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分类: 刊物, 民国


知否,知否,那年《良友》


《良友画报》于民国15年(1926年)215日创刊。初为月刊,后改为半月刊。良友图书印刷公司编辑出版,伍联德、周瘦鹃、马国亮、梁得所、张源恒等先后任主编。主要刊载新闻图片,配以文字说明,内容涉及政治、经济、军事、文化、体育、社会生活等方面,是上海出版的第一本大型综合性画刊。民国19年(1930年)改用影写凹版印刷,为国内首创。民国26年(1937年)·一三淞沪战役后迁至香港出版,民国28年(1939年)以洋商名义在上海复刊,由张源恒主编。民国34年(1945年)终刊。共出174期。



1926年,上海新闻摄影界发生了一件大事:215日,在北四川路851号,中国第一本大型综合性画报《良友》创刊。


第一期《良友》画报的封面女郎手上拿着一束鲜花,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照片下面题着五个字胡蝶恋花图。这便是当时尚无籍籍,后来红极一时的电影演员胡蝶女士。


124.jpg


最鼎盛的时期,《良友》销量高达4万册,远销美国、加拿大、澳洲、日本、西班牙等70多个国家和地区,迄今为止,无一杂志可与之比肩。


这样一份现象级的杂志,要从它的创刊人说起。


伍联德:单枪匹马创《良友》


伍联德(19001926年,上海新闻摄影界发生了一件大事:215日,在北四川路851号,中国第一本大型综合性画报《良友》创刊1972),广东台山县人。当他还在岭南大学读预科时,出于对美术的兴趣,和另一位同学一起尝试翻译了一本名为《新绘学》的美术书,投寄给上海的商务印书馆,由此赚得了人生中的第一桶金,300元稿费。


125.jpg


两人拿着这笔稿费来到上海旅游,顺便参观了一下出版他们书稿的商务印书馆。这下伍联德对出版产生了极大的兴趣,以至于违抗父命,拒绝留美读书,坚决要到闯荡上海,从事出版工作。


岭南大学的校长钟荣光给予了他很大支持。钟荣光特意写信给商务印书馆元老张元济,郑重推荐了伍联德。在商务印书馆编译所,伍联德第一份工作是主编一份儿童教育画的丛刊。但干了两三年后,他觉得这里不足以让他施展抱负。他满腔热情地草拟了许多改进计划,均不获采用。他越发觉得没有什么前途,便离开了商务印书馆。


他和商务一个姓莫的同事合作创刊了一本四开单张的儿童刊物《少年良友》。内容有连环图画、德育故事、科学小知识、儿童游戏等等。然而,出版以后,读者寥寥,销路打不开,有限的资金已告枯竭,只得停刊。


失意的伍联德从上海坐船去香港筹钱,船上恰巧碰到一位谭惠然女士,她是旧上海四大公司之一先施公司总经理欧彬的夫人,又是当时上海女子商业银行的董事长。谭女士对眼前的青年非常赏识,将欧彬生前的一家因经营不善而停顿下来的印刷厂低价转让给了他,又协助担保他从银行贷到了款。


伍联德将印刷厂更名为良友印刷所,并很快从对印刷一窍不通变成了真正的行家里手。他还请来了善于管理的同学余汉生,两人分工合作,印刷厂一时生意兴隆,口碑载道。他未能忘怀那个图文并茂的《少年良友》。经过反思,他将失败归因于刊物高昂的印刷成本,于是他决定这一次亲自印刷,来降低画报出版的成本。


就这样,《良友画报》面世了。伍联德单枪匹马,集稿编写、监督印刷,事事亲力亲为。画报内容庞杂,政治背景、中心人物、社会情况、艺术风尚五花八门,应有尽有,令人耳目一新。 


126.jpg

某一期《良友》的目录,其内容丰富庞杂可见一斑


杂志最初定价大洋1角,初版3000册很快被抢购一空。再版两次,每次加印2000册,都尽数售完,共销售了7000册,可谓旗开得胜。


这一年,伍联德 26岁。


他把良友印刷公司更名为良友图书印刷公司。为了纪念曾经的失败,伍联德将《少年良友》的英译“THE YOUNG COMPANION”,长久地作为了成功的《良友》画报的英文名。


127.jpg

100期《良友》中刊登的各期封面合集


128.jpg


封面女郎:引领一时风尚


《良友》画报至今为人津津乐道的,是引领一时风尚的封面女郎。画报在上海、香港两地出版的 19 年间,172 期杂志中有共有 161 个封面女郎,只有 11 期的封面肖像是男性。服饰是一个时代最敏锐的潮流代言人。《良友》封面人物的服饰的变迁,见证了民国女性审美的变化、思想意识的变迁。


前期的《良友》,封面女郎还比较保守。到第 13 期,封面女郎穿着西式吊带时装,左肩和胸背几乎裸露,华丽的围巾随意搭在右肩,背景是翩翩起舞的芭蕾舞女队列和西式屋柱,但是女郎的齐额刘海、柳叶眉、朱唇粉腮的妆容依然是东方美女的传统标准。


129.jpg


到了第 77 期,穿着背心运动上衣和短裤的游泳健将杨秀琼登上封面。有着东方美人鱼之称的杨秀琼是中国第一位参加奥运会游泳比赛的女选手。在第99期的《良友》画报中,她与胡蝶、宋美龄、丁玲等人一起被评为当时的十大标准女性


130.jpg


到第 84 期,封面女郎可以说是彻底的现代性了。女郎穿着一袭明黄色西式长裙,夸张的泡泡袖,露齿而笑,一手叉腰,一手上扬,指向充满未来感的 "1934" 和一只巨大的钟。


131.jpg


86期封面上骑马装束的胡蝶,已然一改初登封面上的羞涩。


132.jpg


湖南师范大学吴果中教授对 161 个封面女郎做过一个统计,有名字可考的有 96 名,其中体育健将或体育家 2 名,美术家 1 名,学生 9 名,闺阁名媛 6 名,电影明星或演员占绝大部分比例。


133.jpg

陆小曼也曾登过《良友》封面


无人不读,无所不在


一手创办《良友》画报的伍联德,因业务繁忙,出刊到第4期时,将编务委托于周瘦鹃。周瘦鹃不擅画报业务,遂聘请当时正在齐鲁大学读书的青年梁得所主持。


134.jpg

周瘦鹃


梁得所出生于牧师家庭,深受爱好艺术的父亲影响,出任主编时年仅 22 岁。1927年,梁得所接任总编后力图革新,两年内画报月销量达4万余份,发行全球。


135.jpg

梁得所。


1932年,他率领《良友》全国摄影团,走遍全国可能去的地方,摄取历史和现状的各类照片万余张,返沪后编辑《中华景象》、《中国建筑美》、《中国雕刻美》、《中国风景美》等影集,由上海良友图书公司出版。在主编《良友》第1379期后辞职,1933年在上海创办大众出版社,主编刊行《大众画报》。


随着《良友》的社会声誉渐隆,很多社会名流都对它主动示好。作为学术界领袖的胡适赐稿《良友》,写了《请大家照镜子》奉上。著名记者戈公振甚至经常去《良友》办公点走动,提供一些国外拍摄的照片。丰子恺、老舍、郁达夫等名家几乎都与《良友》保持较好友谊。


从《良友》的13期开始,几乎每期都有社会名人题写刊名。学术界如蔡元培、胡适、叶恭绰、王云五、马君武等,军政界方面则如蒋介石、宋子文、宋庆龄、孔祥熙、何应钦、张群、孙科、于右任、谭廷闓等。知名人物所题的良友两字琳琅满目,各逞才情的书法既装点了画报的文化品味,画报又借用这些书法做了无声的广告。名刊名人,锦上添花。


136.jpg

当时与《良友》保持友谊的社会名流们


《良友》读者众多,在其百期纪念特刊中刊出一幅对开两页的读者群像本志读者一斑,既有老舍、叶灵凤、张天翼、蝴蝶、金焰等社会贤达,也有家庭妇女、职业女性、黄包车夫、小职员、学生、掌柜先生、戏院顾客等一般市民,号称——“《良友》无人不读,《良友》无所不在


137.jpg


138.jpg


良友无人不读,良友无所不在


当时有评论说,《良友》画报是学者专家不觉得浅薄,村夫妇孺也不嫌其高深


此外,《良友画报》还出过中山特刊北伐画史中国现象美术摄影纪念孙中山第二次世界大战画报等特刊。


139.jpg


1941128日,太平洋战争爆发,日本军队侵占租界,上海完全沦陷。良友图书印刷公司地处战区,损失殆尽,于民国275月关闭,仅《良友画报》迁香港出版。1939年,由良友复兴图书公司在上海复刊,张源恒任主编。


194510月,《良友画报》在出版了庆祝抗日战争胜利的第172期后停刊,共出刊174册。



转自《上海新闻志·第二编新闻期刊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