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贺子珍胞兄——无冕将军贺敏学


作者:钟兆云


63.jpg


贺子珍的胞兄贺敏学,是战功赫赫的开国功臣,头上还戴着毛泽东称赞的三个第一光环(即武装暴动第一、上井冈第一、渡长江第一)。虽然他是毛泽东的至亲,但从没利用自己特殊的身份和地位向党和人民有过任何索取,甚至连一张单独和毛泽东合影的照片都没有。



1


大革命低潮时领导永新暴动


贺敏学1904年出生于江西省永新县,家境殷实,因是家中的长子长孙,备受宠爱。1921年就读于永新县城禾川中学时,与后来的井冈山大王袁文才同窗,情同手足。贺敏学离家后,拜名师学武艺,练就了一身功夫。


19257月,贺敏学投考军官子弟学校,随后在北伐前夜加入国民党。19269月中旬,贺敏学引导北伐军由茶陵经莲花进入永新境内,赶走盘踞永新的军阀孙传芳所部。攻下永新后,贺敏学当选为国民党县党部常委、商民部部长,并担任中共永新秘密支部组织的农民自卫军副总指挥。其胞妹贺子珍、贺怡分别担任县党部妇女部正、副部长。兄妹三人在永新以贺家三兄妹闻名。


64.jpg

贺敏学夫妇和贺子珍(前左)


随着国民党右派变本加厉地胡作非为,贺敏学19273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此时,大革命正处于低潮,贺敏学在关键时刻毅然转党,表现出了极大的勇气和魄力。贺敏学入党后第一天开会,竟发现胞妹贺子珍和贺怡也在场。这才知道,两个妹妹已先于他这个当哥哥的加入共产党(而后她们再被党指派加入国民党)。


65.jpg


718日,永新暴动开始。永新暴动后成立新的县委,贺敏学被推举为县委书记,同时将四县农军组建成赣西农民自卫军,以便统一指挥,王新亚任总指挥,贺敏学、袁文才、王佐任副总指挥,贺敏学还兼任党代表。


不久,国民党派出一个营的正规军前来镇压。贺敏学布置完人员的去留后,带着一部分永新籍共产党员、数百名农民自卫军和百余支枪,跟随袁文才、王佐踏上了去井冈山的征途。王新亚则在率部分农军到家乡湖南浏阳打游击途中,接到中共湖南省委通知,转赴安源参加毛泽东领导的秋收起义。起义中,王新亚向毛泽东详细汇报了井冈山地区的斗争现状,并介绍了贺敏学、贺子珍兄妹以及袁文才、王佐的情况,最终使毛泽东作出了进军井冈山的决定。


66.jpg

贺敏学夫妇和贺子珍


2


为毛泽东上井冈山奠定基础


井冈山地处湘赣边界罗霄山脉中段,山上的茨坪、大小五井等地有水田和村庄,农业经济自给自足,尚有富余;黄洋界等五大哨口是天然关卡,使其进可攻退可守,确是个占山为王的理想场地。


毛泽东和秋收起义部队能够上井冈山并在此安家,贺敏学是起了重要作用的。毛泽东在秋收起义时,就通过永新暴动领导人之一的王新亚(王新亚率部回湖南途中奉命参加秋收起义,不幸在起义中牺牲)了解到井冈山的情况,并知道了贺敏学、贺子珍兄妹等人。


井冈山的革命基础和复杂地形,是毛泽东决定引兵上山的先决条件。工农革命军上山不久,贺敏学奉毛泽东命令,通知莲花、宁冈、永新三县各地潜伏的干部开会,是谓象山庵三县联席会议。毛泽东在象山庵会议定下建立根据地的蓝图后,各县负责人纷纷回原地领导斗争,贺敏学却被毛泽东留了下来,以便咨询袁文才、王佐等人及井冈山的有关情况。


67.jpg

袁文才


贺敏学为毛泽东分析了袁文才、王佐的内心世界,他的真知灼见让毛泽东更好地了解了袁、王部队的性质。有贺敏学在两头得心应手地穿针引线,毛泽东、袁文才之间的关系得以进一步升温。经袁文才同意,毛泽东从革命军中选了部分得力干部,以教官身份走进袁文才的队伍之中。毛泽东也答应袁文才的邀请,搬来茅坪八角楼居住。他在八角楼住的那间房子,就是贺敏学让出来的。


朱毛红军会师并整编成工农红军第四军后,袁文才、王佐部队改造也基本成功,毛泽东又把一项新的使命交给贺敏学:回永新发展地方武装,开展游击暴动。贺敏学不辱使命,投身九陇山根据地的建设和巩固,使之和井冈山根据地互为呼应。


19288月,毛泽东率主力前往迎接湘南失利的红军大队,敌军乘机来攻井冈山。贺敏学率永新武装参加了黄洋界保卫战,为保住井冈山根据地立下了汗马功劳。


毛泽东在迎还红军大队途中,闻听黄洋界保卫战胜利的喜讯,欣然命笔,写下《西江月·井冈山》的华彩篇章,内有黄洋界上炮声隆,报道敌军宵遁一句。很多人都知道,黄洋界保卫战中,有一发炮弹起了特殊作用,而不知抬炮携弹者是何人。


几十年过去后,贺敏学的永新老乡,曾任贵州省委书记的李立在晚年回忆井冈山斗争诸事时,始揭谜底:(黄洋界)保卫战的时候,他(指贺敏学)在小井一个仓库里找到了三发炮弹,搬到哨口上,在俘虏里找到了一个炮手,结果三发炮弹,只打响一发。主席的《西江月·井冈山》中黄洋界上炮声隆,讲的就是这发炮弹。


3


派先遣队渡江侦察敌情


19493月,贺敏学被任命为三野二十七军副军长兼参谋长,他上任伊始,马上投入紧张的渡江准备工作,主持水上练兵。此前,在抗战时期,贺敏学历任新四军江南指挥部参谋处长、苏浙军区参谋处长、远征军参谋长等职,有过几次渡江作战经验。


68.jpg


贺敏学感到这场即将发起的空前规模的渡江战役,应特别重视对敌情的侦察了解。何不先派一支精干善战的侦察小分队先遣渡江,钻到敌占区,详尽细致地掌握可靠的敌情资料,确保渡江战役全胜?


贺敏学几经斟酌,拿定主意,在军党委会议上提出这个方案,不料未获通过。持反对意见者的理由是,派支部队先遣渡江,人数多了容易暴露目标,少了则无法对付国民党军队,在后援不继、无法接应的情况下,有全军覆没的危险。


贺敏学决定采取迂回战术,以事实说服大家。经过缜密考虑和组织,他派出几名胆大心细的侦察兵尝试着过江侦察。后来,侦察兵们安全返回,不仅侦探到了有用的情报,还顺手牵羊,从江南的土地上拔了一把韭菜和两棵青菜,作为证据带回。


69.jpg

聂凤智


军长聂凤智得知情由,惊喜非同一般。在聂凤智的支持下,贺敏学接连几天都派侦察员过江侦察。大部分侦察人员成功登岸,他们不但侦察到敌人的许多江防情况,还抓回了30多名舌头。这段故事,后来被拍成电影《渡江侦察记》,一时风靡全国。


4


毛泽东当面赞扬三个第一


19546月,已从华东防空军司令员任上脱下军装、投身祖国建设事业的贺敏学,赴京参加中央建工部召开的全国建筑工程局局长会议。毛泽东让女儿李敏转告贺敏学(李敏是毛泽东与贺子珍之女),请他来中南海丰泽园做客。


70.jpg


贺敏学在李敏的带领下,来到丰泽园菊香书屋时,毛泽东已在会客室里等候了。这是贺敏学和毛泽东自中央苏区分别相隔20多年后的第一次会面。作为战友和亲戚,他们的交谈亲切而坦率。除了谈有关贺子珍的事,毛泽东还关切地询问贺敏学这些年都做些什么工作,家属情况怎么样。贺敏学无拘无束地一一做了回答。毛泽东仔细听完,说:你有三个第一:武装暴动第一,上井冈第一,渡长江第一。


其中,武装暴动第一,即指贺敏学在1927年领导的永新暴动。其实,早在井冈山时期,毛泽东在《井冈山的斗争》一文中,就曾写道:暴动队始于永新。时隔20多年,毛泽东再次称贺敏学武装暴动第一,足以说明永新暴动在毛泽东心目中的地位。


上井冈第一,系指永新暴动后,贺敏学即率暴动队上了井冈山,解放后在党政军高级干部和开国将帅中,贺敏学当之无愧是第一个上井冈山的人。


渡长江第一,是贺敏学指挥二十七军八十师二三八团,于1949420日晚在安徽无为县的泥汊和荻港渡江。毛泽东说:你们部队是全军最早过江的。


71.jpg


1955年,贺敏学从华东建筑工程总局局长任上奉调大西北,投身国家一五计划建设。1958年奉命南下福建,为福建前线的城建和工业发展殚精竭虑。1988426日,这位解放后一直淡泊名利、处世低调的英雄,以84岁高龄病逝于福州。中共中央追授其正部级,并定为无产阶级革命家。


5


主动降级,一心只为人民做事的好省长


20世纪50年代中期,国家首次实行给干部定级。当时上级给建工部西安建筑工程管理总局局长贺敏学定的是行政7级(正部长级)。这对贺敏学这样的老革命已是偏低了,可他又主动降低一级,只要了个8级(副部长级),说这里很多同志的级别偏低,我调低一级,可以调高好几个一般干部,这样更有利于调动干部的积极性。后来,中央组织部还追问:为什么没给贺敏学评7级?


72.jpg


19585月,中央工作会议决定将中央直属的建筑企业下放,以发挥地方的积极性。西安建筑工程管理总局撤销后,中央原定贺敏学担任中央建工部第一副部长。他到北京还没上任,却被通知到福建担任副省长。


73.jpg


19588月奉命南下后,贺敏学再没离开过福建,副部级职务几十年一贯制。连老战友、老上级陈毅都感吃惊:贺敏学怎么连省委常委都不是?


74.jpg


在群星璀璨的开国元勋中,贺敏学的资历和功绩都不输他人,在新中国建设中的成就也是有口皆碑,但他从未用自己特殊的身份和地位索取过任何特殊的报酬和待遇,始终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福建的群众尊称他是人民的好省长


75.jpg


76.jpg


转自《精典悅讀周刊》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