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当前位置: 首页这样走过西路军女战士回忆
分类:


西路军女战士回忆



10.jpg


导语:在中国工农红军史上,有一支赫赫有名的娘子军部队,那就是于19333月在川陕革命根据地通江县光荣诞生的中国工农红军第四方面军的妇女独立营(后改为团)1935年初,妇女独立团扩编为妇女独立师,辖两个团,拥有2000多名女红军战士。193610月,三大主力红军在会宁会师后,红四方面军主力奉中央军委决定命令执行在河西走廊创建根据地和打通与苏联联系的任务,西渡黄河的2.18万红军于11月改称西路军。此时几经转战、已减员不少的妇女独立师,被缩编为妇女抗日先锋团,共39连约1300余人。她们平均年龄不到20岁,最小的仅十二岁。在团长王泉媛、政委吴富莲和特派员曾广澜的带领下,这支红军史上绝无仅有的大规模妇女武装,西渡黄河,踏上艰险悲壮的西征征途。



在河西走廊一带,西路军孤军深入,英勇杀敌4个多月,经过干柴洼、古浪、永昌、高台、倪家营子、三道流沟等数场血战,歼敌2万余人,由于不熟悉当地情况,对敌人力量估计不足,面对严酷的自然环境、穷凶极恶的草寇,敌众我寡,兵力悬殊,又没有后援,遭到盘踞西北军阀势力马步芳、马鸿逵、马鸿宾、马步青等马家军”18万骑兵残酷的镇压攻击,最后于19373月弹尽粮绝,惨遭失败,伏尸盈雪,几乎全军覆没。


11.jpg


西路军的具体战况如下:战死近8千人,被俘近1.3万人(被俘后惨遭杀害6千多人,回到家乡3千多人,经营救回到延安4500多人,流落西北各地1千多人),仅余420多名指战员溃至新疆。


12.jpg


马家军诸头目对西路军被俘人员展开了大规模的凌辱、折磨和屠杀,手段极其残忍,大部分战士是被马刀和军镐砍杀,一部分被活埋或火烧,更有甚者被剖腹抽肠或挖眼取胆入药而死,个别领导(如红9军军长董振堂)还被砍头示众。仅在西宁郊区遭屠杀和活埋的就达6千余人,在张掖杀害3200多人。1300多名女红军被俘后的命运更是悲惨,屡屡被奸污、性虐、戏弄,据幸存者回忆称甚至比日本鬼子还惨无人道


一些西路军幸存女兵的回忆:


阎秀文——


我们被俘女战士惨遭马匪军奸污凌辱,押送西宁路上,鞭打刀砍不计其数。我们五六十人被送羊毛厂做苦工撕羊毛,撕不好就挨鞭打,年岁较大的女战士随时都被工头拉去奸污。我们做苦工,受凌辱,每天只能吃上两碗豆面糊糊。我们说:你们杀就杀,这罪受不下!


一周后,工头把我们召在一起问:谁在红军当过护士?我们20多个当过护士的被挑了出来送到中山医院。在中山医院,我们洗绷带,打扫卫生,还要到陆军医院侍候马家军伤员。天下乌鸦一般黑,奸污女战士的事时有发生。


马匪军官背着枪来中山医院两次,叫红军战士排队出来,他们任意把女红军赏人做老婆,做佣人,最后只剩下我们5人。不久又让我到中山医院内科主任金学道家当佣人2年多。金学道这衣冠禽兽,不仅奸污了我,还把生殖器放入我嘴里。他玩够了,把我赏给他的内亲米成德为妻。


13.jpg


陈世英——


我在高台被俘,同时押解西宁的女同志有……当时年龄都很小,一般在12-17岁之间。最小的张文秀只有12岁,因在路上走不动被杀害在民乐县的炒面庄。


我们白天要全力劳动,稍有不对就挨耳光、脚踢和杖笞。晚上要被奸污,若不顺从,就随口加罪,往死里打。一天下午,马匪把女同志集合起来,站成一个单行队伍;把匪军下级军官也排成一个单行队伍,并将男女相向而站,对准者即为夫妻,不许挑选,由马匪领走。最后因匪少而女同志多,还余下6名,不知去向。


任芝芳——


河西战役时,我才13岁。我们是被马步青的部队俘虏的,第二天到武威。在押送路上,几位女同志被马匪奸污了。这一次被俘的有黄光秀、何德珍、苟兴才。在武威10天左右,一半送到青海,一半留了下来。何德珍、苟兴才都给马步青当了媳妇,我年纪小,跟她们当了丫环。我给苟兴才当丫环1年多,一次因我反对了她,她把我给了一个营长家当丫环。我15岁时,就和马匪部队一个喂马的结了婚。


14.jpg

年过百岁的老红军王定国


王定国——


在这座庙里把我们关押了三四天后,押送到凉州新城,监关了很长一段时间。这些天里,让我们这些共产丫头挖树坑罚苦役,备受欺凌。不久,又将我们其中的一部分解押到青海西宁送给马步芳,逼迫组成了跳舞队’”


时任红545团政委张力雄回忆说:他们(马步芳部队)把俘虏的女同志,拿去集体轮奸以后,把衣服裤子脱下来,阴道上插高粱杆,捆到树上示众……”时任红军总医院二所护士牟炳贞描述得更是触目惊心:一把把你抓起来,裤子脱掉,把树削得尖尖的……就这么死掉。


马家军骑五师参谋处上校处长吴辑庠的回忆——


红妇女(即西路军唯一所属的妇女独立团)130余人在祁连山中打游击时被俘获。旅、团、营长及团副等带兵官,自己私藏了一些。红妇女到凉州后,马步青派传令兵到团长、团副、营长等家中逐户搜查,统统交给特务团。马禄家未搜查,准留作妻室。听说给青海30人左右。


最后马步青认为将妇女留在部队,不便管理,容易发生男女问题,遂下令将所有的妇女配给官兵。马步青心中认为总会得到妇女的同意,但宣布之后,却遭到大部分妇女的反对拒绝。于是马步青在新城花园内连续演了3夜卑鄙无耻的春宫电影,引诱妇女观看。第三夜将妇女排成队,将官兵用手巾蒙住眼,逐个去摸,摸到谁就是谁。


15.jpg

原妇女团团长王泉媛


女团长王泉媛配(她也是王首道的第一任夫人)给了匪团长马进昌当小老婆,直到19393月总算有了机会逃脱。马步青自己留了一个叫苟兴才,给他当老婆,以后被他的大老婆折磨死了。马步青给秘书长孟练百3个做使女,以后也被孟的小老婆折磨死了。


16.jpg

幸存女战士合影


西路军因被当作张国焘分裂路线的产物而长期遭受不公正对待。西路军幸存者大多命运坎坷,特别是在文革中,许多人备受摧残乃至死于非命。其中命运最悲惨的是妇女团曾被俘的女战士。她们遭受了三重的折磨:新中国成立前,遭受敌人精神上和肉体上的折磨;新中国成立后,她们被视为叛徒而饱受歧视;同时她们还遭受世人封建主义陈腐的女子贞节观的折磨。



转自《凤凰纪录片》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