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分类:


听黄苗子谈民国往事


--作者:李辉


前记:


与黄苗子郁风夫妇交往甚多,写过他们的传记《人在漩涡——黄苗子与郁风》。我忽然想到,黄苗子先生在民国期间的故事甚多,何不请他谈谈他眼中的民国人物?


于是,带去录音机,我们在2006622日开始,到825日结束,一共8次。那些日子,听他讲孙中山、宋庆龄、蒋介石、张学良、吴铁城、孙科、俞鸿钧、陈济棠、陈立夫、戴笠等一个个民国人物。每个民国人物的故事,起伏跌宕,风云变幻,穿插于民国历史之间。


这些民国漫忆,让我读懂一些不熟悉的那段历史。苗子先生的数万字叙述之中,总有意想不到的故事娓娓道来。诸多细节,其实都在填补历史空白。


第二部分的内容,同样丰富多彩:上海故事、吴铁城到广东化解陈济棠独立、皖南事变、孙科独立、戴笠之死……


北京看云斋


上海故事、皖南事变、孙科独立、戴笠之死……


91.jpg

2010年元旦,探望黄苗子先生,听他聊天


今天请黄苗子先生继续聊聊吴铁城的民国故事。


吴铁城的元配夫人姓马,也是在九江的广东顺德人。她什么知识都没有。马夫人在广州时,与吴铁城的小老婆吵得厉害,后来小老婆只好出家当了尼姑。


在上海时,我最初是住在市政府,先是住在公安局,然后住在孙璞家里,后来吴铁城让我住在一条马路路西的一个高级招待所里。那里平时没有人,只开会时有人去,其他时间就我一个人。经常在半夜突然接到电话,马夫人问我:铁城到哪里去了?我说我不知道。你骗我,你怎么不知道?你不知道谁知道?


那时马夫人住在海格路,小老婆住在霞飞路,我们叫小老婆为霞飞夫人,海格路是大夫人马夫人。马夫人说:限你半个钟头找他回来,不然你也不好过。我只好打电话到霞飞路,霞飞公馆通知了吴铁城,我就不过问了。我是经常做这些事情的。


92.jpg

吴铁城


93.jpg

1932年期间,在上海的海伦采访市长吴铁城


94.jpg

1934年上海市长吴铁城与军官合影


95.jpg

1935年儿童节,吴铁城市长向儿童赠送礼物


到后来快离开时,(吴铁城对我确实是好,霞飞夫人尤其对我好,她不对我好也不行。)我的印象很深,那是过旧历年,霞飞夫人的丫环半夜打个电话来,说市长明天要兜喜神方(兜喜神方,今年的喜神在哪里,车就开到哪里,这是老习惯),你在门口等着。


清晨五点半,他们俩就坐车来到我住的地方,保镖在前面坐着,他们三人在后面坐着,快到城隍庙,我们的车就把帘子放下来,霞飞夫人带着丫环就进了一个小庙(她以前的行当是高级妓女),去拜神,我也跟着去。


中国第一次全国运动会在江湾运动场开会,丁聪跟我商量:我们去当个记者,我们俩人去玩玩好不好?我说可以。我打电话给搞宣传的陈克成,秘书处下面的一个重要人物,他是吴铁城的人,是社会局长,检查公文都是陈克成负责。


那时陈克成管运动会的宣传什么的,他马上送来两张记者证,我一张,丁聪一张。我们俩就拿着记者证到运动会到处去逛。运动会就成问题了。大老婆也去,小老婆也去,那怎么办?吴铁城让我陪着小老婆,大老婆就在开幕时去一会儿就走了,我带着小老婆坐在旁边。


邵洵美老跟我开玩笑,有时请吃饭时,看见郁达夫等人就说我是小市长,结果传到漫画界去。鲁少飞文化大革命期间,每次运动,他总是写因为小市长黄苗子罪大恶极……”他也怕。所以大字报上有我是小市长


96.jpg

1936年第一届全国漫画展。左起:丁聪、黄尧、华君武、黄苗子


97.jpg

2005年,黄苗子丁聪在枫泾的当年老照片前合影留念。李辉


吴铁城的弟弟吴子祥(吴子征),大家都叫他二老爷二老爷厉害极了,他非常聪明、精明,没学问,与他哥哥大不相同,他哥哥有时还看看书,喜欢和各方面的人打交道,吴铁城自己也说,他的学问都是聊天聊来的,他的脑子也好,记忆力也好。


二老爷当时是上海市的金库长,管钱的,财政局长是吴铁城的嫡系。吴子祥跟了他哥哥这么久,他对官场也很熟悉。看见俞鸿钧有办法,就拼命拉拢俞鸿钧。俞鸿钧又害怕他,但又不得不敷衍他。很多重要的决策,吴子祥都参加了。


吴铁城从最早的太子派,他利用太子派,同南京的官僚走得很近。他的资格和孙科一样,但后来关了一次,威望就差了些。他的交际手段很强,加上他的小夫人很厉害,在家里招待客人。


第二个联系群就是张群、吴鼎昌这些人,吴铁城拉拢了这些人。他这个人各方面都很圆活,跟陈立夫也很好。陈立夫有什么事找他,他都尽力做。还有黄浦系,他好几个学生都是黄浦军校的。


98.jpg

郑介民


还有一个重要的我没谈,就是郑介民,他是吴铁城讲武堂的学生拨到黄浦军校的,他就成为黄浦系了。他表面很傻,很笨,胖胖的,平常也不大讲话,其实很精明。还有一个叫赖刚。所以吴铁城基本上跟黄浦关系不错,他跟各方面的关系都不错。


我印象很深,有一次,在重庆他一直住在嘉陵新村,一个小山。在广州,住在河南路一个圆形的官邸,当时好几个秘书都住在那里,与小夫人住在一起。大夫人留在上海。在嘉陵新村的住所没有在广州时的大,但还是挺舒服的。


在重庆他同我讲:你们跟我这么久,你们应该好好利用我的关系,你说黄浦军系,哪一个不是我的同学,你们不是想以后飞黄腾达吗?你们就应学我。他的这番话对我有启发。俞鸿钧充分发挥了他的这个关系,这个我们先不谈。


吴铁城是怎么离开上海的。当然他也想升官,市长一升就是省主席了。那时陈济棠一直反蒋,广东是他的大本营,陈济棠在广州十几年从来没有动过,势力大得很。蒋介石利用黄慕松,大概是南京的一个部长之类的,他打陈济棠立过功。


于是蒋介石派黄慕松到广东做广东省长兼省主席。黄慕松做了不久,跟当时陈济棠手下的于某不合,两人关系很紧张。于某告到蒋介石那儿去。于是,蒋介石派吴铁城去。


99.jpg

陈济棠(1)


100.jpg

陈济棠(2)


101.jpg

张群在台湾与张大千、黄君璧


归根到底吴铁城和张群关系很深,摆好了棋子,把俞鸿钧弄到上海做市长。我跟着吴铁城到了广州,不叫秘书了,叫侍从秘书,广东省主席的侍从秘书(1937年春)。


我跟他去的途中(先到香港,然后再到广州),在船上碰见香港的何东(英国爵士),何东见到新任主席当然很高兴,谈着谈着,吴铁城来了,说,广东我刚去,首先要安定下来,否则搞不好,希望你能捐点钱。何说:好的,不成问题,不成问题。


第二天,何东的秘书胡揭伍拿张支票找我,好像是很大的一笔钱,要我转给吴铁城。他和何东也很熟。他利用上海市长的地位,多方面的人他都拉拢。机要室由老秘书张定锡负责,负责公文、接发电报等。当时几个主要的人才愿意跟他到广东来,他就带来了。


汪公纪本来是张群的秘书,汪公纪的父亲是汪荣宝,是有名的外交官,当过日本大使和法国大使。汪公纪随他爸爸到处跑,所以汪公纪日文、英文都很好。他对张群不太感兴趣,张群介绍给吴铁城。这人很有正义感,很有学问。


还有几个亲信,一个冯宗萼,他是搞机要、翻译电报的,现在仍在世,我们经常通电话。他马上把李征五找来当广东银行副行长。行长不知道是谁派的,可能是孔祥熙介绍认识的,叫顾翌群,是经济学家,后来在重庆时他担任财政部次长,是俞鸿钧的助手。


那时有一个人活动,想在广州开个赛马场(因为汉口有个赛马场),此人叫谭瞎子,他经常到吴铁城的家里,每个月给吴铁城送钱,每个月也给我几十块钱。此人本来想在广州建一个马场,但广州市市长不是吴铁城的人,所以吴铁城暂时也不能帮他。


上次说到海外部的机要室你负责,有三个人住在重庆。


冯宗萼现在还活着,我们还常通电话。后来当了菲律宾的公使,他因为跟菲律宾的资本家熟,回去之后没有工作,一个姓张的人请他到香港到恒通银行当董事,管理香港恒通银行,后来出了事。他给人担保一笔钱,结果那人溜走了,他急的要命,他只好溜了。不到五六年以后,这桩案子了了,他才可以到香港,同时可以回上海,他妹妹在上海。这都是后来的事。他现在大概相当有钱。


当时你们在重庆主要的工作就是寄送文件?


整个办公室我们都管。有情况、有电报我们每天都向香港发电报。冯宗萼管电报,他能收发密码。高某是文书秘书,我总管。


这时候和民国要员来往应该多一点吧?


因为吴铁城当时用的人,他一进党部,就让陈立夫、陈果夫拉去了。秘书长叫童行白,他是上海市长部的,跟吴铁城很熟。陈立夫叫他当秘书长,吴铁城就同意了,但整个工作是我们三个人。童行白有什么事请示他,发电报的事也是我们三个人。


那时候出了一件大事,皖南事变,当时国民党中央开秘密会议,决定了五条:一,把在重庆的主要共产党员赶回延安;另外一条是把《新华日报》封了;第三,邓颖超要走,不走就逮捕;第四……一共五条,我现在记不清了,应该可以查到。


102.jpg

皖南事变


103.jpg

皖南事变激战地东流山


104.jpg

皖南事变作战图


105.jpg

周恩来在重庆


106.jpg

皖南事变后周恩来题词


当时童行白亲自起草稿子,到我办公室来,说马上就发,很重要。我当时跟冯宗萼马上发了。发了之后,中午吃饭时,邓颖超当时给过我电话,我就打电话给她。她一听我的声音就知道是我。我说有事情,要见面谈。


她说有什么事情到中苏文化协会找王语今(后来这个人被打成右派,死了)。他是俄文文学家。王语今应该是地下党员,不然他不会从房间出来。他好像知道这个事情,反正他当时不在。


他是做翻译的吧?


不止当翻译,他是作家,编《中苏文化》月刊的,他经常要写点东西的,他翻译了好多俄国、苏联的幽默散文,回来后他一直在东北,文革后去世。我们常到王语今房间聊天,有时晚上喝酒,特务们也跟着去。


那天他好像比我先到,我把那件事情告诉他,他看了很激动,说,苗子啊,我跟你说吧。他说了两点,一点就是你对党做了好事,共产党是永远不会忘记你的……就是那样的话,我记得很清楚。看完之后就还给我。


这个事还不算太机密的东西吧?有没有人发现?


没人发现。然后毛泽东文章就出来了,整个五条都给它公布了。


你是抄在一张纸条上给他拿去的?


不是。他记忆力好。过了不久,毛泽东的文章就发表了。


194114日,皖南新四军军部直属部队等9千余人,在叶挺、项英率领下开始北移。16日,当部队到达皖南泾县茂林地区时,遭到国民党7个师约8万人的突然袭击。新四军英勇抗击,激战7昼夜,终因众寡悬殊, 弹尽粮绝,除傅秋涛率2000余人分散突围外,少数被俘,大部壮烈牺牲。军长叶挺被俘,副军长项英、参谋长周子昆突围后遇难,政治部主任袁国平牺牲。)


后来毛泽东到重庆与蒋介石谈判,见你也是因为这件事情吧?


对。绝密的数字都在我抽屉里。我和毛泽民的小舅子熟悉,当时是八路军办事处主任,后来广电部部长蒋光鼐下来后就是他。他的老婆刘昂也是部长。那时候在重庆他找我聊天。文革以后,我刚从监狱出来,对什么事情都不了解,很盲目。我到他家里去找他,结果他病重了,刘昂出来,跟我聊了很久。


107.jpg

1975年出狱不久后的黄苗子郁风夫妇


另外一件大事也是惊天动地的。刚刚抗日战争结束不到一个月,孙科那时是立法院院长,突然跑到南京去了,当时没有人注意。当时要在中山陵旁边盖一座房子,他要去看看。有一天半夜,冯宗萼敲我的门,说有急事。我说有什么事情呢,我们都住在海外部。


后来住在什么路?


海外部在江边上,好像是民权路的一个斜坡上,靠朝天门码头旁边的一个小胡同。当时海外部部长陈树人也下来了,我去看过他,跟我很熟,他是汪精卫的秘书。找我,给我电报看。是杜月笙发的电报,让吴铁城跟俞鸿钧两人看一遍。


孙科宣布独立,要成立南京政府。当时跟他去的很少几个人,都是他的左右手,一个叫马超骏,他是孙科的得力助手,当过重庆市长什么的,地位很高,孙科很重用他。


108.jpg

孙中山长子孙科


孙科带着马超俊和几个立法委员去。说是他要独立,反蒋。当时把吴铁城吓坏了,半夜叫他的秘书来接我。


那时你回到财政部了?


我已经在财政部了,胜利之后吴铁城已经在中央党部当秘书长了。我马上把电报交给他看,他也紧张的要命。


第二天下午,蒋介石派吴铁城去南京讲条件。那时我不是吴铁城的秘书,我是俞鸿钧的秘书。


为什么要杜月笙来一个电报,又给吴铁城,又给俞鸿钧?孙科最大的火气,就是他到南京去,原因是他的小老婆走私,一直在走私,走私到后来,完蛋了,她还在走私。她以为戴笠会放她一马。结果戴笠把她几百万的走私物都扣住了,所以让俞鸿钧帮他解决。


109.jpg

蒋经国在 上海打虎期间,《生活》刊发杜月笙的儿子杜维屏接受审判的照片


110.jpg

孟小冬陪伴杜月笙晚年


111.jpg

莫干山的杜月笙公馆。山壁上的青帮徽记。李辉


112.jpg

莫干山杜公馆掩映在竹林之间。李辉


这个走私与杜月笙有关吧?


也可能。不过杜月笙也不能不帮孙科的忙,你弄两个政府,杜月笙要亏呀。就很紧张了。最后吴铁城去。吴铁城来电报给俞鸿钧,说务必要帮。当时戴笠兼财政部缉私处处长,俞鸿钧是财政部部长。杜月笙与吴铁城、俞鸿钧都熟得很。


113.jpg

俞鸿钧


戴笠会听俞鸿钧的吗?


戴笠当然不会听,所以俞鸿钧找蒋介石。蒋介石下令放,但戴笠一个多月才勉强给他解决。蒋介石亲自批的条子我还看见了,因为要交给财政部。


发宋院长南京费用,美金洋三十万,十万美金盖房子,十万美金养母亲,十万美金安排他的小老婆。条件不低。吴铁城去了一个礼拜才回来。


114.jpg

蒋介石与戴笠


当时这事外面公开没公开?


没有,报纸都不知道,得赶快灭火,当时都灭火了。财政部有一个特别金库,是专门给蒋介石批条子时抽用的。美金不多,法币好多。法币送这个送那个。


戴笠办案子很特别,他办的案子,只要蒋介石告诉他,你给我办什么案子。他接受命令就去办,办完了才报销。戴笠报销费最可观,那谁给他垫呢?杜月笙的银行。蒋介石一批,国库马上就给钱,从财政部走,拿走之后,杜月笙再赚一把。杜月笙、戴笠、蒋介石就是这种关系。


115.jpg

戴笠


你跟戴笠见过面吗?


戴笠经常在我的房间坐着,我那是机要室嘛,如果在旁边的客厅里坐着,客人看见戴笠怎么办呢?所以他就在我房间里坐着等俞鸿钧。我客客气气点点头,和他讲话。他请过我到财政部缉私处吃饭。我没有直接跟他见面,但都很熟。


他有时到杜月笙的恒社,他每天中午到那吃饭,所有重要的徒弟几乎每天都去那儿吃饭。我是王新衡带我去,后来我自己也去。吃饭时多数是周颖(聂绀弩的老婆,与丁聪是同乡)、朱学范等,还有一个是蒋介石派到上海,与汪精卫勾结的一个人,都是这一班人,有两三桌,我们这些人都不跟戴笠一桌。


116.jpg

1946317日南京附近郊区,一架军用飞机发生爆炸,瞬间火光冲天,机上人员全部遇难,其中一人就是赫赫有名的军统顶级特务戴笠


戴笠之死(1897528日-1946317日)


1946317日在南京飞机爆炸遇难。原因如下:


抗战结束后,川岛芳子被逮捕,戴笠为了从中获得更多的情报,便连夜秘密提审了川岛芳子,结果这一审不要紧,川岛芳子为了活命,不仅告诉了戴笠许多共产党的秘密,而且还把马汉三投敌的事也都说了出来,戴笠得知后勃然大怒,准备事后找马汉三算账。


马汉三在得知戴笠提审川岛芳子的消息后,吓得一身冷汗,他知道戴笠是不会放过自己的,于是便狠下心来,决定想法除掉戴笠。马汉三找到手下干将刘玉珠,要求其想法在戴笠的飞机上放置炸弹,刘玉珠利用其特殊的身份,重金收买了机场安检人员,顺利登上了戴笠专机,秘密安置定时炸弹,最终将戴笠炸死。



转自《六根》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