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分类:

 

北大教授牛军口述当年高考经历

 

--文字整理:舒斐

 

牛军,1977年考入中国人民大学中共党史系,现为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博导,中美关系史研究会秘书长,北京太平洋国际战略研究所特约研究员。

 

 

“第一届”北京高中生

 

1966年高考中断时,我正好读完小学四年级。1969年,我随父母去到了河南正阳县的一家公社,那时已是上初一的年纪。公社有一所中学,离农场很远,我们上学,来回得走上20里路。不过,公社中学的大部分时间都在劳动,上课很少。 公社中学有几个同行的教员,有时他们会组织我们学习。这样的生活持续了3年。

 

1971年秋,我回到北京,赶上北京恢复高中学制。当时有两个选择:当兵或上学。我几乎没有犹豫,选择继续上学,到了北京第166中学就读,成了北京恢复高中后的第一届学生。(原编者注:第166中学前身是“女12中”,当时北京市属重点中学之一)高中读了两年,又去插了3年队,后来便到了一家出版社,从事校对工作。

 

1977年,停滞11年的高考得以恢复。听到消息时,我觉得终于有机会靠自己的努力上大学了。那一年我22岁。当时我的工作比较稳定,在单位表现还算不错,留下也有一定的发展前景。不过,我还是选择了报名参加高考。

 

高考落榜后又被录取

 

考试前,我的高中老师推荐了一些复习教材,书不多,只有几本,很快就复习完了。我在高中时期的学习相对扎实,还能应对高考。

 

当时,我报的是文科,考试科目共有语文、数学、政治和历史地理四门,历史地理合并为一科考试。

 

34.jpg

牛军在人民大学求学时。

 

现在我还记得当时的作文题目:“我在这战斗的一年里”。在考场上看到这个题目的时候,我有些“发懵”,一时不知该写些什么,后来就写了出版社印刷厂里一天繁忙的工作。分数出来后,没想到考得最好的,是数学。

 

那年高考,我们可以报3个志愿。我比较喜欢文学评论,但在那时候,经济建设是国家的工作重心,从事这个行业,能符合国家需要。因此,我的第一志愿是北大经济系,第二志愿报的是当时的北京经济学院,第三志愿报的才是河北大学的文学评论专业。

 

出结果了,北大经济系录取分数线很高,我的成绩差了十几分。幸运的是,我赶上了中国人民大学复校,人大从落榜的考生中择优选拔了一些人,于是我被录取到中国人民大学中共党史专业。其实,有些运气的成分在里头。

 

35.jpg

牛军1982年本科毕业证。

 

1982年,我从中国人民大学本科毕业,后来读了硕士,留校任教,又读了在职博士。1990年,我被调到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20011月到北大任教至今。

 

给文科大学生的建议

 

进入大学之后,我也有过“迷茫”。当时,一位北大哲学系毕业生给了一些建议,让我觉得很受用。这个建议,就是重视写作。

 

在大学的学习过程中,通过对优秀作品的阅读,我们的审美、鉴赏能力会迅速提升。倘若个人的表达水平与鉴赏水平脱节,便会开始不喜欢自己的作品,这是一件比较令人担忧的事。

 

若能笔耕不辍,经常将自己的表达与经典相对照,并得到他人的意见与反馈,表达能力便能与鉴赏能力同步提升。这样的写作训练,从入学起即应开始。笔记、日记、随感……各种体裁、题材都能成为练习的手段。

 

在大学生活中,学会管理自己最重要。

 

36.jpg

牛军在研讨会上。

 

 

转自《新三届》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