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分类:


父辈的战争——抗美援朝时的父亲


作者:杨立伟


杨立伟,男,195712月生于哈尔滨市。19749月中学毕业下乡到黑龙江省抚远县,在生产建设兵团66816连,历任农工班长、排长、拖拉机手、文书、出纳、副指导员。19793月返城回到哈尔滨,同年9月考入黑龙江大学中文系就读。1983年毕业后被选调下派到黑龙江省巴彦县西集镇,任党委秘书、党委副书记。1985年入中央党校三年制培训班学习,19887月以研究生学历毕业,在省委组织部、省政协工作。1992"下海"经商,先后在深圳、珠海、哈尔滨、北京、河北省兴隆县、黑龙江省兰西县、江苏启东等地,做过外贸、内贸、经营过房地产开发、炒过股票、管理过酒吧、饭店、宾馆,担任过加拿大投资公司和香港独资亚麻纺织企业的高管……现在深圳市黑龙江商会任会刊主编。



19481015日人民解放军攻克锦州,我父亲杨守沫结束了在国民党滇军中10年中共地下秘密工作的生活,回到解放区。紧接着,中共地下党策反成功,国民党将领曾泽生率滇军60军在长春起义,19491月,这支起义部队被中央军委授予中国人民解放军50军番号,同时进行整训,从东北军区各地抽调了几百名干部充实进去。父亲也被调入,任团级教导大队副政委。


1949650军奉命入山海关南下,归四野建制,转战湖南、四川、湖北等地,19502月起驻扎湖北。


70.jpg

父亲在随50军南下途中,右边挎手枪的是他当时的警卫员王宣文。看他们的装束,跟电影《南征北战》《渡江侦察记》里解放军的军装是不是一模一样?


19509月下旬50军奉命开赴东北,1025日加入中国人民志愿军序列开赴朝鲜,参加了抗美援朝第一、第二、第三、第四次战役。在第三次战役中,全歼英军皇家重型坦克营,解放汉城。在第四次战役中,在汉江两岸顽强抗敌50昼夜,沉重打击和消耗了敌有生力量,保证了志愿军主力的休整、集结和粮食补充,为准备实施战役反击争取了时间。


195131550军回国整补。同年7月,第二次开赴朝鲜,担负西海岸防御以及抢修机场等任务。10月至11月,奉命执行渡海攻岛任务,在空军和炮兵支援下,先后攻占南朝鲜军盘踞的椴、炭岛、大和岛、小和岛、和艾岛。19554月,从朝鲜撤军回国。


71.jpg

父亲入朝后任50军政治部秘书处处长。看这照片上的坑道跟电影《上甘岭》《英雄儿女》里的是不是一样的?

 

1951710日,朝鲜停战谈判在开城举行,父亲以中方代表身份参加。当时中方是周总理在国内直接领导,代表团的直接负责人是时任外交部副部长的李克农、乔冠华。


19531025日,谈判地点又改在了板门店。


父亲的照片上,与他本人平日一样,一般都穿正装,表情从来是很严肃的,基本是没有笑容,不卑不亢的样子。惟独在朝鲜这张照片,开怀大笑,而且穿着随意,坐在地下,两手抱肘,非常放松。除了这张照片,我从小到大几十年,从未见过父亲如此这般的表情、服饰和动作。我曾经问过父亲,什么场合下照的这张照片,他只是笑一笑,说记不得了。 瞧这身衣服,够的吧,这可是标准的志愿军战士军装啊。


参加停战谈判,与10年地下工作经历,是父亲一生中的两个亮点,我曾经多次动员他把这两段经历写下来。他在晚年只写出了地下工作的一段回忆,参加停战谈判的经历却终于没有来得及写便逝世了,成为永远的遗憾!


72.jpg


父亲生前曾偶尔讲过一点片段。


一、谈判期间参观过一次美军战俘营,看到美国战俘正在玩乒乓球。父亲一时高兴,拿起拍子上了阵,几个回合便打败了那个美国战俘。父亲在学生时代玩过乒乓球,还是打削球的呢。


二、谈判期间吃饭。美方都是端上很讲究的餐盘,各色各样的菜肴,奶油面包咖啡,刀叉齐全。我们的饭也很不错,比如猪肉炖粉条,馒头大米饭什么的,可是餐具不太讲究:拎上的是一大桶菜,每人盛一碗,端着可劲。吃得挺香,可是看着有点不雅


三、遣返战俘时的工作最艰难,美国刻意制造了很多麻烦。我方坚持要各自全部遣返战俘,而美方却要搞什么自愿遣返,又是什么一对一(即双方各自遣返战俘数目要对等,我方被俘人员多于对方,所以对我方不利)。每个战俘的遣返都是一场激烈的斗争。


在搭好的帐篷里,摆了长条桌子,我方有朝鲜人民军代表、志愿军代表,对着美国代表、南朝鲜代表;中立国代表波兰和捷克斯洛伐克,当时是社会主义国家,倾向于中朝一方,另外的中立国代表瑞典和瑞士,则倾向于美国和南朝鲜。桌子正中坐着主席是印度代表,主持谈判。


73.jpg


帐篷的入口每放进一位志愿军战俘,先要他本人表态,愿意回中国大陆的,从一个门走出;不愿意回大陆的,从另一门走出。有的人进来,态度非常鲜明:我当然要回祖国,那里是我家乡,我父母亲人都在那里,还有什么说的!像这样的,争议也就比较少。


有的人受了美国和南朝鲜及台湾特务反共宣传、策反和威胁残害,有些是过去国民党兵解放过来思想本来也没有完全转变,还有些是家庭出身地主土改时被打击的,这些人一进门就喊反共口号,骂共产党,要去台湾。我方代表就会严正指出,这是受了对方策反宣传,不是他的本意,我们要求正常遣返回来。


美国南朝鲜方面就吵闹着,说要尊重他本人意愿,不能让他去中国大陆,回去要受共产党迫害云云。双方争吵交涉不可开交时,中立国的代表就来插话帮腔了:波兰和捷克斯洛伐克的代表自然支持我们,而瑞士瑞典的代表则完全站在美国南朝鲜方面。争执不下时,主持谈判的印度代表再来调停……被遣返的每位战俘,都经过这样激烈的交涉甄别。


1953727日《朝鲜停战协定》在板门店签字,终于结束了这场历时两年九个月零两天的残酷战争。英勇的中国人民志愿军把骄横不可一世的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从鸭绿江边打回到三八线。


74.jpg

胜利了,照片上人也精神,衣着也光鲜!


1955年,父亲随部队回到祖国。先在解放军绥化八三速成中学任政委,后任黑龙江省军区秘书处处长。1964年转业到地方工作,任黑龙江省图书馆副馆长。文革中因家庭出身和10年地下工作的经历饱受造反派打击迫害,文革后期平反,担任东北烈士纪念馆馆长10年。1982年离休,19948月因车祸去世,终年78岁。


父亲离开我们已经23年了,今年是他老人家诞辰100周年,父亲节怀念我的父亲!



转自《新三届》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