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分类:


2600万被遗忘的中国女性


--作者:柯晨


上世纪80年代开始中国开始进入强制计划生育时期。


根据国家卫计委公布的数据,1980~1990年,每年平均约有1000万女性身体中被放入了宫内节育器,宫内节育器又被叫做节育环,是一种长效避孕手段。


节育环最多只能在体内放置二十年,被遗忘在体内的节育环总会以疼痛、流血的方式提醒着那些女性它们的存在。


三十多年过去了,那些被上环的女性陆续进入绝经期,由于宣传不到位,很多人忘了,她们体内还有一个金属环需要取出。


2016年,南京邮电大学孙晓明教授在接受新京报采访时表示,他们团队预测未来十年会有约2600万女性需要取环。

一劳永逸的节育环


1980年开始,中国计划生育工作进入前所未有的强力推进阶段。相继开展了遍及全国的群众大结扎大上环运动,男性绝育、女性绝育及人工流产手术者在短时间内都创历史最高,总避孕率均迅速升至全球首位。


不过中国大多数的节育措施都用在了女性身上。


经过长达二十多年的强制避孕铁腕政策,世界卫生组织(WHO)统计数字显示,中国妇女使用的宫内节育器占全世界2/3


和其他几种避孕节育方式相比,节育环更为高效、简便、经济、可逆,又可长期避孕,成为中国育龄妇女使用最多的避孕方法。


节育环放置过程也非常简单,常规消毒后把大小合适的节育环放入子宫腔就可以了。


76.jpg

节育环在子宫放置位置


对一孩妇女上环;二孩夫妇中须有一人进行绝育;严格杜绝三孩,否则实行人工流产的避孕方针成为避孕节育推进的标准,计生部门还制定了一孩率、绝育率等一系列指标并进行考核。


77.jpg

2004516日,宁夏同心县计生服务小分队在大山深处的农户家里为育龄妇做节育手术 / 视觉中国


我国开始推广应用的第一代节育环主要是不锈钢金属单环。


它是第一个被引进且在中国生产的宫内节育器,因不良反应小,很受爱岗敬业的计生工作者欢迎,延续应用了30多年。


不过不锈钢金属单环的使用年限为20年左右,通常建议在绝经后半年至一年内取出。


如果没有取出呢?


被遗忘的节育环


这种比喻可能不太准确,但为了便于理解,我们可以把女性的子宫想象成一个充满弹性的橡胶瓶子,子宫腔就是瓶身,宫颈和阴道就是瓶颈。节育环就卡在瓶底这个位置。


1.引起腰痛、肚子痛甚至流血


因为子宫的弹性,节育环是不会对女性身体造成伤害的。可是随着绝经的时间越来越长,子宫就会慢慢变小,阴道弹性下降。


78.jpg

不同形式的节育环


而节育环的大小不变,这个时候就会和子宫产生摩擦,引起腰痛、腹痛、小腹下坠甚至出现不规则流血等现象。


2.造成宫颈损伤、子宫穿孔


由于子宫和宫颈口萎缩、节育环老化的缘故,节育环很可能会长进肉里,取出越困难。


临床上有很多需要二次手术的案例。


很多老人都是在绝经后出现腰酸、腹痛、阴道流血等症状后才去医院取环的。但因为取环困难,容易出现宫颈损伤、子宫穿孔以及节育环断裂后部分残留,只能进行二次手术。


生孩子痛苦,取环又是一场痛苦的记忆。


79.jpg

2007916日,一位医生正在为育龄妇女做节育手术 / 视觉中国


所以建议在绝经后一年至半年内将节育环取出。


3.有时甚至需要手术


情况严重的患者甚至需要宫腔镜或者开腹手术取出节育环。


她们在负担更高医疗费用的同时,还需要承受更大的痛苦和手术相关风险,如麻醉药物过敏、心脑血管意外、呕吐误吸、手术创伤、周围器官损伤等。


4.这些情况,女性们也需要取环


计划再生育;

没有性生活,不需要避孕;

准备改用其他方式如口服避孕药、安全套、结扎等;

节育环已到放置期限,需要更换时;

发生了并发症及副作用,药物治疗无效时;

节育环未脱落时仍然发生了怀孕。


基层计生工作者有绝育率的指标,却没有任何指标要求他们要提醒绝经期的女性要及时取环。


没有人告诉那些女性,她们体内还有一件金属制品需要取出。


没有人告诉她们要取出来


我国自1959年开始推广使用宫内节育器避孕,距今已有59年,当年最早上环的那一批人都先后过了绝经期。


可问题是,很多人并不知道节育环也有使用年限,更不知道节育环在绝经后是需要取出来的。


80.jpg

不同类型的节育环以及与其对应的使用年限


2014年,上海黄浦区针对2054位女性,进行了一项宫内节育器使用情况调查。有超过一半的受访对象的宫内节育器已经放置超过20年,还有部分绝经期的女性的宫内节育器仍未取出。


还有多少母亲的节育环已经超期放置?还有多少母亲忘记了身体中还有一个节育环没有取出?


三十多年过去了,独生子女政策已经成了过去式,二胎才是时代的主角。那些已经老去的、被遗忘的女性们,该由谁来提醒她们取出体内的节育环呢?


参考文献:


[1] 王存同.中国计划生育下的避孕节育:1970-2010[J].学海,2011,(2):34-41. DOI:10.3969/j.issn.1001-9790.2011.02.004.


[2] 范光升.宫内节育器历史回顾[J].中国计划生育学杂志,2009,(4):251-252. DOI:10.3969/j.issn.1004-8189.2009.04.029.


[3] 蒋珊珊,陈春燕.浅谈宫内节育器的使用年限及不良反应[J].中国医学创新,2010,(16):190. DOI:10.3969/j.issn.1674-4985.2010.16.132.


[4] 闫玉坤.绝经后金属单环宫内节育器对健康影响的调查[J].中国妇幼保健,2008,(25):3573-3574. DOI:10.3969/j.issn.1001-4411.2008.25.040.


[5] 钟慧玲,向霞,周梦婕.240例绝经期妇女困难取器影响因素分析[J].中国计划生育学杂志,2014,(10):702-704.


[6]黄茹飞,刘小芹,陈建平, .2054例围绝经期及绝经后妇女宫内节育器使用年限及取出情况调查[J].生殖与避孕,2014,(1):41-45. DOI:10.7669/j.issn.0253-357X.2014.01.0041.


[7] 谢幸, 苟文丽. 妇产科学 第八版[M]. 北京市:人民卫生出版社, 2013.


[8]陈珊.绝经后妇女取环300例临床分析[J].武警后勤学院学报(医学版),2013,(5):433,435. DOI:10.3969/j.issn.2095-3720.2013.05.031.


[9]新京报《为母亲们取环》[EB/OL]. https://media.weibo.cn/article?id=2309404055967141652372



转自《浪潮工作室》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