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妈妈与爸爸的芳华岁月


--作者:爪四哥


1948年,中国人民解放军山东兵团解放济南时,妈刚好是高中三年级,爸是初中三年级。兵荒马乱中,当然就无学可上了。正茫茫然前程未卜时,冥冥中自有天意乎?爸妈全都是无意中看到部队贴出的招生广告:


中国人民解放军华东军区白求恩医学院公开招生,希望知识青年踊跃报名。 


于是乎,爸妈不约而同地在同一天去参加部队的考试,在同一天被录取。需要強调一下哈,爸妈当年素不相识,也不在同一个中学。妈出身名门,是大家闺秀。外公当年是山东名士,山东省政府中少有的刚直不阿的清官。济南甫一解放,军管会就派专员手捧聘书登门拜访,邀请他参加筹建新政府的工作(我会专门写一篇关于外公的文章)。妈妈呢,则是当年大名鼎鼎的教会学校齐鲁中学的学霸,中西兼修。古文功底扎实,英文流利,写一手好毛笔字,诗词也不让须眉。但妈不光是学习好,还能歌善舞,开朗大方。适值豆蔻年华,风姿绰约,所以一进校,很快就变成白求恩医学院的校花级别的 popular girl。正所谓窈窕淑女,军官好求。当年登门替部队领导们说媒的媒人络绎不绝。但妈当年对这些媒人正眼也不看,却偏偏看中了我爸这个除了学习好,其他啥爱好也没有的从乡下出来的书呆子老实人。从此两人相濡以沫,从1948年到2018年,共同走过70年风雨兼程同舟共济之路。


说到这里,需要提一下爸的地主崽子的悲惨经历。爸的老家在济南郊区的山区,穷乡僻壤,民不聊生。后来在祖爷爷与爷爷这辈上开动脑筋,不再守着一亩三分的梯田靠天吃饭。而是发扬愚公移山的精神,把荒山秃岭变成果林。把各种水果,枣,核桃拉到济南府去卖,逐渐家业拓展,在1949年前夕终于跨入地主的行列。然后……三反五反斗地主,果林被分,家产被抄,房产被抄,连床上盖的被子都被拿走。一家十几口被赶到牲口住的磨房里住宿,爷爷还差点儿被枪毙。好在他在八年抗战时支持掩护过远房亲戚,共产党张耀南的抗日游击队。在临刑前,爸的二哥走了一夜走了两脚血,走到济南府去找张耀南喊冤,这才由已在省里做厅长的张耀南出面,刀下留人。但还是逃不过十年劳教的活罪,出来时已不成人形。(关于爷爷,我有专文介绍)爸则几十年如一日背负着地主崽子的名号,受到各种排挤与压制,直到1976年粉碎四人帮。国家走向改革开放之路后,爸这才有了显现自己的才华的机会,后来做到北大生物系主管教学的副系主任,北大生命科学院主管教学的副院长,北大元培学院主管教学的副院长……


后来老爸跟我说,这地主崽子当得冤呢,小时候根本就没过过一天好日子。当年家里父辈们带着请来的帮工去山里干活,孩子们与家里的女人们则要养鸡养鸭放牲口,还要照看一亩三分地。每天累死累活不说,吃饭时还不让上桌。只有进山干活的父辈与帮工们才能上桌,有白面馍吃,有肥肉吃,有时还有酒喝。孩子们与女人们则在下屋啃玉米面窝头,吃见不到油腥的白菜萝卜。当时爸最大的梦想就是长大后给别人家做帮工,这样会有白面馍与肥肉吃。后来爸被送到济南府一个亲戚的亲戚的亲戚办的中学去上学,生活更加暗无天日。我猜是校方贪污了学生的伙食费,那时连玉米面窝窝头与白菜萝卜也没有了,经常是橡子面窝头粘盐水当饭吃。满身虱子,两腿长满脓疮,眼睛也差点儿瞎了……唉!这样的地主崽子的名号,让爸背负了几十年,简直是比窦娥还冤!


言归正传,当年在华东军区白求恩医学院,妈在二班,是校花级的名人。爸在四班,是闷头读书不发一语的书呆子。两人唯一的交集是:学习成绩都是全班第一,这也是妈头一次注意到爸的存在。后来学校选出学习最好的学生参加各种竞赛之类的活动,两人的交流也越来越多。具体到底是谁主动示好,哈哈,这个要保密。再后来爸妈做为优等生同时留校任教,也正式公开了恋爱关系。趵突泉前爱如泉涌,大明湖畔花好月圆……父亲母亲渡过了他们年轻时代最美好的芳华时光。


后来父亲想事业更上一层楼,妈妈二话不说,在生活上学业上给了他百分之百的支持。于是父亲利用党中央破天荒停止各种运动,号召科技大进军,不维成分论英雄,给地富反坏右高考机会的某年某月某一天,考上了北大。(我四叔两年后高考,成绩在山东省名列前茅。本可以上清华,但时运不济,成分论重新抬头。结果档案被打回家,后来去山村做了名小学教师)父亲去北大前,父亲母亲刚刚结婚不久。新婚燕尔的夫妻从此天各一方,这一分就是23年!关于这23年的日子,以及为什么我与妈妈的感情那么深?就让我用这首写给妈的慈母泪与梦中情来告诉大家吧:


《慈母泪》

这是一个当年被打成历史反革命,被造反学生当众扇耳光,却没有流过一滴眼泪的母亲

这是一个与丈夫两地分居二十三年,含辛茹苦把我养大,生活重担一肩挑,却从未流过一滴眼泪的母亲

母亲哭了,当我小时候不懂事,抢邻居家小女孩儿苹果吃时,她一边拿竹片打我的手心儿,一边流下伤心的泪水

母亲哭了,当我小时候高烧昏迷,她用纤弱的身体背着我,一边向医院狂奔,一边放声大哭

母亲哭了,当我25年前坐火车去上海乘飞机,准备踏上留学美国之途,她微笑着给我送行。当南去的列车徐徐开动时,她转过身去,趴在爸爸肩头,整个身躯在抽动着泪水象脱缰之马奔涌出我的眼眶,

在当年去上海的列车上,

在此时此刻,

溅落在面前的纸笺上,

溅湿了这首写给母亲的梦中情


《梦中情》 

清风不眠夜,

晓露金盏花。

游子重入梦,

慈母思无涯。


备注:


金盏花的花语是比天高比海深的母爱。 


思无涯:天有涯,地有涯,心无涯,思念无涯。


60.jpg

芳华照依旧,何处觅伊人


61.jpg

天意怜幽草,人间重晚晴



转自《美国华人之声》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