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分类: 1979年, 改革开放, 影视界


四十年前,一张接吻照轰动全国


--作者: 谌旭彬


1979年,《大众电影》杂志第五期,在封底刊登了一张英国爱情电影《水晶鞋与玫瑰花》的剧照。剧照中,王子与他深爱的灰姑娘正深情拥吻(如下图)。


83.jpg


这张在今天看来再普通不过的照片,在当时引发了一场全国性的轩然大波。


先是一位姓问的读者,给《大众电影》杂志寄来了一封慷慨激昂的抗议信。


信中饱含愤怒,如此写道:


我看了你们编辑出版的一九七九第五期的封底影照,非常愤慨!……我不禁要问:你们在干什么???……你们没有选登(对实现四个现代化有好处的镜头),却偏偏以封底的显赫地位,选登了灰姑娘和王子拥抱接吻的镜头。这是为什么呢?……难道我们的社会主义中国,当前最需要的是拥抱和接吻吗?你们显赫地刊登这幅影照,是什么动机?……你们准备把我国的青少年们引向何方呢?你们还有点中国人的良心吗?还有点中华民族的气味吗?同志们!不要以为洋大人放个屁都是香的!……不管谁支持你们的这种罪行,我敢肯定,他总有一天会受到九亿人民的谴责或审判的。……我们九亿人民……应当有中国人的气节,我们的报刊杂志,不能鼓吹这些污七八糟的东西,谁鼓吹这些东西,谁也同样会受到九亿人民的谴责和审判!……我也不反对爱情,我们应当提倡无产阶级的爱情,应当提倡中华民族的爱情,那些洋大人们腐朽的爱情,那些搂搂抱抱、亲亲吻吻的爱情,我看不宣传为好。……你们如有胆量,请在《大众电影》读者来信栏,原文照登一下我的信,让全国九亿人民鉴别一下,那才算是百花齐放,有点民主的气味。否则,我只能认为你们做贼心虚。欠人民的帐是一定要还的,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编辑部接信后,经过讨论,并向影协书记处请示后,将问姓读者的来信,刊登在了《大众电影》1979年第8期的读者来信栏目。因来信有让全国九亿人民鉴别一下的请求,故杂志在编者按里写道:


特将原信全文发表,希望在刊物上展开讨论,请同志们各抒已见。


据《大众电影》编辑部的统计,自1979828日至1015日,编辑部共收到了超过11200余封信件,最多时一天可收信七百余封,另有相当数量的电话、电报形式的反馈。编辑部在复盘风波的文章里宣布,超过97%的来信反对问姓读者的意见:


××同志不是要让全国九亿人民鉴别一下他的信吗?民意测验的结果如何呢?从已经收到的读者来信看,赞同他的观点的还不到百分之三。(很多只是部分赞同,赞同的也基本上是《你们在干什么!!!》的重复……)数字的对比如此悬殊,说明代表九亿人民出面讲话的问××同志的观点并没有多大市场。


84.jpg

图:《大众电影》1979年第11期刊文复盘接吻照风波


此番风波,让问××迅速成了全国知名的人物。与《大众电影》杂志公布的数据不同,来自问××方面的统计称,支持他的意见者,并不在少数:


他收到了3200多封来信,装了一麻袋,其中2600多封是支持他,有600多封是骂他的,骂他的信,什么话都有。……收到支持他的信,他一个不漏地给他们回信,并随信寄给他们一张照片。结果有40多封收信人看到他潇洒风流的照片,向他求爱。


双方各有相当数量的支持者,大约才是当年的实情。《大众电影》所公布的数据--超过97%的来信反对问××--并不符合1979年的时代气息,但杂志所刊登的那些持反对意见的读者来信,迄今仍有重温的价值,比如,四川乐至县陈尚荣等六位工人来信,责备问××


最可笑的是……还要把他的那个极为错误的观点强加到九亿中国人民头上。而他竟能代表九亿中国人民……这可是不能容忍的了!这不是强奸民意吗?


论战的场所,并不局限于《大众电影》。作家何孔周曾在《安徽文学》上刊文,嘲笑问××,说他臀部带有旧的封建纹章他的这种主张,并不是什么新创造,它分明烙印着两千多年来根深蒂固的封建意识的胎记


其实,这种对接吻的排斥,与其说是封建意识的胎记,不如说是接吻这种基于自由情感的肢体表达,与喜好以宏大词汇将人变成螺丝钉的中国传统政治格格不入。


且看下面这个古代爱情故事,在史书中的遭遇:


荀奉倩与妇至笃。冬月,妇病热,乃出中庭,自取冷还,以身熨之。


荀奉倩,是三国名士荀彧之子。他深爱自己的妻子,妻子在冬天生病发热,他就脱光了跑到院子里,然后再用自己的身子去给妻子降温。


《世说新语》记载了这个感人的爱情故事,但对爱情本身持否定立场,故事被放在了惑溺篇中,意在嘲笑荀奉倩只知沉迷女色。官修史书《三国志》记载了这个爱情故事的后半段--妻子病故后,荀奉倩不哭而神伤痛悼不能已,一年后也去世了。对这样的深情,《三国志》的定性,同样只剩好色二字。⑤


即便到了1940年代,爱情的命运也仍然不容乐观。1942年、1943年,国民政府曾多次对电影界下达禁令,不得拍制关于爱情与迷信等影片,理由是爱情影片无关革命与抗战。⑥


如此,当不难理解,为何一张普通的接吻剧照,竟可以在1979年掀起巨大的舆论波澜。


85.jpg

图:1943年,国民政府中宣部部长张道藩向蒋介石呈报禁拍爱情、迷信影片情形。


但时代毕竟已经变了。


1979年,与接吻照风波大略同时,市井中传出了滕文骥拍摄的黑白电影《生活的颤音》,将首次出现男女接吻镜头的消息。编剧金作人,后来如此回忆自己当年听到这个消息后的疯狂:


“1979年之前,中国观众只在《列宁在一九一八年》和《多瑙河之波》这两部电影中看过男女亲昵的镜头;这一年的元旦,中美建交,中国观众在美国电影《未来世界》中看到了美国人实实在在的接吻,接着又在英国电影《尼罗河上的惨案》中看到了绅士风格的接吻,在《追捕》中看到了我们近邻火辣辣的接吻……中国电影也可以有接吻的情节了?一天晚上,我的宿舍里坐了一群光棍。其中一个很传统的上海人,以绝对郑重的神情告诉我:金子,《生活的颤音》里男女接吻那场戏,男女演员都在嘴唇上贴了一层透明的薄膜……’我们开始了疯狂的扑票。处于闹市区的电影院和文化宫的票,早在几天前就已预售一空,我便将目标锁定在城乡结合部。终于,在城西北的一所电力学校的文化宫,我扑到了这张来之不易的吻票!上座率当然是百分之百。……”


这个传说中演员嘴唇贴了薄膜的,引发了巨大的观影热潮,但最终并没有能够真正地吻下去,很遗憾,男女主人公蜻蜒点水般的接吻刚刚开始,便被破门而入的女方父母打断!电影院里一片失望的哗然…… ”


86.jpg

图:《生活的颤音》中未能完全实现的中国当代电影第一吻


第二年,电影《庐山恋》里男女主角蜻蜓点水式的一吻,再次引发了万人空巷。


与《生活的颤音》相似,这一吻的成色也有不足--据演员郭凯敏披露,公开放映的那一吻就是亲一下脸然后闪开,而另一场真正的吻戏被剪掉了。⑧


87.jpg

图:《庐山恋》里的一吻


但这种删减已无关紧要。


荧屏里的场景与台词--男友不敢接吻时,女友说你真傻;男友提出接吻时,女友说你真坏--已迅速被热恋中的青年男女搬到了现实之中,成了一种流行的恋爱范式。


生活需要爱情,人们需要接吻。


注:


①《你们在干什么???》,《大众电影》1979年第8期。


②《寒流挡不住春天的脚步——读者来信综述》,《大众电影》1979年第11期。


③钟扬,《问××其人》,《兵团工运》1994年第6期(姓名系笔者所隐去)。


④陈尚荣等,《由一封读者来信展开的讨论》,《大众电影》1979年第10期。


⑤见《三国志.魏书.荀彧传》之裴松之注。


⑥(台)国史馆档案,数位典藏号:001-090006-00005-000;数位典藏号:001-090006-00005-007


⑦金作人,《我看新中国电影第一吻》,《大众电影》200509期。   


⑧勾伊娜,《〈庐山恋〉:真正第一吻审查时被剪》,新京报20081114日。



转自《 短史记》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