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分类:


80多年前的复仇事件


--作者:洋流


她是民国的千金大小姐,本该赏花、弹琴、女红……父亲惨遭杀害,她走出深闺,踏上10年复仇路。


血溅佛堂,她三枪击毙大军阀孙传芳,轰动全国。大仇得报,心愿已了,本欲慨然赴死,却被特赦。


出狱后,她又因什么事轰动全国?她为何要拒绝宋美龄的拉拢?


她完成了周恩来交待的什么秘密任务?她为何要给毛泽东写万言书?弥留之际,她最后的心愿是什么?


她有霹雳手段,也有菩萨心肠。她就是民国第一女刺客施剑翘


127.jpg


军阀混战,父亲遇害


1906年,施剑翘生于安徽桐城。


父亲施从滨是山东军务帮办兼奉系第二军军长。


128.jpg

施从滨


施剑翘从小受父亲宠爱,深居闺阁,还缠过小脚,虽然没有受过正规教育,但家中有私塾老师教授学问。


母亲身体不好,作为长女,施剑翘十三岁时就早早地当家管事了。

129.jpg

青年施剑翘


平静、安逸的生活被一场战争打断。


1925年秋,直奉两系军阀为争夺安徽、江苏,展开大战。


130.jpg

军阀混战


受奉系军阀张宗昌之命,施从滨率军南下对抗直系军阀孙传芳,不幸战败被俘。


击溃奉军后,孙传芳统辖浙、闽、苏、皖、赣五省,睥睨天下。


131.jpg

孙传芳


得意忘形的孙传芳,竟然不顾周围人求情,违背不杀俘虏的规矩,将施从滨斩首示众,首级悬挂蚌埠车站,暴尸三天三夜,不准施家收尸。


堂兄怯懦,丈夫退缩


得知父亲遇害后,施剑翘当时就决意报仇,但这对一个久居闺阁的弱女子来说,难如登天。


更何况,杀父仇人是五省联军总司令、号称东南王的大军阀孙传芳。


施剑翘先是把报仇的希望寄托在堂兄施中诚身上。


132.jpg

施中诚


幼年丧父,由施从滨抚养长大的施中诚,在施从滨遗像前宣誓报仇。


施剑翘找到父亲的老上司张宗昌,请求他提拔施中诚为团长,以便报仇。


在张宗昌的照顾下,施中诚官运亨通。谁知道,官至烟台警备司令的施中诚,不仅复仇的想法逐渐消淡,还反过来劝说施剑翘打消念头,好好过日子。


失望之余,个性刚烈的施剑翘写信与施中诚断绝兄妹关系,从此多年没有联系。


1928年,施剑翘与山西军阀阎锡山部下的谍报股长施靖公结婚,唯一的条件就是,帮她报仇。


婚后,施靖公当上了旅长,却对报仇之事无动于衷。


1935年初,施剑翘再次要求施靖公为父报仇,遭到拒绝后,彻底失望的她带着两个儿子不辞而别。


这一走,他们之间就再也没有联系过。


易名立志,誓报父仇


此时,距父亲被害已经整整十年。


一天夜晚,想到家仇未报,施剑翘心里难过。她仰望天空,吟了一句诗,翘首望明月,拔剑问青天。


这便是施剑翘名字的由来。


原名施谷兰的她易名剑翘,立下了亲自刺杀孙传芳的志向。


施剑翘也将两个儿子的名字分别改为佥刃羽尧,合起来就是剑翘,寄托了矢志不移的报仇决心。


余乃觉求人不如求己,施剑翘放开裹着的双足,开始习练枪法,为刺杀孙传芳准备着。


三声枪响,血溅佛堂


这时,传来孙传芳兵败寓居天津的消息,施剑翘感到机会来了,离开太原前往天津。


1935917日,施剑翘一早就来到天津观音寺为亡父烧纸、念经。偶然从一个和尚口中探听到,孙传芳是天津佛教居士林的居士,而且还是理事长。


133.jpg

被刺前的孙传芳


施剑翘化名董慧加入了居士林,数次造访会场,搜集孙传芳的身貌、口音及活动规律等信息。


134.jpg

天津居士林


摸清了孙传芳的行踪后,施剑翘于19351113日开始行动。


13日当天,一大早就下起了小雨。施剑翘估计孙传芳未必会来,便先来到居士林观察动静。


中午过后,仍不见孙传芳的踪影。她正要返回,忽见一位身披袈裟、年约50岁、留着光头的人走进了佛堂。


根据此前掌握的信息,施剑翘断定此人就是孙传芳。


她立即租了一辆小汽车,匆忙赶回家中,取出事先准备的手枪、传单等物品,返回居士林。


135.jpg

照片中施剑翘所穿的大衣是为刺杀孙传芳特制的


此时,佛堂里已经坐满了听经的居士,孙传芳端坐在中央。


找准时机,施剑翘快步走到孙传芳身后,还没等其他人反应过来,便拔出枪来,对准孙传芳的耳后,扣动了扳机。


一声枪响,孙传芳扑倒在地,施剑翘怕他不死,又连开两枪。


佛堂顿时陷入恐慌和大乱,施剑翘将早已准备好的传单抛向人群,大声宣布自己的姓名及行刺目的,决意自首。 


136.jpg

施剑翘在刺杀完孙传芳后散发的传单


有胆大的人拾起传单观看,只见上面写着:


各位先生注意:

今天施剑翘(原名谷兰)打死孙传芳是为先父施从滨报仇。

详细情形请看我的告国人书。

大仇已报我即向法院自首。

血溅佛堂,惊骇各位,谨以至诚向居士林及各位先生表示歉意。


随后,施剑翘被赶来的警察带走。


轰动全国,政府特赦


消息传出,震惊全国。


施剑翘非比寻常的复仇行动立刻成为了媒体关注的焦点。


1113日晚上,事发后仅数小时,天津当地报纸《新天津报》便印发了号外。


137.jpg

《新天津报》当天出版的号外


《大公报》、《申报》、《新闻报》等全国有影响力的报纸也先后给予了报道。


138.jpg

《大公报》等报纸的报道 


社会各界特别是妇女界,通过电报、邮件等纷纷声援,并呼吁国民政府释放或特敕施剑翘。


冯玉祥联合国民党元老于右任、李烈钧、张继等中央委员联名上书国民政府,营救正在服刑的施剑翘。


法庭上,施剑翘毫不畏惧,详细陈述了自己艰难的复仇历程,最后说道:父亲如果战死在两军阵前,我不能拿孙传芳做仇人。他残杀俘虏,死后悬头,我才与他不共戴天。


139.jpg

狱中的施剑翘


在各方的压力下,19361014日,国民政府下令特敕施剑翘。


140.jpg

报纸报道施剑翘获特赦


在狱中度过了11个月,施剑翘回到家中。


当时,社会上已经出现了以施剑翘为蓝本的小说、广播剧、戏剧、连环画等作品。


上海市民观赏剧场表演,天津和北平的民众则每日追看着描述仇杀案的连载小说。


141.jpg

《血溅居士林》连环画


施剑翘俨然成了炙手可热的当红明星。


但回家后的施剑翘,再也没有提过刺杀的事情,家里后来甚至都没有施从滨的照片。


这个轰动全国的重大事件,在她心里,只是报了一次家仇。


心愿已了,夫复何求。


此时,施剑翘还不知道,4年后,自己又因一场战争再次轰动全国。


霹雳手段,菩萨心肠


七七事变爆发后,日军入侵,中国陷入灭种亡族的危险境地。


施剑翘立即写信给时任湖南省政府主席的张治中,信上只有八个字:我要求做抗战工作。


张治中任命她为湖南省抗敌后援总会慰劳组主任。


19407月,施剑翘来到四川合川县,看到在日军飞机狂轰滥炸下,无辜百姓受灾。她带头捐出了珍藏多年的金银首饰,并动员母亲和胞弟各捐献了一份。


施剑翘还亲自到一些财主家里宣传,筹钱买飞机。短短几个月,3架崭新的战斗机就被交到了空军部队,在全国引起极大的轰动。


142.jpg

飞机捐赠仪式现场,上图右为施剑翘


宋美龄得知后,多次邀请她到妇女慰劳总会工作。但她不愿意附庸权贵,婉言谢绝了。


1946年春,抗战胜利后。施剑翘搬到苏州生活,倾注精力创办私立从云小学,招收贫民子弟,孤儿和流浪小孩,学生多达400多人。


143.jpg

私立从云小学旧址


19468月,施剑翘为解决办学经费到上海募捐。她接受周恩来委派的任务,躲过国民党监视,为驾机起义飞到延安的国民党空军飞行员刘善本的家里送去金钱。


1946917日,施从滨遇害21周年忌日。施剑翘来到灵岩山,为父亲亡灵超度。


佛乐缥缈中,施剑翘心有所悟。三天后,施剑翘在灵岩寺皈依佛门。


1948年春,苏州解放,施剑翘将两个儿子送去参加解放军。她说:我一无产业,二无资财,只有把两个儿子献给国家!


1955年,肃反运动时,施剑翘在部队的两个儿子受到了审查。她无奈中给毛主席写了一封万言书,请求党中央详查。毛主席派中央统战部的同志去看望、慰问她。后来,她两个儿子在部队结束审查,复员到地方工作。


1979827日,施剑翘因病去世,终年74岁。


144.jpg

施剑翘之墓


这位传奇女子的临终遗言是——


娘老了,但还有一个心愿,如果健康许可,愿为祖国统一尽一份力量,宋美龄我见过,蒋经国我也见过,我盼望祖国早日统一。


传奇永恒


虽然被特赦,但施剑翘刺杀孙传芳,一直备受争议。


复仇的正当性与合法性,更是成为学者探讨的焦点。


有人认为,施剑翘刺杀孙传芳,不应该被特赦,而应受到法律的制裁。


理解施剑翘一案的关键,在于回到案件发生的时代背景与社会环境。


刀剑无眼,战争无情。


施从滨是军人,有可能建功立业、加官进爵,也有可能战死沙场、马革裹尸。死亡,是戎装加身那一刻,已然接受的可能性。


但是,施从滨投降后,孙传芳仍然将其杀害,这就突破了战争的文明法则。


而在军阀混战的年代,法律显然不会去追究一个军阀头子滥杀无辜的刑事责任。


刺杀,也便成为了施剑翘走投无路、自我伸展正义的唯一选择。


如果,要用法律去惩罚施剑翘,试问,孙传芳杀害施从滨之时,法律又在哪里?


因此,我们不能用当下的视角去苛责施剑翘,当然,也不应鼓励她的行为。


施剑翘为父报仇并被特赦,是特定时代的特定产物,不具有普遍意义。


现代社会的一个基本特征是,公民将对犯罪的惩罚权让渡给国家,由国家来统一执行。


健全的法律体系也为公民提供了救济渠道。


任何形式的复仇都不是现代社会鼓励的。


传奇,终成传奇。


145.jpg


施剑翘的一生,与两场战争密不可分。直奉战争,父亲遇害,家庭惨遭支离破碎。抗日战争,血染山河,国家险些亡族灭种。


她被时代裹挟,成为覆巢下的危卵,大海里的浮萍。她不仅没有逆来顺受、明哲保身,反而迸发出击石的勇气,逐浪的担当。


她是民国第一女刺客,有霹雳手段,也有菩萨心肠。留给我们的是一个坚强而温柔的形象。



转自《世界华人周刊》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