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沙叶新先生印象


--作者:陈浩武


130.jpg

陈浩武与沙叶新先生


沙叶新先生1939年出生,和钱理群教授同年。他是原上海人民剧院院长,著名的戏剧家,同时,更是一位有良知、有正义感的学者。在这之前,我虽然没有和沙先生见过面,但是对他的作品很熟悉,对他的人品更敬佩。



到上海演讲,朋友问我,想不想见见沙叶新先生?


那还用说吗?沙老是我非常敬重的前辈,读过他的不少作品,神交已久,当然想见!


只是,见得着吗?我是买的五号下午的飞机票,现在已经是四号晚上了。


还好,朋友和沙老相约,刚好他从远郊回城里检查身体。他回复说:谢谢邀请。我已从隐藏处暂回沪。


第二天中午十一点,我们在约定好的地方见面,那里离沙老的家很近。


我是第一次和沙老见面,出于礼貌,我们先到。十一点整,一个个子不高,一看就是那种精神矍铄的老头准时出现在我们面前。


沙叶新先生1939年出生,和钱理群教授同年。他是原上海人民剧院院长,著名的戏剧家,同时,更是一位有良知、有正义感的学者。在这之前,我虽然没有和沙先生见过面,但是对他的作品很熟悉,对他的人品更敬佩。他在上海文代会的发言《不为权力而写作》,我还通过我的博客转发了。


131.jpg

沙叶新先生


谈话从张溥的《五人墓碑记》开始。


因为我这几天在读《燃灯者》,看到赵越胜和他的老师--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周辅成先生关于东林党人的一番对话,深深感动,故正和上海外院附中的樊阳在聊这个话题;我还和樊阳相约,专门去苏州看了五人墓。这个话题显然非常契今天的机。


从东林党人的风骨,讲到当下的世风,话题很快回到文学创作,沙先生的思考显然还沉浸在他的创作之中。


他正在写话剧《邓丽君》,已经确定明年(2013)五月八日在香港首演,这一天是邓丽君的忌日。他回复短信说的隐蔽处,就是在上海远郊的一栋别墅里,安静地写作。


夫人呢?


到美国看孙子去了。我现在是典型的内在美’”,他自嘲说:内人在美国。


邓丽君是我们年轻时非常喜欢的歌手。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期,邓丽君的歌通过香港传到大陆,但很快就被当局定为靡靡之音资产阶级情调而加以批判。但是听厌了革命歌曲的中国人,对于这样新鲜的唱法非常欣赏,几乎欲罢不能,特别是年轻人,都是偷偷地听。一旦发现,就要被开除党籍或者开除团籍。在那个荒唐的年代,连听音乐也会犯罪!


我记得那年办公室买了一部日本的录音机,中国人称为三洋,是为了整理领导的讲话。有时,我们借晚上要加班整理文件的名义,把录音机带回家,目的就是为了偷偷地听邓丽君。那种犹如听到天籁之音的兴奋,和生怕被人发现的紧张,至今还留在我的记忆之中。


沙先生讲了很多我们并不知晓的故事。


邓丽君真是一位伟大的女性。为了音乐,她舍弃了爱情。她和马来西亚的糖王之子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甚至连结婚的日子都定好了。最后,这位准新郎的奶奶,也就是糖王的母亲,要和邓丽君见面。当这位老奶奶知道邓丽君的身世之后,提出了一个非常苛刻的要求,她要邓丽君从此告别舞台,不再和那些艺人往来。邓丽君咬咬牙答应了,她想,我可以在录音棚里唱歌,通过录制唱片唱歌。但是,连这个要求也被老奶奶否定了!老奶奶斩钉截铁地说,任何形式的唱歌都不行!


这位老奶奶是位阿信式的人物,在马来西亚尽人皆知,她从一个卖甘蔗的妇女,拼搏成为马来西亚最大的糖王,在家族中享有极高的威望,几乎是一言九鼎。


面对爱情和音乐事业的尖锐冲突,邓丽君选择了事业,放弃了爱情。因为她知道,她不能不唱歌!


更令人感动的是,邓丽君为了正义,却放弃了来大陆演出。


邓丽君一生的梦想,就是到大陆演唱。1988年前后,大陆也一直在积极策划,请邓丽君来大陆演出。邓丽君说,我要为那些当年因为偷偷听我的歌而遭到惩罚的人演唱,而且不收门票。


经过策划,议定于1989年春天到中国大陆演出,第一场演出地址就确定在天安门广场,听众20万人,完全免费。


此后不久,爆发了震惊中外的广场事件。


邓丽君毅然决定,放弃到大陆演出,她本人到新华社香港分社门前抗议,她身着白色服装,胸前大书四个大字:@@无耻!


以后,有关方面多次找到邓丽君,希望她能践前约,依然能来大陆。但是,邓丽君坚定表示:@@不道歉,她决不来演出!为此,邓丽君至死,也没有回到她魂牵梦绕的大陆,更没有和大陆那千千万万的邓丽君歌迷见面。


133.jpg

沙老和陈懿


沙老谈及此处,非常动容。我似乎更加明白,为什么沙先生要写邓丽君这部作品,就像孔尚任写《桃花扇》,就像陈寅恪写《柳如是》。邓丽君也像李香君,也像柳如是,她们都有高尚的气节!


下午两点多了,我要赶往机场。酒楼早已打烊,大堂一片昏暗,地面油腻腻的。我怕老人家滑倒,急忙上前扶他一把,没有想到,老人家行动敏捷,他竟然马上表演了一个金鸡独立的姿势,把右腿一踢,拉升到几乎九十度。他说:你放心,没有问题!引得我们一阵哈哈大笑!


一个多么阳光的老人!祝他健康长寿!



转自《陈浩武》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