jpg


这种文化底蕴可以是百乐门这种闻名中外的大牌,也可以是三阳盛南货店、老大房、正章洗染店这种近在身边的生活必需--以前在南京西路少年宫朝东一点,一排靠华山路转弯的地方有一家很有名的熟食店,叫杜六房。那个房子很古老,二层楼木结构。我老丈人喜欢猪脑,我就帮他去买。舒志超回忆起曾经的吃货岁月,打开了话匣子,还有老大房的鲜肉月饼,买肉月饼一定要去那里的! 


40.jpg


而现在,舒志超珍藏的那盘百乐门爵士乐队的唱片,早已放不出声音;杜六房已不见踪影,立丰也变成了老凤祥。现在所有的食品店都在大卖场里像摆个摊头一样,而马路边又开很多小商店,今天开明天关,不成气候。这个地区不是商业区来着的。


(综合:《愚谷邨——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一文,生活周刊《愚谷邨百年史话》一文)



转自《上海老底子》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