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分类:


那些年,有关光明牌的记忆


--作者:郭红解


孩提时的夏天,没有空调,电风扇对寻常人家也是高大上的。


烈日下,最诱人的叫卖声,是小贩在有节奏的木块敲打声中的光明牌,老牌棒冰要伐?小伙伴赶紧围上,争先恐后问:断棒冰有伐,断了柄的棒冰可省下一分钱,只要三分钱。赤豆多的有伐?有的还要挑。记得那时棒冰品种有橘子、酒酿、绿豆、赤豆等。口水欲滴剥开有着火炬商标的棒冰纸,还不忘给没钱买的伙伴咬一口。用干涸的舌慢慢舔着长长的棒冰,一股清甜从嘴淌到了心田,真是爽极了。


49.jpg

1950617日光明牌冷饮问世的报道


没想到,我会成为光明牌企业的一员。1968年,一纸分配单,我走进了益民食品一厂,和光明牌结了缘。我就读的中学也以光明冠名,这样,我从光明走向了光明 从老工人那里,知道了光明牌创造的历史。


光明牌诞生于解放初的1950年。当年,厂领导带领职工走上街头扭秧歌,宣传光明牌。工余时间,工人们还肩背棒冰箱走街穿巷叫卖。很快,光明牌得到了上海市民的喜爱。以后,光明牌又扩展到糖果、罐头、奶粉、代乳粉、巧克力。虽然我在罐头车间工作,但厂里的冷饮资源也享受到了。孩提时诱人的棒冰,成了厂里防暑降温品,除了酸梅汤外,每人每天配有4根盐水棒冰。


50.jpg

建成于1941年的冷却塔原貌


51.jpg

1950年光明牌宣传车


后来,我到厂部办公室工作,参与接待外宾工作。夏天,外宾参观车间后回到接待室,我们给每位外宾准备的标配,是一个冰淇淋纸杯、一块紫雪糕。那时,棒冰4分,雪糕8分,大雪糕一角2分,简装冰砖19分,而小小的纸杯要18分、一条紫雪糕22分,算是小众高档冷饮了。


那年夏天,我还到冷饮车间劳动两个月。那时,棒冰生产大部分环节是手工操作,最吃重的是站在缸边起模,这是我们男人的活。要把上百根在模具中冷冻的棒冰,从缸中起出,一下子脱模倒在传送带上,要技术,更要力气,尤其要有强壮的臂力。


当然,传送带两旁坐着包棒冰的女工也不轻松。上面传送带上的赤膊棒冰要眼明手快拿下,放到包装纸上,两手一扭,两个结打好,穿上衣服的棒冰放到下面一条传送带上。在传送带末端装箱,也是很紧张的活。除了吃饭45分钟,一个班7个多小时传送带运转不停。稍有懈怠,赤膊棒冰没及时拿下,到传送带末端就撞坏了;包好的棒冰来不及装箱,在传送带末端就破相了。


52.jpg

20世纪五六十年代棒冰生产现场


那些年的夏天,厂冷库门口排着一辆辆冷藏车,等候刚出炉的冷饮。而街上食品店的冷柜上,早已放上了冷饮售完免战牌。那时,作为光明牌的一员,是很有成就感的。


本以为要与光明牌同行四十一年,直到胸戴大红花,脚踩锣鼓声告老还乡。没想到,1978年我还能参加高考走进大学。在与光明牌别离的岁月里,时常惦念她的兴衰。乘着改革开放的东风,光明牌一路高歌猛进,到上世纪90年代初,光明牌冷饮全国市场占有率高达80%。没想到,由此盛极而衰。面对外地的、境外的各式冷饮纷纷抢滩沪上,当惯老大的光明牌企业似乎有点慌不择路了。


53.jpg

那些年走街穿巷卖棒冰的小贩


1993年,光明牌企业与境外一家企业合资,光明牌就此被雪藏,代之而起的是蔓登琳,一种市民陌生的品牌。直到1999年,当年的兄弟--梅林正广和拉了一把,收购了境外公司股权,光明牌才重放光芒。2003年,益民食品一厂搬迁至奉贤食品工业加工区,主打光明牌冷冻产品。


这些年,沪上冷饮市场各路诸侯都使出浑身解数,和路雪在变,伊利在变,蒙牛更是随便。而曾遭际雪藏硬伤的光明牌,力图重振雄风。


54.jpg

现代化的冷饮生产流水线


55.jpg

益民食品一厂历史展示馆


这个夏天,时隔许多年,光明牌冷饮又一次成为魔都的热门话题,受到网友刷屏,引发一阵光明牌的怀旧潮。坚守至今的光明人深受鼓舞,真诚热情呼应社会。我这个曾经的光明人也深受感动,以此小文作回应。


56.jpg

流水线上的三色杯


57.jpg

缤纷多彩的光明牌冷饮


58.jpg

棒冰三兄弟(赤豆、绿豆、盐水)


59.jpg

小朋友喜欢的娃娃雪糕


60.jpg

经典三色杯新品(香草、咖啡、百香果)



转自《 档案春秋》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