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分类:


一个反革命冤案


——作者:佚名


1976年,贵州铜仁地区松桃苗族自治县牛郎区(辖今牛郎镇、大兴镇和沙坝乡),发生了一起骇人听闻的特大冤案。该区以追查反革命为名,以群众运动取代公安机关,采用五十多种酷刑,破获所谓反革命组织36个,反革命组织成员1359人,涉及贵州、湖南两省4县;致死37人,另有263人被折磨致残。


事件的导火索,竟是一个地主子弟放的一个响屁。


横祸


1976118日傍晚,牛郎大队鸡公田村,参加工程施工的四茶大队四茶村的社员们吃完晚饭后,围着几个火坑烤火取暖。由于晚餐喝了点酒,有几个年轻人就拿地主子弟龙政云的婚姻开玩笑。龙政云虽然心中不快,嘴上未敢作声,却放了个响屁,引得哄堂大笑。小伙子们继续开他的玩笑。龙政云借着酒劲,放出一句狠话来:你们再说,我杀死你们几个!


坐在龙政云对面的大队贫协主任田某闻言冲了过来,抓住龙政云的衣领,说:恐怕他敢呢!扭他到公社去!


其他人连忙过来劝阻:大家都是开玩笑,不要当真。龙政云的父亲龙德灿看到儿子闯了祸,急忙过来求情,田某也就放了手。


这件事,本可了结了,但不知谁又告到了工程指挥部。龙政云被捆到指挥部受审。受不了民兵的殴打,龙政云只好交待说他父亲龙德灿、叔父龙年灿、族兄龙茂云准备和他一起杀人。


武装部长听后,又把龙德灿、龙年灿、龙茂云三人叫到工程指挥部吊打逼供。龙茂云交待,沙坝公社他远房姑父吴宪保说他们那里有几千人要杀人,要暴动。(中共贵州省委信访处:《苗乡风云》,载《春风化雨集》,上册,309-320页,群众出版社,1981年)


武装部长拿逼供出来的线索,向区委书记龙文飞、公安特派员欧献庭汇报。欧献庭立即打电话通知沙坝公社把吴宪保抓到公社审问。审了两个星期后,也没交待出什么问题,吴宪保被放回家。


追查


197645日,北京发生了群众抗议文化大革命四五事件,该事件当时被定性为反革命,一时间,阶级斗争的形势又紧张了起来。


于是,吴宪保又被叫到了公社,白天劳动,晚上受审。


412日,松桃县委书记石孟明到牛郎区接待省城摄影记者。石孟明说:牛郎的工作抓得不错,但更重要的是要抓阶级斗争。听说牛郎出现了反革命问题,不能轻看。对反革命要狠狠打击,一是镇压,二是惩办,决不手软。


57日,县委召开扩大会议,对深入开展追查反革命政治谣言、打击反革命破坏活动的斗争做了具体部署,把开展追查反革命破坏活动作为深入开展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斗争的重要内容(背景是总理遗言案四五事件)。


510日,公安特派员欧献庭在牛郎区委常委会上传达公安部关于追查谣言追查反革命的两个紧急通知,并联系牛郎区的实际情况说:牛郎确有反革命组织。


519日,在松桃县三级干部会议上,县委书记石孟明发出号召:立即掀起反击右倾翻案风追查反革命两个高潮;立即掀起一场追查反革命的群众运动。


66日至7日,牛郎召开区委扩大会议,各公社书记参加。龙文飞具体部署牛郎追反:区、公社、大队三级都要办交待问题学习班(简称交待班),按一般成员大队办,骨干分子公社办,主要头头区里办的原则,把需交待问题的人员分别送进各级交待班


此前,吴宪保在酷刑之下已经交待出有地下党民工队反革命组织,二十多个成员,其中包括其妹夫欧六章,妻子的族兄龙德灿、龙年灿,妻子族侄龙茂云,中学同学杨再德、向玉厚、舒典月、田兴和等。这二十多人还不足以让全区5个公社28个大队的交待班都有学员,于是就把1975年已经查过的由铜仁牵连过来的所谓复兴党成员尹修应、杨正荣等人,以及被检举投机倒把做生意的尹修武、吴炳称等人统统抓来进交待班。会议决定尹修武、吴宪保、欧六章等5人作为主要头头进区交待班,其余进各公社、各大队交待班。后来有一个公社和两个大队没有办成。


77日,召开全区革命生产大检查会议,龙文飞要求各公社抽专人搞追反工作。各个公社都现场报了名单,牛郎、木寨、沙坝、银岩四个公社都以武装部长为首,人数79人不等;大兴公社报的是以派出所指导员田井华为首的19人专案组,力量最强。有意思的是,后来大兴公社却没有办交待班。整个追反运动中,大兴公社仅白岩大队追出24反革命,除1人致残外没有死一个人。


龙文飞在会上要求凡进交待班反革命分子必须做到五交待1.交待反革命组织名称;2.交待反革命的目的;3.交待反革命的计划纲领;4.交待反革命活动的方式方法;5.交待上下联系人员。公安特派员欧献庭强调,审问时要作好统一规范的记录,各公社要相互联系以便共同掌握情况。


710日,牛郎公社召开追反动员大会,同时把劳改释放人员龙侯生等人以及不老实四类分子拉来陪斗。其他公社派代表参加。大会由区长龙金明主持,区武装部长、追反领导小组组长彭忠顺发言。


719日至20日,在木寨公社召开牛郎、沙坝、木寨三个公社书记、武装部长参加的三社会议,总结部署追反工作。会上,龙文飞表扬了牛郎公社追反进步快,效果好,革命生产抓得好;沙坝搞得早,提供了不少线索,但是运动还只是少数人搞;木寨公社有点求稳胆小。银岩和大兴两个公社因在追反中没什么成绩,而被排除在会议之外。


54种酷刑,37条人命


专案组规定:一个人供就听,两个人供就信,三个人供就定。龙文飞公然说蜡烛不点不亮,反革命不打不招。专案组自制多种刑具,施用54种酷刑,对进交待班的人员百般折磨。于是出现子供父、兄供弟,亲戚朋友,同学熟人互供的情况。木寨公社毛坪生产队共有19个男性主要劳动力,其中12人被打成反革命9人进交待班;区机关一百三十多人,被供出有53人参加反革命。(《中共铜仁地委关于松桃苗族自治县牛郎区追反冤案平反昭雪情况的报告》,19781011日)


追反运动所制造的恐惧是空前的。


长达三个月的追反运动,先后有486人进交待班;在交待班中,有6人被枪杀,13人被虐死,有13人受刑不过自杀而死,受害者亲属受连累死亡5人,共导致37人死亡。打伤致残263人。(《中共铜仁地委关于松桃苗族自治县牛郎区追反冤案平反昭雪情况的报告》,19781011日)被预谋整死、但因某些原因未死的18人。


大多数被抓进交待班的人都是因为与干部有些私仇旧怨。沙坝公社红星大队凉风坳生产队陈祖前、陈仁培、陈祖武三兄弟就曾因民兵连长陈述炳奸污堂侄女而捆绑过陈述炳,结果三兄弟都在受刑中死亡。牛郎公社牛郎大队党支部副书记向某在1969年欠生产队两百多元,仍要生产队会计保管员胡淮称足粮食给他,胡淮按照生产队欠款不发粮的规定不答应;于是向某就怀恨在心,在追反时胁迫受害者刘某搞死胡淮。银岩公社婆洞大队龙世恒之死则是因为其母曾被大队支书龙某强奸未遂(大概是19521953年,当时龙世恒十四五岁);龙世恒成年后对此事耿耿于怀,常常说些风凉话来讽刺龙某;龙某乘追反之机,置龙世恒于死地。银岩公社尖坡生产队队长龙世明因与龙兴茂老婆通奸,于是借机整死龙兴茂后与其妻结婚。


成绩


614日区交待班开班,到9月中旬交待班被勒令停止,牛郎全区共抽出435人专案人员(审讯员、记录员、看守员、巡逻员)进行追反。破获的反革命组织名称有红卫兵卫兵团青年军民青团起义团同盟党新民党自卫党白虎团猛军红色战队防共自卫党湘西回乡团“571”“517”“703”36个,五花八门,无奇不有。(《中共铜仁地委关于松桃苗族自治县牛郎区追反冤案平反昭雪情况的报告》,19781011日)有1359人上了反革命名单,其中牛郎区有1253人。而当时牛郎区总人口35160人,主要劳力仅11480人(含青壮年妇女)。被打成反革命的都是青壮年男性。如果男女比例为1:1,则每5个青壮男人中就有1人是反革命


学员们交待的反革命手段、纲领、军事组织结构等如同儿戏,漏洞百出。


反革命手段:1.杀干部的方法:偷干部家的鸡,干部以为是野猫偷鸡就出来


查看,这样就乘机下手;2.放火烧集体的仓库,等干部出来救火,乘机杀干部。


反革命暗号:左手招摇。


反革命标志:稻草捆左手。


反革命纲领:1.把分给贫下中农的房子还给地主;2.抓紧搞副业,得钱好交队,一定要交齐;3.居民有供应;4.立栋房子;5.讨个知青做老婆;6.先杀党,后杀团,大小干部杀个完,贫下中农杀一半。


供出反革命成员的最高职位是师长。


这些反革命组织和反革命分子是怎样搞出来的呢?


县公安局刑侦股股长田银芝于1976913日向县委汇报时说:沙坝公社反革命组织名称是吴宪保开始交待的。吴宪保发展龙茂云,而龙茂云交待说没有组织;龙茂云发展田明亮,田明亮说是农民革命党;田明亮发展刘常模,刘常模说是民主党反共军;刘常模发展秦海成,秦海成说是反共救国军;吴宪保发展欧六章和吴炳成,欧六章说是民工队,吴炳成说是地下党


沙坝公社吴宪保在1976425日的交待中写道:由于审讯不停,非说不可,当时无法。说不知道,上级不信,心中想取个名称,又怕算命不对八字,不对吴炳成的口,只好乱讲,叫做国民军


牛郎公社中寨大队干部在1978年向省地县工作组交待的材料这样写道:


七月十三,吴某、杨某到公社汇报工作,碰到龙文飞。龙文飞说:田明亮揭发龙侯生是反革命营长,一点材料没有,看你们怎么办?你们回去要搞材料。人家四茶得表扬,你们中寨是中间分子!公社武装部长龙某也说:你们不狠狠地搞,反革命会出来?


于是,七月十五晚上,大队支委5人审龙侯生,另有民兵小分队7人,共12人。先买了一头瘟猪打平伙,喝了五六斤酒。晚上麻某把龙侯生从附中拉到大队小学审问,先吊后乱打。龙侯生承认是营长,又交待了两个成员田建和、田树华。民兵杨某追问:既然你是营长,那么连长、排长、班长、指导员是谁呢?龙侯生说:我不承认,你们要打;我一承认,你们又向我要连长排长……”杨某说:他不讲再吊起来!除田某搞记录外,其他人全都打了……


七月十六凌晨3点左右,龙侯生被打死。


牛郎大队民兵副连长莫刚前在吊打学员下手特狠,曾用竹条抽烂胡淮的脸。学员舒典文暗写纸条给胡淮,两人统一口径,咬定莫刚前也加入了反革命组织。按一个人供就听,两个人供就信,三个人供就定的规定,专案组信以为真,莫刚前在两手臂的肉被吊烂后,终于供认自己是反革命。放回后未能及时医治,右手致残。


关于龙文飞追反的动机,被派到牛郎作了深入调查的县公安局刑侦股股长田银芝的话可谓是一语破的。


根据时任县委常委、县革委会副主任麻树清回忆,大概是19768月份,他从长兴回到县里,听到机关工作人员说牛郎追反搞得很凶,已经搞死二十多人了。麻树清就去公安局找田银芝问一下情况。田银芝明确地对麻说:区委书记想升官,想干出大成绩,乱搞!我劝他几次他不听,越搞越厉害。追查反革命是公安部门的工作,群众只能配合、协助公安部门。现在龙文飞用群众运动来追查反革命反革命越追越多,打死的越来越多。你尽快提醒石孟明书记,只有他才说得了龙文飞。


调查


77日,县公安机关知道牛郎区追反的做法后,当即提出停办所谓的交待班。龙文飞拒不接受公安局的意见,说:公安局不搞,我们搞!


7月底8月初的全县三干会议间歇,地委书记魏立政偶遇龙文飞。龙文飞顺便介绍了牛郎追反的情况。此时交待班学员供出反革命人员名单已超过600人,学员8人。魏立政叮嘱龙文飞要尽量做到不要死人。


83日,龙文飞第一次向县委常委汇报牛郎追反情况。龙文飞在汇报中隐瞒了多名死者是在审讯中被打死的事实,说死者一是自杀,二是死不交待又要逃跑,群众生气打死。石孟明表示:牛郎追反成绩是主要的。大方向是正确的;牛郎反革命组织活动是存在的;600人的反革命名单中肯定有真的,也有假的;交待班不要宣布停下来,要继续追查,注意不要搞死人。会议决定公安局派人接手牛郎追反工作。


84日,县公安局刑侦股股长田银芝率4名公安人员进驻牛郎。田银芝解到公社、大队的交待班吊打严重,于811日打电话给县公安局长刘长学,通过刘请石孟明到牛郎实地看一看。


813日,石孟明到牛郎听取了田银芝的汇报,很生气。在当晚的会议上,石孟明说:牛郎区反革命是存在的,一定要搞清楚。县公安局再抽一人来协助。对进交待班的主要人员一定要搞清楚、搞彻底,不能光软,要攻才行。但石孟明也强调,要注意政策,不要再死人。(《中共铜仁地委关于对石孟明同志在牛郎区追反中所犯错误及处理意见的报告》,19781122日)


827日,田银芝向县委汇报并传达地区政法领导的指示,要求牛郎追反要重证据,不要搞逼供信,不要再死人了;交待班只保留区一级,公社大队交待班全部停办。当时交待班已死24人。


98日,省委电话通知铜仁地委,派省公安厅林副处长等4人到松桃调查了解牛郎追反情况,要求交待班立即停办;为防意外发生,交待班人员先不要回去,要给予他们正常待遇,有病要治病;领导如有错误,要作自我批评;地委要派人调查了解,并写出详细报告和处理意见报省委。地委通知松桃自治县委:要坚决贯彻执行省委意见,不准再发生死人现象;要求县委派人帮助牛郎做好善后工作,把情况调查清楚并写出详细报告和处理意见报地委。


911日,铜仁地委通知松桃自治县委:地委常委决定由石孟明同志亲自抓牛郎追反的善后工作;在交待班中生病和伤残的要给予治疗。


省公安厅林副处长、地区公安局隆明星副局长来到松桃,和县委一起连续三天听取欧献庭、田银芝等人关于牛郎追反的详细汇报。此时交待班已有29人死亡。


田银芝汇报后认为:中国青年党最多查到格老大队田明亮为止;根据已掌握的情况来看,交待的情节出入很大;复兴党没有什么可查的;现有的很多材料是逼供搞出来的。


省公安厅林副处长说:省委指示交待班全部停办。从汇报的情况来看,牛郎是有反革命组织活动。但在侦破过程中死亡29人,这在全省历史上都是少有的。


县委书记石孟明说:上面叫我们停止,好像我们全错了,一点成绩都没有。你压我我也不服。你们回去向省委汇报把我的职务撤了!


915日,县委研究同意交待班全部停办。但认为:省地的调查应该调查整个案情;如果光查死人问题,实际是泼冷水,不利于保护群众的积极性,不利于打击阶级敌人的破坏活动。


据刘长学回忆,915日之后的某一天(20日之前),石孟明和刘长学等人去牛郎听取牛郎区委的汇报,牛郎区委仍提出继续在区机关办追反学习班。刘长学坚决反对,石孟明否决了牛郎区委的要求。


920日,省、地工作组和县委副书记吴建德一行到牛郎调查。


922日,省、地工作组离开。吴建德和田银芝等人继续在牛郎深入调查。


1115日,吴建德、田银芝等人根据调查了解的情况向县委汇报,得出的结论是:牛郎公社反动组织复兴党青年党是存在的,但首犯不是松桃人,材料也还有些问题。


负责到沙坝公社调查的公安人员罗时发汇报说,沙坝反革命集体是不存在的,但吴宪保、吴炳成、欧六章个人有些反革命言论。基层意见是应该定吴宪保、吴炳成2人为反革命


负责到银岩公社调查的公安人员查世鲜汇报说,银岩公社没有发现反革命活动,也没有反革命言论;就连吴炳称投机倒把卖大烟光洋也是假的。


至此,轰轰烈烈的1976年牛郎追反运动,仅以尹修应作为复兴党的重要成员于1977年被判刑10年宣告结束(1978年其他受害者平反后不久,尹修应也得到平反)。交待班学员被放回家,伤残者自己找草药医治。但仍有不少受害者受到大队干部的刁难,不准草药师为受害者采药。


上访


显然,这样的结果是受尽磨难的受害者不能答应的。他们被放回去后,告状信就纷纷寄往上级有关部门。从松桃寄出的告状信,很多都回到了龙文飞手中,受害者还一再受到恐吓。于是,很多人走到外县铜仁、江口甚至湖南投递告状信,但都石沉大海。


经过一年多的休养,身体稍有恢复的受害者杨再德在投递21封信没有回音之后,他决定亲自带着第22封信往北京。几十个受害者家庭集资79元,给他做路费。1978625日,他和田兴和、秦继昌三人踏上了去北京的上访之旅。可这区区79元连他们去北京的单程车费都不够。临行前他们已经向家人交代后事,状告不响决不回家。


途中他们买短程票上火车后,向乘务员展示身上的累累伤痕,声泪俱下地哭诉悲惨经历,感动了不少乘务员,免了他们不少车费。临到北京,他们又得到一个军官的指点。到北京后,他们成功地把告状信交到了邓小平办公室。邓小平副主席作出批示后,呈交华国锋主席。华国锋批示要求贵州省委查明情况,如属实,除对冤案平反外,对伤害群众者应严肃处理。(松桃苗族自治县档案局档案:全宗号23,目录号1;年度1978;案卷号125;标题:县委常委会整风会议记录,19787-8月)


平反


结果可想而知。贵州省委、铜仁地委立即组成工作组对1976年牛郎追反事件进行调查,为所有被打成反革命的人平反昭雪;对受害者给予补偿,对受迫害死亡的受害者家属进行抚恤,伤残者给予免费治疗;追究相关人员的责任。牛郎区委书记龙文飞推卸不了责任,于1978816日服毒自杀,随后被开除党籍;彭忠顺、滕久先、吴求亮等8人被判处有期徒刑;已升任铜仁地委副书记的原松桃县委书记石孟明被撤销职务,并责令其在1978927日牛郎追反平反群众大会上公开道歉(198111月石孟明复出任地区行署副专员,19835月,升任地委副书记、地区行署专员)。



转自《新浪历史频道》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